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梦境酒花酿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账算邪煞

梦境酒花酿造者 达夫沙克 2064 2020.04.03 19:53

  本该一日的脚程,但在杜柒和骆斌生的坚持下,却是半天时间就走完了,而终于在夜晚来临前,二人来到了元城之外。

  “又回来了么?”杜柒一阵苦笑。

  而骆斌生也喃喃低语道:

  “活着撑到元城了?”

  杜柒看着骆斌生一脸戚戚然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气闷,也不知这人是生来便是如此,还是被之前的破事儿吓破了胆子。

  杜柒不由得说道:

  “如何,跟我一道进元城找吴秤?或者你自行行事,怎么说你也是个骆家公子吧?”

  骆斌生一脸苦闷,干巴巴地笑了两声:

  “呵呵,你倒不是不要取笑我了,罗山在元城安插下的人都不见了踪影,而罗山现在又是乱作一团,我哪里还敢有什么心思?”

  随后骆斌生看了一眼杜柒,坚定地说道:

  “我痴长你几岁,叫你一声旱生兄弟。旱生兄弟,这一趟若是没你,可能我已经死了不知几次,真是多谢旱生兄弟了。”

  随手拱手作揖,接着说道:

  “旱生兄弟,这次若是能化解此难,骆家自当涌泉相报,而我也自当如是。骆某此时早已是无头苍蝇一般,若没了旱生兄弟帮衬,怕是活不过今晚呐!”

  说着骆斌生鞠了一躬,若不是杜柒拦着甚至还想行那大礼,涕泗横流地收到:

  “旱生兄弟,无论如何不能抛下我啊!”

  杜柒见状也是一阵感叹,心道:

  “哎,这人看上去虽是富家公子哥,但人却是没什么坏心眼,而遇上这次事儿怕也是倒霉催的了。”

  不由得连忙说道:

  “无妨,哎,只是我也是一头雾水自身难保,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当务之急,应是先寻得吴秤,再重新商议吧。”

  二人在元城门外一阵唏嘘,之后也算是互相又重新认识了一番,交情却是变好了一些。

  都说患难见真情,有些时候,确实不假。

  而这次进元城的杜柒,眼中已经重新坚毅了起来,不似从前那慵懒的性子,或许真真经历了一次危机,自然而然成长了许多。

  而生于现代长于现代的杜柒,若说没经历这些磨炼,即使有宁不缺和吴秤所保护,顶着这于旱生的皮囊,也总会流离失所,死于非命。

  而这次撞邪,却或许仅仅是杜柒所经历的磨难的第一步,而后面的一切,尚未可知。

  二人这时已经背负行囊进了元城,而回到之前的客栈办理入住之类不再多表。

  都收拾好后,杜柒却是未曾见到吴秤,直至天色已晚,吴秤才顶着月色回来,而归来的吴秤走到房门前,看着坐在门口地上已经快睡着的杜柒,也是不由得一怔。

  吴秤看了一眼杜柒,微微皱眉,然后舒展眉头轻声道:

  “这么快便回来了?可是遇到什么麻烦不成?”

  杜柒的脸色有些发苦,强自做了个笑容:

  “师父,我这次……怕是真遇上大麻烦了!”

  吴秤听闻杜柒的话,却是又一怔,平常杜柒虽然人小鬼大,但与自己向来平辈相交,虽然自己是他师父,但却从未亲口听杜柒喊过一次。

  但这次,杜柒不但喊了师父,还直说遇上大麻烦了,那恐怕是真的撞上大麻烦了才是!

  听闻至此,吴秤也是赶忙说道:

  “不急,先进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着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而杜柒这时也从门口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道:

  “这次是不叫你师父也不行啦!你徒弟我是真遇上大麻烦了!不过你先回屋稍等,我还得再叫上一个人,我们两个人一起说才能说明白哩!”

  吴秤闻言又是一怔,到现在回到客栈门口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吴秤却是怔了三怔,不得不说杜柒这次回来给他了一些意料之外的变化。

  -------------------------------------

  月色初上,窗外人烟渐淡,人声亦稀。

  吴秤此时已经知晓了杜柒的故事。从与宁无缺进入那章家宅子遇到了变异的走廊,到看到带着修罗面具的屋内女子。

  以及罗山上的惊闻,各地罗山掌柜的变故,和这次骆斌生与杜柒所经历的……所谓邪事!

  吴秤听完后却是做了一大段的长考,而骆斌生与杜柒此时也不敢打扰吴秤的思考。

  隔了一会儿,吴秤长舒一口气,抬头望向天花板,眼睛似乎比平日还要大上了一番: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却未曾想这事情里有着这等变故,这样一来,那些事情倒是都连在了一起,而连在一起后,却反而更扑朔迷离了一般啊。”

  说着吴秤又是一口大气:

  “这事情确实是大麻烦了啊,不怪你头疼,我现在听来,都没有太好的建议,怪不得你让我务必早点儿找到章家小姐,原来此事之中竟有这等邪异的变故!”

  骆斌生与杜柒不知该如何接话,似乎沉默是最好的应对了,因为该说的,该分析的,二人已经耗干了两壶茶水。

  而口干舌燥的二人,也是缕清了思路,这时倒是想听听吴秤的高见了。

  而吴秤下一句话,就让骆斌生脸色一变:

  “我想先问一下,这会儿,相比这赶路的一天,你脑海中的低语是否加重了一些?”

  骆斌生似乎已经适应了脑内那杂乱的声音,稍作感触,便脸色大变,忙问:

  “确实如此,先生怎知?”

  吴秤微微定神,言道:

  “我其实也只是猜测,但若是如我猜测一般,今夜恐怕你们二人还要面对一次如昨天一般的局面了。”

  闻言不止骆斌生,连杜柒也是脸色大变。

  杜柒连忙说道:

  “不行了!昨天那场做过,已经让我现在虚弱不堪,能撑到元城也是因为师父算是个支柱了,若是今夜再来一番,真是折煞我也!”

  骆斌生听完杜柒的话也是连忙点头,示意自己也是如此。

  吴秤摇了摇头道:

  “这却是最关键的了。如果撑不过,决计会死无葬身之地。但这次,我决定和你们一道,亲自体验一把。”

  说着吴秤满脸傲气,微微一笑:

  “却不曾得知,世上还真有如此好玩儿的事情!而这么好玩儿的事情,又怎么少的了我吴秤呢!敢要我徒弟的命,那今夜我就先和这邪煞算上一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