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同样的低语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058 2020.04.01 23:30

  杜柒此时觉得如同梦幻一般,本来是来罗山寻些线索,但还没上得罗山,一切却已经结束了,甚至现在的情况比来罗山前还要糟糕。

  这是招谁惹谁了?

  如果说之前的杜柒只是迫切想要知道真相,但就算不知道也无所谓的话,那现在的杜柒却咸鱼不能了,那纠缠着自己与骆斌生的诅咒让杜柒现在必须更快地去探寻真相。

  而稍不留神,杜柒就可能在此丧命!

  杜柒看着骆斌生,又是一阵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不遇上你,我现在好歹还不至于这样,顶多是一纸不知什么时候会来的通缉令,或是被章家追杀,但现在却成了这样……”

  骆斌生尴尬一笑,随即没好气地说道:

  “你以为我想?这种情况是我能预料的?而且我现在不由得怀疑,要但凡你是个普通人,是不是就不会被这纠缠了,顶多是目睹三具奇形怪状的尸体罢了!”

  眼看两人就要争吵起来,而现在争吵明显不是个好方式,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更像是二人分锅大会一般。

  杜柒稍微按捺住了自己的脾气道:

  “行了,多说无益,我们先把你这俩扈从埋了,然后赶紧回元城,最好赶快,谁知道今晚又是什么情况?”

  骆斌生连声称是。

  随后两人匆匆埋了两具尸首,立了个简陋的坟堆,草草祭拜了一下便准备上路。

  骆斌生祭拜的时候也是一把涕泪直流,倒是有些人的感情了。

  杜柒看着一脸涕泪的骆斌生也是泛起了一阵难受,竟似浮现了一股兔死狐悲之感:

  “哎,也不知若是我和骆斌生也被这诡异所折磨,最后于未来某日,被那不知是何物的诡异之物追上,真因此断送生命,谁还能送我们一程。”

  想到这里,也是不免一脸戚戚然。

  杜柒看了看骆斌生,发现骆斌生也在看他,这一刻二人仿若心领神会一般,知晓对方怕是想的也是一样,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而两人一道沉默后,便匆匆结束了祭拜,一道上路,直奔元城而去。

  -------------------------------------

  春暖花开,本应是最好的季节,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却不显得那么美好。

  随着太阳高升,人们也渐渐出来走动,而城外无论大道还是小路,都不乏匆匆的过客,这些人有的是商队,有的是赴京赶考却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批状元的才子,更有的是那策马狂奔甚至端着枪的士兵。

  毕竟此时的年景,确实不是好年景。

  群雄并起军阀割据的时代下,所有人都各有各的忙碌,但大部分人的装扮起码是得体的,不至于不体面。但这民不聊生的时代下,偶尔有些不体面的人,也不显得那么奇怪。

  有大路自有小路,而在元城往南下的路上,有一条通向小寨子的小路,一年到头都未必有几人经过。

  而那条小路上此时打远有一人行色匆匆,衣衫褴褛,似乎随时断气了一般。

  那人一脸的落魄样,而面色更是苍白,边走边喃喃自语: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为什么从那天逃过一劫后脑子里就多出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行在小路上的是宁不缺,而宁不缺此时虽然还是板着脸,但那颤抖的身躯和呆滞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近乎道心不稳的事实。

  宁不缺此时心里做不得他想,只盼着早点儿赶到石匠村,他现在只想知道,自己身上发生的这怪异之事,与石匠村那秘密有没有关系:

  “已经三天了,三天了啊!这三天就是睡觉都不安宁,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从石匠村的诅咒里出来了么?怎么还会遇到这种诡异的事儿?到底和石匠村有没有关系?”

  已经从那场仿佛被下了迷魂药的仪式中逃出生天的宁不缺,此时正走在回石匠村的羊肠小道上。

  而宁不缺从垃圾堆里爬出来时还没什么感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脑海中却是逐渐浮现了低语,那低语仿佛直指人心一般,让宁不缺随时都是一阵心悸。

  比较幸运的是,宁不缺只是听到了些低语,还未曾撞到什么其他奇怪的事儿,但这低语可以说就已经够瘆人的了。

  宁不缺这时感到大脑又是一阵剧烈的抽搐,而那呢喃又变大了:

  “可恶,再这么下去随时要疯掉了,小于啊小于,你真真是害苦我也!”

  当然,宁不缺的胡乱甩锅,某些方面来看,还是有道理的。

  宁不缺这时候觉得全部希望都在石匠村了,而自己消失了这么多天不见,想必天仓董和李四辈儿也已经到了石匠村了吧。

  至于小于子,看他造化吧。

  -------------------------------------

  这已经是杜柒离开元城的第二天了,而吴秤这两天却不像杜柒想象中那般忙碌紧张,更多的是在客栈中养神,偶尔睁开眼睛,似是想到什么,就去找相应的人手忙碌一番,倒是很快便布置下去。

  而像张三那般的人手,吴秤本在元城是不多的,不过幸好吴秤的朋友多,而朋友有时候,本就是最好的人手。

  想到这里的吴秤坐在客栈中,淡淡一笑,自嘲地想:

  “这么想来,我倒是也成了小于子的人手了不是?”

  随即摇了摇头,随后整个人的面色变得稍显凝重:

  “这两天有点儿心神不宁,也不知是不是小于子那边有什么问题,但联系了一下各路好汉,却是发现那罗山似乎最近有点儿不对劲儿。”

  吴秤翻开了一本书,大略翻了几页,却是没了心思:

  “这么看来,问题果然出在了罗山之上了,而罗山之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只能依靠小于子了,这却是让人着实不放心,而最近在元城各处势力间却是听得了一些以前未曾听到的传闻,似乎那罗山在各地的话事人都出了些问题啊。那我渭水的话事人……”

  吴秤思忖至此,似是想到了什么,慌忙起身前往一处隐秘的宅子,而那里,似乎有吴秤的一些秘密所在。

  不到一个时辰,从那宅子走出来的吴秤喃喃低语道:

  “也不知道赶得上赶不上,但只怕渭水的罗山话事人……也遇到什么问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