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血战剐眼地原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5494 2004.01.19 00:03

    十天后,剐眼地原。

  凄凉的夜色泛着虚无缥渺的冰冷雾气,阴气森森的地下荒原到处弥漫着浸入骨髓的死亡寒意,在黑色的背景下,剐眼地原辽阔而寂静,一望无际都是阴气弥漫、杂草丛生的苍凉景象。

  头顶上,是高得看不见顶端的裂洞石壁,一丝丝冰彻入骨的寒气不断地从垂落下来的钟乳巨石上渗透出来。

  沉闷雄厚的脚步声突然响彻在剐眼地原的一端,远处,一只规模庞大的骷髅大军正在集结前进,放眼过去,旌旗如云,刀枪似海,就仿佛整片荒野都完全被白花花的色彩铺满,望穿不尽。

  骷髅大军分成了几百个大型方阵前进,最前面的是密密麻麻的重装骷髅步兵,盔甲厚得让人怀疑是否会将这些瘦弱枯干的骷髅士兵骨架压垮。

  在重装骷髅步兵两侧的是骑着两米多高的骷髅地龙骑兵,这些骷髅地龙巨大的嘴中全是锋利无比的钢牙,一双巨大型号的骨腿有力地支撑着整个骨架,在它们略显短小的前肢骨手上安装了长长的锐利镰刀,没有人敢怀疑这些锋利无比的刀片的切割能力,更没有人敢怀疑它们一旦狂飙起来会产生多么大的破坏力。

  在这些步骑兵的后面紧紧跟随的便是数目极为惊人的骷髅弓箭手,他们使用的是一种需要机械转盘才能拉动的超远程机械连弩,一次可放进五根骨箭,只需要短短的几秒钟就可以在敌方天空中形成铺天盖地的漫射之云,他们的恐怖杀伤力同样是无数亡灵心中的噩梦。

  在弓箭兵的更后面则是密集地连只脚也插不进去的轻装长矛骷髅步兵,他们剽悍勇猛,一旦与敌人撕绞在一起便绝不退后,只要瞧瞧他们那有锋利倒钩、不断闪耀着极为阴惨冰冷光芒的白色骨枪,就能感到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再远处则是被一大片灰暗色魔法伪装迷雾笼罩的后援方阵,任何窥视之眼和体测术都无法看透这一大片有强力结界保护的伪装迷雾,但谁也不敢低估里面隐藏的骷髅兵数目,因为从地原震动的情况来看,前面所能见到的还仅只是整个骷髅大军很小的一部分。

  “真是恢宏壮观,气势逼人的阵容啊!少说也有好几十万数目吧?”在剐眼地原的另一侧,一个头戴黄金王冠、身穿锦色衣袍,骑着一匹腐烂尸马的骷髅人忧心冲冲地叹了一口气,他撇了一眼身后同样是黑压压一大片不见尽头的亡灵大军,那规模那景象同样是旌旗如云,刀枪似海,可是却明显缺少了对方所独有的锐利剽悍的杀气。

  “艾克森骷髅王,战争就要开始了,我们还是象食心丘岭那一战中打对冲战吗?”站在旁边的是情绪开始亢奋的地狱兽王亚加,他正肩扛着一具大得让人害怕的沉重战斧,啪嗒啪嗒地放开四蹄来回奔走着,一副蠢蠢欲动的蛮野凶狠气势,他粗气粗气地大喊道,“我的两万地狱狂牛和一万地狱火鹫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只要一声命令就可以杀出去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后退到后面的吞心城堡里面养精蓄锐,和他们打一场更为简单的城防战,尽可能地消耗他们的力量和时间!”身披厚厚魔法斗蓬的幽灵王比尔哑着嗓子阴沉沉道,“我们的联军加起来还不到人家的一半,打对冲战肯定完蛋!”

  “不行不行,要打就在这儿打,若退到了吞心城,那我的城堡肯定会被打烂的,我才不干!”身穿红色魔士袍,一脸青面獠牙鬼怪脸孔的吸血鬼王罗克恶狠狠地瞪了幽灵王比尔一眼,大声咆哮道,“我已经在尼尔森手上丢失了三座地下城,再失去吞心城,我就要成为流浪王了!““这总好过于你被尼尔森砍下人头来装进他的笼子里面!”整张脸都缩在深深的兜帽里面,只露出两点阴惨的瞳火,幽灵王比尔毫不客气地讥嘲道,“真是愚蠢的笨蛋,现在是命重要还是城堡重要?”

  “你这不长下肢的骷髅头,你自己还有两座地下城当然会说风凉话!”气得浑身颤抖起来,吸血鬼王罗克伸了伸惨白浮肿的中指,恶狠狠地骂道,“真可恨的是,为什么当初尼尔森的骷髅大军不捣毁你的仇恨城?也让你这不长下肢的骷髅头尝尝四处流浪的滋味!”

  “你说什么?你敢诅咒我?我和你拼了!”气得全身冒出白色的毒烟,幽灵王比尔喀嚓喀嚓狠狠地磨着他的白森森牙齿,手中已凝聚起一团臭气熏天的尸气弹就要投射过去,但是却被艾克森的黑暗结界及时拦住了。

  “你们在干什么?尼尔森的大军很快就要冲过来了,还这样吵吵闹闹的!我们现在没有力量再打对冲战了,也无法撤退,否则他们一旦咬上来,伤亡更惨,我们现在只能打阵地战,步步为营,能进则进,该退则退,大家有意见吗?”艾克森对着周围十几个地下城主不耐烦地大吼。

  “听你的,艾克森骷髅王!”沉默了片刻,彼此愤怒而恶毒地瞪了对方一眼,众人异口同声答道。

  当急促的战鼓擂响,当地原的冷风从头顶上呼啸而过,尼尔森的骷髅地龙骑兵的战幡率先落了下来,同时落下的还有重盔骨兵的冲锋战幡,立刻,骷髅士兵们尖锐凄厉的鬼叫声一浪又一浪地从地原一端袭卷过来,如山似海的阴森森刀枪在白花花一望无际的死灵骨潮之中闪耀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寒光。

  尼尔森最精锐的骷髅地龙骑兵已经开始发动冲击,无数面绘着死亡镰刀图腾的黑色军旗迎着狂风呼啦呼啦作响,一时之间,整个战场上都是刀枪盔甲锵铿鸣叫的声音,这股锐利凶猛的势头犹如凄厉的雷电,狂飙的滚雷,轰隆隆不可阻挡地扑了过来,那黑压压的森严狂暴景象仿佛从地狱中咆哮而出的复仇之神,威严赫赫,杀气凛凛,让人看了不禁汗毛凛凛,额头冰凉。

  “巨盾驻阵,刀枪对外,骷髅弓箭兵和腐灵投矛手各就各位预备,敌人进入三百码内开始全饱和轮番射击,尸巫、吸血鬼和腐灵魔法师雷子飞弹准备向敌人后援步兵实行覆盖性轰射!”

  艾克森手中长长的白色骨剑已经高高举起,对着围绕在四周的骷髅传令兵下达作战命令,“幽灵、骨龙、地狱火鹫和吸血鬼天空部队准备升空作战!”

  立刻,凄厉而尖锐的号令声鬼叫一般在一望无际的亡灵联军阵内阵外波涌传递,无数背插着号令旗的骷髅士兵一扭一跳来回穿梭于各个战斗方阵的空隙之间,压抑沉闷的气氛紧张地仿佛划一根火柴就会立刻爆炸,就连站在最后一排休息的无数亡灵士兵也开始纷纷站了起来,随时准备好补充前面的战位。

  巨大坚硬的方形钢盾被身材魁梧的腐灵战士牢牢地固定在坚硬干涩的地原黑土上,无数根坚锐无比的拒马骨刺被联军第二排的骷髅士兵架起,形成长达十几公里漫长的荆林之墙,阴森森的寒星不停地闪耀令人头皮发麻的惨白色光芒,就仿佛冥界里密密麻麻的死亡星辰一般。

  骷髅枪兵身后的二十米是形成五大排的数万名严正以待的重装腐灵刀盾兵,他们行动不如骷髅士兵那样敏捷迅速,但战斗力却超过骷髅士兵许多,所以他们也是亡灵统帅们在打阵地战中最喜欢使用的防御兵种之一,如果再加上亡灵法师们施展的大型御土术防卫魔法阵,那他们的防御力量就连以穿插力名震整个黑暗世界的暗黑骑士团也头疼不已。

  上百台移动式巨型石弓、大型投石机和铁甲刺刀车正被后面的亡灵士兵有步骤地推送到前线来,准备在最恰当的时机组成一道牢不可破的钢铁防线。

  轰——大地震颤不止,骷髅地龙骑兵一路溅带而起的泥尘土块就像一场极为恢宏壮观的暴风雨迎面扑来,死亡般轰鸣的铁蹄奔击声就犹如成百上千只咆哮愤怒的狂飙巨龙,正暴暴烈烈地猛冲过来,那天摇地动的惊人气势让人看了肝胆俱裂。

  尼尔森的骷髅骑兵们显然是训练有素,即使在高速冲锋之中也仍然保持着整齐的阵型,当那如云平端的白森森骨枪,那密密麻麻一大片狰狞扭曲的骷髅鬼脸跳入视线之中,当他们以汹涌澎湃的巨大澜流狂暴地袭卷而来之际,站在第一排的联军骷髅士兵看得连握枪的骨手都开始颤抖。

  “咚!”地原一端急促的鼓点声猛地停顿住,那一瞬间,只听见双方最前线的士兵们因为无比亢奋和恐惧,同时发出一波波惊涛骇浪般的死亡怒吼声,仿佛一股狂澜骇浪袭卷过两军中间那仅有的几百码缓冲地带。

  “射——”联军主阵的射击战幡落了下来,空气之中只剩下骷髅号令兵们疯狂沙哑的嘶吼声,一瞬间,亡灵联军投射出的骨箭和骨矛一下子便掩去了半边天际,密如蝗雨的死亡光潮在黑暗的剐眼地原空中划出无数道亮丽的弧线,就仿佛死神们张开的无数双惨厉大手一般,同时飙射而出的还有几百枚重型弩枪和雷子飞弹。

  仅仅一刻间,尼尔森冲锋在最前面的骷髅骑兵就陷入了一场由飞石骨箭和魔法雷弹组成的狂暴而炽烈的血腥骇雨之中,整个场面就像黑暗的地原上同时爆溅开成千上万朵绚丽灿烂的死亡花朵。

  立刻,尼尔森的骑兵方阵就像被射成千疮百孔的破布,哗啦一下便在原野上被撕开无数道深刻而又惨厉的口子,无数的骷髅骑兵在一浪又一浪的咆哮箭雨和爆炸气浪中被掀下战骑,有的立刻摔成了肢离破碎的骨块,有的瘸着腿还能站起来,但却很快便被身后疾风暴雨般继续冲锋的同伴毫不留情地暴踩在脚下,同样变成肢离破碎的骨块。

  当残余的骷髅骑兵冲过一百码接触距离边缘时,亡灵联军阵营中突然传来了一波波仿若来自冥界深处的嗡嗡低鸣声,强弦在机械齿轮的森冷滚动声中牢牢地放在板机上,无数的移动式巨型石弓在刀盾兵的掩护下被高高架了起来,成千上万根镶着雷元素的白森森强弩骨箭从射击孔里探出了头,准备飙射而出。

  嗖嗖嗖嗖,无数声让人毛骨悚然的石弓弹射之声立刻潮水一般波涌而起,成千上万道比闪电还炙锐,比暴雨还密集的强弩骨箭,咆哮着向迎面冲来的骷髅骑兵面目射去。

  一秒钟不到的时间里,冲在最前面一排的几千名骷髅骑兵立刻被卷入这场*般的箭潮怒射之中,每个骷髅骑兵身上至少都中了十几根强弩骨箭,凌厉凶狠的弩箭一下子便射爆了他们的身体,联军站在最前一排的骷髅士兵们可以很清楚地看见阵前那一朵朵爆溅开来的骨花碎片正频密激烈地开放。

  仅仅一瞬间,尼尔森骷髅骑兵的冲锋势头便仿佛撞入一道冰冷而坚硬的风墙上,硬生生地顿刹住了,但那仅仅只是一瞬间,后援疯狂咆哮的骑兵和步兵正以极不可思议的奔击速度一下子补充了战位,无数根闪耀着熠熠寒光的骨枪和战斧再次充次在整个冲锋前线上,狂暴昂烈的喊杀声犹如一道惊天巨潮一般在地原上空沸腾翻滚。

  “当当当当!”一转眼间,无数声战斧和骨枪重重敲击在巨大而坚厚的盾牌上的碰撞声浪涛般袭卷过联军最前沿的巨盾防线,频密响彻,波涌不断,无数声惊惶失措、兴奋疯狂的鬼叫声在战场上空渲嚣而起,刀与刀,枪与枪,斧与斧的撞击声、尖叫声、哭嚎声和诅咒声织成一片。

  仅仅一下子,坚厚无比的盾阵立刻象断开的线一般裂开了几十道口子,剽悍凶猛的骷髅骑兵挺着密密麻麻的骨枪一下子涌进了裂缝,就像无数把深入心脏的尖刀,狠狠地将沿途阻拦的联军士兵扫进死亡的深渊中,但很快,他们便撞上了鬼叫一般扑涌而来的联军腐灵刀盾方阵,撕扭绞缠成一团。

  亮晃晃的刀光枪影暴雨般交错挥舞闪动,所过之处尸体和碎骨像抛落的菜叶一般到处纷洒,成千上万的亡灵猛士在最初的几秒接触战中,便化成碎片肉泥倒在冰冷干涩的土地上,成为别人贱踏的脚垫。

  地狱兽的怒吼,腐灵战士的咆哮,骷髅士兵们的尖叫就仿佛一曲盛大而又恐怖的死亡交响曲,久久地在地原上空回荡着。

  战斗的情况越来越紧张激烈,联军的腐灵重装步兵部队本来已经成功地扼制住了那一波又一波仿若惊涛骇浪一般永不停憩的骷髅狂潮冲击,可是这种景象却仅仅只维持了十分钟不到的时间,由于尼尔森援军中大量涌现的滚骨战车和巨刺骨怪而使联军前沿防线一下子崩溃。

  当长着六个大轮子的滚骨战车高速咆哮着突入腐灵方阵中时,它周身那疯狂旋转的锋利骨扇象绞肉机一般,一下子将阻挡在前方的腐灵士兵绞成一蓬蓬破碎不堪的腥血残肉,除了铁甲刺刀车还能稍微阻挡一下它们前进的势头,再也没有什么战争机械可以抵抗了。

  而面对几十个五、六米高,有无穷蛮力的巨刺骨怪,任何一个联军的亡灵士兵都要拥有极大的勇气和意志,因为在这些骨怪走过的地方,都叠满了好几层厚的碎骨断尸。

  有的吸血鬼战士刚化身成红色怪鸟,想从它们头顶上喷吐酸性肠液弹,但一下子便被骨怪们四处挥舞的坚坚长长的指刺扫成一团血肉模糊的烂泥。

  还有的幽灵法师在大批腐灵刀盾兵掩护下,想制造出一个黑暗封印锁住这些粗蛮愤怒的恐怖骨怪,但当那比弩箭还更迅猛的骨刺像暴风疾雨一般从骨怪们身上飙射而出时,站在周围的幽灵法师和腐灵刀盾手已经没有一人能完好无缺地站立着。

  但真正让联军阵营崩溃的却是来自天空的骨翅玄鸟,这些长着比刀片还更锐利的白森森骨翅的玄鸟一旦锁定目标,就会发了疯似的展开骷髅双翼猛扑上去,在死死抱住对方身体之后,全身骨骼象变形似的紧紧收缩成一张带着利刺的骨网,将对方硬生生地绞碎在怀抱里面,而且它们还会不停地挥射出身上镶满的雷元素的骨羽飞箭,让威力惊人的爆炸气浪频密地盛开在黑暗的天空中。

  也正因为这些骨翅玄鸟恐怖的战斗能力,联军的天空战士刚刚升空就很快便被击落,残碎的骨骼和尸体像下雨一般不停地从黑暗的空中落下,无数声悲惨、惶恐、绝望、亢奋、疯狂的嗥叫声沸腾滚涌,形成一浪又一浪恐怖的鬼叫之声,战场很快便形成了一边倒的局面。

  不到一个时辰里,联军的二十万大军很快便形成溃逃之势,无数股白花花、阴森森的亡灵浪潮像岔开的小溪一般,没命地向身后更为深邃也更为黑暗的地下裂缝逃去,沿途上破碎腐烂的尸骨足足铺了好几层厚,整个血腥景象惨烈得连大地都失去颜色。

  就这样,尼尔森的骷髅大军连续追击了七天七夜,不停息地奔袭了近千公里,连破联军十几座地下城,直到在幽灵王比尔最后的一座城堡,同时也是联军的最后一座城堡——仇恨城下才停止住前进的脚步,只是派大军将其团团围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