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9205 2003.04.28 13:17

    当魔囊中的血蝠妖被释放出来时,整个甲板便沸腾起一片凄厉悲惨的哭喊声,成百上千只造型怪异的小怪物一旦挣脱了那看起来并不怎么大的魔囊束缚,便开始疯狂地袭击视野中每一个生命。

  个头仅有高脚杯大的血蝠妖张开的血盆大口竟能吞下一个人的脑袋,它们的肚皮仿佛无底洞一般,就算吞下一整个人的身体也不会被撑破,许多人看到它们狰狞无比的面孔,便无心再恋战。

  人们尖叫着捧着断手断脚,甚至是断头到处哭喊奔逃,场面一片血腥凄惨,怪物的尖叫声,骨肉的撕裂声不绝于耳,还有力气的人不顾一切地往大海里面跳,哪怕明知道那同样是死路一条。

  呼——一道红色的狰狞影子从头顶上猛然扑下,张开的涎满腥臭无比的黏液的大嘴还未咬下,一蓬亮丽夺目的血花立刻暴溅而出,空中重重落下一团血肉模糊的怪物尸体。

  喉头一阵艰难蠕动,米诺维什看着手中散着红色魔气的赤龙神剑,一抹充满着恶臭的污血正从剑锋上缓缓滑下,在还未滴落地板之前,他突然张开嘴巴接住了这滴下坠的污血,兜帽深处被阴影遮蔽的脸露出得意的笑容。

  空中一片愤怒的尖叫,又有十几只狂暴的血蝠妖扑了下来,可是一秒钟后,它们的脑袋都软软地垂在脖子上,身上的血全被这个怪异而可怕的男子吸光,然后扔下大海,手法快速得让眼花潦乱,让人搞不清是怎么回事。

  甲板上几个垂死挣扎的水手完全被这一幕恐怖景象吓坏了,竟都忘记了自己的断体之痛,呆呆地看着这个面目完全隐藏在兜帽里面的恐怖男人从眼前走过。

  不断跳动的火蛇之中,一个浑身浴血的骑士痛苦地捧着断腕冲了过来,他身后还追着三只兴奋地不停发出尖叫的血蝠妖,但很快,他整个身体便被提了起来,呼吸几乎要停止。

  “说,卡西欧斯的人在哪里?”兜帽深处,是一双闪耀着妖异诡怖的红色小眼睛,米诺维什的声音比冰山还更寒冷,他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垂死猎物。

  “你……你是什么人?”喉骨因外力的压迫而喀喀作响,那痛得整张脸都完全扭曲的骑士努力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既惊骇又愤怒地吼道,“你是想救那个叛徒吗?”

  “卡西欧斯的人在哪里?”音量更加尖锐刺耳,米诺维什的声音冷得让人发抖,浑然透射出不可违逆的逼人气势,他那红得发紫的妖异眼睛正被野兽般的噬血yu望填塞得满满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因愤怒而使胀得通红的脸扭曲成一团,那个骄傲的骑士努力昂起头,狞笑道,“你别想让……让我屈服……”

  他的话还未说完,一把锋利无比的红色长剑已插进了他的眼睛,贯穿整个大脑,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鲜血象箭雨一般一下子喷射得满地都是。

  米诺维什将那满是污秽血渍的剑刃凑近鼻前,津津有味地品闻着,这个诡异举动被刚从火海中跳跃而出的庞布亚看在眼里。

  “可恶!”十字骑士剑拔了出来,大吼一声,那名年青而勇敢的骑士瞪着发红的眼睛扑了上来,可是他的长剑才刚举起,瞳孔便暴凸而起,整个咽喉喷出一道强劲有力的血箭,米诺维什的赤龙剑已经穿透了他的颈部,几乎没吭一声尸体便倒在地上。

  “你是想救卡西欧斯吗?可惜你本领再大也救不了他!他已经死了,你是永远也不可能再救一个死人的!就算你是亡灵法师也不行!”身后,传来一阵凄厉得意的大笑声,一个年青而骄傲的银盔骑士举着手中溅满鲜血的长剑慢慢从火海之中走了过来,狞笑道,“卡西欧斯就是死在这把剑下的,你若想为他复仇,那就来吧,我,罗蒙骑士,会让你知道‘死亡’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他真的死了?”瞳孔微微收缩,缓缓地转过身来,米诺维什冷漠而阴险地看着他,就仿佛看着一团空气,一滩烂肉,语气似乎颇为可惜,道,“他的尸体呢?”

  “真罗嗦,他的尸体已经喂鱼掉了!你也很快步他的后尘!”努力让自己的脸扭曲起来,以显示危险性,罗蒙踩着轻盈的步法举着长剑重重斜劈了下来,强劲的剑气竟将眼前红绸子似乱窜闪动的火焰向两边排开,在甲板上斩出一道深刻无比的沟槽,一路向米诺维什延伸而来。

  “他就算只剩下一块肉渣,我也要找到他!”阴冷地看着骑士背后十米外的人影,米诺维什用力吹了一口气,使得那凌锐犀利的剑气一下子被吹偏,他冷笑一声,不再看骑士,竟转身向船舷处走去,他现在已无需再关心眼前这个傲慢而自大的年青骑士,他不想将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毫无意义的对话上。

  “你死定……”因被对手如此轻蔑地对待而感到羞辱无比,罗蒙愤怒地咆哮起来,手腕一翻,已抖出了数朵剑花正待出手,但突然,他的身体僵硬住了。

  血液一下子停止了流动,摒着呼吸,他呆呆地看着从地上突长出来的一根尖锐无比的枪刺,正好将他的胸口穿过,这……这怎么可能……

  噗地一声,爬满浓浓血沫的枪刺猛地从地板上消失,只留下一个圆圆深深的枪孔,胸口仿佛要燃烧起来,大量的鲜血瀑泉一般急速地从伤口处淌下,罗蒙突然明白了什么,喉头一阵喀喀作响:“绝地刺枪?”眼里只剩下深深的恐惧和震惊,话刚说完,人便已颓废地倒下,现出了身后一个精瘦武士的冷酷而阴毒的脸孔。

  “第七个!”仿佛在报读着简单的数字,精瘦武士冷冷地收起不停泛着腥红色血沫的黑色魔枪,自言自语,“尤因斯顿,这回你该输了吧?”

  “拿马索罗,输的那个人应该是你吧!”轰隆般的巨吼声在甲板上炸开,火海中一个穿着黑色盔甲的巨硕男子怒气冲冲地出现了,他双手各拎一个满脸血污、垂死挣扎的骑士脑袋,然后重重地对撞在一起,让鲜血和脑浆混合在一起迸裂而出,涂满宽厚壮阔的胸膛,这种血腥场面开始刺激起狂暴本性,他兴奋地嗷叫道,“这是第七个和第八个!”

  “是吗?”目中寒光一闪,拿马索罗冷笑一声,手中长枪一甩,已没入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同时一声无比凄惨的痛呼声从栏杆处传来,一个正脱下银色盔甲欲跳下大海逃生的骑士被闪电一般暴射而来的魔法枪刺捅了一个透心凉,尸体木桩一般重重地栽进了海里,只留下一蓬腥烈无比的殷红血雾,在空中悠悠荡开。

  “第八个!”手腕一翻,那掷出的魔枪神奇地回到了手中,噜了噜嘴唇,拿马索罗惋惜道,“又是平手!”

  “骑士都死光了吗?”眼睛凶狠地眯了起来,黑盔巨汉尤因斯顿看着四周满地打滚的悲惨身影,恶毒地笑了起来,“可惜吾主只让我们杀那帮骑士,要不然我还想连这帮菜鸟也一起干掉!”

  “以后有的是机会,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太长了!”眼里闪着阴险狠毒的光芒,拿马索罗撇着嘴唇淡淡道,“船上所有的人都必须死!”

  在微明而散漫的晨光之中,灰黯的云层,天边模糊的线条,波涛起伏的浪峰都给人一种阴森肃穆的感觉,除了冰冷的海风呼呼地吹着,以及海浪不停拍打礁石的轰隆声音,一切都沉默着。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躺在一块并不是很大的露海礁石上,呜呜鸣叫的海风冷冷地吹透我湿透的身子,一股股寒意象冰溪一般灌进心里,我的身体禁不住痉挛起来。

  睁着模糊肿痛、布满血丝的眼睛,我好半天才看清自己糟糕的处境。

  一只异常硕健的翼豹虎视耽耽地立于我的身旁,匕首一般锋利的牙齿几乎凑到了我颈部的动脉血管,粗粗的气息直喷向我的面门,仿佛随时都要扑过来猛撕狂咬一番。

  在不远距离的一块大礁石上,则静静地站立着一个穿棕色斗蓬的男子。

  “弗罗多?”冷汗流了下来,我猛然惊呼起来,整个身体像弓虾一般几乎要弹跳到半空中,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但瞳孔却在收缩,惊讶地看着这个象死亡一样安静的身影,“你救了我?你居然也会出手救人?”

  “对,是我救了你,但是你不要高兴太早,你还没有完全被救!”眼睛眯成了极其危险的一条细线,弗罗多冷冷地看着我,不紧不慢道,“我在暗中观察你很久了,你并不是一个一无是处、毫无价值的小人物!”

  “你想怎么样?”目光一凛,我突然紧张起来,以自私和凶残闻名天下的豹侠弗罗多,可从来不会有什么仁慈的爱心,如果没有对自己可以利用的价值,别说帮忙一把,就是连瞧也懒得瞧上一眼。

  “帮我杀了那个大地精灵!”眼里一下燃烧起熊熊烈火,脸上肌肉因为极度愤怒而开始充血,弗罗多恶狠狠道,“你可以拒绝,但代价是马上死!”

  瞳孔凝缩到了极点,我毫无畏惧地迎上他那凶狠无比的目光,冷冷道:“那你就杀了我吧!我不会做出任何出卖朋友的事情!”

  手中快刀举了起来,但却僵硬在半空中,因为听到我的最后一句话,弗罗多整个人便停顿住了,仿佛听到一个极为经典的笑话,顿时忍不住笑得浑身颤抖,但是仅仅过了一眨眼时间,他的脸孔便板得比死人脸色还僵硬:“朋友?你居然会把这种人当作朋友?就算全世界的恶棍都死光了,也轮不到你来做他的朋友,你是不是脑袋灌了水塞了浆糊?”弗罗多冷漠而又傲慢地眯起了小眼睛,津津有味地看着我发窘的神情。

  “他……帮过我!”被他那没有礼貌的眼神激怒了,我感到某种强烈的侮辱,昂声道,“骑士的剑从不随便拔出,也从不随便指向一个无辜的人!”

  “如果他噬杀成性,如果他想暗害于你,如果他试图从你手中夺走最心爱的女人,你还认为这种人应该对得起‘无辜’两个字吗?”不屑地撇了我一眼,弗罗多冷冷道,“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聪明而理智的人,现在我才知道,你比猪还笨!”

  “什么?”仿佛被一道凄厉无比的雷电当头击中,我身体顿时僵硬住,整个毛孔都竖了起来,惊叫道,“这……是真的吗?他……他会做这种事?不……不会这样的,是你在离间,在挑拨,你在说谎!”

  眼睛和嘴巴眯成极其冷漠和讥嘲的一条细线,弗罗多一言不发,阴沉地看着我激烈的脸孔,他期待看到时间的车轮是怎么样缓慢而细致地辗压我脆弱神经这一幕有趣景象。

  鼓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就这样与他怒目对视着,终于,我的心开始一点点地动摇了,对兰蒂朵的担忧占了上风,我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你知道食人魔为什么天生如此丑陋不堪吗?”眼里闪过一道深邃而迷离的光芒,弗罗多突然问道。

  “那是因为他们天天想着邪恶残忍的事情,所以从创世纪初便被大地母神阿兹亚诅咒,变成这副丑陋不堪的模样!”眨了眨眼睛,我不解地看着他,好奇地问,“怎么,这和他们的相貌有什么关系吗?”

  “那以邪恶著称的黑精灵为什么长得并不难看,甚至还很俊美?”音调渐渐有些异样起来,弗罗多悠然问道。

  “那是因为他们信奉黑暗之神卡洛斯的缘故,黑暗的力量保护他们的容貌不受大地母神诅咒,但是他们的皮肤却因为信仰的缘故而变成了黑色,不能接受炽烈光线的照射,只能象地精妖一样常年生活在阴暗潮湿的险恶环境之中!”幸好骑士的教育是全方位的,我从十岁左右开始就知道大地世界各个种族的来龙去脉,于是胸有成足地昂声回答。

  “那你见过一个内心充满邪恶,但外表却极其华丽优雅且不带任何一丝瑕斑的俊美种族吗?”音量明显被提高了,弗罗多冷笑道。

  “没……以美貌著称的精灵族里只有黑精灵才勉强算够得上条件,但他们的举止和脾性却一点儿也称不上什么优雅!”我略为思考了一下,马上回答。

  “错了,你曾看见过,至少看见过一位!”目光极犀利而又阴沉,弗罗多冷笑道,“你的眼睛瞎了,才会说没有看见!”

  “什么?你是说……优索弗尼亚先生?”浑身猛地一震,仿佛有什么东西闯进大脑之中,我吃惊地张大了嘴巴,结结巴巴道,“他不是大地精灵吗?这可是很温和也很友善的精灵一族……”

  “你错了!”眼睛仿佛要燃烧起来,弗罗多悄悄地抚mo了一下腰上开始石化的伤口,凶狠地尖叫道,“他不是大地精灵,他是极其残忍也极其恶毒的堕落精灵!他们噬杀成性,他们喜欢做天底下最最残忍的事情,以此取悦于康罗迪亚,他们尤其擅长石化术!”

  “堕落精灵?有……有这种精灵吗?类人精灵里面可没有这个种族啊!”仔细地搜索了一遍脑库中所有关于精灵一族的知识,我呆呆地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讶声道,“我了从未听人说有这种精灵!”

  “他们不是类人精灵,而且只生活在黑暗大陆,你当然不知道!他们的体型外貌虽然极其接近于类人精灵,但那只是一个经过精美外壳包装之后的伪装形态罢了。”

  “其实确切地应该说,他们是高等精灵,有上下位之分,他们可以随意地变成见过的任何一种生灵形态,他们魔力强大,殊有对手。”

  “他们隐藏在精美外壳下面的原始形态谁也没有见过,因为所有见过的人都将受到堕落女神康罗迪亚最恶毒的诅咒,传说中看到他们的真实身体的人,可以掌握到与圣龙力量等同的强大魔力!”弗罗的目光冰冷地让人发抖,“因为他们对堕落女神的无与伦比的挚诚和忠心,他们被赐予了俊美的相貌和强大的魔力,他们甚至掌握着对抗禁咒魔法的超级力量!”

  “什么?”指节在颤抖,目光在痉挛,我吃惊地张大嘴巴,要知道整个大地世界成百上千个种族之中,能练到使用禁咒力量的高级魔法师的不会超过二十个,而堕落精灵拥有对抗禁咒魔法的超级力量,这就意味着只要他们愿意,完全可以横扫大地世界的种族联军,这比传说中依靠各种恐怖魔兽和魔法神器扬名天下的魔族来说,更加可怕,不过他的话实在太人震憾恐惧了,我非常怀疑他是否在危言耸听,便道,“这怎么可能?”

  “皇家圣十字魔法学院藏经阁里面的天圆地阔十二星宿禁咒魔法阵便是被他们破坏的!魔法师们一口气释放了三百多个三级以上的魔法结界保护网,但都没有办法阻挡崩溃之后的十二星阵泻流的禁咒魔力,一下子便熔化了三十多个魔法师!”脸上肌肉一阵抽动,弗罗多心有余悸道,“可他们竟然能在这激烈的魔力洪流之中安然无恙,并能全身而退!”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隐密无比的事情?”汗毛竖了起来,我突然警惕十足地看着他每一个细微的举动,从冰冰凉凉的风中我隐隐闻到一股致命的危险气息,“这些事情可不是一般人都能这么清楚的!”

  冷冷地看着我,弗罗多握刀的手,肌肉开始充血,但很快,他释放了绷紧的力量,轻轻吁了一口气,将棕色兜帽突然往后翻去,露出里面一张极为俊美但却阴沉无比的脸孔,他有一对漂亮的杏仁眼睛,以及尖尖长长的耳朵,但那张脸却是黑色的。

  “黑精灵?”我的下巴仿佛要垂到地下,呆呆地看着这不可思议的景象,“难怪……人们都说你经常能使用一些奇里古怪的黑暗魔法,原来你是个精灵,而且还是黑精灵!”

  “看过我真面目的人,都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了!”嘴角边浮起阴戾恶毒的笑容,弗罗多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极为难看的脸色,道,“你可以是例外,但是却必须付出代价!”

  “你还想让我帮你杀优索弗尼亚先生吗?”目光沉了下来,我冷笑道,“我不会答应的!你如果想杀我,就来吧!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不会坐以待毙的!”青筋暴起,我的手紧紧地握住父亲的剑,就算是坠入海中晕死过去,我也不曾松开一分的劲,我愿为捍卫骑士的精神、父亲的荣誉战斗至死。

  “有的时候,生存比死亡更为痛苦,也更为辛苦!”眼里闪过一道极为亢奋炽烈的光芒,弗罗多狞笑着将手指在嘴唇边上吻了一下,一串红色火苗便象蜡烛一样在指尖上燃烧起来,“品尝过肉体被火烧,却并不伤害到身体的器官组织,只感到痛苦的精神酷刑吗?那可是非常有趣的灵魂煎烤!”

  “噬灵妖火!”他的话一说完,手指上燃烧的火焰便飞出一道火苗,急速向我射来,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

  手腕一扭,我的剑拼命挥舞起来,一开始虽然击落了不少火球,但是身上却还是被击中了几下。

  因为受了极重的伤,身手无法象先前那样灵活,我的速度很快便慢了下来,最后无力地倒在冰冷光滑的礁石上,任凭雨水般的火球打中身体,仅仅一转眼工夫,整个身体便笼罩在一团喷射着白色蒸汽的炽烈火焰之中,虽然身体器官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但是痛苦却是极为真实而深刻,让我频频饱受精神上的烈焰鞭笞。

  “很坚强,居然不吭不一声!”眼睛阴狠地眯了起来,弗罗多冷笑道,“不过这种事情我可见多了,你并不是最顽强的人!”说着,他猛地向那燃烧的手指重重吹了一口气,一道炽烈无比的火龙便呼啸着喷射而出,一下子便完全将我吞没,仿佛连灵魂也要在这令人无法忍受的熔流之中蒸发,我身子一颤整个人便摔进了海中,再次晕了过去。

  “真是麻烦的对手!”粗粗地喘着沉重的气息,弗罗多恼恨地抚mo了一下已大半被石化的腰身,他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不能及早地训服这个年青而顽强的骑士,恐怕他会被逐渐扩大的石元素吞没掉整个身体,而唯一的解救办法就是让那个堕落精灵死去,他所中的石化术才能被完全解除。

  冰冷透骨的海水将我的整个身体完全浸透,在一阵极度痛苦的痉挛之中,我悠悠地醒转过来,再次看见那个冷漠而傲慢的身影,我一声不吭,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忘了告诉你堕落精灵一个不太好的食性习惯,他们最喜欢吃的是人的脑髓,尤其是女人的脑髓,因为他们相信,这种残忍的举动会让他们更加取悦于堕落女神康罗迪亚,以换取更强大的魔力和更俊美的相貌!”瞳仁霜寒如月,弗罗多微微咧开白森森的牙齿残忍地笑了起来,“他们喜欢在某个神圣而庄严的节日,在盛大而欢乐的祭祀台上,活生生地削开生人的的脑壳,把吮吸脑髓这壮烈残酷的场面演示给由烛火妖召唤出来的康罗迪亚女神欣赏,而现在,那个堕落精灵正准备带着你那两个可爱无比的女伴回到他的家乡!”

  非常不喜欢弗罗多特意营造出来的死亡气氛,我愤怒也恐惧地瞪着他,心情变得十分沉重也十分难受,如果他所说的事情都是真的话,那实在是一件非常残忍恐怖的事情,如果兰蒂朵小姐……我几乎无法再往下想去,他的话已经让我毛骨悚然,不寒而怵,如果他想因此吓倒我,我想他做到了。

  “我……我不会杀优索弗尼亚先生,但是……我可以考虑帮你的方式!”沉默了好半晌,精神终于再也无法承受那恐怖情景详细描述而产生的巨大压迫力,我屈服了,看着他,眼里喷射着恼恨愤怒的火焰,“但你要清楚一点,我绝不会帮你干任何有违道德良心的事情!”

  仿佛在思考着使用何种恰当得体的措词,弗罗多眼睛眯成一条缝,冷冷地注视着我激昂沸腾的脸孔,好半天才不紧不慢道:“我想和你订立灵魂召唤契约!”

  “什么?”布满血丝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我惊讶地看着他,道,“灵魂召唤契约?”我隐隐感觉有些不妙的事情要发生。

  “我想你不会是个愚蠢的人,你应该可以看出我受了伤,我中了那个堕落精灵的石化术,现在石元素开始向我四肢扩散,用不了多久,我会被完全石化,魂魄也将永远地被封存在这石化的身体内!”仿佛在述说着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弗罗多轻描淡写道,“所以我必须及早地将我的魂魄从身体中分出,这就需要订立一个灵魂转移的生命契约,这样我就能获得生存!”

  “灵魂也可以转移?”仿佛在听着神话传说一般,我的脸渐渐开始发青,不安地将身体贴紧冰冷潮湿的岩石上,如此新鲜的说法既让我大开眼界了,又让我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恐怖怪异的事情,我隐隐感觉到他后面想说什么。

  “当然可以,对于精灵、魔族、妖族、龙族以及人类某些有极高灵性的高级魔法师来说,并不是很难办到的事情!这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灵魂契约即可,但是被选中的替换生命必须是在神志清醒情况下,以大地母神阿兹亚名义心甘情愿做的,这种契约才会被大地母神接受,并成功进行灵魂交换!”嘴唇边总有一道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弗罗多意味深长地回答,“这种契约对双方来说本来并不是很公平的,谁会愿意用年青健康的生命去交换年迈腐朽的身体呢?因此阿兹亚母神还允许双方在灵魂契约达成之后,被要求的一方可以随时提出取消这种契约的要求,以恢复自己的身体,但条件是要求的一方还存在这个世界!但这显然并不适用于我们现在这种情况!”

  “我现在只想与你订立一个单方面的灵魂契约,也就是灵魂召唤契约。这是朋友关系的契约,不带有任何附属关系,完全是平等公正的!我可以寄生于你的身体之内,但同时又独立于你的意识,既不接受你的控制,也无法影响你的身体,我将以客居方式存在于你的身体里面,当然,为了适应我的魂魄寄栖,你也将因此得到黑精灵天生就有的魔法,我所会的一切你也将全学会。”

  “我只能以幽灵的形式出入你的身体内外,你仍是你,我也仍是我,唯一和现在不同的是,你的身体受到任何损害,都将影响到我的存在,你若死去,我也将死去,我们是命运双子星!”语气中不带任何一丝情感,弗罗多仿佛在述说一个遥远而飘渺的天外故事一般,面无表情地道,“如何?这对你只有好处,可没有任何损失!你也将在转眼之间实力大增,从此拥有学会各种高级魔法的体魄和心智,你将成为人类世界中绝无仅有的魔法骑士!你将达到只有精灵才能做到的真正意义上的魔武双xiu!”

  “魔法……骑士……魔武双xiu?”嗡嗡作响大脑一片空白,我呆呆地看着他,有些不适应这种新鲜奇异的名词,更不适应这种从骑士到魔法师再到魔武双xiu这普通人一生都难以企及的巨大角色转变,“我……我真的能做到魔……魔武双xiu吗?”

  “当然!精灵天生就是魔法使用者,黑精灵更是其中的娇娇者,人类花费数十年参研的魔法知识,我们黑精灵只需要三分之二的时间就可以领悟到,更何况我们精灵的寿命是人类的五倍,只要肯静下心来刻苦钻研,我们甚至还能学会那至高无上的禁咒魔法,这对于心智、体魄和生命力都极为逊色的人类来说,实在是可望而不可及事情!”

  “要知道学会一个禁咒,至少需要五十年的光阴,这对于人类来说,有几个五十年可以来学习呢?你若和我答成了灵魂召唤契约,你便可以拥有五百年的寿命,你便有机会学习这仅次于神的力量的禁咒魔法!”眼睛隐隐跳动着火苗,弗罗多凝视着我,一个字一个字道,“你可以考虑一下这种完全没有害处的灵魂召唤契约!我也允许你拒绝,不过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在我被石化之前,你必将先死在我的面前!”

  看着他那仍是带着冷酷和傲慢的眼神,我沉默了许久,也沉思了许久,也许他说的没错,让他栖居我的身体并没有什么不好,毕竟他只是以寄居形式存在我的体内的独立魂魄,对我意识和肉体都没有实质性的影响和干扰,而我却能因此拥有百年寿命,并且拥有学习魔法的体魄和心智,并在短时间内掌握他已学会的大量魔法,而最重要的是,魔武双xiu之后的我,将更加强大,也将更能保护好兰蒂朵小姐,使之不受任何伤害!”

  “好!我答应!”抬起头,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孔,我一字一字地回答,我知道从这一刻起,我的人生轨迹将从此改变,未来的路是否通畅,我将何去何从,也许这一切早已深深地刻在命运女神克里汀的命运转轮之上。

  “我愿意以大地母神阿兹亚的名义接受你的灵魂召唤契约请求!”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