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恐惧来临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241 2020.03.27 15:14

  杜柒听着离自己不到百米处,而又越来越近的声音,畏惧中带着一丝警惕,慌忙道:

  “对面的朋友,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夜色深沉,那两道身影越来越近,前面的人还稍显理智,但后面那个高个儿早已一脸畏惧,魂不守舍。

  骆斌生这时也注意到了杜柒,冲着杜柒急喊道:“朋友快来帮忙!”

  骆斌生边喊着边回头,似乎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着自己,而追他的东西也越来越近了一般,但杜柒却什么也没看到。这样的场景之下,杜柒不由得有些迟疑。

  骆斌生此时正疯狂地朝杜柒奔来,而似乎追他的东西越来越近,不由得边跑边高声喝:

  “……算了朋友快跑,别被我们连累了!”

  杜柒听到他的话,把行囊裹紧,也有些慌张,紧跟着问道:

  “怎么了?什么人在追你们么?”

  那骆斌生听到“什么人”后,脸上的畏惧之色更甚,而后说道:

  “不是人……不是人……是恶鬼,是恶鬼来寻仇了!”

  两三句话的功夫,骆斌生已经跑到了杜柒身边,而借着篝火的光芒,杜柒终于看清了两人,但虽然在这黑夜中,杜柒还是能感受到两人那苍白的面色。

  人在最危险的时候,从来会树立一根支柱,若是没有了那根希望一般的支柱,那人顷刻间就会倒塌,那倒塌的速度甚至比支柱建立的速度还要快得多。但若是某刻,人找到了这根希望的支柱,或者抓住了这根希望的支柱,也会瞬间放弃所有的警惕。

  而杜柒有理由相信,对面这两个人一定是把自己当做了支柱了。

  因为在骆斌生奔到杜柒身边的那一刻,就和大石一起,双双支撑不住,半跪倒在了杜柒的身边。

  那一刻,似乎活人的感召让两个人稍显放松,而在巨大压力下已经沉绵不止一天的两人,这一刻的稍显放松直接摧枯拉朽般地摧毁了他们所有的警惕。

  这时候的杜柒哪怕是那恶鬼的化身,他们也不管不顾了,因为他们实在没有精力和头脑去辨别这些,所有的理智都早已被恐惧所压毁。

  已知的恐惧从来无法压倒一个人,一个人的精神崩溃,往往是由于未知的恐惧。

  杜柒看着眼前一个高大的男子,半跪在篝火旁,眼中一片呆滞,似乎已经崩坏了一般。而先跑过来的那个人还稍显理智,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夜色变得更加深邃了,除了眼前的篝火,这个世界仿佛再也没有一丝的亮光,杜柒逐渐看不清之前两人来处的样子,而那最远处仿佛被吞噬的第三个人,此时早就没有了身影。

  或许是直至此刻,杜柒还没看到或是感知到,究竟是什么东西在追着那两个人,所以杜柒这时还算冷静。

  看着惊慌失措的骆斌生,杜柒从背囊里拿出酒壶,递过去道:

  “酒,先喝一口,压惊。”

  那男子接过酒壶,大大地喝了一口,倒是大半口都漏了出来,咳嗽了几声连说带比划道:

  “跑,接着跑,别停下来,那东西肯定还在追着我们……”

  杜柒感到莫名其妙,但也逐渐警惕起来,连忙问道:“是什么东西在……”

  还没等杜柒说完,一种恐惧般的黑色仿佛距自己还有几步,而顷刻间就要覆盖了自己一般,杜柒突地一下战栗了起来。

  那种感觉就好像在看着一部恐怖片,而恐怖片里的鬼怪突然穿透了屏幕出现在了自己身边,而自己正好在这时转身,只能从沙发后的玻璃上看到一个朦胧的影子一般。

  那种透着些许未知但又如同实质般的恐怖,让杜柒还没问完就好似已经心领神会了一般。

  “完了……完了……”

  那男子手中的酒壶掉落到了地上,喃喃自语道。

  那男子似乎再也站不起身,眼中呆滞与疯狂一闪而过,而后抬起头,看了一眼杜柒道:“你感受到了么?那种恐怖?”

  杜柒点了点头,确实已经感受到那股几乎凝成型的恐惧。

  而后杜柒脑海中似乎有些东西炸裂开来一般,就仿佛无数的低语在杜柒脑海中炸响,但杜柒此时分明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这股未知的恐惧感之下的杜柒也顾不得其他,慌忙拽起地上的男子大声喊道:“还跑得动么?哪边走?”

  身后在地上已经眼神呆滞的男子看样子是跑不动了,但那喝了口酒的男子被杜柒拽起之后点了点头,指了指杜柒来时的路,眼神中又燃起了一丝丝求生的意志。

  杜柒拽着那男子一步并作两步,往身后跑去,而那股恐惧感似乎芒刺在背,而随着时间也离杜柒越来越近。

  磕磕绊绊之下,两个人一路向着河边走去,而这一路,杜柒都在无意识地抓着骆斌生,骆斌生就这般手脚并用地跑着。

  夜色黑得就像凝固了一般,而在杜柒的感知之中,周围的空气也仿佛凝固了一般。杜柒感觉自己跑的越来越费劲,而某几刻,杜柒甚至感觉那实质一般的恐惧已经抓住自己的后背,亦或是在自己头顶略过。

  而这时的杜柒感觉轻飘飘的,就仿佛在梦中飞翔一般,全凭无意识的肉体本能在奔跑。

  而每次这股恐惧略过杜柒的头皮,杜柒脑海中都会传来一阵阵低语,这些低语一开始还只是朦胧般地回响,而随后却仿佛肉芽一般要钻入杜柒的脑海,在他的脑子里生根一般。

  或尖叫,或疯狂,或叹息,或幽怨,仿佛世间一切不合理的声音都在脑海中响起了一般。

  杜柒猛烈地摇了摇头,两只脚却不敢放下步伐,就这么一步两步地跑向河边。

  不知时间过去多久,杜柒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浸透,两只脚也逐渐麻木,几乎没有了感觉。而随着奔跑,杜柒感觉自己的肺此时就像是被锤成筛子了一般,不由得疯狂地大口喘气。

  就在杜柒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那些耳语终于逐渐消失,而杜柒脑中虽然嗡嗡作响,但也逐渐能听到两个呼吸声,一个来自自己,一个来自自己已经青筋凸显的手上抓着的那个人。

  而后,万籁俱寂的世界响起一声鸟鸣,世间一切的声音又回来了一般,而天光已经微亮拂晓,杜柒这时仍未敢停下脚步。

  又过了一会儿,被拽着的人虚弱地说道:“是不是……结束了?”

  杜柒才停下脚步,看着微亮的天光,似乎已经过去了四五个小时,一夜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般,而后回头望去,一阵更深沉的恐惧涌上了心头。

  足足一晚上的时间,累的仿佛已经不能动弹,但杜柒的篝火与睡袋距离二人,才不过百米之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