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爱算账的人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770 2020.03.12 17:02

  次日杜柒起床,早已是日上竿头了,洗漱完后在院子里看到了喝茶的宁先生和大当家,点头示意。

  宁先生放下手中的茶杯,一摆手喊道:“小旱生,过来见过你剐四爷。”

  杜柒连忙走到近前,低头拱手低声道:“剐四爷早。”

  剐四儿瞅着杜柒,微微一点头,道:

  “免礼吧,都是自家人。你叔叔和我当时是莫逆之交了,当初没他也没有这座山啊,这么说来倒是算是这山上的三当家了……”

  “好了,旧事就少提了。”宁先生摇了摇头。

  剐四儿倒是笑呵呵,接着说道:

  “好不说了不说了,不过小旱生是吧,我倒是看好你小子,能从你宁叔的刀底下靠一张嘴自救的人,你算是第一个了!加油好好做事,跟着你宁叔,能学到的东西很多。”

  剐四儿笑眯眯地打量着杜柒,然后转头面向宁先生道:

  “说正格的,这事儿我可能真帮不上忙了,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儿,都是误会,你找个由头去章家喝杯茶,应该也就销了。”

  宁先生“切”了一声,咂么着嘴道:

  “本来也没想让你帮忙,你那点儿能耐我还不清楚?明天我就出发,先带着弟兄去趟渭水。”

  “渭水?渭水哪有什么……不会是小吴公子吧?”

  宁先生叹了口气道:“嗯,我帮他算过账。”

  剐四儿一下子目瞪口呆,“你……帮他算账?这人情就用在这鸡毛蒜皮小事儿上了?”

  宁先生又叹了口气道:“还不是为了这小子?我想让这小子跟小吴公子学点儿本事。”

  剐四儿一下子整个人疲沓了:

  “宁老缺啊宁老缺,他到底欠你什么了能答应你这事儿?你又欠这破小子什么了?”

  -------------------------------------

  “说说吧,都欠我什么了?”

  一个长相俊美的小哥身穿一件鸦青色素面绸衫,腰间绑着一根墨色蟠离纹大带,坐在木椅上,轻轻地抚摸着茶盖儿,瞅着下面跪着的一男一女温柔地说道。

  这小哥儿坐着的椅子没什么特殊,手中的茶碗也没什么特殊,不过他自己本身,就好像那特殊的一个。

  若要描述他的特殊,最好的方式就是说他大抵是和全天下女子结了仇,不然没办法解释清楚两样东西。

  一个是他的头发,而另一个是他的眼睛。

  他有着一头如风般的乌黑长发,这一头长发之浓密之乌黑,不知要羡煞多少女子。而那双深沉睿智的俊目又不知要迷倒多少女子。

  所以,他必然是和女子们结了仇。

  那底下跪着的男子是个精瘦汉子,而女子却是个风尘女,闻言那男子磕头如小鸡啄米,声音微微颤抖道:

  “吴大少爷,您就别消遣我们了,我认罪也认罚,您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我也是没办法,我和秀芬本是真心相爱,奈何他那杀千刀的老父把她卖入这种污秽地方,迫不得已才做出这种劫人的事情来。”

  那姓吴的青年边听边点头,声音好似幼儿般清澈道:

  “这么看来,你好像没有什么错,那你为什么要认罪认罚呀?”

  “因为……因为……因为没守您的规矩。吴大少,我们真不知道您老人家在这儿,要是知道,死活也不敢劫人。”

  吴大少爷笑道:“你看,你这句话就有意思了,这么说来,若是我不在,你们就敢咯?”

  那男子这一听差点儿吓死过去,忙说道:“不是那意思吴大少,不是那意思,您在不在我们都不敢。”

  “哦?不敢为什么要劫呢?你说说,你当时要是好好跟我说,我肯定会把人放了啊,毕竟谁曾想,会有这么可怜的身世呢,我也是个好人啊。”吴大少又喝了一口茶道。

  那男子神情越发萎靡,这时候慌忙抽着自己嘴巴子道:“都是我不对,都是我不对,我认打认罚,求您饶了她。”

  吴大少爷笑眯眯说道:“嗯好,那你就说说,你欠我什么吧,你不是说认打认罚嘛?我这人一向善良,不爱打人,你认罚的话,你总得说出来欠我什么吧?”

  看着那男子一阵疑惑,吴大少爷接着说道:

  “嗯,这样可能为难你了,我给你算算吧,首先是赎金,按理是八百银元,加上之前管吃管住还培训她相夫教子,勉强算你一千银元不过分吧?然后是劫人,惊扰了客人,客人的钱不给了,你得给了吧?哦?听妈妈说还是个小清倌儿?唉忘了问了,这位客官,你有几钱银子?”

  那男子这时候好像又找到那么一点儿希望也似,道:

  “吴大少,我……我……我现在手上虽然没那……”

  “别废话,问你有几钱银子?”

  那男子一脸拮据,但大声喊道:“三百银元,但我打欠条,您要相信,我肯定能还上,您信我!”

  吴大少点了点头道:

  “嗯嗯,明白了,那好吧,反正我也不给你算了,一口价,一千八百银元,你看如何?”

  “您放心,我十天内一定给您凑出来!”

  吴大少摇了摇头道:“那可不行,十天时间凑出来那肯定是去借高利贷了,我怎么忍心你们为了我这事儿背了高利贷把自己未来搭进去呢?而且不说这个,我也不希望别人挣了我这份钱。这样吧,我给你个选择吧。你看秀莲她还是个清倌人吧?我给你折算开宝钱一千五百银元你看如何?那京里面最是妩媚的伶人也不过如此了吧?要不你俩合计合计?”

  那男子脸上一脸菜色,整个人垮掉了一般,瞅了一眼吴大少,又瞅了一眼旁边的秀莲,对吴大少说道:

  “吴大少爷,您这有点儿……”

  吴大少不等他说话紧跟道:“这样,我给你算一千八百元,你看如何?”

  “我……”

  “两千银元,倒给你二百银元。这样,我再给你算算账,若是不同意倒是缓则罢了,就按一千八百元算,我也不难为你,你有三百,给我二百,我给你垫付一千六百,留一百你倒是能支个豆腐摊,我也不让你不好过,算你每月挣二十银元,这不算少了吧,给你留三大洋吃饭,两大洋生活,剩下十五大洋你给我。一千六百我算算啊,九出十三归,那一共是……不行不行,这光是十三归你这利息就还不了了,这样,我算你每个月5元是利儿钱好了,那一共是180个月,满打满算才十五年,不算多嘛。”

  “别说了!”那干瘦男子脸都挤一块儿了一般,整个人都泄了气,用蚊子一般的声音小声说道:“我答应了,您给她开宝也算是她的福气了,就是不知那二百银元……”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却是快听不清了。

  吴大少爷听完倒是提高了音量,整个声音洪亮了起来:

  “好说!这二百银元我一会儿就拿给你,秀莲,跟我走吧。”

  却见吴大少爷满目红光,而秀莲面有死色瘫倒在地上隐隐啜泣,那干瘦男子却是一脸心虚的样子。

  吴大少爷搀扶起秀莲,往前迈出两步,停了下身,招了招手,老鸨赶紧小跑两步过来,却见吴大少爷说道:

  “对了,忘问一个问题了,秀莲,你还愿意跟他走么?要不秀莲,我也给你算算账,你看这人他……”

  秀莲还没听吴大少爷说完,隐隐啜泣已然变成了嚎啕痛哭,而那男子早就闭上了眼睛。

  吴大少爷就这么看着秀莲哭,问道:

  “你看他,和你那老父亲,也没多大区别吧?这账,还用我给你再算算么?”

  秀莲这时怔怔盯着吴大少爷,面上倒是已经露出死志。

  吴大少爷摆了摆手:

  “妈妈,你把秀莲带下去好生休养吧,另外这个男的也带下去,找个地儿埋了吧,对了给他打口好棺材,花足二百银元!”

  “另外劝劝秀莲,这辈子身份就这样了,人生无常又能怎么办呢,别再被那些臭男人蒙蔽了去才是正解。”

  路过那鬼哭狼嚎被拖下去的男子时吴大少爷稍微顿足,说道“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喜欢算账呢?感情这事儿,是算账算得清的么?不过对不起,我也没什么别的目的,我只是喜欢给别人算算账而已。”

  说着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妓院。

  而渭水城,这时候又下雨了,吴大少爷就这么在雨中,踱步而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