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11230 2003.04.28 12:51

    你……你……汗毛凛凛,心惊肉跳,那个蜴龙人士兵眼里扭曲着深深的恐惧,他全身不住痉挛抽搐,在我强大的凌傲气势压迫下,渐渐喘不过气来,慢慢地开始翻起了白眼,终于,他耗不住我那熠熠燃烧的愤怒目光,身体剧烈一震,整个人仰天倒地,立时脸色乌紫发青毫无血色,拼命大口大口地喘着浊气,喷吐着白沫,四肢痉挛几下便再也无法动弹,一股恶臭从臀部处散发出来,显然已经吓得大小便失禁毙命了。

  苏伦万岁!万岁!万万岁!全身兴奋得无法控制,血液剧烈地沸腾高涨,俘虏们见这可恶的蜴龙人竟被我的气势活活吓死,一时之间激动得气都喘不过来,眼泪哗哗流了下来,要不是双手反绑着,他们非要将我给捧起来扔到天上不可。

  见此情景,广场上所有的兽人士兵无不惊得心裂胆破,面无人色,他们不停地喘着粗气用无比畏惧和崇敬的目光看着我英姿勃勃、傲气纷发的雄伟身影,对于一向以弱肉强食、强者生存为信条的他们来说,我在他们眼里的地位已经和神一样等同。

  苏伦,你真的以为自己是救世主,是最强者吗?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气,休洛斯站在远处大声冷笑道。

  我解开一个俘虏的绑绳之后才转过身来,昂着头冷冷道,你的古里古怪魔法还没有用完吗?那就都一起使出来吧,让我瞧瞧你最强的实力!

  好,就让你看看我最强的魔法——永恒结界之光之迷宫!太阳穴突突猛跳,休洛斯目光雷电滚滚,杀机如潮,他颤晃晃地举起手开始做祈祷姿势。

  曙光女神奥洛斯啊!谨以我的一条臂膀做为契约,交换你至高无上的力量,结成一个永恒结界无尽的光之迷宫,将雷刀武士苏伦紧紧束缚住吧!嘴角边划开一道诡谲阴笑,休洛斯低低吟念着,眼前铮得亮起一个光洞,来自神界力量源源不断地在此集结,强大的气息让他犹如处于惊涛骇浪之中浑身不停颤抖着,艰苦念完咒语之后,他咬了咬牙,狠狠地将左臂撕扯下来,扔进了眼前神界力量集结的光洞之中。

  血光沸滚,炙烈的光洞暴闪了一下,便迅速吞噬了休洛斯的那条手臂,同时集结的大量神界力量开始向休洛斯身体涌来,他浑身猛地一阵颤抖,突然张开嘴巴,呼地便射出一道极亮的光束向我扑了过来。

  苏,快躲啊,这是禁咒魔法,你会被困进光之漩涡之中,失去心智迷失在无尽的结界之中,永远也逃脱不出它的束缚!倒吸了一口凉气,亚伦紧张地脖颈发硬,两眼发直,她看到此景不禁焦急地大声喊叫起来。

  那真的是……最强的魔法吗?感觉空气中快速回荡着极为浑雄的魔法气息,我变了脸色,本能地想避开那道激射而来的光束,但是休洛斯那阴冷嘲笑的神情却映入我眼帘,顿时激起我热血澎湃、傲气沸腾,于是昂然大声吼道,那就让我看看你最强魔法的实力吧!迎着那股强大的魔法光束,我亢奋地昂起头,凝聚起所有的力量和精神,猛猛地击出一记重拳。

  呼!一道风之长龙从拳心中腾跃而出,狂猛地旋成一个力量漩涡,向激射而来的魔法光束碰去。

  轰地一声巨响,五颜六色的光影和气浪象急剧沸腾膨胀的硝烟一般,一下子将我整个人紧紧地笼罩困缚,当冷凝成胶乳状的魔雾缓缓飘浮起来的时候,场地上只剩下我完全凝固的身体,一动不动,而远处休洛斯则一屁股坐在地上,两眼直翻白,嘴角不停喷着炙血,奄奄一息,那记风龙暴拳完全将他全身骨骼震成碎片,若不是身体有结界保护,恐怕早已化成烟尘灰末,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饶是如此他现在也形同废人一个。

  见到如此悲惨情景,亚伦禁不住捧着湿漉的脸孔嘶声痛哭起来,很快便成为了泪人,所有已解开绑绳的俘虏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悲伤的情绪,纷纷跪了下来,悲痛得哽咽难当,有的人竟哭得喘不过气来晕倒在地上。

  同样悲伤痛楚的还有地精妖们,人群中一个颓废失神的地精妖少年颤抖着跑了出来,想抱起休洛斯的身体,可是指尖一碰触便象触电一般,啊地一声惨叫猛缩了回来,全身炙热高温的休洛斯竟将同伴烫伤。

  怎么回事?好奇心明显大于同情心,达鲁特忍不住走上前来问道。

  那名地精妖少年脸色阴郁沉重,他冷漠地摇摇头,轻念起降温的魔法咒语,这才上前捧起休洛斯的身体大步奔出广场离开。

  地精妖人的部队都撤了!加锡看着广场上一大批面如死灰的地精妖魔法师和铁甲地虫兵们,默然阴沉地跟着那个捧着休洛斯身体的少年一起离去,不禁惋惜道,真没想到这么强悍的家伙也会被打败。

  谁说他被打败了?那个该死的苏伦不也变成了雕像了吗?怒火在眸子里烧了起来,林锐恶狠狠地道,妈的,要不是这小子来搅局,老子现在可能已经率领大军踏平了皇宫大内了。

  嗥!他的话音刚落几乎所有的赤甲翼龙都在同一时刻站了起来,猛得仰头凄厉咆哮,每一个都瞪着无比凶狠愤怒的眼睛,杀气腾腾地瞪着广场上肝胆欲裂的达鲁特等人,仿佛随时都准备要化成狂暴风雷扑上去将其撕成粉碎。

  广场上到处是一片惊涛骇浪般龙啸之声,整个空气一下子紧张到了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地步,加锡脸色又青了一层,冷汗淋漓,牙齿打颤地看着不远处几只眼睛充血,正缓慢走过来的赤甲翼龙,整张脸都因极度恐惧而扭曲成一团,脸色狰狞成一团,结结巴巴道,你……你们想干什么?不是说好了不用帮手插手的吗?他不禁骇然地踉跄后退,直至靠在一个同样也在不停颤抖后退的人的身体上,他颤然回头,发现正是满脸大汗淋漓的虎头狼林锐。

  紧张得心弦都快绷断,广场上的几千名兽人士兵呆若木鸡地看着一只只逐渐逼近的赤甲翼龙,无不吓得汗毛凛凛,灵魂出窍,有些人因极度恐惧而连兵器都握不稳了,咣当一连串铿锵落地声,兵刃丢得满地都是。

  随着飞龙们步步逼近,兽人们不约而同地跟着后退,没有人,没有一个人能正面抵挡得住龙兽们那排山倒海般猛烈扑来的凛烈霸道气魄,许多人早已吓得毛发根根竖了起来,有些竟已昏倒在地上,几百年来深植在兽人记忆中,对狂暴龙兽深深恐惧正一点一点地被这令人窒息的压迫气氛给煎熬出来。

  空气一下子便凝固到了极点,也紧张到了极点,如箭在弦、一触即发,恐怖的气氛笼罩在所有人的心中挥之不去。

  当魔法光束穿透我的风龙暴拳,直接击中我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灵魂完全被洞穿的恐怖感觉,一瞬间整个世界都不见了,只剩下光,无边无际的光,炙烈地让我睁不开眼睛,除此之外竟空无一物。

  倒吸了一口凉气,环顾四周,我突然发现前面闪着一个灰灰淡淡的模糊影子,很远又很近,本能的驱使之下,我走了过去,可是不知道走了多久,那个灰灰淡淡的影子仍在眼前没有变化,仿佛在天的彼岸一方遥不可及,一下子惊得我冷汗流了下来,这样下去,光光走都能把我走死的。

  但眼前只有这条道路可行,别无他途,揪紧了手,咬咬牙,我又往前走,如果停下来,也会死,毕竟那个影子是我的希望,唯一的希望,尽管我根本不知道真的走到影子面前,又会带给我什么样的苦恼和难题。

  我就这么一步也不停地走下去,走下去……

  走了多久了?不知道,大概有三、四天了吧!为什么休息一下?休息……不能休息,不能停下来,要继续走下去……你肚子不饿吗?饿……很饿……但再饿我还得走下去,因为那是我的希望,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我要救安贞伦茵公主殿下……

  我……

  白天变成了黑夜,我木桩一般倒了下去,在这没有天没有地,也看不到边际线、到处闪烁着光芒的恐怖世界里,仿佛走了有几个世纪一般,心力交悴的我终于再也支持不住倒了下去。

  难道……这就是最恐怖的光之魔法中永恒结界之无尽的迷宫吗?难道……就这么输了吗?咳咳……对……对不起了公主殿下……

  从肉体到灵魂完全被挫败的悲伤感忽涌而起,我几乎陷于无边的绝望之中,但……那个名字,那个让我魂牵梦绕、刻骨铭心的名字却一遍遍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的心就像被上了油火的鞭子狠狠抽打一般,痛得让我无法呼吸、无法动弹,这时心里面响起了另一个声音,不——苏伦,你绝不能倒下,绝不能……就是死……也要将公主殿下救出来,绝不能让公主殿下受到伤害……绝不能……

  嗥——目光之中雷电沸滚澎湃,仰天一声震碎天宇的炙烈暴吼,我全身血液沸腾得几乎要爆炸,一股就连神也无法摧毁的坚定意志熠熠燃烧着,咯嚓咯嚓咬着牙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我要前进,我要活下去,我要去救安贞伦茵公主殿下,我要……

  难道你还没有觉悟吗?苏伦!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炸雷般在我灵魂深处响起,直震得我浑身颤抖。

  什……什么?觉悟吗?觉悟什么……血液急剧升温,我恼怒地仰天大吼。

  你真的以为自己能走到那个黑影前面吗?你真的以为自己能吗?那个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声音冰冷地让我哆嗦。

  什么……能,我一定能,我就算死了,也会一直走下去,绝不停止!瞳孔中燃烧起一片炙烈火焰,我拼尽全身力量大声怒吼。

  笨蛋!你是一个大笨蛋,你知道自己要走多久才能到达彼岸吗?神秘的声音又好气又笑说道。

  多……多久?我喘着粗气,瞪着怒气冲冲的眼睛质问。

  一百万年!不,可能不止,要一千万年,一亿年!那是你永永远远也走不到尽头的路!神秘的声音一下子冷到了极点。

  骗……你骗人!你是谁?你在诅咒我吗?那就尽管来吧,哈——我告诉你,我不怕,我绝不会屈服,绝不!傲气高扬地在灵魂深处弛骋,我哈哈大笑起来道。

  一个眉宇间略带傲气的英俊脸孔仿佛从水雾之中浮现出来一般,隐隐约约出现在我的眼前,然后那张脸一眨眼间便消失了,我突然记起那张熟悉的脸竟是昔日的圣龙战士水玉。

  我是不会诅咒你的,因为我现在已经融入你的心中,你的灵魂之中,你的整个身体之中,只有死神帕里恩夫才能将我们分开,我现在只想帮你,帮你走出这个时空迷宫!

  那个声音冷静道。

  水玉……你……就是我?我的心……我的魂和我的……整个身体?哈哈,你……骗人,你不是我,你不是我,我才是我自己,你不是……绝不是!仿佛听到这个世界上最可笑最荒唐的事情,我笑得眼泪都要掉了出来。

  忘记了吗?是谁借给你力量,是谁让你打开封印,唤醒沉睡之中圣龙力量?那个声音平淡道。

  不……不……我不要,我不要你的力量,我不要被你控制……如果你要杀我……那就快来吧……我苏伦宁死也绝不屈服,绝不做圣龙力量封印载体……宁死也不……怒火如火山爆发似的猛烈喷射出来,我以无比坚定而又愤怒的语气大声回答。

  命运的转轮既然已经开始启动,就绝不会再停止下来的,苏伦,你知道吗,那个黑影他不是谁,就是你的背影,因为这里是光的世界,光的海洋,是奥洛斯曙光女神制造的千万个光明结界之一,只有你是不会发光,而且这里的光线不是呈直射飞射,而是绕着一个大圆弧传递,只是这个圆弧大得让你无法想象,所以你的身体远远看起来便呈黑色的,不信的话,你回过头去看,是不是后面也有一个黑影!

  惊愕之际,我颤然回过头去,脸一下子变得僵硬苍白,十指嗖嗖冒着冷气,血液几乎凝固起来,我的背后同样有一个黑影,很近,又很远,仿佛在眼前,又仿佛在天边,难道……他真是我的影子,永远也走不到尽头的影子?我心一阵刺痛,第一次露出了绝望和恐惧的神色来,几乎要软瘫跪趴下来,这就是光之迷宫,没有尽头的永恒结界,我难道要……一辈子困死在这里吗?可是……公主……殿下……

  不,你可以走出来,走出这个永恒迷宫,这里的时间几乎是静止的,三天的工夫大概只相当于外面的十秒钟吧,所以你不必担心出去之后外面情景会发生多大的变化!那个声音在安慰我道。

  是要我召唤圣龙力量吗?眼里闪耀着异样光芒,我惨笑,笑得无比凄凉,是这样吗?

  对,只有圣龙力量才可以将这个异次元结界破坏掉,其实它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强大,休洛斯带你来的这个光之结界恐怕是奥洛斯曙光女神所制造的最为低级的一个,它仅仅只是用来蒙蔽住受害者的感觉器官而已!那个声音平淡道。

  圣龙力量?脸色阴沉地可怕,我吃吃笑道,使用完后就得再支付一部分灵魂给你,是这样吗?

  对!那个声音斩钉截铁道。

  那你还认为我会答应吗?浑身微微颤抖起来,我仰然大笑,却满眼是泪。

  会!那个声音冷静道。

  为什么?脸孔僵硬起来,我不笑了,眼里却布满了通红的血丝,我狠狠地咬着牙咆哮,为什么?

  因为你不能死,你一定要去救安贞伦茵公主,否则,你的魂魄永远也不会安心,你会死不瞑目的!那个声音仿佛看穿了我整个灵魂,一字一字道。

  血脉贲张,拳背上的青筋象蚯蚓一般狂跳不止,喀嚓喀嚓,我将拳头握得清脆作响,但却没有说话,因为已经无话可说,我就这么怒瞪着铜铃般大的眼睛。

  时间仿佛真的凝固起来,额上的青筋随着粗粗的呼吸一鼓一胀,我已不知道在这儿站了多久,我只知道自己的意志和魂魄已经耗到了尽头,快要支撑不住。

  终于,瞪着满眼愤慨的怒火,我直挺挺地倒了下去,人一下子便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又醒了过来,周围没有人,只有强光,我看不到天空也看不到大地,我仿佛就这么悬停在这无边无际的半空中,但我却明显地感觉到有人在远处注视着我,那种感觉就仿佛扒光了衣服,赤身裸体地被人偷窥一般。

  你……你是谁?努力回想自己的状况,我摇了摇沉重发昏的头忍不住问。

  我就是你的心,你的魂,忘记了吗?那个讨厌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你是你,我是我,仿佛被蛇咬了一口,我变了脸色猛得跳了起来,挥舞着拳头大吼。

  苏伦,你知道吗,其实我若要强行召唤起圣龙之心,也绝不是不可能办到的,你甚至根本就没有意志来抵抗,但我却一直都没有这么做,我一直在沉睡,在等着你的召唤,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那个声音突然严肃而深沉道。

  为……为什么?我喘着粗气诧异问。

  因为你是一个被命运之神克里汀选中的人,一个必将在命运转轮上留下深刻痕迹的人,当大危机来临之时,新的英雄却还未诞生,为了让整个世界的力量保持均衡而不至于遭到毁灭性的破坏,所以上神选中了你来维持各种势力的均衡,你的使命并未完成,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都没有召唤起圣龙之心,就为了让你能完成上神托给你的神圣使命!那个声音缓缓道。

  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嘴角边撅起浓浓的嘲笑,我冷然道。

  圣龙之心本来是封印在龙战士祝福项链里面的,由龙神阿蒂洛的魂魄保护着,可是却是你在赤甲翼龙火球攻击中激怒了阿蒂洛,从而使它被唤醒,又是你用九头龙妖鬼灵的力量将龙战士祝福项链里面的圣龙之心逼迫出来……

  可惜,在接受圣龙力量的同时,因为你血统不属于龙族,所以圣龙之心在你体内再次自我封印,而力量则完全被转移到了你身上,所以龙战士祝福项链便不再封印着圣龙之心,你自然便成为了圣龙之心的寄体……

  为了保护沉睡中的圣龙之心,我将你的力量大大强化了,尽管对了完整的圣龙力量来说,那是微乎其微的,但圣龙力量却也逐渐潜伏在你的血脉骨骼之中,只要外界稍微一点刺激便随时都能唤醒……

  而在没有龙族的腾女神祝福之下,你的精神强度是无法承受圣龙之心那巨大无匹的力量灌注的,除非能和圣龙之心达成生命契约,但显然你是绝对会这么做的,所以只能通过一点点抽走你的灵魂来让圣龙之心觉醒……

  从前你也许只能感觉到我的声音,现在,你是不是已能清晰地感觉到我的存在呢?因为,我现在就在你心里,就在你的魂魄里,我们共同拥有这个身体!

  你……你到底想说什么?脸色变得一阵煞白,不自觉产生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我喘着粗气恶狠狠地吼道。

  我只想说,我的意识会逐渐增强,你的意识会逐渐减弱,直至消失,最后,雷刀武士苏伦将不存在了,世上只剩下圣龙力量寄载物体,而我,也将重新进入新的冬眠时期,等待克里汀女神选中的那个命运战士来唤醒……

  而将来那个继承圣龙力量的人选早已刻在了克里汀女神的命运转轮之上,结果是谁也无法改变的,因为违抗天命就是违抗神的意志,他将永远沉沦进无尽黑暗地狱之中永不超生!

  结果虽然无法改变,但是我却能让这个命运转轮的时间放慢,我甚至能够让你提前拥有一部分圣龙力量,还能让你做为雷刀武士继续完成上神托付给你的神圣使命!这既是克里汀的心愿,同时也是我的心愿!那个声音平静道。

  真……真的吗?简直不敢相信这个话是真的,我两眼放着兴奋的光芒,激动地禁不住颤抖起来。

  不过却有一个条件!那个声音变得更加严肃深沉。

  什……什么?我有些紧张起来。

  你的肉体会在十年内逐渐消失,最终圣龙力量会吞噬你的魂魄、你的心灵,然后凝固成人体水晶沉眠于地下,其实结果还是一样,但你却拥有这十年的生命和记忆,只要你不是为了拥有更强大的圣龙力量而召唤出圣龙之心达成生命契约,便可以做为雷刀武士苏伦活下去!声音变得非常严厉起来。

  生……命契约?什么是生命契约?一道不安的念头忽闪而过,我吞了口发涩的津沫忍不住问道。

  那是接受完整圣龙力量所必须达成的契约,一旦契约完成,便能拥有全部的圣龙力量,成为真正的圣龙战士,但你的生命也会被大大缩短,顷刻之间心灵和魂魄便被圣龙之心完全吞噬,最终凝固成永恒的人体水晶沉眠于地底!那个声音庄严而郑重道。

  那……怎么样才能不唤醒圣龙之心呢?我几乎是摒着呼吸问。

  不要试图用圣龙力量与强大的黑暗力量对抗,因为你的力量还很微弱,与其对抗只会让你迫切希望拥有更强大的圣龙力量,从而使沉眠之中的圣龙之心苏醒过来!那个声音一字一字道。

  那也就是说,我永远也不能和拥有强大黑暗力量的人进行对抗了?我有些不甘心,大声问。

  理论是这样的,使用圣龙力量来压制黑暗力量,虽然效果显著,但圣龙之心很容易因此苏醒过来而无法控制,这对你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不过也不用为此担心,你现在自身的力量已经被大大强化了,用不着圣龙力量照样能对抗得了一般等级的黑暗力量!那个声音解释道。

  好,那我怎么拥有部分的圣龙力量?通过你吗?一想到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去救安贞伦茵公主殿下,我就兴奋不已。

  是的,你所使用的每一分圣龙力量都要通过我,因为我是指导你获取圣龙力量、抵达圣龙之心的引路人,所以只要我愿意,甚至能将所有的圣龙力量都召唤出来,但是没有腾女神祝福的你是不可能承受得起这力量灌注,依照十年生命契约,你目前能提前获得这个年限内所有的圣龙力量,虽然对于完整的圣龙力量来说是很小一部分,但是也够你破开这个光之结界迷宫了!那个声音带着笑意道。

  那就帮我破了这个可恶的结界吧!仿佛看到一丝求生希望,我有些激动地叫了起来。

  十年契约已经达成了,我也将沉眠在你的的心里直至你生命的终结,你现在就可以自己破了,别忘了,十年之内绝不可与圣龙之心达成生命契约,否则你将很快失去生命,变成人体水晶,你现在只要用感觉去听,去想,就可以找到离开结界的出口,事实上,你那一拳已破坏了这个结界入口处的大门,在你进来之后它就一直都没有关上,它就在你眼前敞开着,只是你一直执着于眼前那个虚幻的影子而没有注意到!那个声音渐渐模糊起来,很快便消失了,而我也不再感觉到他存在。

  抓了抓头发,我尴尬地笑了笑,按他所说,闭上眼睛去慢慢感觉那个始终向我敞开的结界大门。

  虽然闭上眼睛,但我却感觉到光之结界好象突然暗了下来,随着我的心神进一步向四周扩展延伸,周围的景观物象犹如浮出水面一般开始慢慢清晰透彻起来,随着感觉越来越强烈我浑身一震,这……这不是我所熟悉的半月形广场花园吗?周围的人和景观似乎并没有太大改观,不过气氛却好象紧张了许多,我甚至隐隐能闻出尘嚣中透露出的硝烟味道。

  有微物落在身上,一滴,两滴,接着是无数滴,绵密而有力,犹如针线密织而成的白晶帘子,我首先感觉到脸额上一阵冰凉,然后是全身,那是……雨,是雨啊!我原来……原来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这个世界,我……我终于回来了!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我模模糊糊听到一个颤抖的声音在惊呼,苏……是你吗?你……醒过来了吗?你可让我……担心死了……

  话语恳切、温馨,就像春天那暖暖的带着花草香气的微风往我心眼里钻,一阵情不自禁的感动,我缓缓地睁开眼睛,站在我身旁紧张而不安注视着我的窈窕身影正是亚伦,此时她的眼里满是既害怕又担忧的清莹泪花,一双眼睛早已哭得又红又肿,显然先前一定流了不少的眼泪。

  空气变得格外肃穆沉重,周围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齐刷刷地将目光汇聚而来,见我缓缓用无比威严深沉的目光扫视,不少兽人惊骇得倒退了几步,有的几乎还站不稳,直接坐到了地上,但无比欣悦的胜利欢呼声却也同时在广场上象引沸的开水一般猛烈地爆发出来。

  还……还不到半分钟……就从那个什么永恒光之迷宫出来……脸色越变越苍白,加锡惊得牙齿直打颤儿,不可置信地看着我,那眼神仿佛在看着一个极为恐怖凶猛的怪兽,他多少也知道禁咒魔法的厉害,可是现在我却仅仅在几十秒种内便破了,骇得他几乎要坐到了地上去。

  脸孔发黑,嘴唇发白,达鲁特张了张嘴巴直喘着粗气,眼里的恐惧又深刻了一层,脚底直冒冷气,结结巴巴道,我的天,这……这家伙是不是天神转世,气势又……又变强了许多,他……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

  面如土色,舌头僵住,林锐在一旁紧张地说不出话来,喉头不停地伸缩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哽住无法呼吸,额头不断涌出豆大的汗花,手脚僵硬得根本没有力气去抹拭,他一直努力避开我浑身俨然散发出的威凛霸道气势,他感觉自己的神经仿佛承受不住这巨大压力几乎要崩溃一般。

  凌厉逼人的气势犹如四下排出的风浪一般无形地荡开,周围的兽人们无不吓得手脚冰凉、魂不附体,一股深深的濒临灭顶绝境的恐惧感一下子包围了整个身心,有些兽人已承受不住这巨大的精神压力,苍白着脸跪趴在地上重重喘着气,仿佛刚刚跑完一场无比艰苦的马拉松完全脱了力一般。

  而欣喜若狂的赤甲翼龙们则是频频以高亢激昂的长啸声来庆祝我的归来,声震天宇,响彻群空,一时之间,整个城市上空回荡起一浪又一浪无比惊人的龙吟之声,仿佛无数巨雷蜂拥滚滚而来,气势浑雄惊人。

  听着处于亢奋状态下的飞龙咆哮声,城市大街小巷里所有的人都心惊胆跳地发着愣儿木立着,就连已经扭抱在一起拼死撕杀的双方士兵都情不自禁地停止了手,无比恐惧地看着这片颤抖的天空。

  苏,真是太好,太好了!哗地眼泪便流了下来,亚伦忘情地扑了过来,将我的腰紧紧地搂住,一边哭一边道,我好担心,好担心你不会再回来了,呜呜,幸好这只是噩梦,我就知道你不会这样走的,不会的……很快她便破涕为笑,笑得满眼是甜蜜的泪花。

  看着如此激情欢喜的场面,拼命抓着头发,我尴尬地笑了起来,真没想到她会这么担心我的安危,看着她激动的表情和忘情的拥抱,我的脸突然一下子胀得通红,想推开又不好意思,只能堆起干硬的笑容呆呆地僵立住,等她的泪水哭得差不多,才轻轻地拍着她的肩头戏谑道,亚伦小姐,这里有好多双眼睛瞪得大大地在看啊!

  对……对不起!脸上热烧烧的,飞起一道红晕,眼光低垂,亚伦边抹眼泪边倒退一步,保持与我的一定距离,咬着牙齿腼腆而羞涩道,我太激动了!

  眼眶仿佛泛起一层雾气,我感动地点点头,轻拍了一下亚伦的肩头道,谢谢你!说着我已大步走到了达鲁特的面前。

  你大概就是德普斯人所说的金色风雷达鲁特,达鲁克的大哥吧?目光比闪电还锐利,我冷冷地盯着他。

  是……你想……怎么样?脸色陡然一变,达鲁特紧张地看着我,他突然后悔,为什么不趁休洛斯离开的时候,自己也借机离去呢?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倒好,这个大魔头眨眼间又回来了,想走还走不了。

  你是准备再战斗下去,直至战死为止,还是准备撤军呢?我冷冷地看着他,慢吞吞道。

  目光一凛,达鲁特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喉头一阵收缩,好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情不自禁地看着周围的部下,一个个犹如斗败的公鸡似的垂头丧气、面无血色,哪有勇气和意志再进行战斗啊,他突然感到一种无比强烈的挫败感和失落感,在眼前这个强大男人面前,他发觉自己从灵魂到肉体完全输得干干净净。

  喘着浑浊的粗气,终于,他对周围的蜴龙人士兵大声咆哮道,撤,全部都给我撤出城去,一个都不许留下!说着,他羞愧地转身正想离开这伤心之地。

  等一下,你还未向慈悲的大地母神阿兹亚发起血誓!我冷冷地提醒他。

  你!一口气提不上来,达鲁特一张脸胀成了猪肝色,但眼睛一碰到我威凛无比的目光,便犹如触电一般迅速缩了回去,脸色阴晴不定连变了数变,终于,他狠狠地咬咬牙,干脆利落地掏出匕首在手腕上划开一道血口,让血液滴到地上,恨声道,我,达鲁特谨以慈悲的大地母神阿兹亚名义发起血誓,只要我还活在这个世上一天,就绝不容许我的族人侵犯人族一寸土地!

  听完他那略带悲愤的血誓之后,我不再看他,径直走到了加锡的面前,目光同样冰冷如刀。

  眼眸不禁痉挛收缩,目光一抖,加锡脸色青了一层,不待我说话便慌忙从怀中取出匕首在手腕上划出一道血口,以同样誓言对慈悲的大地母神阿兹亚发起血誓。

  当我走到林锐身前时,他高傲地扬起头不看我,冷笑道,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绝不会起什么鸟血誓,我们虎头狼人宁可站着死也绝不会低头屈服的!

  目光冰冷地让人颤抖,我默默地看着广场上慌不择路匆匆离去的蜴龙人和鬼面人鹰,冷笑道,现在这儿只剩下你们虎头狼人,你们难道还期望能踏平这个城市吗?你可以不屈服,但是城内仇恨比天高、怒火万丈深的几十万德普斯大军会怜慈放过你的族人吗?不,他们会象饿虎扑食一般,将你带来的所有虎头狼人同伴全都撕成粉碎,一个不留,你们族人的尸体将铺满整个麦加帝城,他们身上流出的血将足够淹死你一百次、一千次都不止,这就是你做为虎头狼人统领应该有的觉悟吗?如果真这样,那你们的未来也太黑暗了!

  一下子被问得哑口无言,林锐重重在喘着粗气,脸色苍白得可怕,他吃惊地看着周围人影稀稀拉拉,灰头土脸、垂头丧气丝毫提不起精神的同胞们,一口怒气直冲大脑,几乎喘不过气来,身子摇晃了一下,突然噢地一声,猛喷出一口血箭,人摇摇欲坠,后面的虎头狼人急忙上前伸手扶住,面如蜡纸,他瞪着通红仇恨的铜铃大眼吼道,好,我起誓!

  我,林锐,谨以慈悲的大地母神阿兹亚名义发起血誓,只要雷刀武士苏伦还活在这个世上一天,我就绝不容许我的族人侵犯人族一寸领地,以此臂为证,以示诸神!眼眸中精光暴闪,他猛地抽刀硬生生将自己的左臂齐膀切了下来,强忍着剧痛一声不吭,再也不理睬我扭头便走,他的同伴们颤抖着身子拾起断臂,紧紧跟着离去。

  真是条硬汉子!情不自禁为这壮烈誓言感到震动起来,我忍不住赞叹,不禁为林锐那豪爽干脆、铮铮傲骨的气魄所佩服,难怪老兵们常说,虎头狼人之强悍凶狠,连巨怪都不敢正面与之交锋啊,今日一见可见一斑。

  自由啦,我们自由啦!万岁!苏伦万岁!眼见广场上所有的兽人潮水般退得干干净净,所有幸存下来的俘虏们无不欣喜若狂,欢天喜地,泪水毫无顾惜地渲泻不止,一时之间整个广场形成一片欢乐的海洋,人们一下便簇拥过来,将我又抛又扔,不停地举臂高呼胜利口号,欢乐声响彻夜宵,声震全城,许多人不能抑制自己激动的情绪纷纷跪了下来,不停地亲吻脚下的土地向大地母神祈祷祝福着。

  苏,你想救安贞伦茵公主殿下吗?那就到坎斯特公共墓场上去找吧,她现在就在腐灵王伐里克斯的手里面!

  一阵微风拂过,一个冰冷而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回响,脸色陡变,我浑身剧烈一颤,那是修斯顿总监的声音。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