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阎王与太岁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170 2020.03.06 17:00

  后面一个力巴身着青衫,看着有点儿瘦弱,两只眼睛瞪得贼大,配上那张瘦脸看着和异形似的。

  这大眼力巴听了叫魂儿的事儿,连忙说道:

  “叫魂儿的,那不是老阎王他们当家的请的么?我可听说了,他们家小姐得了怪病,整天梦见脏东西,说些风言风语的胡话,这下子老阎王不干了,从山上请了道士,那道士来了两次,好像还真有些本事,说是念了两句咒符纸就燃了起来,还什么一苇渡江,都说是个人物。”

  那大眼力巴盯紧了锅里的一片肉,伸筷子一夹,到手的却是一片白菜帮子,打着苦脸接着道:

  “后来听说那道士和他家姑娘说了没几句话,就被吓得不行,当时就要除魔卫道了似的。”

  旁边一个小伙计不屑一顾道:

  “噗嗤,除魔卫道?除阎王爷的魔?卫谁的道?谁要能除了阎王爷的魔,那我还真五月节八月节,节节给他上高香。”

  “你别打岔,”大眼力巴回头瞪了一眼小伙计,接着道:

  “那道士倒是很快被请走了,说是走的时候人有点儿疯了,念语着什么诅咒报复什么的,还说什么域外来使什么的,也说话不大清楚了。但据说说了两句清楚的人话,是什么小姐三魂七魄只剩其六,一魂三魄已经飞远,必须得叫魂儿来才好使。”

  “于是老阎王家又花大价钱请了个叫魂儿的,说这回这叫魂儿的比那个道士还厉害,两句话就让老阎王服服帖帖的,那叫魂儿的见了小姐,还没待给小姐看病,你猜怎么着?没两天,就被发现在东码头了,死的那叫一个惨,据说血都被放干了,在身体周围画了一排的鬼画符,说是个六芒星也似的形状,不过六芒星是啥玩意儿,咱也没见过是咱也不敢问。”

  “那岂不是被老阎王家的小姐给方的?”

  “我看也是,老阎王那平时缺德事儿没少干,哼,早该得这报应了。”

  周围的人们开始议论纷纷。

  本来杜柒也就当个离奇故事听,但后面一个长衫老者的一句话却让杜柒站住了脚步。

  “你们可别胡说,这老阎王虽然不在这块儿,而且这两年老阎王也不理外事,可他们大当家的离咱就两条街,那小楼可不远,这被听去了,可有你们好果子吃!”

  “你说那破别野?哼,我看那地儿天天也一股子阴气不散,早晚老阎王一家都得完蛋!”

  “喂!那不叫别野,叫别墅!”

  “我管它叫什么,我又住不起?!”

  …………

  陆陆续续周围人开始吵和了起来,一边是劝你好好说话怎个不听,另一边却是个滚刀肉,里外就是不听,一大清早这些人多的是有膀子力气的,这会儿也正愁没地方发泄。

  杜柒听着两人的对话,也大约咂么出了一些别的味道:

  “这么说来,周围的别墅就这一家,而这别墅就是这所谓老阎王的大当家的了?不过那小子算是说对了一句,这别墅确实透着点儿邪气。”

  “另外,那我昨天看到的那女子,会不会就是所谓的丢了一魂三魄的,老阎王家的小姐呢?”

  杜柒又听了半晌,看热闹已经逐渐散了,也就拎着煎饼默默走回了屋中。

  杜柒和宁先生吃过早饭,带着两个小箱子叫了辆洋车,回了香江路208号。回去后聊了几句,杜柒突然又想起早上的事情,连忙问道:

  “宁先生,您听过老阎王么?”

  宁先生微微眯着眼睛道:

  “哦?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啊?”杜柒装傻道。

  “嗯,我当然听说过老阎王,不止听说过,那是太听说过了,因为咱这次要动的,就是老阎王家现在的……当家!”宁先生提高了音量道。

  杜柒心说果然有关联,装作不知情地道:

  “那……那这老阎王是谁?还有,什么叫动啊?咱、咱这回不是来偷东西的么?”

  宁先生冷笑道:

  “偷东西?哼哼,偷什么东西能值这么多金条?”

  说着宁先生站了起来,打开门看了看左右无人,把门反锁接着道:

  “你先说说,你今儿早上是不是听说了什么?都听说了什么?”

  杜柒心底苦笑,看来还是不太信任我啊。但没有办法,谁叫这时候杜柒只知道宁先生这一个人呢,只得把今天在菜场的见闻都给宁先生汇报了一番,一点儿也没敢做隐瞒。

  宁先生听完杜柒的话,微微皱眉,接着道:

  “这老阎王啊,算是三不管地带的一个活阎王了,从码头到赌场,再到那些不能为人说道的营业,还有那些烟油馆子,都有他的产业,本来这种人在城里不少,总免不了要被敲竹杠来着,不过他家不知捞了什么偏门,也不知被谁罩着,至今倒是没人动得,也勉强算是在这大苏元城一号人物了。”

  “而他这人狠就狠在生冷不忌,什么生意敢做,据说连拍花子的买卖都做,反正什么买卖来钱快他就往什么买卖上砸钱,倒是损了半辈子阴德。不过也是奇怪,按说江湖人在这元城贵为大苏之都的地方,做这樁买卖按理说早该被人捉了去,毕竟天子脚下,但这章家老阎王偏生就没倒下过。”

  “后来他五十多岁那年,有一房姨太太给他生了个闺女儿,这小姑娘从小据说就可人疼,而也不知道是老阎王借着由头还是真喜欢这小姑娘,道上就慢慢传出老阎王要积阴德,金盆洗手了的传闻。”

  宁先生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

  “不过你也知道,这行当,哪是那么好金盆洗手的?所以他就把帮派逐渐下放给了他儿子,也就是现在的……当家的!而我们要对付的,就是老阎王儿子——小太岁。”

  杜柒咂咂嘴,心道,这年代这些混混头子取的名字倒是挺有魄力的,不过也够俗气的倒是。

  “不过我觉得奇怪的就在这儿了,首先老阎王说金盆洗手已经十几年了,而权利交接也早就结束了,这时候不该再有人鸡飞狗跳了,敢摸进小太岁家的,除了咱们这种有手艺的应该也没什么人了。而另一方面,小太岁家的女眷,像你说的那个年纪的,还真是少,小太岁今年也四五十了,膝下无儿无女,虽然有过几房姨太太,但大房却是个大户人家,他虽然是流氓头子但也万万不敢把人领回家来的,你看到个小姑娘那肯定不可能是大太太,更不可能是佣人姆婆。”

  哦?没人动?那陈小姐为什么还想做了他?分明就是死水底下波涛汹涌嘛!

  “另一方面除了他那个最近被人传丢魂儿了的幺妹,也没什么其他女眷了,不然我倒是好搞来他的消息,不至于只能搞到几个佣人姆婆子的消息,但想到你昨天那情况,到底那个女人,是谁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