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罗山路上下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308 2020.03.25 20:31

  杜柒此时正走在前往罗山的路上,自己一个人,愁眉苦脸。

  罗山离元城不远,但在这没有火车电车的近代,也不算近了,大约有一人一骑一天一夜的脚程。

  吴秤说到做到,没有陪着杜柒一起上罗山,当然吴秤也没有闲着,还在忙着在元城接着钻营如何搞定章家的事情,可以说吴秤动用了很多手段,而目前为止,效果并不理想。

  出了元城,路上的景色又变得春意盎然了起来,路还是土路,而且路上也没多少行人,和杜柒顺路的也只有一队马车而已,而杜柒这趟行程除了途径一座乱葬岗和一条小河以外,也没什么可值得担忧的,本身这条路来往的商人都是跑短路的,而又夹杂在元城与罗山之间,自然无论是山匪还是悍徒都是少之又少,毕竟就算再是傻子也犯不着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而那乱葬岗可能是这一趟行程里最危险的了,不过一则可以绕路,不过多行半天时间,二则江湖人向来是不信邪火力壮的,自然不会怕这种物事,而有些江湖人甚至困了乏了,直接倒坟头上睡觉都大有人在,所以这也不算什么麻烦事。

  但杜柒依旧愁眉苦脸。

  杜柒愁眉苦脸的原因,一半是因为杜柒一个人孤苦伶仃走在去罗山的路上,另一半则是因为,他又一次低估了小人物的智慧。

  原来杜柒在那客栈之内威逼了那小二一番,最后反而差点儿被小二套去了话,现在杜柒想到那小二嘴里一句句的“我看您也不是个大恶之徒,这为非作歹不值当的……”和“哟呵您这都不知道么?那我就算是骗您您也不知道啊,您干脆放了我吧……”中实在自惭形秽。

  杜柒甚至产生了一种“我连威逼利诱都这么失败么?”的错觉,最后还是死撑到小二几乎彻底看穿了自己,来了杀人诛心的一句“原本以为您是西域来的,原来不是啊”之中无地自容了。

  都说江湖底层的小人物最是眼睛毒辣,而毒辣之最就属店小二,诚不我欺。杜柒现在犹自后悔,当时就该给小二充分自我发挥的机会,也就不会像现在这般了,想着想着杜柒又想找个墙缝钻进去,或者一头撞死算了。

  不过好在这江湖底层人是最怕打了小的来了老的,一向和气生财,所以后来这小二也算是看破不说破,勉强保住了杜柒的脸面,不过那两块大洋是甭想要回来了。

  但杜柒也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起码……现在的李掌柜李老板,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就是罗山,而那陈小姐后面的人到底是做些什么的,又是如何会利用到自己和宁先生,这利用的目的又是什么,杜柒相信自己在罗山也能得到充分的解答。

  于是杜柒匆匆回到客栈后,晚上等来了吴秤一番交谈,转天清晨就出发前往罗山了。

  但吴秤的最后一句话还是很让杜柒在意,杜柒现在犹记得吴秤当时在客栈内踱步,说了一句:“你此去罗山,要注意安全,尽早回来啊。”

  杜柒回到:“怎么?怕我一去不回了,和我那宁先生一样?”

  吴秤听闻摇了摇头道:“你要是不回倒是好事,我只需把你供给那章家和元家,自有人取你命的。我担心的是……算了你也无需知道那么多,但是切记,到了罗山别提宁先生和泥瓦寨的名号,要是需要立蔓儿,就说自己是我吴秤的徒弟,向来那几个老鬼还卖我个面子。”

  杜柒听闻一阵疑惑,但吴秤确是没有想解答的意思,杜柒只得悻悻然地离开了。

  而时至今日,杜柒依旧没明白,这泥瓦寨和宁先生,到底为什么不能提?难道后面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么?

  而杜柒就这般一人一骑一张苦瓜脸,往罗山行去。

  -------------------------------------

  山自是孤僻,不算太高但胜在够长,蜿蜒曲折之下,也算连成一片小丘。而那又不算太过蜿蜒的路径,让山看上去比想象中好走一些,而足够宽广的山路,则是提醒路过这座山的每一位游客,这山,早有人工开发良久,不再是一座野生的山。

  山是个好东西,在交通工具不发达的时候,山,向来能藏物、藏人、藏事。

  而黄昏之下的山林,就开始变得静谧了,也自是少人走动,但今天,却在那山林中多出了三个焦急而匆忙的身影。

  那三人兀自沿着小径向山下奔去,气喘吁吁,明明已是黄昏将至,即使下到山脚最快也要入夜,但仍是维持着下山的步伐,似乎今日若是不下山便下不得了一般。

  而三人也不寻那大路走,反而专挑小路,也不曾想那小路是否难走,也不曾想小路是否曲折,只要不是大路就好,更甚于……离大路越远越好。

  骆斌生一脸到满身的汗水,脸上的神色焦急而烦躁,跟着他的两个人也差不多,但相比之下还是骆斌生显得淡定一些。

  他今年还未曾下山,而今天却不止下山,甚至可以说的上是逃下山。

  “走小路,我们走小路!”骆斌生压低了嗓子对着那两人说道。

  “骆少,怎么事情就走到这一步了呢?”那左边和他一路的庄稼汉子也似,这时愁眉苦脸地问道。

  骆斌生猛地一咽唾沫,咬牙道:“怎么走到这一步?老子怎么知道?老子还想知道我招谁惹谁了?!”

  随即打了个寒战,边下山边对着那两个壮年汉子说道:“大石小石,当时你俩,看见那石雕了不成?”

  那小石怔了一下道:“啥石雕?没有啊!”

  而大石却也如同骆斌生一般打了个寒战,道:“特么的,老子看见了,骆少您真个害惨我俩了!”

  骆斌生摇头苦笑道:“你以为我想啊,我阴差阳错看见那玩意儿,谁曾想那是这狗屁倒灶的教里的法器啊!”

  小石这时也反应过来,脸色一变:“两位老大,你们不是吧?你们做了什么把那教里祖宗都得罪了不成?”

  大石一拍小石的头道:“甭管那么多了,骆少无意间看到而已,这次出山也不过暂避风头,无甚大事!”

  而骆斌生听闻却是一怔,心道:希望真无甚大事,还能回到山上,但看最后父亲那脸色,可不是无甚大事那么简单了!

  而越走越快的骆斌生,也终于在午夜零点到来前,和大石小石走到了离山脚十几里开外的一片荒地,打上火折子准备休息一晚,明日再说。

  而这一夜所发生的种种匪夷所思之事,这三人哪怕日后回忆起来,仍是心惊胆战一般,甚至虽然明知事情是因自己而起,但仍不由得把这些古怪事归到离他们几十米外的另一处火光之中。

  是的,在这火折子点起的时候,不足百米外还有一道火光,在这夜色中显得格外抢眼,而那道火光,正是杜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