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一次尝试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564 2020.03.02 19:13

  宁先生满脸狼狈地回来了,手里没有拿着任何东西,一进屋就冲着杜柒大喝:

  “你他娘的,说没尾巴?”

  而小于缩了缩肩膀,整个人一阵畏缩,满脸苦瓜相地看着宁先生。

  而这满脸苦瓜相,或许也是杜柒这一刻内心的表情。

  小于已经慌了阵脚,这时急得手忙脚乱,但偏偏又什么都没做了,整个人都在颤抖,看着下一刻不是要哭出来就是要尿裤子。

  宁先生看着慌张失措的杜柒,脸色逐渐平静阴沉,冷笑一声:

  “就这两句话,就吓得瓜怂没胆子了?这碰上警察你再尿裤子的?

  试探你一句罢了,不过看你小子应该也没胆子当叛徒,当初你叔叔把你托付给我,我说了带着你挣大钱,但你也给我灵光点儿,别这跟个傻子似的,不然这趟活儿还没完,咱俩但凡一点儿没做好就得有人玩儿完,吃瓜捞了,懂么?”

  小于听到这时候整个人都僵住了,却是连句屁都放不出来,就连小鸡啄米式的点头都已经忘了。

  杜柒不由心说,哎,我附身这个人可有够废物的,虽然不知道什么任务,但宁先生带着他可不一定是个好选择。

  不过杜柒也明白当时那世道,可能有个选择,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人在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时候,就会对思绪更加地敏感,尤其是站在上帝视角下的五感,会比自身情况下更注意一些观察不到细节,而杜柒在暗叹之后,不由得开始回味之前宁先生的话语,而越是回味,就越觉得不对味儿,等等,这事情不对啊!

  杜柒再思考了一下,不由一激灵,这种局面,这老头子这表情,不一定是说假话啊,这生瓜蛋子一样的小于,这么一大笔钱,再加上小于那生死不知的老舅,这桩买卖做完,小于可未必有活路!

  这一下子杜柒坐不住了,心说就算是我死,你也得让我明明白白想到对策,或者说是能控制自己再死吧?老天爷你这是玩儿人啊!我现在动都动不了一下,就这么死了,可算是世界上最憋屈的穿越者了。

  宁先生这时似乎心情平静了少许,语气也变得和蔼了起来:

  “别想那么多了,早点休息吧,本来想买点好的吃顿饱饭,明天就行动,不过我刚刚观察了一下周围,江湖把式不少,易走露风声,咱这会儿还是别折腾,这城啊,山雨欲来风满楼咯!”

  “这样,我啊下点儿挂面,正好这儿还二两昨天剩的酱牛肉,咱就乎就乎,就先这么着。”

  小于连连点头也不再言语。

  杜柒不知道小于怎么想的,但自己却一脑子浆糊,说白了,杜柒现在什么也做不了,甚至尽人事都不行,只能听天命了。杜柒暗叹真是天灾人祸啊。

  一顿饭毕,杜柒的心就彻底凉了,也不再琢磨怎么办,只想着走一步看一步,等半夜看看小于睡着自己有没有活动机会,要是有机会控制这具身体,大不了先一走了之。

  窗外的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天气渐冷,而屋内别说暖气煤气,连个火炉都没有,而唯一带来一点暖意的,只有梳妆台上的一盏煤油灯。

  时间就这般一点点流逝,而天色也暗了下来。

  宁先生看天色不早,说道:

  “行了小于,你也打地铺睡吧,明天早上就要行动,养足精神,别点灯熬油,做反常的事情。”

  “好的宁先生。”

  夜晚静悄悄地来临,屋里屋外都安静了下来,又过了不到一个时辰,整个屋里除了窗外树叶沙沙作响,就只能听到宁先生和小于缓慢悠长的呼吸声。

  杜柒也逐渐有了些许困意,毕竟这种安静的黑暗之中,还听着旁边带着节奏的呼吸,想不困都难。

  不过杜柒咬牙熬过了这会儿,不到半晌就已经比下午精神了许多,而杜柒这时候小算盘开始打起,寻思晚上无论如何得尝试一下活动活动了。

  杜柒甚至已经开始琢磨,若是能趁着小于睡着来活动,那早上小于醒来前自己给自己脑袋来一棒子让自己昏过去也未尝不可。

  时间悄悄流动,而小于的呼吸声也逐渐均匀,杜柒此时则逐渐紧张了起来。

  杜柒感觉自己心跳已经开始加速,但却仍受限于小于规律的心跳。

  心跳声慢慢在变化,杜柒也逐渐有了个错觉,仿佛自己和小于已经逐渐不再公用一个身体,因为他刚刚似乎听到了一拍微弱的,不合常理的心跳。

  一开始只是微弱的一拍,杜柒还怀疑自己听错了,但在他仔细感受了又五分钟左右后,终于听到了第二拍,那心跳绝不是小于的。

  其实杜柒心里知道,可能在白天他也能听到这种细微差别,甚至自己在努力争夺控制权时候这差别可能更明显,但白天环境嘈杂,心烦意乱,另一方面也还没适应这种情况,难免抓不到规律。

  还好到了晚上!

  杜柒开始慢慢摸索着感受这种心跳的变化,感受自己的存在,慢慢地杜柒适应了这种状态,开始逐渐能探听到两个心跳声。

  杜柒就这般默默感受着两个心跳,并尽量让自己的思绪都保持在那个看上去是自己的心的跳动之上。

  杜柒慢慢感受自己仿佛被剥离这幅躯壳,而这种剥离感越发强烈!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而杜柒终于感觉到那种剥离感最强烈的刹那。

  来了,机会!

  杜柒猛的睁眼,但眼前依旧一片黑暗。

  这一刻,杜柒听到的两个心跳声又合成了一个,仿佛之前的一切都仅仅是幻觉一样,耳畔只有小于均匀的呼吸和心跳。

  这是……失败了么?

  刚刚到底是真的听到了两个心跳还是只是幻觉啊?

  杜柒这时候又有点摸不着头绪了,从头又试了几次,但那异常的心跳却怎么也没有出现,这时候杜柒已经逐渐想放弃了。

  杜柒越发觉得莫名其妙和荒唐起来,自己好好地喝了点儿酒,怎么就遇上这样的事情了?杜柒半是无奈半是委屈,一心只盼望这就是一场梦,不由得愤恨了起来,一下子只想攥紧拳头好好打出去一拳,捶爆周围这梦一样的世界。

  而这一捏拳不要紧,杜柒惊喜地发现自己或者说是小于的手指跟着微微动了一下。一开始杜柒还以为是幻觉或是幻肢综合征之类的,或者说是小于没睡死在睡梦中自己动了一下手指,可杜柒定睛凝神试了几次,终于废了老大力气,成功用小拇指碰到了床。

  当那触感传来的时候,杜柒一阵雀跃。

  杜柒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起码成功了一小步。

  又过了不到一个小时,而杜柒已经基本稳定能够动弹自己的小拇指了,但还是做不到睁眼。时间也在杜柒一次次的尝试中悄然流逝。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已经几个小时,而杜柒一次睁眼也没能成功,天也逐渐蒙蒙亮了起来。

  杜柒心道:这会儿应该是人睡得最死,意志力最差的时候,但看样子再有一两小时小于就睡醒了,必须抓紧尝试了!

  而杜柒尝试睁眼的结果并不理想。

  …………

  一次尝试,失败!

  二次尝试,失败!

  …………

  一次又一次尝试,夜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杜柒也变得焦躁了起来,而随着焦躁带来的还有精神的疲惫。

  杜柒半小时前就已经听到了阵阵鸟鸣和鸡鸣,而现在更是感受到窗外的光线已经有点儿打在眼皮之上了,分明天色已亮,而小于不知什么时候就会醒来。

  而那时候,就不会有机会了!

  不行,这次再不行,可能真就没什么机会了,拼了!

  杜柒把自己全部的感官都集中在自己的眼睛之上,努力去带动自己的眼皮睁开,而随着一晚的尝试,这次……

  终于迎来了变化!

  但这变化却和杜柒想要的并不太一致……

  按理说杜柒是已经睁开了眼睛,但眼前发生的一切却完全超乎了杜柒的认知。

  杜柒眼前的景象一片模糊,就像一个高度近视患者被打晕后看到的最后一个景象一般,但从眼前的景象还是能大致看出一片玻璃和昏黄的灯光。随着视线逐渐定格,模糊的场景也逐渐变得清晰,但杜柒却仿佛直视一张梵高的画作一般,眼前的景象一片扭曲,所有的物件都是厚重的油画般的色彩,就连光线也仿佛打了马赛克一般。

  杜柒的大脑从未有一刻如此的疲惫,仿佛有无数纷乱无序的低语呢喃涌入大脑,而这些话语又没有一丝准确的含义。

  而杜柒,也恰巧在这时,昏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