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梦境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109 2020.03.17 19:28

  杜柒听到这里,微微把身子朝椅背靠了靠,章太岁说的故事虽然不算多诡异,但模仿的实在太惟妙惟肖,杜柒听着也有了一分身临其境的感觉,不由得有些悚然。

  不过杜柒转念一想,这么一个有身份的人,讲故事却像说评书一般,不由得又有了些许戏谑。

  而小吴公子这时也听入了神,道:“这一佛一道,说出的话也未免有些着三不着两了,您不会因此就信了吧?”

  章太岁摇了摇头道:“当然不可能,我当时也认为这两人是疯子神经病,随即就叫来下人把两人轰走了,却未曾想,后来发生了那么多诡异的事情。”

  章太岁大喘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那天早上发生的事,我本也没太在意,缘由也简单,我本就是江湖中人,蜂麻燕雀四门之下的事见了太多,而有些骗子骗术,更是摆我家为祖师爷,自然不会轻信这一佛一道。但是不信归不信,两个金条去做局,也算是对得起我章家的名声,我倒是因此也让人暗查了一下,是谁这么大胆子,来章家撒野。

  也不是我吹嘘,但我要是想在这元城找个人,除非这人背后关系上达天听,否则倒是比官府还要来的快。不过那天之后,这一佛一道就再没有出现,而且城中也没有这两人的消息,就仿佛凭空失踪了一般。而第三天开始,我家小妹,就变得有些怪异了。

  我也忘了从哪天开始,反正就是那一佛一道走了没几天,舍妹就开始做一个怪梦,一开始还不甚清晰,但架不住每天都做,而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我知道的时候舍妹已经被这个梦纠缠一个礼拜了,而梦也越发清晰,一开始是模糊的声音,后来则有了一些可见的东西,听舍妹说,在那梦里所见却是摩天之楼鳞次栉比,路上已无马匹,皆是汽车,而人们则手中皆是法宝,一砖大小却能发亮,甚至不少人对其指点释放咒语。而一般这段梦看着看着就会天崩地裂,万物俱寂,世界若琉璃般被一些黑影撕裂,那黑影状若触手,大而密集,而她说每次到这时候就不敢看下去了,若是再看下去,恐就回不来了。”

  小吴公子还没甚感受,杜柒听到此却是整个人都开始战栗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整个人都绷紧了:

  “这梦里的景象,这梦里的景象!这分明是我所在的世界啊!那摩天之楼鳞次栉比和现实世界一样,而手中法宝,应该是指手机了,那这梦里的是……我那个现代世界?

  至于后面的触手般的黑影,却是不知道了,但有没有可能,和我进入这个世界一样,这章家小姐身上也有一个意识?等等,这么想也许还真合理,我现在的情景就像是同化掉了于旱生一般,若是我没同化掉他,会不会慢慢就被他同化掉?那如果被同化掉,是不是就像章家小姐一般?”

  杜柒突然感到不寒而栗,这种猜测实在太大胆,而一切不过是基于那一个梦境,这梦境的描述,实在太像杜柒所在的世界了!

  杜柒的异常很快引起了小吴公子的注意,而小吴公子轻咳了一声,杜柒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身边还有两个人,远远没到可以想那么多的时候,但是杜柒又太急于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杜柒听闻小吴公子的咳嗽,不但没有冷静,反而着急忙慌地问道:“章太岁,接下来呢?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吴秤微微一皱眉,而章家太岁本来没有注意到杜柒,但看到现在的杜柒,也是一阵狐疑,接道:

  “哦?这位小于先生,可是有什么发现?”

  杜柒本想再说,而吴秤看了一眼杜柒,赶忙笑道:

  “他本就是个急性子,这会儿听故事入了神,倒是让您见笑了。”

  而章家太岁也不是简单的人物,没被这两句话敷衍过去,沉思了一会儿道:

  “哦?可我分明看着这位先生有些脉络,却是不知道是否和你们要的那两人有关呢?”

  杜柒不假思索地答道:“和两人没关系,我就是想知道,小姐在那梦里还梦到什么奇怪的事……”

  吴秤眉头皱的更深了,而茶杯更是直接放在桌子上,说道:“旱生!休得无礼!”

  而章家太岁脸上的狐疑更加明显了,甚至分明带着一丝凝重的警惕。

  杜柒逐渐冷静下来,心道糟糕,这样一来算是彻底暴露了我绝对和这个梦境有些关系了,现在无论小吴公子还是章家太岁,都该怀疑我了,这可如何是好。

  拼了,赌一把!

  杜柒不但没停下来,反而高声说道:“这事情小吴公子也是不知,我只想说,可能我真能给您家小姐治好这病,但我要知道,到底还有什么情况?”

  客厅里的空气又紧张了起来,吴秤这时脸上也挂上了一丝凝重和难以置信,似乎没想到杜柒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显然现在的情形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而章家太岁则似乎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忍耐,而听到杜柒的话后,脸色更是变了又变,而眼神也在吴秤与杜柒身上来回打量,又过了半晌道:

  “若非小吴公子带你来的,我一开始便想把你拿下好好审问一番。不过看来现在也不晚啊,小吴公子也不知你的事情?那我就不得不怀疑是否你就是这个局的后手或者下一步。看现在情形,怕是小吴公子也不会再给你作保了吧?我倒要看看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说着章家太岁轻叩三下桌子,喊道:“来人,把这小贼拿下!”

  而一声高喝下,屋外已是有几人慌忙进屋,不疾不徐,直奔杜柒走来。

  杜柒心里一阵凉意,心说自己还是太冲动了,完全没考虑到现在这种情形,却未曾想,之前那么多都熬了过来,却会倒在真相之前,但是杜柒即使此时也不后悔,虽然冲动,但知道自己穿越的真相要远比所有事情都重要,只可恨自己既无武力又无势力,也恨自己得知此事太过突然,不是个好场景。而杜柒想着想着,看着进来的这些人,缓缓闭上了眼睛。

  就在杜柒绝望之时,有一道坚定的声音响起:“慢着,谁说我不保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