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末世到底去哪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1章 教训

末世到底去哪了 雨后蜗牛 2135 2019.06.01 08:00

  聂凡丁并没有见过清虚子,但是,末世后的白宁却在电视上见过他。那时的清虚子,在华夏同样是十大高手之一,令白宁仰望的存在。

  而且,这清虚子一点也不低调,经常参加各种电视节目,甚至开启各种法术讲座笼络人心。所以,聂凡丁一眼就认出了他。

  当清虚子看到聂凡丁时,顿时毫不迟疑的挡在了面前,显然,他也是认识聂凡丁的。

  “聂道友,听说你不远千里赶来昆仑,并指明想要见我,不知所谓何事啊?”清虚子冷冷的看着聂凡丁,眼中没有丝毫惧意,甚至有些跃跃欲试的嘴角现出一丝玩味。

  聂凡丁原本已经打算借助龙门之手解决和昆仑的瓜葛了,不过,这道貌岸然的清虚子竟然真敢光明正大的找过来,就没必要再让龙门去调解了。

  “清虚子道长,咱明人不说暗话。我来昆仑山只为告诉你一件事,我聂凡丁一项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在华盖山再发现昆仑的探子,可别怪聂某人不客气!”

  清虚子听完,眼中毫不掩饰的现出一丝蔑视。在他眼里,聂凡丁就是依靠某个秘境一步登天的吊丝,这种人即使侥幸进入了先天,没有任何资源和人脉,以后很难再有寸进了,所以根本不必在意。

  他之所以派人去华盖山,就是想探查一下华盖山到底有没有秘境。不过,那两名探子已经许久都没有传回任何讯息,显然已经被聂凡丁杀害了。想到此处,清虚子的眼神不由更加冰冷。

  不过,眼前有龙门的银龙在此,清虚子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曾经派过探子,只是有些蔑视的说道:“聂道友,你也只不过是个侥幸进入先天的幸运儿罢了,我昆仑山传承上千年,怎会窥视你小小的华盖山?你找上门来污蔑我昆仑,难道认为我清虚子软弱可欺么?”

  清虚子说话之时,身上蓦然湛放出一股凛冽的气势,磅礴的真气四溢而出,道袍的下摆迎风鼓起,露出原本被掩盖的两条大毛腿。

  与此同时,他身后却仍有一位老道,同样瞬间真气外放,与清虚子的气势融合朝着聂凡丁压迫了过来。

  谁都没想到,此时的昆仑派竟然已经有了两位先天高手。

  在这磅礴的气势压迫之下,聂凡丁身旁的银龙郭德超顿时被逼的向后退了几步。他此时刚进入胎息巅峰,根本承受不了两位先天高手的气势。即使这气势主要是针对聂凡丁的,他站在聂凡丁不远处也无法承受。

  清虚子当然知道今天不可能动手,但是聂凡丁既然找上门来,如果不给他点教训的话,以后昆仑派就成为修行界的笑柄了。他和师弟已经进入先天,两位先天高手根本没有必要惧怕一个侥幸进入先天的吊丝。只要聂凡丁后退一步,就表明他输了。

  而在这磅礴的气势之中,聂凡丁却岿然不动,甚至他都没有以自身的气势相抗,只是浑然未觉的冷冷看着这道貌岸然的清虚子。

  他已经进入先天中期,而且修行的是极品功法,体内真气的雄厚远不是清虚子这种刚踏入先天的修士可比的。但是,他也知道,单凭气势的话,他最多也就是让对方后退几步,根本无法伤害到对方。

  而且,身旁有龙门的银龙在此,动手是绝对不可能的。

  “哼!”

  聂凡丁口中不由发出一声冷哼,随即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但是,几乎顷刻间清虚子便发出一声惊呼,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而他身后的另一位先天老道更是不济,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直接喷在清虚子的后背道袍上。

  一瞬之间,清虚子和那老道所绽放的气势便消失无踪,两人的神情也显得萎靡了起来。

  “神识攻击!”

  清虚子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他刚才已经感受到了,聂凡丁的神识之强大足有他的几倍之多。如果刚刚聂凡丁不是及时收回神识的话,仅这一击他和师弟就会重伤。即使如此,他们两人此时也已经神识受损,没有一两个月绝对无法恢复了。

  “他怎么会拥有如此强大的神念,难道他早已进入了先天中期,甚至后期?”

  想到此处,清虚子眼中终于现出了一丝惧色。他原本认为他和师弟两人对付聂凡丁绝对会轻而易举,所以才气势汹汹的下山,想要给聂凡丁一点教训。没想到聂凡丁仅靠一道神识攻击就让其身受重伤了。如果聂凡丁不依不饶的话,昆仑山上谁能挡的住?

  “你有没有派过探子,你心里清楚。之前的事我也不打算再追究。不过,以后在华盖山如果再发现昆仑的人,我定会亲自上昆仑上讨个说法!”

  聂凡丁说完,冷冷的看了清虚子一眼,就举步上前,朝着外面走去。而原本挡在前方的清虚子却连忙闪到一旁,为聂凡丁让开了路。

  从头到尾,也仅是几秒的时间,清虚子的态度便急速转变。来的时候意气风发,顷刻间便成了斗败的公鸡了。

  直到此时,郭德超才反应过来。他还没有进入先天,根本不知道聂凡丁是怎么做到的。只是一声冷哼,昆仑山的老道顿时就蔫了。不过,他当然明白聂凡丁胜了,而且胜的极为轻松。

  “聂先生慢走,我派车送您回去!”郭德超连忙朝聂凡丁喊道,他可不敢让聂凡丁继续待在昆仑山了,万一哪天心情不好,没准上山灭了昆仑派呢。

  “我还有点私事,郭银龙不用送了!”聂凡丁说完,身形貌似并不快,但三步两步就消失在不远处的一个小巷之中。

  “哎……”

  郭德超见追不上聂凡丁,才猛地想起昆仑山的几位道长,他刚刚回头,就发现一直脸色苍白的清虚子同样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刚才,清虚子一直用体内真气压着这口鲜血,才勉强没吐出来。此时,聂凡丁走了,他也顾不得丢人了。

  “清虚子道长,你怎么样?”

  郭德超上前,准备安慰一下清虚子,另外,最好能交谈一番,尽量化解掉双方的恩怨。

  “郭银龙,老道只是受了点轻伤,休养几日就可以恢复了。你放心吧,以后我昆仑派绝对不会招惹这聂先生的!”

  清虚子说完,便萎靡的摆了摆手,带着几位老道垂头丧气的朝着山上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