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石雕与真相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256 2020.03.28 15:58

  胡思乱想的杜柒此时脑海中越发地乱,而杜柒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只能又一次瘫坐在地上。

  而骆斌生此时仿佛已经彻底崩溃了一般,抱着脑袋蹲坐在篝火旁,嚎啕大哭。

  偷眼又看到尸体的骆斌生,慌忙踹了两脚尸体,一个大屁股蹲儿摔倒在了地上,用手撑着往后倒了两步,整个人似乎都要埋在篝火堆的灰烬里了一般。

  杜柒这时强自按捺住了心中的烦躁,种种疑问使得杜柒实在不知道何去何从。而冷静片刻的杜柒此时把头转向了骆斌生,大声喝道:

  “你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这几个倒地上的又是干嘛的?又特么是什么东西在追老子?”

  骆斌生此时早就没了理智,只知道一个劲儿地在那里低声呢喃着:

  “都死了……都死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杜柒听得烦躁,从背囊里又拿出了一壶酒,也是他带的最后一壶酒,扒拉开骆斌生的嘴,大口灌了下去,而骆斌生被呛了两下,一口酒倒是吐出来半口,而后一直大声咳嗽。

  灌了两口酒后,杜柒看骆斌生的眼神稍微正常了些,赶紧急速说道:

  “清醒点儿!这东西可没说就这么过去了,到底追我们的是什么玩意儿,你们又为什么被这东西缠着,你必须得告诉我,不然不出午时三刻咱俩还是都得死!”

  灌了两大口酒的骆斌生此时呆呆地望着杜柒,眼神中也终于有了一点灵光。只见骆斌生忽然之间从杜柒手中抢下了那壶酒,又生猛地灌了两大口,一阵咳嗽过后,喘气不匀般地缓缓说道:

  “哼哧……兄弟对不住……你先容我缓缓,我稍微冷静一下,我缓缓……”

  说着整个人也坐了起来,而不是瘫倒在那篝火堆里一般。

  杜柒微微张了张嘴,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止住了自己的话头,用手背大咧咧地擦了擦汗,缓缓闭上了眼睛,似是在闭目养神一般,但眼珠乱窜,整个人也一直发抖,看来却是完全未曾平静下来一般。

  杜柒虽是满心疑惑和畏惧,但也知道,若是把这个人逼死在这里,那这股实质一般的恐惧感若是只跟着这三个人还则罢了,若是害了这三个人后连自己也不放过,那自己真就应了那句“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而无论如何,让眼前人清醒过来,绝对是此时的当务之急。

  过了不到片刻,杜柒看着逐渐缓过来的骆斌生,幽幽地问道:

  “清醒点儿了么?”

  骆斌生两眼无神地看向杜柒,又掂量掂量手中的酒壶,轻轻饮了一口,叹了口气道:

  “哎,谢了兄弟,今天要不是有你在,可能这会儿我也入了土,追随我那俩弟兄伙去了。”

  杜柒听着骆斌生的感谢,稍显不耐烦,一直压抑不住的情绪似乎又翻涌而出,急躁地说道:

  “这样,你也别鬼扯那些没用的了,我问你答!”

  骆斌生闻言一愣,随即摇了摇头道:“好好好,你说。”

  “你叫什么?”

  “骆斌生。”

  “那俩人叫什么?”

  “大石头和小石头,我的扈从。”

  “扈从?你是什么人?”

  “罗山骆家,独子。”

  罗山骆家?果然是罗山上下来的人,而我此行的目的地正巧也是罗山。

  早春的微风有着一丝凉意,而杜柒此时心里也有着一丝同样的凉意,这股凉意刮过,杜柒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我要去罗山寻那教派的事儿,是因为这教派与我遇到的章家小姐一事有关,而还未曾到那罗山,便在这山脚之下遇到了如此惊人的大恐怖。这么想来,说不得那俩警官和叫魂儿的,遇到的事情与我昨晚所经历的,是同样的事情!

  杜柒缓缓摇了摇头:现在不是纠结罗山还是骆家的时候,当务之急应该先弄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追着自己,而这些人又是怎么被那东西盯上的!

  于是杜柒缓缓问道:

  “罗山?骆家?好这些先不说,追我们的是个什么东西?你们又在搞些什么?”

  骆斌生前面的回答都很快,而此时却有了一丝迟疑,天上的鸟儿飞过,一阵鸟鸣声幽幽传来。

  隔了不到半晌,就在杜柒等的有点儿不耐烦时,骆斌生低着头细声道:

  “我不知道!”

  杜柒闻言一怔,随即破口大骂:

  “不知道?特么你一句不知道老子差点儿死在这儿?你一句不知道死了自己两个兄弟?你骗鬼呢?”

  骆斌生这时摇了摇头,苦笑道:“我真的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兄弟,别问了。”

  看来是不想说是吧?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想瞒些什么,那石雕的事儿可不是那么好过去的!

  杜柒气极反笑,冷哼了一声说道:

  “好,你不知道是吧?那你昨天朝我跑过来时候,说的石雕是怎么一回事?”

  骆斌生听到杜柒的话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极为难看,磕磕巴巴地说道:

  “我……我有提到石雕?哎,石雕……石雕……”

  杜柒点了点头,面色不善地望向骆斌生。

  骆斌生看到杜柒的表情,又是一阵苦笑,而这笑看上去却是比哭还惨。

  骆斌生咽了口唾沫,无奈地低声说道:

  “兄弟,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只是这事儿我告诉了你,会害了你的。”

  杜柒听完后火气一下子上来了,突然站起身一把扑向骆斌生,揪着骆斌生的衣领道:

  “嗯?你以为你现在就不是害苦了我了?特么我都已经被牵扯进来了你想起了说害我?你当时怎么不跟着一起死一死,离我远点死一死?”

  骆斌生被杜柒拽着衣领,但却是一动不动,低声苦笑道:

  “对不住,兄弟真的对不住,我也未曾想到这事儿还会牵扯到未相干的人。”

  而后稍稍用力,想要挣脱杜柒拽着自己的手,一下未果,也就不使劲儿了,保持着这么个尴尬的姿势,隔了片刻说道:

  “松开吧,兄弟你真想知道?”

  杜柒松开了手,猛推了一把骆斌生,似乎还有点儿不解气,但看着骆斌生那张可怜的脸和落魄的眼神,也是不忍心再做些什么了。于是暗暗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说说吧,事已至此,就算是死也别让我做个糊涂鬼。”

  骆斌生这次倒是没有敷衍,平静地冲着杜柒说道:

  “只是这事情,可能知道的越多,越危险!你……做好心理准备了么?”

  杜柒听到这话倒是一阵冷笑:

  “已经都快死了,还有比死更危险的?”

  骆斌生看杜柒意已决的样子,抬眼望向杜柒,而这一刻的骆斌生眼中终于有了一丝光芒: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从头讲起,一点也不隐瞒,只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