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旱生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145 2020.03.05 18:33

  我叫于旱生,是大旱那年出生的。

  我家世世代代都是石匠,村子里有两户石匠,一户是我家,一户是周叔家。

  周叔据说和我家是亲戚关系,是我的表叔。其实整座村子里大多沾点儿亲戚关系,村子也不大,就十几户人家。

  我母亲身体不好,闭眼的早,后来我父亲去后山采石,听说坠崖了,我那年十一岁。

  之后我就一直跟着周叔过活,周叔虽然平常不苟言笑,但对我还是不错的。

  周叔有个弟弟,小时候我一直管他叫宁叔,我也没懂为什么叔叔姓周,我姓于,他姓宁,我们却是亲戚,但宁叔对我一向是极好的。

  按照老人的说法,我性子是瓜怂的紧,别说是偷偷摸摸的了,就是被人追上打也放不出屁来,其实我不是胆小,只是有时候我会奇怪,为什么要去和别人说话?

  而小时候,只有宁叔肯带着我满村子乱转,无论是村东头的蚂蚱还是村西头的池塘,都有我们的身影。

  我觉得那蚂蚁可比人有趣多了,捉弄蚂蚁也有趣的紧。

  那时候周叔总说,“这么大人,没个正行,没个手艺就赶紧找个地儿滚去讨生活去。”

  而宁叔总是嬉皮笑脸,插科打诨。

  后来有一次,好像村里来了个老僧人,说什么宁叔有造化,要带着宁叔去化缘,要渡了宁叔,我虽然听不懂他说的什么意思,但我总觉得不是什么好话,因为那个老僧人的眼神不对,我不喜欢他那眼神。

  不过村里的爷爷奶奶们倒是欢喜的很,我那时候看着那帮子人还向那僧人叩头,后来宁叔死活也不愿意跟那个僧人走,但也不愿意在村子里待着,然后我就很久很久没再见过宁叔了。

  村子里说宁叔去了县城,我不知道什么叫县城,听老人们说,那是很大很大的地方。

  -------------------------------------

  杜柒的大脑还是一阵晕眩,身体一阵阵地抖动,好像在冰窖里喝了二斤白酒又吐不出来一样。

  无数的记忆涌入杜柒的脑海,而伴随着记忆涌入的是一阵阵的低语呢喃,和大脑中随着这些记忆而来的如同触手一般不可名状的事物,杜柒不敢仔细看那些东西,但还是随着记忆的涌入带来一阵阵的晕眩。

  “好像,刚刚应该是小于的记忆,于旱生么?所以我现在就是于旱生了么?”杜柒喃喃低语。

  逐渐恢复神智的杜柒感觉到了无限的疲惫,有精神上的,也有肉体上的。杜柒还来不及消化自己的记忆,一股钻心的疼痛已经袭来,杜柒看向自己的身子,手臂上一道长长的口子,而腿上也有好几道淤青。

  “刚刚好像,在跑路的过程中划伤了,啊不对,应该是被人拿刀子划的。”杜柒看着自己的胳膊咬牙吸气。

  “感谢上苍,我终于能动了,划伤也好摔伤也好,这都不重要。不过从我开始融合记忆来看,我应该已经开始占据主导地位了,甚至由于之前不知名的原因,小于的记忆已经开始被我吸取了,嗯,吸取这个词很好,我现在感觉自己就像个夺舍别人肉体的老爷爷。”

  杜柒边想边走向柜子,打开抽屉,开始翻找一些药物,顺便看看有没有纱布之类的,常理来说,这些对于他们这些偷鸡摸狗的人肯定是必备的,果然,第三个抽屉里有个小药箱,而里面各种外伤处理用品一应俱全,甚至还有手术钳这种东西。

  杜柒边给自己包扎边琢磨现在的情况,也在思考下一步应该做些什么,其实杜柒本心想的是,这单事情无论如何不能参与下去了,应该赶紧远走高飞,拿着宁先生留下的那点儿银钱,换个地方好好想想,穿越者就得有穿越者的风范,拿得起来放得下,知识就是力量,靠着无限的知识在无限的时间里种田,最后种出个美好人生才对嘛!

  不过万一宁先生找来怎么办,宁先生?等等,这个宁先生,很像小于的那个宁叔,但小于为什么要管宁叔叫宁先生,这里面有古怪啊!不管那么多了,先包扎好,然后细软跑。

  杜柒边包扎边思考,无论是面具上的金属酒花,还是现在的附体,以及那天睁眼后的扭曲异象和那错觉一般的走廊,这一切都神秘,迷幻,不可名状,所有的一切都给杜柒带来了莫大的恐惧,不过幸运的是,杜柒直到现在还没有功夫停下来好好思考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在被动地承受着这些事情的发生。

  人类最古老而又最强烈的情感是恐惧,而最古老又最强烈的恐惧是未知。

  这未知的世界截止目前发生的一切,让杜柒来不及去思考为什么,只能顺着事情走下去,但杜柒知道,事情不可能一直这样的,现实也无法逃避,甚至,杜柒在某一刹那升起了想更进一步探究这一切的念头。

  “咔嚓!”

  门口的弹簧锁突然传来了响动,而正在思考最近发生的离奇怪事的杜柒不由得浑身一个激灵。

  门打开了,宁先生站在门口,用不太和善的目光望着杜柒道:

  “你个小兔崽子,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耳朵聋了当时没听明白计划么?”

  杜柒看着进来的宁先生,赶紧让自己镇定下来,稍做思考道:

  “宁先生,您回来的时候,有在那个屋子里听到什么响动么?”

  宁先生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杜柒会先来问他,稍作迟疑道:

  “响动?我下楼之后就到了那件屋子,发现你没在,等到了十五分钟你还没在,我就直接回来了,没有什么响动啊?你个小兔崽子,我在问你,怎么轮到你来问我了?”

  杜柒慌忙摆了摆手,打断宁先生:

  “我刚刚,遇到了一些不太对的情况,算了不说这个,我刚刚遇上了另外的人,从那个窗户爬进来正好与我正面相撞,虽然发出的声响不算大,但也绝对不小,我以为您那时候就跟着出来了。”

  “他们一个跑掉了,另外一个似乎跑不掉了想做了我,还好我命大,虽然手臂被砍了一刀,但还是跑了出来。”

  杜柒随即把屋里发生的情形描述了一遍,不过还是保留了看到的变形的走廊的部分,因为杜柒隐隐觉得这件事情不太对,还是不多跟人说为妙。

  宁先生听完杜柒的描述,坐在床上皱着眉头,思考了片刻道:

  “我没听到任何声响,也没见到有人夺窗而出的场景,甚至那个屋子,也和咱进来时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