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元城怪局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127 2020.03.14 17:07

  或许是吴秤刚刚说的最后一句话有着些许的震撼,以至于杜柒幼小的心灵感受到了一次真实的“一山更比一山高”。又或许是杜柒还在思考那该死的既视感到底是怎么回事,而自己又漏掉了什么。总之那一番对话后,除了偶尔买些吃食或者打尖住店,杜柒倒是再未八卦些什么。

  就这样一路无话,在第二日的下午,元城已经是近在眼前了。

  都说近乡情怯,而杜柒对于自己穿越过来的地方现在确实有一点胆怯,抛开别墅里的非自然事件未跟任何人说起,单单是还被通缉着就够杜柒喝一壶的了。

  还好这次要来的人不是他自己,而是小吴公子,而杜柒这几日苦思冥想,越发觉得小吴公子不是个简单的人。

  这手眼通天,直接拿皇粮压人的做派,可不像个混江湖的能做得出来的,撇开江湖道义,单是这种想法,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一般人能想得到的。

  而杜柒这时候还没想到的是,小吴公子五年前在渭水出现,那五年前的五年前呢?再之前呢?

  有时候关于小吴公子的事情,就像个谜一般,不会越想越通透,只会把自己绕进去。

  而杜柒有个优点,想不通,放下就好。

  -------------------------------------

  下午时分,两个人在驿站栓好马匹,步行至城中,而本来提心吊胆怕被捉拿归案的杜柒,在开了个客栈包房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而一路走来,杜柒也未曾看到关于自己和宁先生的告示。

  “奇怪,虽然已经过了半月余,但是也不至于告示就撤了啊,虽然不算什么大案,但要是计较起来,章家也算有在官家的人,按个意欲谋害命官的罪名贴个十天半个月的应该也不妨事啊。”

  那告示哪里去了呢?

  这边杜柒还在疑惑,那边小吴公子已经开始了行动,开始联络起了这边常驻的人,杜柒也开始打探起了消息。

  傍晚时分,回到客栈的杜柒一进门就看到了面色凝重的小吴公子,还不待说话,小吴公子抢先说道:

  “事情和我们想象的……好像不太一样。”

  杜柒微微一怔,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只得问道:“嗯?”

  小吴公子快速接道:

  “我先问你个问题,你下午去打探了一下午,有打听到关于你那个通缉令的事儿么?”

  杜柒觉得小吴公子话里有话,但确实和他下午的疑惑有关,便立刻道:

  “你问的问题恰好是我现在最疑惑的东西,我下午这一道打探,才发现好像根本没那通缉令一般,而关于章家的事儿,最多的也和我无关,而是那招魂的事儿。”

  屋里的空气好像紧张了起来,小吴公子听完一阵沉默,似乎欲言又止。

  沉吟片刻,小吴公子深深喘了口气,缓缓说道:“对,你这和我了解的消息一样。”

  “我下午联系了几个在元城的老友,都说最近没看到宁先生,也没听说过什么陈小姐的事儿,所有你们告诉我的事儿,全都没有一丝痕迹。”

  怎么可能?完全都没有一丝痕迹么?杜柒想到自己今天下午的见闻,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杜柒愣了一会儿神,等回过神来立刻说道:“你也一样么?按理说你那边消息该是可靠一些的了。”

  小吴公子这时倒是已经定了神,接着说道:

  “嗯,甚至连我派出去的人也没任何消息,不但如此,我下午还亲自去了趟章家。”

  夜晚的客栈逐渐有了些许的凉意,而杜柒这时候听到这话也是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小吴公子去章家的事儿没什么可大惊小怪,但结合着一连发生的这么多事情,让杜柒有点儿打鼓,随即接道:

  “啊?你去了章家?”

  小吴公子点点头道:“没错,我不但去了章家,还把你和宁先生做的事情,都和章老太爷章老阎王他说了。”

  屋子里一阵沉默,半晌过后,杜柒才从这沉默中回过味来,一个激灵之下,立刻抬起头看向小吴公子。

  只见小吴公子歪着头,用耐人寻味的目光审视着杜柒,这时见杜柒抬了头,说道:“你不想知道我在章家的听闻么?”

  屋里静悄悄的,杜柒看着吴秤,而吴秤也看着他,两个人谁都没有率先开口。

  杜柒不开口的原因,是觉得事情确实已经走到了奇怪的方向上了,这时候无论说些什么都不一定是对的。

  而吴秤不开口的原因,或许是在等自己开口?

  杜柒只得硬着头皮接道:“想知道。”

  而杜柒这时候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全身都是冷汗。

  吴秤还在继续打量他。

  又是半晌,吴秤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再望向杜柒,而是望向窗外,杜柒也在此时于内心喘了一口大气,似乎自己逃过一劫一般。

  吴秤望向窗外,缓缓说道:

  “章家未曾听闻此事,也不认得宁先生,更是未曾有官家通告被暗算一事。之后我又去了一趟你那个观察屋,里面和你与宁先生描述的,也出入颇大。”

  吴秤不等杜柒思考,接着说道:

  “而且,我之后又去了一趟官府,里面倒是有两个熟人,也没听到你们说的报案。”

  杜柒虽然早料到事情会有所古怪,但听到的时候脑中还是嗡的一声,不由得头皮发麻。

  杜柒这时候大脑放空,完全没了所思所想,也不敢胡乱猜测,甚至不知道下一刻该说些什么。

  杜柒终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怎么可能?不对……我再想想……有那么一种可能!”

  杜柒随即脱口而出:“宁先生是在骗我的?那两块破布是假的?那也不对,那过来查探的两个警察总不可能是假的!”

  吴秤听罢幽幽地说道:“你可想知道,在你们去夜探章家大院别墅的那一天,有什么事儿发生么?”

  杜柒这时候脑子已经转不过弯来了,只得顺口接道:“事儿?还有什么别的事儿?”

  吴秤紧紧盯着杜柒,一点视线都不错开的说道:“那天在码头死了个叫魂儿的,是章家请来的另一个给大小姐看病的叫魂儿的。而后来去码头现场收尸的两个警察,在转天早上九点,同时猝死毙命!”

  杜柒这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整个人瘫倒在了椅子上:

  “上帝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