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10351 2009.04.06 19:39

    一道气浪犹如漫天卷过的巨涛,咆哮着向四周扫荡而去,鬼魂和巫尸怪们仅仅来得及惊呼一声便形销影灭。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天空,只见铁尼欧巴骑着巨型飞行尸龙几乎以贴地的姿势,狂猛地向我俯冲而来,就在我以为自己会被这强大的冲击气浪掀倒时,一切都突然停顿下来,铁尼欧巴在我面前十余米的半空中静止了,那景象就好象是镜头突然卡住了一般,甚至连我身边的空气都凝固起来。

  目光闪烁了几下,我惊异地看着头发正轻飘飘地扬起,却不落下,手指微微弯曲一下都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那感觉就仿佛有股神秘的力量在侵入我的身体,慢慢地将我石化。

  不,不只是石化我的身体,我发现四周的亡灵都凝固成一尊尊怪异无比的雕像,一动不动,我想看优索雅美琳的表情,可是怎么也转不过身来,只能斜着眼看着她微微蹙起的有些僵硬惨白的眉头。

  目光凶狠而残忍地扫过我的身体,慢慢地滑到了优索雅美琳的身上,我看不到它隐藏在兜帽里的面目,但我却能感到它在笑,我甚至能想象一道邪恶无比的笑容正从它的嘴角边扩散出去。

  指尖微微颤抖,我发现它给我的心理压力比诺克琪美华大了不知多少倍,只需看到它那黑森得完全看不到形体的身影就不禁感到一阵心惊肉跳,真该死,这个邪恶的尸龙王究竟想干嘛?

  “巫尸王纳杰尔汉,你到现在都还不对我臣服吗?”尸龙王铁尼欧巴的声音阴森缥渺得就好象来自地狱最深处的冥风,冷得沁人心肺,我发现它并没有去看藏入沼泽之中的纳杰尔汉,一双热得发烫的眼睛贪婪无比地盯着优索雅美琳,就仿佛在它面前伫立的是一座金矿,一堆珍宝。

  “嘿,想让我臣服也可以,除非你能打败斯瓦扬格!”沉默了好半天,巫尸王纳杰尔汉终于有了回应,它哈哈大笑,肆无忌惮地讥讽道,“哪怕只要能在它手中坚持十分钟不败,我都可以将整个祸心沼泽拱手相让,并心甘情愿地拜倒在你的脚下,永伺终生!”

  “恐心妖皇斯瓦扬格?”尸龙王铁尼欧巴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异样古怪,我甚至能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杀气正弥漫在它的周身,仿佛那个亡灵的名字一经提起就能引来它的万般憎恶和仇恨,我实在想象不出世上还有被它如此切齿仇视的人存在。

  “哈哈,就是恐心妖皇斯瓦扬格,还记得几百年前那场席卷地下城世界的第三次黑暗战争吗?就连占据地下城世界霸主地位长达上千年的铁蒙吉布顿帝国都因它而分崩离析,成为历史的名词!”巫尸王纳杰尔汉得意洋洋地将八只手臂都盘抱于胸,叫嚣道,“想想斯瓦扬格的恐怖和强大吧!所有的地下城王者都已拜倒在它的脚下,它才是真正令人信服的强者!你若想我臣服,只能打败恐心妖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懦夫一般龟缩在剥皮谷,不敢正视斯瓦扬格群临天下的豪悍之气!”

  尸龙王铁尼欧巴周身突然闪出了一道青白色的光芒,眨眼间它便消失在空气之中,就在我感到惊奇之际,不远处传来巫尸王纳杰尔汉极为惨痛的嚎叫,我不禁匿声看去,只见四只血淋淋的左臂抛到了半空中,黑色的腐血象烂开的蕃茄酱,浓重地覆盖住它的半个身子,我本以为它会就此倒下,但没想到这个刚硬顽强的亡灵不仅坚持住了,而且还进行了猛烈的反击。

  它突然仰起头张口便向上空喷射出一道金光闪耀的蛇形魔光,只见那带着璀璨色彩的魔光刚一升起就突然向后倒射而去,一下子便击中了铁尼欧巴穿着厚厚魔法斗蓬的身影,不,事实上击中的只是铁尼欧巴的残像。

  在突如其来的魔光射击之下,铁尼欧巴的残像犹如遭受秋风扫荡一般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但它的威力还不止于此,继续一路飙射着,并逐渐扩展成一道巨大的光束,一下子就将身后密密麻麻簇拥在一起的巫尸怪们吞没,我可以闻到一股皮肉烧糊的臭味。

  伴随着一团团白烟升腾起,仅仅眨眼间的工夫,几百个巫尸怪便在同一时间被烤得糊烂,令我吃惊的是,就连那泥泞潮湿的沼泽也被烘烧成龟裂的干土,现出里面一团又一团蜷曲变形的怪东西,我听优索雅美琳小声说,这些都是牙尸魔,什么都吃,连亡灵也不放过,当发起飙来,比疯狂的食尸鬼还更难缠。

  巫尸王纳杰尔汉一击不中,立刻展开巨大的白翅向高空飞去,紧接着一道强大的灵魂风暴迅速向四周席卷而去,不仅尸龙军受到了波及,有些直接就从飞行尸龙上栽了下来,就连它自己的部下也捧着腐烂的脑袋,痛苦不堪地将头埋进泥潭里好减轻痛楚。

  灵魂风暴的效果非常显著,不仅连隐身在它身后的尸龙王铁尼欧巴都不得不现出原形来,就连笼罩在沼泽上空的凝固结界也被瓦解,我们又重新恢复了自由,不过这也引来了铁尼欧巴更为辛辣恶毒的攻击,它趁纳杰尔汉回过头之际,突然伸出五个指头一下子按到了对方的脸上。

  只听噗哧一声,五个白白的淌着脓汁的眼珠就象被挤破的蛋丸,一下子碎裂开来,黑色的脓液涂得满脸都是,将最后一个眼珠都覆盖住了。

  巫尸王纳杰尔汉整张脸都扭曲成一团,也不知是过于痛苦,还是过于惊恐,它猛然挥动六只白色翅膀,用力一扇,空气中立刻射出几十道锐利无比的风刃,一瞬间就将躲闪不及的铁尼欧巴的魔法斗蓬给切割得四分五裂,甚至还将它身上的腐肉削去了一大块。

  这一回,我算是大饱眼福了,总算看见了尸龙王铁尼欧巴的真实面目,它长着一张完全人类化,并且还极为俊美优雅的脸孔,但一道深刻惨厉的疤痕却从额眉一直延伸到下巴,完全将那张脸的美感破坏殆尽,就好象一幅绝美的画卷被人恶作剧地打了一个叉,连我都不禁为它感到可惜,也难怪它那双深沉幽邃的眼睛里闪烁的总是邪恶而凶残的光芒,感觉就象是整个世界都在背叛了它一般,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栗。

  不过令我惊异的却是它头上长着两根又粗又弯的黑色龙角,样子倒是和德满得亚老人头上的龙角有异曲同共之妙,不过它身后蟒蛇一般滑腻灵活的长尾倒让我想起了大型蜥蜴龙,一双强健的龙翅收拢在肩胛上,似乎又暗示着它与龙族有某种血缘关系,真不知道这个奇怪的家伙生前究竟是长什么模样?我可没听说过有这么稀奇古怪的高智商种族曾在大地上纵横驰骋。

  尸龙王铁尼欧巴显然被激怒了,它用力一拍,居然将纳杰尔汉的整个头颅都拍进了脖子里,头盖骨完全被震为粉碎,里面白色和黑色的脑浆脓血喷泉一般溅了出来,一下子飘得满天都是凄零的花朵,我惊骇地看到那五个淌着脓血的眼洞都因巨大的压力而喷射出红红的血沫来。

  不过更令我吃惊的是,纳杰尔汉居然还能将手心中凝结的一枚金色光子球硬生生地塞进了对方的怀里,只听轰地一声,一轮华丽而眩目的光华象冉冉升起的太阳一般闪耀出炙烈灼热的光芒,迅速将它俩的身体吞没。

  我眼睛一痛,立刻将头扭到一边去,等我再看时,天空中只剩下轻轻扇动巨大龙翅的铁尼欧巴,眼波连连闪动,我赫然发现它肚子上开了一个黑糊糊的大洞,不断有白烟从里面冒出来,显然这一下它可吃了不小的亏,但它的生命力却比我想象中还更旺盛,居然毫无影响它魔力的释放。

  在失去巫尸王纳杰尔汉的踪影之后,铁尼欧巴将所有的怒气都渲泻在巫尸怪军的头上,它的手指一舞,从身后一下子便飞窜出几百道黑色闪电,雨点般猛烈地对沼泽里挣扎的巫尸怪军进行饱和式轰击。

  我从未见过如此高密度的闪电潮,甚至超过了黑暗幽灵罗兰克林的闪电术,我发现仅仅一会儿工夫,便有好几千名的巫尸怪被轰击得肢离破碎,脑浆迸射,更有不少的巫尸怪在十几道闪电同时轰击中化成白色蒸汽消失。

  四周蠢蠢欲动的尸龙军见首领大发雷霆,也急不可耐地将火焰弹和尸气弹猛烈地朝残余的巫尸怪军头上倾泻,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整个天空都被暴雨一般激烈的飞弹潮掩盖,密集程度甚至连天上的光线都看不到,有些直接就在空中相互碰撞爆炸,而落到巫尸怪军头上的飞弹更是无法计数。

  几乎每一秒钟,同一个地方就有十以复数的火焰弹和尸气弹同时爆开,在这种疯狂而猛烈的轰射之下,我相信这回巫尸怪军算是彻底完蛋了。

  等所有的火焰弹和尸气弹都停止射击时,沼泽地已一片焦烟狼藉,就好象被人深深地翻耕了一遍,泥浆中的水分被蒸成白汽升腾到空中,干裂的泥土渗透着刺鼻的恶臭,就连几十年前死去的尸骨残骸都肢离破碎地被带了出来,变成黑黝黝一团又一团浆糊状的渣子。

  不过令我感到心惊肉跳的是,现场上只有一具还能辨别的巫尸怪尸体,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四翼巫尸王仅剩下胸口以上部分的残骸,但我看它仍能微微痉挛的断臂,也仅剩下唯一的断臂,就知道这个家伙还没有死透。

  一个飞行尸龙骑士在空中盘旋了一圈,也见到这个奄奄一息的四翼巫尸王,它邪恶的眼睛里闪耀了一下古怪的光芒,便降落下去,将那只剩下上半身的四翼巫尸王从松软的焦土中拔了出来,然后猛力抛掷到了半空中,在达到最高点即将落下之际,其它早有准备的飞行尸龙骑士立刻尖叫一声,就象饿狼扑食一般飞了过来,左一刀右一刀竟将那个四翼巫尸王不多的残躯砍成上百段破碎肉片,在空中形成一道凄迷血腥的肉雨,洒落地面,场面之疯狂血腥让人不寒而栗。

  全场大概只有巫尸王纳杰尔汉一人逃脱,我不知道它是如何能在尸龙王铁尼欧巴的眼皮底下逃走的,但以它目前的惨状来看,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巫尸怪精锐,它就算回到巢穴也无法再有所作为,甚至可以说,祸心沼泽从此就没有它的立足之地了。

  为此窃喜的反倒是鬼影王泰伯尼,它对纳杰尔汉的巫尸怪军惨败感到由衷地兴奋,所以一等屠杀结束,就急匆匆地向铁尼欧巴表示臣服,并愿意为之效犬马之劳。

  铁尼欧巴倒是对泰伯尼所谓忠诚表白并不感兴趣,不过它来到这儿的目的不只是想夺取圣子神蛋,更是想收复这片广藐而神秘的祸心沼泽,扩张剥皮谷的地盘,因此它还是很勉强地接受了泰伯尼的效忠,但要求却极为苛刻,那就是泰伯尼必须带领它的所有的鬼影族战士离开这片死亡沼泽,迁徙到骷髅王尤里西斯的领地一隅,靠近召魂崖的阴风林之中。

  它的用意很明显,其实就是让尤里西斯去监管这个不安份的老鬼魂,不过以尤里西斯凶暴残忍的性格来说,相信泰伯尼会很尽心地接受尤里西斯的领导。

  剩下的就只有特南加亚的半人型骨龙军,面对这支实力并不雄厚,但却颇令人头疼的流浪军队,尸龙王铁尼欧巴表现得极为大度,它只要求特南加亚将我和优索雅美琳交出来,便可放它们自由离开祸心沼泽,但这依然遭到了特南加亚的严厉拒绝。

  “特南加亚,我欣赏你敢于拒绝的勇气,但这需要付出代价,很沉重的代价!”尸龙王铁尼欧巴骑在巨大的飞行尸龙上,冷冰冰地俯视着下面的特南加亚,道,“举起你的枪和剑吧,我将让你和你的部下以战士的荣誉方式死去!”

  轰——铁尼欧巴的话音刚落,从远处雾霭深处突然传来疾如暴雨的铁蹄轰鸣声,就好象有股巨大而浩荡的浪涛正从地平线另一端铺天盖地地席卷过来。

  就在我们都感到惊奇之际,最先从浓雾之中冲出的是一个骑着铁甲尸龙的长矛战士,它全身都置身于黑色的盔甲之中,整个脸孔都隐藏在严密得不透气息的兜帽里面,根本辨别不出它的真实模样,但我却发现它的身后拖着一条与铁尼欧巴几乎相同的蜥蜴龙尾,这与我之前在万骨森林里见到的尸龙军完全两样。

  呼呼的冷风仿佛一道冒着寒息的浪涛,疯狂地席卷过整个沼泽,远远看去又像是一条巨大的龙形在咆哮奔驰,仅仅眨眼间的工夫,成千上万的尸龙骑兵便从浓厚的雾霭之中跳跃而出,汇成一道黑色的澜流,疯狂地扑奔而来。

  “不……不可能!它们不是鬼魂,绝不可能用这种方式漫过整个沼泽的!”特南加亚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大片黑压压的尸龙军潮水般涌来,几乎是在嘶声喊叫道,“它们是不可能悬离地面奔跑的!”

  嗖!一道炽烈的火焰从浓雾深处猛地射了出来,准确地落在了半人型骨龙军之中,只见一团炙热的火焰迅速向四周扩散开去,十几个半人型骨龙一下子就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火球抛上了半空之中,我看见它们骨骼都已经烧成通红,落到地上马上变成一堆红色的碎骨。

  嗖嗖嗖,眨眼间几十道炽烈的火焰拖着长长的白汽尾巴,猛地扑进了半人型骨龙军中,顿时火焰连成了一片,整个平台都因高热的气浪而沸腾起来,如果不是有阿迪瓦的水元素结界保护,恐怕我也和周围半人型骨龙一样,被烤得皮开肉绽,骨骼崩裂。

  “杀!”特南加亚瞪着血红色的眼眸,狂暴地挥舞着烧得通红的骨手大声吼道,“就算是死,也要带着龙族战士的荣誉和骄傲!我们是最强的军队!”

  “杀——”一声声巨大的吼叫和狂呼在半人型骨龙军中来回荡漾着,所有的半人型骨龙都以同一声音在咆哮,在怒吼,白森森的骨群就好象一道道猛烈的浪头向浓雾之中出现的尸龙军冲击而去。

  刀光闪耀,枪刺如林,疯狂的吼叫和喊杀声交织成一片,两股大军以雷霆之势猛烈地相撞在一起,立刻在最前沿的队伍之中激溅出一大片红白相间的碎骨烂肉,许多尸龙军和半人型骨龙战士在第一波的碰撞之中便粉身碎骨。

  随着尸骸逐渐地堆高,后面的战士也无法避免地撞入这道高而厚的尸骸之墙,来不及爬起来的,便被身后的同伴踩成肉泥骨碎,而那些还有力量爬起来的,却要面对对方举起的荆林一般密集的枪刺,无法回避,只能用身体去撞击,成为对方长枪上扭曲的肉串。

  一个尸龙军率先跃过了这道厚厚的尸骸之墙,一连将两个半人型骨龙战士砍得肢离破碎,手脚分开,我在远处惊奇地发现,那个尸龙军的座龙居然悬浮在地面足有十公分,难怪它们一路冲来如履平地,反之半人型骨龙在还未交锋之前,便有不少失足落入泥潭之中,慢慢地沉陷进去,无论如何挣扎也爬不起来。

  “你看到那个尸龙军骑的铁甲尸龙了吗?”身边的优索雅美琳突然在我耳边小语,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不仅尸龙全身血淋淋的,就连那个尸龙骑士也是一副血淋淋凶恶模样!”

  “怎……怎么了?”我依照她的提示看去,果然那个凶悍无比的尸龙军全身皮肉不停地淌着暗红色的血液,那狰狞模样就仿佛来自地狱深处被剥去皮肉的恶鬼,有种说不出的妖异和恐怖。

  “这就是尸龙王铁尼欧巴的杰作,铁甲尸龙军中最邪恶也最凶狠的暴血尸龙军,它们不仅会施展悬浮术,而且还拥有其它尸龙军没有的狂暴术,很难让它们完全死透,这一仗,特南加亚必败无疑!”优索雅美琳眯着眼睛看着那个粗暴凶狠的暴血尸龙军,若有所思道,“看来半人型骨龙是靠不住了,我们得另找出路了!”

  嗖!一支白色骨箭准确地将那个暴血尸龙军射下那道骨骸之墙,一个半人型骨龙战士兴奋地抛去弓箭,举着长长的骨枪就要冲上那尸骸之墙察看战利品,但从尸堆中突然伸出一支冷凛长枪,一下子就将那个半人型骨龙整个儿都挑到了半空之中,还未落下,一团炙烈的火焰就投射上去,将它轰成一团滚烫的火球。

  我发现它落在地上时,全身的骨头居然都已烧得红透,骨骼相互磨碰就纷纷裂开,成为一堆舔着火舌的碎骨。

  那个被射翻在地暴血尸龙军一下子就从尸堆里弹跳了起来,我发现它的血淋淋的身体似乎比刚才肿大了一圈,仿佛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在里面作用,让我相当厌恶的是它那双比蛮荒中的野狼还更凶残的血红色眼睛,不幸的是,它似乎正将注意力转移到我们这个方向来。

  嗥!那个暴血尸龙军突然仰天一声狂吼,虬健肌肉一发力,手中的长枪便化成一道炙烈而锐利的电光猛地向我们这边射来,距离那么远却掷射得那样精准,连我也不得不佩服它的力量。

  那柄长枪是向我脑袋掷射过来的,快得我连躲闪的时间都没有,更让我感到心惊肉跳的是,我虽然一把就截住了那支射来的长枪,但枪尖却只离我的右眼只有五公分,要不是我运足了力气用双手抓住,稍有松懈这一枪就足以贯穿我的脑颅。

  嗡——枪柄一端剧烈颤抖起来,震得我手指又疼又麻,虎口几乎要裂开,我不禁暗暗佩服这个手劲奇大的暴血尸龙军,它生前大概就是一名力大无穷的龙骑士吧?

  尸堆下面两名半人型骨龙军瞧见这个暴血尸龙骑士失去了长枪,立刻兴高采烈地扑了上来,一左一右想将对方撕成碎片,但是它们却低估了那个暴血尸龙军的力量。

  只听一声雷霆巨吼,那个暴血尸龙军整个身体都从尸龙上跳了起来,象阵风一般朝左边那个半人型骨龙飞扑而去。

  左边那个半人型骨龙用力刺去骨枪,但遗憾的是,却被对方侧身闪开,骨枪从肋下贴身擦过,仅带出一点血淋淋的皮肉,但它的噩运却开始了。

  那个暴血尸龙军一下子就扑到半人型骨龙的面前,双手捧起对方的人体头颅,用自身的额头恶狠狠地进行碰击。

  只听啪地一声,那个半人型骨龙的人体骨颅一下子爆出几十块白色的骨片,风一吹迅速向后散开,紧接着暴血尸龙军一掌将它身下的骨龙头颅拍成粉碎,那个半人型骨龙军立刻瘫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令我惊讶的是,那个暴血尸龙军居然一点事也没有,额头甚至连块皮肉也没有擦破,这不得不让我对它的辛辣而又凶狠的战斗风格有更深刻的认识。

  右边那个半人型骨龙见同伴惨遭毒手,眼睛一下子就变得通红无比,它狂吼一声举枪从背后刺向那个暴血尸龙军的背心。

  这一次它一下子就将对方的身体挑穿,但出乎意料的是,那个暴血尸龙似乎就等着这一刻到来,它居然顺着骨枪倒滑到半人型骨龙军的面前,反着手将对方的人体头颅从背后硬生生地拔了起来,然后狠狠地砸向身下骨龙的头颅,两个头颅猛地相撞在一起,立刻震成几百块碎片向四周射去,那景象就像是一朵肥硕的白色花朵在风中绽开。

  那名暴血尸龙军身手敏捷地从半人型骨龙尸骸上跳了下来,然后用劲将胸口上插着的骨枪拔了出来,它突然皱了一下眉头,刚转过身去看时,一道白色的影子毫无声息地从它面前飞掠而过,只见一道如水般冷凛的刀光在空气中微微闪耀一下,它不停淌着脓血的尸头就飞到了半空之中,同时一把冰冷森然的骨枪重重地将它钉在地上,我还能看到它拼命地扭动身子想挣扎着爬起,但一阵无情的铁蹄踩踏而过,地上只剩下一堆模糊不清的酱红色肉泥。

  沉重的铁蹄在暴血尸龙军残骸旁停了下来,一只白森森的骨手一把握住了钉在尸骸上的骨枪,用力拔了出来,那个半人型骨龙骑士缓缓地转过身来,我发现那竟是第二营队的指挥官劳伦斯,只听它对后面的同伴大吼道,“光荣属于蔑视死亡的战士,我们是最优秀的军人!龙神阿蒂洛会为我们而骄傲的!”

  “杀!”仿佛受到极大的激励,后面的半人型骨龙军狂热无比地冲了上来,甚至连面前的沼泽泥潭都孰视无睹,我看到许多半人型骨龙战士甚至是毫不犹豫地跳进一个又一个泥泞不堪的沼泽里,就仿佛要为后面的同伴铺出一条坚实的道路徕。

  勇猛非凡的半人型骨龙军很快便率先越过了那道厚厚的尸骸之墙,开始向尸龙军队伍发起一波波猛烈的冲击,看它们那狂热而又高昂的进攻势头,我甚至想象不出还会有什么力量能阻碍它们的前进,很快,以凶悍强硬著称的暴血尸龙军在这强大的攻势面前也不得不节节后退。

  就在我为半人型骨龙军成功扭转局面而欢欣鼓舞之际,从溃退下来的暴血尸龙军中突然冲出一只个头足有八米高的大型刺鳞尸龙,它那庞大的身躯一下子就吸引住全场的目光,令我惊异的是,它的全身居然长着密密麻麻的尖刺,有些甚至有两米多长,就象一只超大型刺猬一般,身体微微一抖动,身上的鳞刺就如疾雨袭过木叶一般,一阵噼噼啪啪地响动,看了不禁让人毛骨悚然。

  那只巨大的刺鳞尸龙一个反冲锋就把三个半人型骨龙撩倒在地,在它浑身铁刷一般严密的锐刺扫荡之下,那个三个倒地的半人型骨龙几乎在同一时间内被挑断了全身的筋骨关节,诺大的骨架哗啦一声便散在了地上。

  后面的半人型骨龙由于冲势过猛,来不回避这个巨大的刺鳞尸龙的迎面撞击,也纷纷栽倒在它的足下,真没想到铁尼欧巴的尸龙军中还存在这类大型的狂暴恶怪。

  冲出的并不只有一只刺鳞尸龙,从暴血尸龙军中很快就跳出十几个这样大型的凶猛尸龙,它们呲牙咧嘴,亢奋而又激动地向半人型骨龙军扑去,用钢齿、利爪,甚至是身上鳞刺将面前的半人型骨龙一一撕裂成碎片。

  不一会儿工夫,半人型骨龙的凌厉攻势就仿佛重重地撞击在一道坚实而又厚重的墙壁上,除了徒劳地迸溅出一阵阵破碎零乱的骨碎残片,再也无法给尸龙军以任何逼迫之势。

  “看啦,那是什么?”一道通红无比的球体突然从尸龙军的阵营中抛射了出来,在空中划过一道极为优美的弧线,但它在我眼里却是比死亡还更恐怖的线条,我赫然看到那个巨大的球体浑身都被闪亮的电花包围,更有好几道电弧蛇形一般缠绕在其周围,我的内心不禁被一股莫名的恐惧占据。

  “是巨雷浩劫啊!该死,铁尼欧巴已经很久都没有用这种毁灭力超强的魔弹了,这一回特南加亚可是死得难看了!”脸色白得毫无血色,优索雅美琳艰难地吞下一口唾沫,沉声道,“注意了,看到我往泥潭里跳,你也跟着跳,千万别有半刻的犹豫,否则性命不保!”

  “什么?有那么……你这是想……”我转过身去惊讶地看着她,却发现她已开始跃身向旁边的泥潭里跳,也顾不得再问什么,也跟着一个扎身就跳进那浑浊不清的泥潭里。

  身子一入泥潭,就迅速往下沉陷,很快泥浆就没到了脖子,我这时才看到那个巨大的雷球已经落到了地面。

  就在一团黑糊糊泥浆将我的眼睛蒙住的时候,一道比一百个太阳还更刺眼的光芒从地面闪耀而起,一下子就吞没了整个天空和大地,我眼睛痛得泪水涌泉般直流,整个人像触电一般情不自禁缩进了泥潭之中,但透过厚厚的泥浆我竟能看到外面一阵灼亮的光芒正将天空映得仿佛燃烧起来一般。

  轰——一道极为磅礴壮丽的火焰浪潮象汹涌澎湃的澜流,疯狂地在半人型骨龙军中肆虐扫荡,一下子就将几千名半人型骨龙吞没。

  眨眼间地面上就腾起无数团炙烈的火焰,半人型骨龙裹在其中痛苦不堪地扭动挣扎,却怎么也无法挣脱死亡的包围,最后一一地倒在了地上化成碎骨,很快,地面上便铺满了一层厚厚的凝结成黑色晶状体的骨渣,让人根本无法想象这就是那些英勇无畏的半人型骨龙留下的最后遗骸。

  一阵炙烈的气浪在地面上狂飙而起,四处横扫着一切物体,我仅仅从头顶上掀起的大团大团烤得松软的泥浆中就可以知道它惊人的威力,真不敢想象如果刚才还在地面上,我将如何面对这灼热无比的冲击波。

  一个不留神,一团糊烂的泥浆就涌入喉中,直呛得我浑身哆嗦,手脚不禁四处乱舞着,想抓住什么支撑的东西,好阻止住下没的身体,但我除了软棉棉的泥浆,什么也抓不住,我一下子惊慌起来,难道我就要这么被淹埋在泥潭里,成为尸鬼恶怪腹中的美食吗?

  更让我感到惊慌的是,四周突然伸来十几只冰冷入骨的怪手,拼命地想将我往下扯去,我想去拔我的长剑,但却发现手臂上一阵火辣辣的刺痛,仿佛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在狠狠地咬了我一下。

  噗噗噗,一道亮丽的光芒在泥潭里闪耀而过,我发觉身边的好几只冷冰冰的怪手立刻松开了,一些怪东西正缓缓地往下沉去,显然它们是中招了,我都可以听到皮肉和骨骼被撕碎的清脆响声。

  手一得到自由,我立刻抽出左臂中隐藏着的骑士剑,狠狠地将抓住我左腿的一个怪物斩成对半,顺势还将旁边的一个怪物脑袋劈开,也许是因为我狠下杀手,剩下的怪物开始松手,没命地向泥潭深处下潜逃匿。

  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游了过来,我狠狠一剑就刺了过去,却不料被对方用两根指头就夹住了,我不禁吃了一惊,显然是遇上了强手,正准备迎接对方的反击,却不料那家伙突然松开指头,飞速绕到我的身后,双手托起我的腰就往上推去,我本想一个反手斩断这人的双手,但一个熟悉的声音却在我耳边响起:“卡西欧斯,是我!快释放御土术将我们拱出泥潭啊!”

  她的话很快就断了,并且发出一个重重咳声,我不用去看也知道她这是被泥浆呛到喉咙里,心中不免有些感动,但又转念想到她凶残毒辣的一面,就不禁有些心灰意冷,我真不知该以何种心情去面对这个对我颇多恩惠的堕落精灵女孩。

  在她的提示之下,我将御土术发挥到了最大程度,在我四周稀释的泥浆迅速硬化,形成一个坚硬无比的大型土柱,当它一直延伸到泥潭底部时,一股巨大的推力便将我们拱出了泥浆。

  我和优索雅美琳一起落到了地面上,由于在下面憋气太久的缘故,我一上来就双手捧着喉咙大口大口贪婪地吞着新鲜的空气,真要命,再迟几秒钟,恐怕我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了,更别说是冥想那些大段大段艰涩古怪的咒语。

  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突然看到自己正踩在一团奇异而阴冷的影子上,不由自主就转过身去,一看之下不禁大吃一惊,不知何时,特南加亚已站在我的身后,面无表情地瞪着我,手中的骨枪深深地插在地上。

  我内心突然涌起一股诡异恐怖的感觉,就好象眼前这个半人型骨龙首领只是一尊冷冰冰的雕像,毫无情感,毫无生气,在它的身后,几百名半人型骨龙战士同样静静地伫立着,形成一道无声而又诡异的风景线。

  就在我感到一阵毛骨悚然之际,一个神秘的影子突然从特南加亚的身体透了出来,立刻一阵白色的粉末在空气中散开,我惊恐地发现,特南加亚竟已化成粉末颗粒消失在风中,而站立在我眼前的那个高大而神秘的影子,赫然就是尸龙王铁尼欧巴。

  看着它那张完全人类化的极为俊美优雅的脸孔,我感到的却是一阵阵的心惊肉跳,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正向我步步逼近。

  “啪!”铁尼欧巴轻轻地拍了一下,它身后的几百名半人型骨龙立刻化成一片凄迷浓厚的白色尘雾,缓慢地飘散在空气之中,我发现那白尘之中影影绰绰地晃动着无数的狰恶头影,那正是尸龙军的身影,它们杀气腾腾地向我们俩人走来。

  “你被包围了,勇敢的冒险者,只有我才能决定你们的生死!”身后蟒蛇一般灵活的蜥蜴龙尾怪异地甩了一下,铁尼欧巴眯着邪恶而残忍地眼睛看着我,缓缓道,“欢迎你们来到我的世界——剥皮谷!”

  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