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小可爱在游戏里当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红树林

小可爱在游戏里当大佬 云喜喜 2281 2021.07.29 14:09

  “这里就是了吗?”

  众人来到一条河边,宽阔河面大概有十多米宽,河流河水奔腾而过,水花时不时拍向岸边,河岸上还立着一块石头。

  “这么宽……”唐朝阳看着眼前的河流突然想到一个词:望洋兴叹。

  “这怎么过去啊?”

  “这石头上好像还写了字。”轻染目光扫到石碑,轻声说道。

  “圣灵河。”轻染的手抚上石碑,触摸上面朱红色古怪文字,喃喃道。

  齐平也走到石碑面前:“轻染姐,你在说什么?什么圣灵河?你认识上面的文字?”

  四周一开始在看河的人都转身围在石碑旁边。

  灰色的石碑没啥造型,可能是经过风化腐蚀,外形就是一块大点的石头,隐隐约约能看出这上面刻着三个字,不像是汉字,也肯定不是英语,直觉告诉他们,这不是他们现实世界的文字。

  轻染蹙眉:“这个石碑很古怪,我碰上去时,脑子里就出现这三个字——圣灵河,应该是这条河的名字。”

  “这么神奇?”唐朝阳一脸跃跃欲试。

  “既然石碑古怪,那你们就先……”不要碰,傅修芜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唐朝阳把手按在石碑上了。

  傅修芜按了一下额头,压下火气:“你们不要碰先。”

  唐朝阳一脸无辜:“你刚才没说,而且我碰了也没什么感觉,难道是要摸上面的字才行吗?”

  傅修芜:“那你……”赶紧松手。他话还没有说完,就看着唐朝阳把罪恶的手掌伸向石碑上的红色字迹,还拍了拍。

  心知肚明的众人:……这就是传说中的铁人憨憨吧。

  唐朝阳丝毫没有感觉到气氛的僵硬,开口道:“我还是没有任何感觉啊。为什么轻染姐会有,这玩意难不成还能是一次性的?”

  傅修芜已经恢复平静了。

  轻染神色坦然:“我不知道,但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也没必要撒谎。”

  齐平也上手去摸,“我也不相信轻染姐会撒谎,说不定你那是意外呢。”

  唐朝阳不服气:“你在说我手气差吗?那你有本事给爷摸,摸不出来以后就给爷……”

  齐平有些无奈:“我不是这个意思。”

  唐朝夜拉拉他的衣服,示意他少说两句,“哥,冷静!”

  唐朝阳冷哼了一声,安静了一会,突然又开口道:“哎,我们现在像不像西游记里的那个唐僧和他徒弟渡河啊,不是有一集是他们坐着老鳖过河的吗?”

  被他冷不丁的提起,他们想了一下,额……还真挺像。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瞬间被他的话搅没了。

  唐朝夜忽然说道:“不是乌龟吗?”

  ……这个是重点吗?

  唐朝阳挥了挥手,打着哈哈道:“哈哈哈,是吗?都差不多,差不多。”他一点都不尴尬。

  齐平感受了一会,确实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对众人摇摇头,“我也没感觉。”

  唐朝阳得意忘形冲他“哼”了一声。

  唐朝阳也伸手试了一下,确实是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石碑是可以碰的,至少一时半会不会出什么事。

  齐平揪揪他的小平头,一脸烦躁:“难道真是一次性的?那如果这个是关键,那这个游戏不是只能出来一批人吗?那要是被单个人碰到,又没有注意,那不就全军覆没了?”

  傅修芜突然开口:“轻染,你再试一下,看还有没有感觉?”

  轻染伸出手……

  “好像有人在哪里问……”轻染脸上的血色慢慢褪去,变得仓白,眼神开始涣散。

  池微脸色微变,用力把她扯开。

  过了一会,轻染缓过劲来,有些虚弱的开口:“我刚才听到有人在说话,听不太清楚,微微拉开我的时候就听不到了。”

  傅修芜:“刚才很危险,你为什么不放开。”

  他一开始以为她能自己放开的,并不有那么危险才没有拉开她,直到后面池微把她拉开才察觉不对,是他放松警惕了。

  轻染迷茫了一下:“我不知道,我只是凭感觉说出我听到的话,清醒过来才觉得脑子里很晕,很难受。”

  齐平一脸关切:“轻染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轻染摇摇头:“没事了。”

  傅修芜抬头看了看偏西的太阳,“我们要先回去了,不然天要黑了。”

  “嗯。”

  “轻染姐,我扶着你。”池微走在轻染身边,将她的半个身子都搭在她身上。

  轻染脸上浮一丝红晕,“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

  池微没有放开,“我们时间不多了,回去要走的比来时更快,你会掉队的。就当是报答傅叔叔对我们队员的照顾好了。”

  轻染轻声说了一声谢谢,没再拒绝池微的帮助。

  “以后有什么需要也可以来找我,我就住在队长的对门。”

  “嗯。”

  ……

  “雾气果然越来越重了。”

  天还没黑,林子里就开始弥漫着浓雾气,前方十米之外的景物已经完全看不清了。半空中盘旋着的黑色大鸟,“嘎嘎”的叫着,阳光渐收,温度也开始下降。

  唐朝阳搓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加快步伐蹭到池微的身边,感觉自己来到恐怖片现场,为了不跟丢,他还是离老大近一点。

  最前面开路的傅修芜也有意放慢了步伐,“你们跟紧一点,最好拉着人一起走,不要跟丢了。”

  走在池微身边的唐朝阳立马拉住池微的校服外套,池微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唐朝夜就在后面扯着他哥的衣服,几个人站成一列。

  傅修芜回头看了一眼,只剩下一个落单的齐平了,而他后面像极了幼儿园里老鹰捉小鸡的一排小鸡,而池微大概就是那只保护小鸡的老母鸡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溢出一声轻笑,所幸没什么人注意到,他连忙收收敛笑意。

  池微抬起头看向最前面的那个人,发现他一切照常,又垂下漆黑的双眸。

  幻听吗?她没有多想,就继续赶路了。

  ……

  紧赶慢赶,终于快回到木屋了,隔着雾气都能看见前方的小院子了,众人提着的心微微放下,这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意外,不幸中的万年。

  “终于回来了,我第一次看这小破屋子这么亲切。”唐朝阳第一个冲了进去。

  小院的门是开着的,率先进去的唐朝阳突然发出一声尖叫,突然又像旋风一样跑了出来。

  众人面色一紧:出什么事了?里面进东西了?

  “怎么了?”池微神色平静,看他这么中气十足的跑出来,大概也没什么大事。要是真有事,估计就跑不出来了,哪里还让他这么横冲直撞。

  唐朝阳这种人,不吃点苦头是不可能长记性的。

  “哥出什么事了?”看见他哥好好出来,唐朝夜就把心放肚子里了。他哥这个人他了解,走的出来就代表问题不大。

  

举报

作者感言

云喜喜

云喜喜

今天的作业还没完。我还能再拖拖【狗头保命】

2021-07-29 14: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