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喝茶收徒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930 2020.03.19 17:40

  吴秤听闻身形后仰,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过了许久道:

  “辛苦,你先下去吧,若是再联络你,还是老地方。”

  张三连忙一躬身,答了句“是”便推开房门,阔步走去,一丝犹豫也没有。

  确是一副令行禁止的做派,这副做派,可不像是江湖上那些闲散之辈!

  但杜柒却根本没抬眼看张三,甚至屋内都好一阵寂静了,杜柒还未曾反应过来张三已经告退。

  杜柒的心,乱了。

  所有线索人物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就连和宁先生一道来劝和的人物都离奇死亡了,而现在唯一明明白白活着的就只有他杜柒一人。

  不过讽刺的是,可能于旱生,是第一个死亡的人!

  因为活过来的,是杜柒!

  旁边坐着的吴秤也和杜柒相仿,紧皱眉头,而这样的状态,两人足足维持了半刻钟还要多。直到屋里的香灰灭到,而茶也冷了,吴秤才率先从这种状态中走了出来。

  缓过神的吴秤没急着叫杜柒,而是自顾自地烧起了水。水开后,沉默不语的吴秤将沸腾的烧水注入了空碗,而这声响,终于是惊醒了杜柒。

  杜柒一抬眼,吴秤看都没看就接道:

  “这就是我昨天和之前安排的调查了,你也都听到了,有何感想?”

  杜柒摇了摇头,看着吴秤将一个一个茶杯放入碗中,拿茶夹旋转茶杯,静静出神。

  过了一会儿,茶杯撞碗底的声音传来,走神的杜柒再次缓过神,道:

  “脑子有点乱,一下子多出了太多东西,反而有点分不清了。”

  吴秤把茶杯夹出,每夹一个杯子便蹦出一个词:“紧张?忐忑?震惊?迷茫?还是……得意?”

  杜柒听闻最后一个词一怔,随即摇了摇头,表情黯然:“若连你都怀疑我,那我却是没什么办法过这劫了。”

  吴秤缓缓道:“前四个杯子都挺干净,若是我给你把茶倒里面,我相信你会欣然喝下。”

  说着吴秤将空碗中的水倒入盖碗,晃动一番注入公道杯,然后倒掉。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端是好看。

  吴秤接着说道:“放松点儿,我自然信你,我之前就告诉过你我信你啊。不过我要先问你个问题?”

  杜柒急道:“什么问题?”

  吴秤在盖碗儿里放入茶叶,缓慢道:“放松,放松,先把之前的事情都放下。”

  杜柒在吴秤的声音中略微感到平静,但心焦还是没有太减弱,只能按照吴秤声音和手中茶具的声音的节奏中慢慢调整自己的心态。

  过了半晌,水又开了,而吴秤将开水注入了盖碗儿,浸透了里面的茶叶,放下开水后道:“你信我么?”

  屋内只剩流水声。

  稍作片刻,杜柒又摇了摇头,面无表情道:“我不信你!”

  吴秤一怔,手上的开水差点儿洒了。

  杜柒顿了口气苦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呵,我确实不信你,但现在情况,若我连你都不信,还能信谁呢?上午就想明白了,我现在怕是被你吃定了,不过你为什么想掺和进这事儿里?”

  吴秤听完才略显满意,晃动几次盖碗儿,把里面的水飞速倒回公道杯:“嗯,不错。原因嘛……你可知自己身份?”

  杜柒疑惑道:“身份?”

  杜柒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还有什么利好身份,难道穿越者的荣光终于焕发了?别开玩笑了,现在这紧张的局面,自我安慰自嘲的笑话都难以自持了。

  吴秤再次往盖碗儿中倒入沸水,道:“我吴秤不欠人情,而答应的事自会做。”

  杜柒视线集中在吴秤的手上,些许疑惑地道:“你也不欠我什么啊?”

  说着倒是摆出了一副苦瓜脸扮相。

  吴秤看了一眼杜柒,沉默了十五秒左右,似是在想说辞,又像是在等茶水静置。

  而十五秒一过,吴秤就按住盖儿把茶水倒入公道杯,边倒边认真一字一句说道:“我欠宁先生。”

  “欠宁先生?那和我身份又有什么关系?”

  吴秤看了眼杜柒,将公道杯的茶分到五个茶杯之中,道:“他让我做你师父。”

  吴秤手上动作稍停,顿了顿说道:“你可愿意做我徒儿?若愿意,这四杯茶,天地君亲,而最后一杯师,我奉下。若不愿意,自会保你回渭水,不过之后,不会再干涉你了。”

  杜柒看着一脸认真的吴秤,脸部一阵抽搐,道“小吴公子,我想问一下,您今年贵庚啊?”

  吴秤听完却像泄了劲儿一样道:“贵庚个屁,二十七,二月底的生日,倒是刚过。”

  杜柒脸部又是一阵抽搐,小声嘀咕了一句:“这巧了不是,我三月初的生日,在那边的世界也二十六七了快。”

  未待吴秤听见,就闭嘴不言。

  吴秤又板起了面孔道:

  “你今年十五,刚踏入江湖,而我在江湖这三五年来,却是早已打出一番名号了。怎么,嫌我年轻,教不好你啊?一句话,拜不拜?”

  杜柒一耸肩,跪将下去:

  “拜拜拜,行了吧,别说拜,这会儿我瑞思拜都没问题,比心都行。我倒是不想拜,可没师傅大人在上,小徒我一个人在这元城出不了明天就被人千刀万剐了去,后天就心头血被人沾点心献祭了,现在宁先生不在,只能拜你码头了,认个师父权当不亏。”

  吴秤虽然没听懂前面那一堆神神叨叨的什么意思,但也明白了杜柒拜了,迎着杜柒一笑道:“不错,免礼吧,乖徒儿。”

  然后也不动手,用嘴对着茶碗努了努嘴,眼神瞟向杜柒。

  杜柒嘴角三度抽搐。

  杜柒只得假模假式地伸手去端碗,而吴秤却不知道哪里摸出了把扇子,一下打到杜柒的手上,道:

  “第五碗!”

  杜柒赶忙赔个笑,端起第五碗递了过去,吴秤不慌不忙喝了一口,放下了茶碗叹道:

  “好茶!知道这茶叫什么么?”

  杜柒摇了摇头。

  “天地君亲师的……师!”

  杜柒瞥了一眼吴秤臭屁的模样,小声嘟囔道:“才不是哩,分明是你当时说的那五种情绪里的……得意!”

  吴秤这句却分明是听见了,不过也不甚在意,板起脸接着说道:

  “好了,胡闹就到这了,只是刚刚看你太紧张,而今天早上又突然失了智一般,怕你还没完成利用价值就自己崩溃了。”

  杜柒接着小声嘟囔:“顺便占个便宜?”

  吴秤瞪了他一眼,喝道:“说正经的了!我先问你,你上午在章家,是什么情况?”

  杜柒欲言又止,心中暗叹:哎,这问题终究还是来了,看来今日无论如何躲不开这一遭了。

  但吴秤看了看杜柒的样子,却是缓缓摇了摇头道:

  “不乐意说也无妨,我现在还没那么想知道你身上到底藏了些什么。但是你必须让我明白到底是什么事情,现在又是什么境遇,得让我去分析时有迹可循,你懂么?”

  杜柒沉思良久,端起杯子默默喝了一口茶,严肃道:

  “我懂你的意思了。这样,我先问你几个问题,第一个,我若说我会玄术方术你信不信?”

  吴秤看了一眼杜柒,没有犹豫说道:“自是不信!”

  杜柒点点头道:“不错,我也不信,那第二个问题,我要说是我算计的章家小姐你信不信?”

  吴秤突地一怔,脸上一阵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

  杜柒苦笑道:“自然不可能,我若有那么大本事,又何必现在这般。那我问第三个问题了,你听好了,我若是说……我也被同样算计过,但最后是靠自己走出来的,没被人解咒……你大概懂我的意思了么?”

  这时的吴秤瞳孔放大,嘴巴微张,整个人都一副瞠目结舌的滑稽表情,这样的神态却是少有出现在吴秤身上,而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接着略一琢磨,看向杜柒问道:

  “那你牵扯到这件事里……和你说的也中了这所谓咒念也好还是算计也罢,有关系么?”

  杜柒又是苦笑了一下道:

  “没关系……又有关系……总之我现在也比较乱,甚至不知道有没有关系,但大部分都是巧合。”

  吴秤这次沉思的时间却是比刚刚还要长,眼看茶就要凉了,才继续问道:“明白了,那你需要从章家得到什么?”

  杜柒暗叹和聪明人对话就是舒服,简单粗暴,绝不问那些细枝末节,懂得直切要害,于是也不做沉思便道:

  “好问题!我需要两个结果。一是章家小姐梦里看到的全部内容……最好能和她对话一番,只我和她二人。

  如若不成,那就难办了,不过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我需要验证一件事情,请务必让我见章家小姐一次,起码必须……看到她的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