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历史、文字和语言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910 2020.03.20 13:59

  杜柒慢慢从震荡中缓了过来,心里开始暗想:是了,从我到这个世界为止,每天都紧迫无比,居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一件事,我居然忘了看看这个世界的历史了,真是糊涂啊。

  之前只是偶尔知道些这里是大苏帝国,至于其他则一概不知。也是一直跟着宁先生这么个刀尖舔血的人,没时间去关注历史,这半个月我竟完全没想到这方面,毕竟江湖人江湖老,文盲才是常态,甚至很多江湖人,除了当朝之事,前倒百年都未必得知多少。

  我作为一个现代社会的五好青年,居然也没文化了,真是大意了啊!看来我现在急需好好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历史了啊!

  杜柒虽然有了上午的经验,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但吴秤还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杜柒的不对劲儿,问道:

  “怎么了?西域波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

  努力平静的杜柒这时候声音还带着一丝颤抖,道:

  “我……想了解一下西方的历史,我对这些还是不太了解……”

  杜柒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

  “我刚刚也是脑子一热做的假设,倒是当不得真。其实关于什么西方宗教的故事也只是平时路上听些江湖人所言,不过是一些只言片语,却是对历史不算熟知,而自幼长于农村,又向来没甚书籍可看,只是宁先生教了些识字。

  倒是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关于历史的书,我倒是想好好看看来着,不过觉得有些不合时宜,所以刚刚有点儿激动。”

  杜柒也知道自己的话没有什么说服力,但也没办法,毕竟前一秒还在讨论邪教,后一秒又开始探究历史,怎么看都很怪异,而杜柒也只能这么生硬地展开这个话题。

  因为,他现在迫不及待想知道,到底这个世界的历史是什么样子的!而杜柒现在隐隐有一种直觉,可能这个世界的历史背景,和他的世界,会有一丝联系甚至可能会成为他回去的关键所在!

  吴秤饶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杜柒,却是没点破杜柒生硬的转折,只以为他是想到了什么但却不想说,于是说道:

  “无妨,你若是想知道这些历史,倒是可以问我,我虽然不能算是博览群书,但是却也对各方面都有所涉猎,稍微解答一下你的疑惑倒是不成问题,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如果真有什么问题,可以和我分享。”

  杜柒暗暗苦笑,心道:我倒是想分享来着,可是很多东西,却实在是分享不得啊!

  吴秤看着杜柒的神色,摇了摇头叹道:“哎,好了,那你想从哪里说起?”

  杜柒看了一眼吴秤,坚定说道:“就从……我们大苏国说起吧。”

  一晚上的时间匆匆而过,而杜柒也慢慢知道了这个世界的历史。

  可以说真应了那句老话“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杜柒听完这个世界的历史确实吓了一跳。

  杜柒也逐渐明白了自己忽略了历史的原因,纯粹是因为大苏帝国这个名字实在和他所在的世界太风马牛不相及了,所以杜柒以前也没关注这个世界的历史,但今天这一细听,才发现和想象中的大相径庭。

  这个世界的历史非但不是和自己的世界大相径庭,反而在前面完全一致,直到唐末才发生了一次变动。唐末最著名的黄巢之乱,居然无影无踪了,那句“唐亡于黄巢,而祸基于桂林!”完完全全变成了一句空话。不单黄巢起义未成,王仙芝、尚让等人也是死的死,伤的伤,仿佛全天下的运气都站在了唐末一般。

  而李忱的“大中之治”后,长子李温也不是那副昏庸模样,反而励精图治,甚至收吐蕃、平民乱,稳住了“大中之治”的成果。可以说,那一刻开始,历史的轨迹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动。之后唐竟是兴了千年之久,之后无论宋明,抑或是元清,竟都不复存在。

  而大苏却是与清朝类似,而现在,也到了末年,名存实亡了。

  吴秤介绍完了大唐盛世和大苏的历史后继续说道:

  “……谁曾想盛唐到终唐千年王朝,之后大苏也是几百年的盛世,而今不过一抔黄土罢了。却说自从那位拜相以来,虽是各地军阀割据混战,但总还算是在元城挟天子以令诸侯,勉强维稳了。但现在却无人能看到外邦的威胁,只一味勾心斗角,这世道啊……”

  杜柒倒是未曾看出,吴秤竟也是个爱国青年,这时也是一边听着吴秤的话一边点头。

  而吴秤稍作沉默,喝了口茶后继续说道:

  “所以你知道这元城为什么这般不好搞事了吧?而之前提醒你的,那四大世家,自有背景。

  朱家是大苏的老牌世家,三朝拜相,现在还能留着也纯粹是那位给这些当朝遗老的面子罢了。倒说那元家,历史不好说,不过无论何种政治倾轧都未曾颠覆,也向来不参与国事,自是有其本事的,你别忘了,元城的元就是元家的元,一国之都以一家之姓为名,这其中的含义……

  而章家,则是那位养的狗之一,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毕竟江湖再高又怎么能有庙堂高呢?章家不过是朝廷制约江湖的小手段罢了,不过如今群雄割据,连朝廷都朝不保夕,谁还在意一条江湖败犬的生死?

  不过即使如此,章家也不是你们叔侄二人能招惹的,我倒还真想知道,当初你们叔侄怎么想的,莫非想起义不成?”

  杜柒闻言到此,也是一番苦笑,不过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却是灵机一动,问道:“你知道……剐四爷么?”

  吴秤闻言一怔道:“你还认识他?”

  随即思考一番,说道:“原来如此,若是有剐四儿这个靠山啊,那倒确实敢动章家,毕竟大小军阀,他剐四儿也算是一位主儿了,只不过是自己独占一山,太像土匪头子做派,没人把他当回事儿罢了,不过深究下来,手上倒是也有些人马了。”

  杜柒听闻后倒是眼睛锃亮,也算是最近听闻的最好的消息了,毕竟,这怎么也算是自己最后的一座靠山,因为无论如何,这宁先生和剐四儿的关系,都绝对不普通。

  随着吴秤讲完,杜柒脑海里开始仿佛思考这些人物事和历史,想从中推理出一些东西,却是越想越是头痛,眼睛也就闭上缓缓睡去了。

  而转天一早,吴秤继续调查那些事情,杜柒却是按着吴秤给的关系找到了个书铺,去拿些典籍,好好钻研了一番这世界的历史。

  而杜柒也就这么在客栈整整读了一天,直到天色发昏,杜柒才放下书本,眼神也变得越发明亮了起来:

  原来如此啊,这世界果然……和我那个地球,看上去并无不同,更像是平行世界,只是在唐末发生了一次世界线变动而已,而大苏,就是世界线变动的收束,时至今日,和晚晴很是类似啊!

  而杜柒一下午时间都在研究这其中有什么变化,逐渐沉迷其中。

  而这会儿放下书本,却猛地想到了一个问题:

  “奇怪,有什么地方有点奇怪,不在书本的知识上,而是某种事情很奇怪,但我偏生想不明白。”

  杜柒感觉自己就好像隔着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一般,而也因此又在夜色下慌忙翻开了书。

  又看了一会儿,天越来越黑,杜柒却还未点灯,而看着书中渐渐陌生的字,杜柒终于想到了问题所在:

  “我为什么能认识这些字呢?我记得我刚进这个世界的时候,分明是不认得的……而且我为什么会说这个世界的话?!”

  杜柒再次翻开书本,突然感觉文字在自己眼中分成了两个画面,一面是完全识得意思,仿若与生俱来,而另一面则是完全看不懂的鬼画符。

  原来我真的不认识!

  而杜柒这时抱着这样的念头又去听了街边的叫卖声,竟也是听不懂了!

  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情景,如果不去刻意记住呼吸,那就会自然呼吸,而一旦暗示自己呼吸这个概念几次,就瞬间变得不会自然呼吸了,脑内甚至会飘过呼吸的字眼。

  而这,就是身体的本能!

  杜柒慢慢意识到,自己的语言和识字能力,根本不是自己的,而是来自,于旱生的本能。

  原来如此,所以我之前才未发觉奇怪,但是若是我刻意去观察这件事,就会发现无论说话还是文字竟然统统不认得。

  但这么说来,还有一处细思极恐的地方,于旱生,到底死没死?!

  或者说,于旱生的意识,到底消失没有?!

  究竟是习惯使然,还是……于旱生还活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