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西域来客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001 2020.03.30 15:57

  杜柒点了点头,表情十分坚定。

  骆斌生看着杜柒一脸坚定的样子,无奈地耸了耸肩,道:

  “行了,我想想这事情该从哪里说起……”

  “先问一句,你这趟是去罗山的吧?但你知道,罗山现在的局面……有点不一样么?”

  杜柒考虑了一下,咬住了嘴唇,长叹一声,缓缓说道:

  “你不用急着试探我,你先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至于罗山的现状,我倒是不太清楚。”

  骆斌生苦笑一下,说道:

  “我倒是没试探什么,只是这事情要讲可能要说的比较多,我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只能先问你一下是否了解罗山现状了。另外我是罗山骆家的独子,而骆家在罗山,按你们的话讲也算是话事人之一了吧,我父亲就是以前的骆将军,只不过现在从良了,但罗山的事情还是插得上手的。”

  骆斌生抬眼看了一眼杜柒,接着说道:

  “算了,看你现在这怀疑的眼神,还是我从头讲起吧。不过这里面有些事情涉及了罗山的隐秘,希望你听完后不要到处宣扬,对谁都不好。这事情要是说得从三个多月前说起了。你应该知道,每年西域都会在西历元月头前来一批上京的使节,而这次的使节团里,有两个人是不是去了元城我不清楚,但最后的落脚点却是罗山。”

  “哦?西域?”杜柒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听着骆斌生的叙述,里面有西域的字眼,格外地留意了一下,但也没想明白西域上京的使节与自己现在面临的诡异有什么关系。

  骆斌生接着说道:

  “嗯,就是西域使节团,而所有这一切都是从这西域使节团里脱离出的两人开始的。

  最开始这两人来罗山,本以为是西域那边或是哪派的军阀过来拉拢人心,想收买罗山,毕竟罗山的历史相信你也听闻过,都是兵油子出身,本身手上又有些人马,算得上半武装势力了。

  而每年来罗山拜会的人都不少,不过从燕叔叔起兵后,罗山也没得多少有心气造反了,这么多年罗山能自保,也多是因为各方势力给罗山面子,而罗山也确实无力做个逐鹿中原的罢了。”

  杜柒听闻心里暗道:可我听到的罗山势力可比你说的要大得多,连朝廷都要卖三分面子哩。不由得撇了撇嘴,冷哼一声。

  骆斌生像是没有看见一般,接着说道:

  “但这回西域来使,却不是来拉拢势力那么简单的了,现在想想,当初所发生的一切都那么奇怪。大概是西里元月,也就是两个月前吧,我第一次知道这两人已经上了罗山,而那时候听到的家里人说,西域这次来的使臣虽然是来罗山,但并不是奔着我们这些人,而是真心实意来找罗山的石匠,研究一样东西来的,而据说那是所有石匠、工匠、设计者都叹为观止的东西。

  不过西域毕竟蛮夷,能有多大见闻,我当时听完也是嗤之以鼻,而叔叔们自然也是不太重视,就随手打发了几个在罗山的石匠,过去看看是件何物之类的。”

  骆斌生说着咽了口唾沫,深深喘了一口大气,随即眼神变得些许晦涩,自嘲般的笑了一声:

  “可事情没那么简单,要是当时就重视或者把这些西域的人赶走,可能不会有今时今日了。我第二次听闻那西域来使的事情是那一周后了,虽然也就短短几日,但最早跟去的那波石匠却仿佛中了邪一般,嚷嚷着这次真不一样,可能真有大发现,而随后几个大师傅开始和那西域来使接触,一来一回,竟也是每日颇为慎重,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些人在做些什么,无论怎么逼问,都决计不肯说,只说我们这些糙人不懂,是真正瑰宝。”

  杜柒忙问道:

  “所以咱现在发生的事情,和这西域来使所呈的所谓瑰宝有关?”

  骆斌生点了点头道:

  “聪明。不过也不准确,你不妨听我讲完。那日我从父亲那里听闻了这事儿,也是觉得有趣,便嚷嚷着也要看,而有个大师傅恰巧与我关系很好,我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他了,然后便去求他带我看看,到底什么东西是瑰宝了,而他央求不过,就答应我了。不过我到了那里,却是没看见什么瑰宝,而发现他们,居然都加入了一个石匠会!”

  杜柒感觉有点儿乱,忙摆手打断了骆斌生的话:

  “不是等等!你这话有问题啊,你们罗山不本来就是石匠会么?”

  骆斌生又是一阵苦笑:

  “我们叫石匠会,不过是以此名义招揽匠人,做个能遗世独立的山大王罢了,不过这次这西域来使搞出来的石匠会,可真是石匠会了。”

  接着顿了顿又道:

  “不过和你说的差不多,他们本身也觉得这两者有点儿冲突,一开始是小会大会地叫,后来觉得不算理想,便用了巡逻山的巡字,以区别罗山,自称了巡山石匠教会。但这都不算关键,关键是,你决计想不到短短半个月不到的时间,这巡山石匠教会居然如同瘟疫一般覆盖了全山,而基本所有匠人只要去参加一两次教会,就自然地加入其中了。

  此时我们才发现,如果再任由这西域来使做下去,我们这些人的权力就被架空了一般。不过当初所有人都没意识到这一点,毕竟兵权在我们手里,商权也在我们手里,粮钱自然都在我们手里,我们也只当是一群匠人为了所谓初心也好、匠心也罢,搞的一个民间组织交流学术,倒是会促进石匠会的发展,也就不管不问,至多是警告了那西域来使一番。”

  杜柒喃喃自语道:“宗教会害死人的啊,这已经是小规模宗教了。”

  骆斌生被一打岔转头看向杜柒:“什么?”

  杜柒摆摆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骆斌生扭开酒壶,又往嘴里送了送,却是只剩几滴了,于是把酒壶往边上一扔,一脸苦涩:

  “没酒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