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便宜师父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256 2020.04.01 21:02

  骆斌生从开始讲述自己见到雕像的遭遇开始就没有停下话语,而杜柒也默默听着骆斌生一点点讲完了整个故事。

  随着骆斌生停下话头,场面也少有地陷入了沉默之中。

  骆斌生此时仿佛还沉浸在自己的故事中无法自拔,杜柒静静看着骆斌生,但思绪早已飘远。

  所以骆斌生所遭遇的……这种奇异现象……

  杜柒这时微微皱眉,缓缓开口问道:

  “你现在脑子里还有那低语么?那些呢喃?”

  骆斌生笑容略显苦涩:

  “你以为我为什么找你要酒?”

  随后骆斌生的声音变得微弱:

  “我感觉自己随时都要崩溃了,你不懂,那种声音一直在纠缠着我,就好似梦魇一般。”

  明明是早上晴空万里,而骆斌生也被阳光照射着,但杜柒这时只感觉两人仿佛处于最深沉的黑暗中一般。

  杜柒思索了一下,微不可见地颔首道:

  “昨晚你遇到了那情景后,脑海中的呢喃有加重么?”

  骆斌生略微有些诧异,似乎这个问题没有思考过,但短短半个瞬间后,突然骆斌生仿若惊醒般地叫了一声。

  骆斌生一拍自己大腿,猛然抬头看向杜柒:

  “你提醒了我,我昨天之所以和大石逃过一劫,应该是我俩在梦中被提前惊醒了!”

  在梦中提前惊醒了么?不对,还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

  “所以你们醒来就开始往我这边跑了么?”

  骆斌生摇了摇头道:

  “不是,我感觉我当时醒来已经晚了,我醒来就看到小石站在篝火前,四肢扭曲的不成人样,而眼中也闪烁着恐怖,似乎要吃了我一般!”

  杜柒接着问道:“所以你其实是在躲避小石?”

  骆斌生这时一怔,有点儿黯然地说道:

  “也不算是,但我当时确实以为小石已经遇害了,而小石那时候也并没有死,看上去……看上去仿佛要朝我复仇一般,我自然下意识就只能跑了,而你这个方向离罗山远些,总归是好的。”

  杜柒按照自己的计划问道:

  “我还有个问题,你在梦里,到底梦到了什么?”

  骆斌生抬头微微皱眉,似乎陷入那段回忆很是不愉快,接着说道:

  “那时候我梦到的似乎是那群人的仪式,就和大殿上的一样,但又有些不同,我也分不清楚,总之我能肯定的是,我是看到那石雕的瞬间就清醒过来了,然后就看到小石他……哎……”

  杜柒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了解了,心里不由得开始琢磨起来:

  “如此看来,我应该和他们是基本上同一时间醒来的了,而我梦中的景象应该和他们也是一致的了。虽然不知道大石是不是也是这个梦,但基本也算是能确定的了,接下来,该想一下怎么去说自己的事儿了。”

  果然,就在杜柒开始思考怎么叙述自己的事情时,骆斌生已经逐渐从刚刚的难过中恢复了许多。

  而骆斌生此时也不由得问杜柒: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而且,我先说明,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直觉作祟,我总觉得你和这事情好像有些关联似的。”

  杜柒本来还想编个故事,但感觉自己确实瞒不过去了,于是便决定把除了自己穿越过来的事情都和盘托出。

  这或许也是因为骆斌生是杜柒在这个世界看到的第一个和他一般,被诡异的事情所纠缠的人的原因吧。

  当然,现在不知道那章家大小姐,是不是也是同样的情况。

  杜柒这时想到章家大小姐,不由得又多想了一步:

  “那两个和尚老道,章家大小姐,罗山教会众,还有似乎如何都脱不了关联的陈小姐,这样看来,这个世界可能知晓这种未知或者被诡异纠缠的人不少啊……”

  杜柒想明白了处境后,指了指自己,冲着骆斌生说道:

  “你做的梦,我也做过!”

  杜柒看着骆斌生脸上似乎震惊但又有些如释重负的表情变换,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但也有些无奈。

  “我叫于旱生,出身于一石匠村……”

  “我和叔叔宁先生去那元城讨活计,也是个违法的买卖,之后却牵扯到了章家……嗯对,就是元城那个章家,你有听闻章家大小姐撞鬼的事儿吧?”

  “……后来如此这般,我又遇到了吴秤,和吴秤再次千万元城,知晓了李掌柜,对就是你们罗山在元城那个话事人,的事儿……”

  …………

  半晌功夫,杜柒终于说完了前因后果,有一些细节没得提,只说了些大概和那些与罗山相关的问题。

  而这也是杜柒第一次提及自己看到了章家宅子里那带面具的女人以及那怪异的走廊,说完后的杜柒突然有一种分享秘密后的如释重负。

  骆斌生听着杜柒的话也是一阵唏嘘,但对那杜柒遇到的种种怪事,却也是没个头绪。

  杜柒换了口气,接着说道:

  “……然后我这才决定上罗山来,却未曾想,还未上得罗山,先遇到了你,而遇到你之后这种种事情,却可能让我再上罗山不得了。”

  杜柒无奈地看了一眼骆斌生:

  “现在这般,你说我还能上罗山去调查么?”

  骆斌生听完后也是一阵抑郁,本以为是知晓些秘密的人,却未曾想原来也是个苦主,而两人现在却是真的苦主遇上苦主,而人家现在还被自己连带地上山都不成了。

  骆斌生炸了眨眼:

  “那怎么办?我也未曾想竟会是这般,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元城,我陪你从那章家查起吧?”

  说罢骆斌生仿佛也有些不好意思,倒是低下了头,而随后又是坚定地抬起了头:

  “反正我肯定是不会回罗山的!这罗山肯定回不得!”

  杜柒略作思忖,苦笑道:

  “那我一个人去夜不成了么?”

  骆斌生这时倒是笑了出声:

  “怎么?你听完了我这趟子事儿,还敢去不成?你若是敢去,我可不敢陪,另外,您了若是真还敢这么堂而皇之地上罗山,那我骆斌生当真佩服您!”

  杜柒看着阴阳怪气的骆斌生,言语道:

  “你也别阴阳怪气,对了,你认识吴秤么?”

  骆斌生摇了摇头:

  “有听闻过几次他的事迹,毕竟也是江湖上一号人物了,渭水的大佬,但真人没见过,我平时很少下山。”

  杜柒见骆斌生起码听闻过吴秤,也算是定下心来:

  “那我们先回元城,找吴秤去,我把这番事儿跟他说说,看看这所谓智计过人的主儿有什么能耐吧。”

  骆斌生倒是有点儿惊讶:

  “你和吴秤什么关系?你倒是如何料定这牵扯了生死的邪门事儿他会管你?”

  杜柒听罢倒是脸上一热,低声喃喃道:

  “吴秤啊,虽然有点儿难以启齿,但这小贼特么是我……便宜师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