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头号车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希望

头号车手 花胡子 3074 2019.12.21 12:15

  罗斌开着厢式货车,拖着23号朝着陈峰住的方向驶去。

  陈峰也坐在这辆拖车上,罗斌一边开着车一边和他聊着天。

  “峰哥,你就听我一句劝,就按夏彤给你的治疗方案去试试吧。”

  陈峰叹了叹气:“我怕满怀希望地去,又带着失望回来。”

  罗斌:“唉,你不知道夏彤为了你的腿,跑了多少地方,找了多少专家。她这几个月都没怎么待在车队,不是在找骨科专家就是在找骨科专家的路上。”

  陈峰摇了摇头,“还是算了,我知道自己的情况,按照现在的医学程度,根本就看不到一点希望。”

  罗斌拿出一包烟,从其中抽出一根递给了陈峰,然后又给自己拿了一根。

  他拔出车子上的点烟器,替陈峰点燃了烟。

  陈峰猛吸了一口,说:“你也开始抽烟了?怎么,不打算干职业车手这一行了?”

  职业车手对身体的健康可是十分苛刻的。不仅需要特殊的体能锻炼,还要有专业的健康指导,有些高级车手甚至还有营养师和后勤。哪怕身体缺少了一点维生素D,都要十分重视。

  他看到罗斌抽烟,就知道罗斌有可能打算放弃这个职业了,毕竟一个职业车手抽烟不是明智的行为。至于陈峰自己,反正也无缘赛道了,抽不抽烟都所谓。

  罗斌吐出一个烟圈,叹了叹气,“我天赋不高,也没拿过多少奖,再加上家里人一直反对,我打算等金牛车队被收购的时候就退队。”

  陈峰看了他一眼,把烟灰从车窗弹了出去,说:“有时候真羡慕你,不论天赋如何,起码还能上赛场。”

  罗斌又吸了一口烟,说:“能上又能怎么样?不一样是垫底的存在?”

  “呵,不要看低自己,你是有天赋的,只是没有将其完全发挥出来。相信我,总有一天你会拿到冠军。”

  “再说吧。”

  夏彤和冬冬没有坐那辆拖车,那两个大男人肯定私底下有话要说,她们没有去凑热闹,而是打了一辆的士。

  夏彤捏了捏冬冬的脸蛋,低声交谈着什么。

  “冬冬,等会儿你就这样和爸爸说,知道了吗?”

  “小彤阿姨,冬冬知道了。”

  “不许说错了,不然我以后就不带你去游乐园了。”

  “嗯,我一定不会说错的。”

  拖车和出租车先后停在了陈峰的别墅门口。夏彤付了钱,领着冬冬下了车。

  冬冬一蹦一跳地抱着爸爸的头盔进了屋子,她把头盔放在了原先的地方。然后又小步跑了回来,拿起爸爸的赛车服又跑回了屋子,把赛车服放好后,再一次跑了出来。

  罗斌把23号降下来后,推进了陈峰的车库。

  原本陈峰的车库里还有几辆赛车和一些零件,可发生那场事故后,车库里的东西都卖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工具和挂在墙上的几条绳子。

  罗斌安顿好后,就和陈峰打了声招呼回去了。走之前他还不忘说,“峰哥,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

  陈峰对着他挥了挥手,目送着拖车远去。

  这时候,冬冬突然跑到了他身前,她手里拿着那个爸爸和李洋叔叔的相框。她把相框举到了爸爸面前。

  “爸爸,刚才冬冬去放兔兔头盔,李洋叔叔和我说话了!”

  陈峰一愣,这孩子,居然学会撒谎了,也不知是跟谁学的。他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夏彤,然后低下身子拿过了相框。他摸了摸冬冬的脑袋,问:“那你告诉爸爸,李洋叔叔和你说什么了?”

  “李洋叔叔说爸爸是最好的赛车手,他还告诉冬冬……”冬冬朝夏彤阿姨那边偷偷看了一眼,这才接着说:“他让冬冬转告爸爸,让爸爸一定要去治疗。他说爸爸的腿一定可以治好的。”

  陈峰一笑,肯定是夏彤教的,这个夏彤真是……自己说不动他,居然让冬冬用这种方式来说。

  他刮了刮冬冬的鼻子,又朝着夏彤点了点头,说:“爸爸知道了,爸爸会去的。”

  冬冬开心道:“真的吗?”

  “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呀?快去洗手,等会爸爸给你做好吃的。”

  “嘻嘻嘻。”冬冬嘻嘻一笑,朝着夏彤阿姨跑了过去。

  夏彤抱起冬冬走了过来,问:“真的决定去了?”

  陈峰点头道:“这几个月我想了很多,我发现我还是热爱赛车的,不论结果如何,我打算去试试。”

  “这次肯定可以治好的!你相信我,这个阿美瑞科的骨科专家我已经联系好几次了,全世界只有他们才有骨科修复技术。”

  陈峰点点头:“好了不说了,进屋吧。”

  夏彤嘴角偷偷冒出了一个得逞的笑容,她把冬冬交到了陈峰怀里,然后看了看不远处的车库,说:“你先进去,我帮你把车库门拉上。”

  陈峰放下了冬冬,和夏彤一起拉下了卷闸门。在拉卷闸门的时候,他因为用力过度牵扯到腿伤,身子一个踉跄,夏彤赶紧扶住了他。

  由于陈峰有些站立不稳,夏彤和他来了个亲密接触,两个人的脸几乎都要贴在一起去了……

  夏彤扑在他的怀里,闹了个大红脸。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一个草坪里突然传来了几声“咔嚓”的声音,接着就看见一个背影从草坪里站了起来,快速离开了。

  夏彤和陈峰注意到了这个人,不过他们也没在意,兴许是隔壁的人在剪盆景。

  两人牵着冬冬上了楼。

  陈峰开始忙活起来,冬冬说她想吃披萨,陈峰就开始切果丁。

  把面粉揉好后,掺上果丁,放进烤箱烘焙。

  披萨做好后,三人大快朵颐,画面十分温馨。

  冬冬吃得满嘴都是果丁屑。夏彤拿起纸巾帮她擦掉了,冬冬抬起头说了句“谢谢小彤阿姨”,然后又伸出小手去拿下一片披萨。

  陈峰笑了笑,这个小馋猫。

  “你慢点,没人和你抢。”他说。

  冬冬抬起小脑袋,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夏彤阿姨,又偷偷看了看爸爸。突然出声说道:“爸爸爸爸,你让小彤阿姨当冬冬的妈妈好不好。”

  陈峰一愣,这难道也是夏彤教的?他默默看了一眼夏彤。只见夏彤红着脸,瞪了冬冬一眼。

  “披萨都堵不住你的嘴。”夏彤娇嗔道。

  她看了看陈峰,岔开话题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阿美瑞科?”

  “你帮我安排吧。现在除了冬冬,我无牵无挂的,随时都可以。”陈峰看了一眼正吃着披萨的冬冬,又说:“不过冬冬就要你帮忙照看了。”

  “这个你放心,我一直把冬冬当自己的闺女。”

  夏彤盯着陈峰的脸,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问:“李艺恩和你还有联系吗?”

  “没有,你提她干什么?”

  “她没有回来看冬冬?”

  “没有,她好像去国外拍戏去了。最近我很少关注她。”

  夏彤气道:“这个李艺恩!她就算不回来看你一眼,但好歹回来看看冬冬吧。她是什么意思?拿了个影后就尾巴翘上天了,瞧不起你了?”

  陈峰淡淡道:“过去的事就算了。”

  夏彤气急败坏道:“陈峰,你怎么就这么大度呢?这几天娱乐新闻都上头条了,说她和韩楚俞因戏生情,假戏真做什么的,绯闻都要刷屏了!你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她俏脸微怒,继续说:“她还没和你离婚呢!就搞娱乐花边新闻,她什么意思?简直就是……简直就是……不知廉耻。”她本想用“水性杨花”这个词,不过一看到陈峰有些冷的脸,她又把这个词收了回来,换成了“不知廉耻”。

  陈峰冷道:“她想和谁传花边新闻,那是她的事情,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夏彤猛地一拍桌子,把冬冬都吓了一跳。

  冬冬怯怯地躲到了陈峰怀里。

  “离婚!你必须和她离婚!”夏彤愤恨地说。

  陈峰道:“离不离婚是我的事情,你跟着操什么心?”

  “你……”夏彤伸出手指着他的脸。这人真的是好坏不分,他难道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老婆在外面闹绯闻?

  “你是不是要别人把绿帽子扣到你头上你才甘心?”

  陈峰站起了身,“你够了!”

  冬冬从爸爸怀里起来,可怜兮兮道:“爸爸,小彤阿姨,你们不要吵了……”

  陈峰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发,说:“是爸爸不对,爸爸吓到冬冬了,爸爸不吵了。”

  冬冬拿起一块披萨,递给了夏彤,“小彤阿姨,你别生气了。”

  夏彤接过披萨,狠狠地咬了一口。她眼眶有些红红的,她就搞不懂了,陈峰这头猪怎么就这么不识好歹,那种女人不离婚留着干什么,当花瓶?而且还是一个被别人随便碰的花瓶。

  陈峰却是冷漠地思忖着,这笔账他迟早要找李艺恩算清楚的,他和这个女人的事可不打算就这么算了。哼,竟然做出抛夫弃子的事情,他若是不找李艺恩把这笔账算清楚,他就不配当一个男人。

  不过这件事急不得,毕竟李艺恩好歹也是影视圈的影后,不要说混影视圈的人心机如何厉害,就是舆论压力也够他喝一壶了。他可不会蠢到直接去找李艺恩的麻烦,不然等待他的肯定是颠倒黑白的舆论压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