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心理罪(全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调查

心理罪(全集) 雷米 1 23 51152016.11.24 17:25

    在师大保卫处混了这么多年,处长陈斌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自从被副校长的电话从被窝里拎出来之后,陈斌已经马不停蹄地忙活了大半个上午,接待公安局勘查现场,安抚学生,向校领导汇报。好不容易喘口气,正想去食堂弄个馒头啃啃,保卫处就打电话让他快回去,说是市局经文保处来人了。

  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男子坐在桌旁,一脸疲惫。之前赶到的市局刑警正在向他汇报刚才现场勘查的情况。男子垂着眼睛,面无表情地听着。看到陈斌进来,男子抬起头,上下打量着他。一旁的保卫处干部忙不迭地介绍:“这是我们处长陈斌。这位是市局经文保处的处长邢至森。”

  陈斌矜持地点点头。邢至森没有站起来的意思,只是微微颔首,算是打过了招呼。

  先期赶到的干警很快就把初步调查的情况介绍完毕,邢至森听后,半晌没有说话。一时间,保卫处办公室内一片静默。陈斌有点尴尬,清清嗓子说道:“发生这样不幸的事情,我们校方感到十分痛心,这说明我们的校园保卫工作做得还很不够,校长已经责成我们积极配合公安部门工作,争取早日破案……”

  没等他说完,邢至森就站了起来:“去现场看看吧。”

  五分钟后,邢至森站在男生二舍门前,上下打量着这座年代久远的建筑。

  木质窗户。红色的砖墙。上面还能隐约看见斑驳的“无产”“革命”之类的字样。邢至森看着一楼窗户上的铁护栏,想了想,抬腿走进了二舍。

  一进门,面前是一段五级台阶。正对着楼梯的一面小黑板前,一个身材瘦削、高挑的中年妇女正在黑板上写着“221某某某领取邮包”之类的告示,字迹娟秀,邢至森不由得多看了两眼。那个中年妇女也听见了身后的动静,回过头来,刚要开口发问,就看见了陈斌。

  陈斌朝她挥挥手:“他们是公安局的,来看看现场。”

  中年妇女“哦”了一声,回过头在黑板上继续写着。

  “这是二舍的管理员孙梅,”陈斌回头对邢至森说,“昨晚值班的就是她。”

  邢至森立刻停下脚步,转身面对孙梅。

  “你现在有时间么?”

  孙梅显得有点紧张,点点头:“进去说吧。”

  一行人进了值班室,本来就不大的空间显得更加狭窄。

  邢至森似乎并不急于提问,而是来回打量着值班室。

  值班室是一个长方形的房间,大约有7平方米。左侧墙角放着一张床,右侧的墙上开着一个小窗户,窗下摆着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空间虽小,可是收拾得干干净净。

  邢至森注意到左面的墙上开着一道门。“那里是?”他指指那道门。

  “哦,那是学生值班员休息的地方。”孙梅说。

  邢至森走过去,推开那道门,里面是一个狭小、细长的房间,没有窗户,只有一张床。

  邢至森把门带好,转过身,这才发现孙梅还一直站着,他做了个向下的手势:“你坐你坐。我们就是来了解点情况。”

  孙梅看了陈斌一眼,退到床边坐下。

  邢至森在桌边的椅子上坐下:“在这里工作几年了?”

  “五年。”

  “一直在这里?”

  “嗯。”

  “学生好管理么?”

  “还行。这楼里都是男学生,平时也有个别淘气的,不过总体上还算老实。”

  “宿舍楼几点锁门?”

  “10点半。”

  “锁门后,还有可能进人么?”

  “绝不可能。”孙梅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同时不安地看看陈斌。

  邢至森微微笑了笑:“你别紧张。那么,学生如果回来晚了怎么办?”

  陈斌在一旁插话说:“如果学生在关寝后才回来,需要向保卫处说明情况,然后由我们的夜间值班干部带回宿舍楼。”

  邢至森点点头:“也就是说,凶手只能是昨晚在楼里的人?”

  陈斌一时语塞。

  这时,值班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瘦瘦的男生大步闯了进来,边走边说:

  “孙姨,二楼有几个窗户……”

  话没说完,男生就发现屋子里站满了人,吓得赶快闭上嘴。

  “二楼的窗户怎么了?”邢至森望向他,目光一下子变得专注,“你别怕,慢慢说。”

  男生看看邢至森,又看看陈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陈斌不耐烦地说:“让你说你就说嘛。”

  男生低声说:“孙姨说,也许是外面的人干的,让我上去看看二楼的窗户是不是都关好了。我刚才上去看了一下,二楼两侧的厕所里,有几个窗户是坏的,关不上。”

  陈斌急了,扭头瞪着孙梅:“我不是说过了么,什么都不要动!”

  孙梅满脸通红,不敢抬头。

  邢至森朝旁边努努嘴:“小丁,去看看。”

  姓丁的警察应了一声,和两个保卫处的干部拉开门走了。

  邢至森看看手足无措的男生,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男生的脸色有点发白:“吴涵。”

  陈斌忙介绍说:“这是勤工俭学的学生,昨晚负责值班。”

  邢至森“哦”了一声,继续问道:“昨晚熄灯后,你在哪儿?”

  “就在这里,”他指指孙梅,“跟孙姨聊天,后来,就进去睡觉了。”

  “嗯,我可以做证。”孙梅抬起头来,看到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她,吓得又埋下头去。

  “那你呢?”

  “我?打毛线,听广播,一直到5点。”

  邢至森点点头,眉头微微蹙起。

  这时姓丁的警察回来了,他边拍打着身上的灰,边说:“没错。二楼厕所的确有几扇窗户坏了,关不上。我已经让局里来人勘验了。”

  陈斌的脸色很不好看。“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他指着孙梅,嗓门很高,“门窗坏了要及时修理,不要给坏分子可乘之机。你看看,现在出事了……”

  “算了,”邢至森站起来,“去案发现场看看吧。”

  现场位于男生二宿舍三楼走廊左侧尽头的厕所。这是一个公共卫生间,分里外两间,外间为水房,里间是厕所。厕所总面积在20平方米左右。左侧是小便池。右侧是大便池,一共四个蹲位,中间用三个高约1.5米的水泥墙隔开。一个警察用手指了指最里侧的隔间:“死者是在第一个蹲位被发现的。”

  邢至森走上前,这是一个1平方米左右的半封闭空间,潮湿污浊,没看见明显的血迹。

  “现场勘查完了?”

  “是的,死者的死因为机械性窒息,初步推断为他杀。现场勘查报告和尸检报告下午就能出来。”

  邢至森点点头,看了看水泥墙,转身出了厕所。

  回到走廊里,邢至森看了看两边排列的寝室,转头问陈斌:“第一个发现尸体的学生在哪儿?”

  陈斌说:“那个学生还在寝室里。他有点吓着了,请了假在宿舍休息。”

  邢至森摆摆手,示意他带路。

  一行人来到351寝室门前。陈斌敲敲门,里面传来一个男声:“谁啊?”

  “保卫处的,开门。”

  “哦,等等。”

  门很快打开,一个脸色煞白的男生站在门口:“请进吧。”

  几个人鱼贯而入,几乎每个人走过男生身边都会上下打量他一番,男生看起来更加紧张了。

  邢至森走到寝室里唯一一张桌子前,伸手拉了把椅子坐下,看见男生还站在原地,微笑了一下,挥挥手:“你也坐啊。”

  男生答应了一声,走到一张床前,小心翼翼地坐下。

  “你叫什么名字?”

  “孙庆东。”

  “是你第一个发现死者的?”

  “是的。”

  “讲讲当时的情形吧。”

  孙庆东咽了咽唾沫,皱皱眉头,似乎很不愿意回忆起那一幕。

  昨晚11点半左右,室友周军去了厕所。之后不久,孙庆东就睡着了。今天凌晨1点左右,孙庆东起床上厕所,睡眼惺忪的他似乎看见周军还蹲在厕所里。孙庆东随口说了句“你还没拉完啊,不怕脱肛啊”,也不记得周军是否回应,就回寝室睡觉了。早晨5点半,孙庆东起来晨跑,上厕所的时候看见周军居然还蹲在原处。孙庆东既惊讶又疑惑,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脑袋,结果周军以蹲着的姿势僵硬地向前倒下。孙庆东被吓得不轻,连滚带爬地跑到楼下通知管理员孙梅。孙梅直接报了警。

  邢至森听完,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了几句便起身告辞。临走的时候,孙庆东不时偷瞄着他,似乎有话要说。邢至森察觉出来,问他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孙庆东支吾了半天,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周军昨晚出去上厕所的时候,好像在走廊里跟别人说话,而且还骂了那个人。邢至森问是谁,孙庆东犹豫了一下,说听声音好像是对门的方木。随后又赶紧补充说他只是隐隐约约地听到,不一定准确。邢至森想了想,对陈斌说:“把那个方木叫来吧。”

  今天上午的课是西方法律思想史。尽管还有几分钟就要上课了,可教室里仍然热闹得像一锅滚开的粥。

  在绝大多数学生的人生经历中,死亡似乎一直是一个十分遥远的名词。当它如此真切地降临在身边的同学身上,对这些20岁出头的年轻人而言,其震撼可想而知。

  351寝室的男生们成了全班的焦点,几乎每个人的身边都围着一大群同学,一遍又一遍地反复追问早上的情形。女同学们既好奇又恐惧地向男生打听当时的情况,有几个平时和周军关系不错的女生还掉了泪。课堂里弥漫着兴奋而诡异的气氛,每个人都偷偷打量着其他人,不时地大声议论着,彼此交换迷惑不解或恍然大悟的眼神。

  上课铃响了,几乎是同时,讲授西方法律思想史的陈老师气喘吁吁地跑进来。

  教室里丝毫没有因为授课老师的到场而安静下来,陈老师耐心地站了几秒钟,发现自己并没有如往日一样成为课堂的焦点,不由得心生怒气。

  他把手里的教案“啪”的一声摔在讲台上:“干什么,上不上课?”

  学生们这才发现陈老师已经来了,离座的慌慌张张地跑回去,没打开书包的手忙脚乱地掏出书本。教室里很快恢复了安静。

  陈老师板着脸左右扫视,发现本应座无虚席的教室里出现了几处刺眼的空白。余怒未消的他掏出教学手册,开始点名。

  “卢琳。”

  “到。”

  “陈晶。”

  “到。”

  ……

  “周军。”

  教室里鸦雀无声。

  “周军。”陈老师抬起头,“没来么?”

  他用红笔在周军的名字旁边狠狠地写上“缺勤”:“告诉周军,让他下课后来找我!”

  下面的学生们面面相觑。有人轻声说了一句:“老师,他死了。”

  声音虽小,陈老师还是听到了。他一瞪眼睛:“什么?”

  没有人回答。

  过了几秒钟,班长战战兢兢地站起来:“老师,周军不是缺勤,他……他死了。”

  “死了?”陈老师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什么时候死的?”

  “今天早上。”

  陈老师愣了一会儿:“那就不用来找我了。”

  教室里传来轻轻的笑声。

  方木没有笑。

  他始终趴在桌子上,不时抬眼瞄瞄自己左前方的位置,那是周军的座位。

  周军死了。那个平时爱说爱笑、口无遮拦的小个子男生死了。

  这种感觉很不真实。因为在不到10个小时之前,他还曾经跟自己笑骂过,打闹过,那时他的身体柔软,温热,充满生机。而现在,他冰冷、僵硬地躺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被一群陌生的法医无情地切割着。周军这个名字不再有任何意义,他现在被叫作“死者”。

  一个人,就这样毫无征兆地从你的生活里突然消失。不管他对你重要与否,或多或少,都会让人唏嘘。

  方木的眼眶有些潮湿,那家伙的种种好处,瞬间就涌入脑海,挥之不去。

  人死不能复生,生者还得按部就班地生活。陈老师稳定了一下情绪,开始上课。课讲到一半,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保卫处的干部走进来,对陈老师点点头。

  “我是保卫处的,找个学生。”然后,他在教室里扫视一圈,开口问道,“方木,方木在哪儿?”

  方木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旁边的人推推他,他才站起来:“我在这儿。”

  “你出来一下。”保卫干部表情严肃,挥手向门旁示意。

  “我?”方木用手指指自己,有些莫名其妙。

  “对,快点。”

  方木懵头懵脑地收拾好书包,在其他人诧异的目光中走了出去,门一关上,就听见教室里又是一片喧嚣。

  一路上,方木好几次想问问那个保卫干部的来意,可是看到他那张铁青的脸,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方木被径直带到了保卫处。一进门,屋里的几个人就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处长陈斌表情不善,指着一把椅子说道:“坐下吧。”

  随即,他指指另外几个便装男子:“这几位是公安局的同志,想找你了解点情况。”

  方木点头,顺从地坐下,脑子里却依旧是一串问号。

  “你叫方木?”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警察问道。

  “是。”

  “哪个院的?”

  “法学院的。”

  “籍贯?”

  “本市。”

  “昨晚11点半到今天凌晨1点之间,你在哪里?”

  “哪儿也没去,在寝室里睡觉。”方木又补充了一句,“我们寝室的人可以做证。”

  年轻的警察笑了笑:“你别紧张,就是了解点情况。”

  方木觉得有点尴尬,低下头嘟哝着:“我没紧张。”

  “你昨晚和死者接触了么?”

  “嗯?”

  “就是说,交谈过么?”

  “哦,说了。”

  方木已经猜出对方的意图,就把昨晚周军过来要开水和卫生纸的情景大致描述了一下。

  “熄灯之后呢?”

  方木想了想,在椅子上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子:“算是……接触过吧。”

  “什么叫‘算是接触过’?”年轻警察立刻追问道。屋子里顿时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盯着他。

  “我听到他出门去厕所,”方木的脸红了,嗫嚅了半天才说道,“我隔着门,对他喊了一句话。”

  “你喊了什么?”

  “精尽人亡——就是开句玩笑。”方木急忙补充道,“他说要去厕所会女鬼,我才说的。”

  几个年轻人笑了笑。40多岁的陈斌仍然一副不明就里的样子。

  “他说什么了?”

  方木为难地看看警察,不作声。

  “说话啊,他说什么了?”

  “一句……一句脏话。”

  “什么脏话?”

  “……傻×。”

  没有人笑。

  方木感觉到,在他接受询问的时候,那个坐在桌旁的年长警察一直在盯着自己。方木把目光移向他,那是一张警察特有的冷漠且不动声色的脸。接触到方木的目光,对方没有回避,但是方木感觉到那目光中并没有敌意或者质疑。这让方木平静了许多。

  年轻的警察又问了几个问题后,就让方木离开了。在他拉开门的一刹那,那个年长警察突然开口问道:“你觉得周军是个什么样的人?”

  方木握着门把手,想了想:“挺好的一个人,喜欢开玩笑,就是有的时候……有点闹人。”

  年长的警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挥挥手让方木离开。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