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一次意外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459 2020.03.06 17:11

  杜柒默默听着宁先生的话,心想:

  “等等,这话里的信息量有点大啊,看来宁先生果然知道些事情,而且这里面的关系好像不那么简单啊。宁先生话里有话啊,这别墅怕是平常敢进的人都不多,这里面有古怪。”

  宁先生沉了沉又说道:

  “不过你说的丢魂的事儿,最近确实闹的沸沸扬扬,活阎王的事儿你刚来不知道也正常,我也是怕你知道后有负担,所以没告诉你,你也别往心里去。”

  “当时给你周叔保证了带你出来见世面,你心里也给我明镜一点儿,别做事再着三不着两的了。不过你小子今天和以前又不大一样,好像比以前灵光了点儿?”

  宁先生耐人寻味地看了一眼杜柒。

  杜柒其实心里也在打鼓,他只有小于儿时那一段记忆,而记忆也是像碎片一样,东拼西凑的,自己根本不知道每句话会不会错,不过好在小于本就是话少木讷的人,平常也少有跟人接触。

  不过宁先生的话就未免里面没有水分,杜柒听着也就只敢信个半成,尤其里面怕他有负担和带来见世面的话,杜柒是一个字也不敢信的。

  但杜柒比以前灵光点儿这话却听得杜柒心里抽抽的,一方面也是怕暴露了自己早就不是小于了的事实。

  杜柒只得硬着头皮接道:

  “宁先生,我就是想着,能做点儿什么,我也不知道对错,就试试……”

  宁先生听着杜柒的话,倒是没甚在意,稍显不耐烦道:

  “行了,看在你这也没酿成什么大错的份上,我也懒得管那么多。你听好了,我们只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之后拿上了钱就走,至于是活阎王还是活太岁的,和我们没关系,陈小姐也正是看上了我们与这个破地儿掺和的并不深,在这儿没什么背景,才找我们做这樁生意,所以做好眼前事。”

  “是,宁先生。”

  是你个大头鬼!杜柒心里暗叹道。

  看来下一步还是要找个功夫好好了解一下这些乱七八糟的社会大佬们,如果只是说一个暗杀的生意,其实现在按宁先生的做法倒是无可厚非。

  但是这件事分明没有那么简单!

  无论是自己的穿越,还是之后在别墅走廊里的那幕,明显事情不是一个普通世界的暗杀那么简单,这里面,肯定是有一些匪夷所思的超自然的事情的。

  咚!

  咚咚咚!

  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任谁正策划着偷鸡摸狗的事情,听到有人敲自家门都会紧张,更别提是杜柒和宁先生这样随时人死鸟朝天的生意。

  杜柒绷紧了身子,而宁先生按住了杜柒,食指在嘴边比划了个“噤声”的手势。

  宁先生没有带一丝犹豫地问道:

  “谁?”

  门外安静了两秒,传来了一个声音。

  “警察!”

  宁先生和杜柒对视了一秒,悄悄点起脚步,收拾桌面上的文件,同时一脚把箱子踹到了床下,道:

  “这就来,官爷爷您什么事儿啊?”

  “少废话,开门!”

  砸门的声音又大了。

  宁先生使了个眼色,杜柒立马小跑两步过去开门,宁先生也趁着杜柒开门把文件都塞到了桌椅之间的墙角。

  门外站着两个警察,衣服崭新,大头皮鞋也锃光瓦亮,杜柒低着头看着他们,细声问道:

  “您请进,官爷有、有什么事儿么?”

  两个警察快步走入屋内,其中那个高个警察略一打量,道:

  “有人揭发,你们这儿卖大烟,真的假的啊?”

  宁先生看着警察,马上笑着道:

  “您这不拿我们老小打趣了么?您看我们这老小,都蔫不拉几的,哪是搞得起那烟叶生意的人啊,您说是不?”

  “我敢打赌,肯定是隔壁的王二麻子举报的,他就是因为之前我买菜少给他俩铜板,这故意麻烦您二老过来一趟。”

  说着宁先生把手伸进衣兜里,掏出两块儿现大洋,偷摸着伸手抻着警察的衣服下摆,把钱往里塞,边塞边说道:

  “二位长官辛苦,喝点儿茶喝点儿茶。”

  杜柒也跟着点头诺道。

  “行了,算你识相,小李你看看,没什么东西就走吧。”

  屋子并不大,甚至站着四个人已经稍显拥挤,而那个高个警察也基本早就走完一圈,这时站在黄花梨木的椅子前,缓缓打量着道:

  “这椅子不错啊。”

  说着边摸了一把椅子,然后视线突然越过椅子,看到了角落的废纸堆,咦了一声。

  说着蹲下身翻开了纸张。

  宁先生赶紧小跑过去应道:

  “嗨都是平时家里小孩儿在家瞎话的一些东西,别再脏了您眼睛。”

  说着就要接过那些纸张。

  “别动,”高个警官边翻动纸卷边说道,“这上面这是……这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嗯?这页这是……舆图?!”

  这会儿宁先生知是糊弄不下去了,连忙冲杜柒使了个眼色,慢慢蹭到杜柒身旁,压低声音说道:

  “下午五时牙口区平安庙后身见。”

  然后抬起脚踹了那警官一脚,高声喝道:

  “快跑!”

  说着宁先生抬起脚踹的高个警官一个大屁股蹲,随手掀翻了桌子,顺着二层小楼的窗户直跳而下。

  杜柒却是离门比较近,扒拉了一下警察就夺门而出。

  而门口的警察明显要比里面那警官机警一些,拿出手里的镔铁棍一样的家伙事朝着杜柒一头砸来。

  而杜柒硬接了这么一锤,顺着楼梯颠儿下了楼,不一会儿功夫就消失在这茫茫然的街道上。

  -------------------------------------

  “牙口区平安庙?”

  杜柒边念叨着这个地点,边往嘴里夹着面条。杜柒想着一会儿看来要去找人问问牙口区平安庙是什么地方了。

  “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谁能想到观察点还没被人发现,倒是老窝被人给端了,不过这年头私印地图犯法么?我当时就应该再辩解几句,怎么说也是现代老键盘了,当时也就是宁先生太紧张,有点气啊。”

  “而且这被人举报这件事也有点儿耐人寻味了,按理说我们平常连买个菜吃个饭都不愿意和别人发生关系,更别提说是被人惦记举报了,这里面事情有点儿反常,当时我也没仔细看那俩是不是假警察,不过我这点儿看着像异能的看面具可能帮上我了,我现在倒是怀疑,那面具上的锁链根本不是代表警察!”

  “而且这两天我也发现了,除了一开始,只有一些和我现在身处的事情有密切关系的人,才配有面具,那就证明,这两个警察,可能有问题!不然就是举报给警察的人有问题?”

  “那么最可能的是……宁先生?”

  杜柒不敢再想下去,因为他也还没确定是不是还要接着跟着宁先生把这潭水趟下去。

  “不过这俩破警察,可真是,难为我这宅男的身子板了。”杜柒这时候正坐在一家狗食馆子里,看着眼前一大碗红汤面。

  杜柒本来已经裹着纱布的胳膊遇上遇上警棍抽肩变得更是雪上加霜,但在龇牙咧嘴的呼号之前,忍痛溜走才是上策,往人群钻去的时候,甚至脑补出了一出二太爷潜伏人群伪装成平民的大戏。

  杜柒晃了晃神,拿出不熟练的左手吃面苦笑着:

  “现在该好好想想下一步的计划了,我总觉得在去找宁先生之前,还有一些事情应该抽空尝试做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