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 奇幻

    类型
  • 2020.02.29上架
  • 11.04

    连载(字)

3位书友共同开启《梦境酒花酿造者》的奇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新世界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349 2020.03.01 17:29

  下午的阳光和煦而又温暖,在这个漫长的冬季,能在下午不纠缠于工作,停留在街角的咖啡厅喝上一杯咖啡,静静地思考问题,是一个高管和白领一个很大的区别。但要是能在自家的壁炉旁喝着一杯暖心的正经欧式咖啡,那在这个时代基本已经超脱了这个群体,足以是小康以上了。

  桌子是典型的木桌,甚至带着一丝丝做旧仿古的质感,像是老物件,铺着墨绿色的桌布,上面一杯深棕色咖啡还冒着热气,桌边坐着的青年穿着一袭青衫,朝气蓬勃,但每一个小动作都透露着一丝局促不安,年轻人不断地变换自己的坐姿,偶尔抬头看上两眼对面的女子,似乎在等人拯救他逃出这个尴尬的午后,或者是这次尴尬的会面。

  年轻人对面的长发女子穿着深红色的裙子,两腿并拢坐在沙发上,头发虽然披散开来但又有着一丝不一样的精致,虽然穿着居家的皮拖,但却没有一丝的不庄重,她坐在那里,就天然是这个屋子的中心一般。

  年轻人接过女子递过来的一卷纸,依旧漫不经心地翻看着。年轻人冲对面女子一点头,悄声说了句什么,站起身行快步下楼,走向了卫生间。

  站在卫生间镜子前的年轻人盯着镜子里自己的面具出神。

  我是谁?我在哪儿?

  我是杜柒!

  杜柒本来在自己的酒吧喝的酩酊大醉,洗了个脸后,抬眼看去竟然已经只剩一副面具。

  喝的这么多么?都喝出幻觉来了啊。

  等等……这镜子和地方,不是我家厕所啊!

  虽然杜柒能看出这是厕所,但上面的物件也好,还是厕所的构造也罢,都有着明显的年代感,好似清末的物件一般,而一切自然而然的样子,竟是看不出一丝刻意仿古的痕迹。

  不像是幻觉啊……而且这面具是什么情况?

  等等,好像还是不太对劲。

  杜柒尝试摸一下自己的脸,但镜子里的画面完全没有反应,他开始犹豫自己是否抬起了手。

  杜柒眼睁睁看着自己单手打开水龙头,低头用双手反复洗刷自己的面具。

  但这一切,杜柒分明没有做!

  什么情况?为什么我控制不了自己?

  这时,镜子里的杜柒捏紧了拳头,又不自然地放松起来,然后深深呼出一大口气,虽然带着面具,却依稀能从眼角看出一丝放松,仿若卸下防备,又像是自己在给自己打气缓解紧张一样。

  太怪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杜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做着动作,却完全控制不了自己,一种莫大的恐惧贯穿了杜柒的神经。

  还来不及思考,杜柒已经走出厕所坐回桌边,而全程低头走路的杜柒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只敢拿眼神余光瞟向周围,根本不敢抬头看身边人的样子。

  这是哪里?

  我在做什么?

  应该可以肯定,我不是在自己家了,我的身躯里好像有另一个灵魂在支配,不对!应该我才是那另一个灵魂!

  看着桌前的咖啡和两旁有格调的沙发,结合一路走来的情景,杜柒心道自己应该是在一个会客厅一样的位置,但死活不抬头的身躯使得他根本没有办法观察周围情况。

  杜柒的视线依旧停留在脚小的巴掌大的视野。从眼皮下的轮廓看旁边应该是坐着一个中年人,而对面穿着皮拖鞋的应该是个妙龄少女,不对,更像一个少妇多些。

  杜柒完全不认识对面的女子,更别提旁边的中年人。

  发生了什么事情?从头捋一下,我在厕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我脸上突然带上了面具,就是这个带着酒花图案的面具,然后我貌似穿越了,但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或者说,是穿越的这个身躯,该死!

  杜柒还待思考,对面的女子说话打断了他。那女子声音清脆,甚是好听,但杜柒听来应该是未曾听过这个声音:

  “刚好宁先生也到了,这份合约我已经给小于看了,您先看看,如果合适,那我们就这么定了。”

  宁先生?应该是指我旁边那位大叔了。那我就是小于么?这就是我现在的身份么?先看看情况吧,我现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只能顺其自然了。

  桌边慢慢响起纸张翻动的声音,而杜柒依旧低着头,只能打量自己脚下这巴掌大的地儿,而这一小块儿地儿,杜柒已经快看出花儿来了。

  过了五分钟,宁先生缓缓说道:

  “好的陈小姐,那我们接了这单活,收到定金就动身出发。”

  杜柒站起身躬身对着对面的陈小姐点头。

  杜柒还待再想,人已经站了起来,和宁先生一起漫步向楼下,而那女子还在悠闲喝着咖啡,似乎不打算送客。这时左顾右盼的杜柒终于能够看一眼这个世界。

  而这一打量,却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周围的布局就像是近代欧洲的小别墅一般,而不论是桌上摆的还是墙上挂的,无一不带着一丝阔气,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无论是宁先生还是那位女士,亦或者墙上的画里面的人物,都带着一张金属质感的面具,而面具上的花纹却各不相同。

  杜柒这一刻汗毛耸立,妖孽啊,我这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宁先生拍了一下左顾右盼的杜柒,道:“别东张西望,生怕别人不讨厌?”

  杜柒看了一眼宁先生,又是一阵躬身点头,若不是戴着面具,杜柒能想象自己应该冲着于先生有一个憨笑。

  其实这时的杜柒已经渐渐感到害怕,整个事情都太邪性,若不是杜柒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怕是早就撒腿就跑夺门而出了,不过杜柒也不知道真到那时候,自己还有没有拔腿就跑的力气。杜柒甚至想就这么昏睡过去,起码意识昏睡过去,不再去思考,就当作做梦一样。

  但杜柒的理智告诉他这不是一个好选择,他应该再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杜柒有一种隐隐的直觉,再过几分钟,也许事情就明朗了起来。

  杜柒轻轻推开宅邸正门,和宁先生一起步入门外的世界,而这世界又一次让杜柒晕眩而震颤。

  天啊!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石子路,木灯笼,路上马车疾驰,而路边一辆老爷车被人指指点点。

  街上行人有青衫黄杉,也有偶尔路过的贵妇裘毛,但无一例外的,每个人的脸孔处,都是面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