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渭水城的吴公子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180 2020.03.12 17:03

  杜柒此时已经和宁先生一行人走进了渭水城。

  从寨子出来后倒说不上跋山涉水,毕竟和之前在元城的情形相比,已经好了太多,而杜柒也趁着这几天好好观察了一番这个时代,无论是自然风光还是人文气象,算是在这危险重重中找到了一点小乐趣。

  宁先生这一路几乎一直闭目养神,一副稳如泰山般的样子,但按下宁先生不表,李四辈和天仓董倒是都逐渐给杜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杜柒现在想想也不由得一阵哆嗦,这宁先生的弟兄,果然也不是普通人。

  李四辈前辈向来话少,不过打起人来不含糊,之前在逃亡的路上杜柒还低看李四辈一眼,但自从前天遇上六个山贼,而李四辈一个人干翻三个吓跑两个,最后一个人自己跌落山坡后,杜柒就不敢低看这位大前辈了。不过还好,虽然李四辈出手异常凶猛,但平时却是少言寡语。

  杜柒至今想不明白,李四辈那大胖身子,是怎么一下子就抡出去自己把人打没的。

  而和李四辈不同,天仓董就有些话痨了,而逐渐杜柒也明白为什么宁先生让天仓董驾车了,因为如果他不驾车而是在马车里,估计宁先生烦都要被他烦死了。

  不过杜柒自己单独一匹马,跟着车行驶,倒也是快被这天仓董烦死了。

  若说李四辈是做武生意的,那天仓董就是做文生意的,算卦相面,卖药点痣,无一不通,而嘴里的春点更是各行各业信手拈来,别人嘴里团一句春一锭金,他嘴里的春口却像是不值钱一般,整个一行走的黑话仪。

  而天仓董和杜柒没一天功夫就熟识了,而不到三天,杜柒就快引以为莫逆了,一开始杜柒以为是真投缘,后来发觉,这董先生无论和谁都能几句话入门两三天精通,仿佛与人沟通是施展了催眠术一般,让人不自觉地就信任了他。

  不过杜柒好奇问他,他倒是神秘一笑,说这就是他在江湖上的拿手绝活,祖传的包打听和算金卦。

  杜柒再问往往就一笑带过了。

  就这么走着走着,一行人就走到了渭水城,这渭水城在元城的西南,本是取“保卫山水”的卫水之意,只因不知哪任县令倒是不喜这两字,便改叫渭水了,而这一改也就延续至今。

  渭水城坐落在大平原的东北部,北依连绵青山而西靠元城,而渭水之意还有一解,却是源于这渭水城乃是五河交汇之所在,除了是座经济发展的大城,更是“河海要冲”。

  而从杜柒穿越到今天已然过了小半个月,天气也逐渐转暖,这会儿渭水城却是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雨中的人们或躲在屋檐下,或加快脚步,而杜柒等人的马车也赶忙急驾,恨不得早点找个客栈住下,莫要淋湿得病。但街上这时还有一人,却是不紧不慢不疾不徐,头发长至腰间,也不打伞也不避雨,就那么轻快地走在街上。

  按说街上多个怪人也无所谓,不过杜柒却是一眼望去就挪不开眼睛了,因为杜柒从未曾发现,居然有人能淋着雨焦头烂额的情况下,也这么好看,更可气的是,还是个男人!

  杜柒错不开眼珠的第二个原因是,马车打远处看见他的时候,天仓董“吁”了一声,停了马车,敲了敲后身,而宁先生打开窗帘看了一眼那个男子。

  而宁先生看到那男子就赶忙下了车,一巴掌拍在了杜柒大腿上道:

  “下车,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走带你见见小吴公子。”

  宁先生慌忙站到了那雨中踱步的男子身旁,紧紧地跟随着他的脚步,边走边说道:

  “小吴公子。”

  那小吴公子看了一眼宁先生,又看了看后面跟着的马车,最后瞅了一眼杜柒,冲着宁先生说道:

  “哦是宁先生啊,我跟你说有件趣事儿,你猜怎么着?”

  宁先生跟随着小吴公子的步伐,摇了摇头,未曾说话。

  “我刚刚在妓院,给一个清倌人算了笔账来着。”

  宁先生听完,微微一怔道:“这是我侄儿于旱生。”

  小吴公子却仿佛未曾听到,看了一眼杜柒道:“我叫吴秤,秤杆的秤,你叫什么?”

  杜柒奇怪的看着吴秤,也就是小吴公子,本不想接话,但对方的声音出奇的好听清澈,仿佛带着一丝魔力一般,不由得顺着答道:“于旱生,跟宁先生做事。”

  小吴公子深深看了一眼杜柒,微微张嘴似要说什么又闭上了嘴,又走了半晌后,冲着宁先生说道:“来了有什么事儿么?”

  宁先生这时长舒一口气道:“我在元城遇上了点儿事儿,不算复杂但也不算好收尾,我之前替您算了一笔账,而那笔账我现在想兑付一下。”

  小吴公子默不作声了一会儿道:“这么大的事儿么?”

  宁先生微一皱眉,步伐却是和小吴公子更统一了,说道:“不是多大的事儿,只是和章家有点儿牵连,说大也大说小也小,纯靠一张嘴。只不过这次还是让您看看这小子,有没有造化。”

  小吴公子没有看宁先生,倒是一直盯着杜柒瞧,只瞧的杜柒感觉有些瘆得慌才缓缓说道:“先说事儿吧。”

  宁先生听罢皱皱眉,就开始讲述之前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

  而三个人就这么在大街上走着,仿若没下雨一般,杜柒和宁先生就这么傻傻地站在雨里,陪着那个狗屁小吴公子一起往前走去,边走边聊,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聊了大半。

  这一行人没一个说一句不字,仿佛不在会客厅拿着茶碗叙事而在雨中淋雨踱步才是正经的会客之道一般。

  杜柒想错开脚步回到车里,或是说换个位置,但就只能这么不疾不徐地一步步走,仿佛这小吴公子脚下有魔力一般,而杜柒几次尝试都根本改变不了步伐。

  而杜柒在这冬日雨中,已然一身冷汗,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个普通人,像是被人料定先机一样,每一步都被控制了节奏,于是强忍着不适,左右脚来了个换位,这动作却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而杜柒这一换位,小吴公子就停下了脚步,而宁先生也停止了说话,后面的马车也停了下来,只有马还在原地摇头晃脑。

  小吴公子又是瞅了一眼杜柒,也不听宁先生说完到底什么事情,冲着宁先生道:

  “我同意了。”

  而宁先生用眼睛狠狠剐了杜柒一眼,暗暗松了一口大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