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三不管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165 2020.03.22 19:38

  杜柒不是自然醒的,而是惊醒的。

  于旱生的梦境戛然而止,而杜柒也因此猛然惊醒。

  杜柒睁眼时,天光倒是已经大亮,而于梦境或说记忆中惊醒的杜柒,脑袋还是有一点晕眩:

  真是头疼,这没来由的昏迷实在太多了,不过看这天色,应该已经不早了啊。却未曾想,这一觉居然睡了这么长时间。当然,也未必全是睡觉的缘故,可能是那关于于旱生的记忆,太耗费体力了吧。

  看来记忆中那个出生的村落,也就是那个石匠村,里面也藏着秘密啊,哎,头痛,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件事得先往后放放,还是应该把精力放在章家小姐身上。

  杜柒到现在,越发怀疑那次在观察点看到的对面身影就是章家大小姐,尤其是当时那女子眼神的变动,让他越发觉得,必须要早点儿见到章家大小姐,这绝对和自己现在身处的困境有关。

  洗漱完毕后,换上一袭灰布衣的杜柒敲响了吴秤的房间,而吴秤看来也是刚起没多久,正在吃着早点。

  “快坐下,趁热吃点儿东西。”

  吴秤手中的勺子舀着碗中的老豆腐,略微点头示意杜柒坐下,而桌上早已备好一副碗筷。

  杜柒这时也感到略微有些饥饿,连忙坐下拿起一角饼道:“哪儿买的?看上去不错……嗯好吃,昨天你跑了一天,有什么收获么?我昨天倒是看了一天历史,不曾走动。”

  吴秤摇了摇头,说道:“没太大收获,而且我在元城本就没什么势力,其实我到现在都没明白,到底抽什么风跟你跑到元城来。”

  杜柒略表惊讶道:“我还以为你是事必躬亲呢,不然你手下那么多人,为什么要陪我跑这一程?”

  吴秤听完一怔,回忆良久,放下了手中的勺子道:

  “事必躬亲,必定无大为,这话你没听过么?其实至今想起,我也感到奇怪,我当时本不至于如此冲动,跟你犯险跑到元城,若是深究个中三味,只能说当时觉得事情有些怪异,想一探究竟罢了……而且,我总觉得这里面有更大的利益纠葛,倒是存着想分一杯羹的心思了。”

  吴秤接着说道:“好了,这个倒是不急讲,也没什么大意义。不过如今线索有限,你有什么想法么?”

  杜柒听闻摇了摇头,心道:我现在哪里有什么想法,我所知道的事情和你不同,以我的角度我现在是只想先去见那章家小姐。

  吴秤看杜柒摇头,随即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是这么想的,我们兵分两路,我去元家打探一下最近元城有没有什么变故,而你去看看那泥瓦匠老李周遭,一来你的思路和我不同,略有清奇,或许能发现些什么。二来嘛,听说宁先生和你都是石匠出身,而那李传德似乎与罗山的石匠会交好,我想若是这边展不开线索,可能你需要跑一趟罗山了。”

  杜柒听闻后微微皱眉:石匠?对了当时青衫张三来报时,确实说了那李传德与罗山石匠生意来往密切,不过我昨日刚梦到石匠村的秘密,今天就又开始接触石匠了,这是巧合么?

  杜柒有点儿不情愿,说道:“倒不是不行,但现在当务之急难道不是去见章家大小姐么?”

  吴秤摇了摇头说道:“章家大小姐,最近倒是见不了了。我昨日拿了自己名号去试了一番,也烦人去打探了口风,而章家那边,看来是暂时放不下这事儿了……我若是出现倒还好,顶多是卖个面子,井水不犯河水,但你若是出现,那势必直接拿下,没得一丝商量。现在来看,只能等了,要不请动元移,要不等章家按捺不住又无可奈何,但这两点却都是需要点儿时机的了。”

  杜柒听完脸色略微不好,但还是勉强答应道:“看来也只能先这样了。”

  -------------------------------------

  元城,城东。

  元城若按活在现代的朋友来看,不过一座小城,但在古代来看已经是一座有着完善功能的城市。而随着战争与科技带来的进步,城墙对一座城市越发无用,而原本作为防卫主力,老老年间建了三座瓮城的城东,自城墙拆后就成了个三不管地带了。

  何谓三不管?

  随着城墙拆除,本是驻军的城东逐渐不再管理城东,于是谓之军不管;而之后也没了人烟,倒是有些鸡鸣狗盗之事,但调查起来却往往费时费力,是为衙门不管;再之后,不到几年,垃圾成片,已是臭水泥洼之地,于是连朝廷也不把城东规划进发展之中了,是谓朝廷不管。

  而一个地方军队,衙门,朝廷都不管之后,自然就给了有心人可趁之机。一开始还是于“三不管”地带做些鸡鸣狗盗之事,谁若是处理个苦主什么的也爱来这里解决。而后十年,江湖人逐渐搬空了垃圾,清理了水沟,仗着朝廷衙门管不到,纷纷建立了自己的帮派大营或是班伙。再后十年,那江湖手艺人们也逐渐往“三不管”聚集起来了。

  时至今日,“三不管”地区早已不是那无人问津的臭水烂池,而已是集帮派、赌场、花坊以及各种手艺人、卖药算卦、铜铁破烂的练摊,以及一些各工种的朋友,组成的一个大生意场。

  若说五十年前是因为没有东西可管导致“三不管”的形成,那到了今天,“三不管”纠结的势力之多,已经让谁都无法轻易撼动它了。

  至此,“三不管”便成定数。

  杜柒这时就在这“三不管”的城东,坐在一家酒楼之中,讨了一杯竹叶青,要了二两切牛肉,二两花生米,于窗边看着对面的一排平房。

  那排平房每个屋子门口都挂着一个招牌,招牌不大,却各不相同。但总而言之,都是比一块儿小黑板大不了多少,一般也都钉在门边,不过上面的字倒是都一目了然。

  一般每家的字都很简单,以自家姓氏加上所做事务构成,如“赵家石”便是姓赵的石匠,而“王家木”则就是姓王的木匠了。但能在这一片平房里搭房子做事的,也不是普通手艺人,而是已经开了自己商路,在这边不再跑单帮的老手艺工匠了,这片宅子也因此被江湖人戏称为“匠富”,与“浆糊”谐音,也侧面证明了此地之人大多家境已有些殷实的底子了。

  杜柒正是看着这一片“匠富”宅左手第三间的……“李家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