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能提现六脉神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失衡

我能提现六脉神剑 零零点零一 2161 2020.07.30 07:29

    被决斗的同时,张璘也收到了{决斗}这张卡牌的信息介绍。

  【决斗:锦囊牌,用于和目标开启决斗,决斗失败者扣除一滴血量。】

  张璘扫了一眼周围,在一处营帐旁边发现了郭嘉。

  郭嘉看上去十分羸弱,面色苍白,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吹倒一般。

  张璘丝毫没有因为郭嘉的外貌而掉以轻心,他知道现在所看到的根本不是玩家的真实面目,你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隐藏在这副弱不禁风的皮囊之下。

  张璘可以使用{无懈可击}来使决斗失效,但他没有这样做,他静静地看着郭嘉,等待系统倒计时结束。

  系统倒计时结束后,默认他选择了“否”,即在决斗卡牌的攻击下不使用自己手中的卡牌。

  张璘之所以这样选择,原因有两个。

  其一,吕蒙的技能克己是这样的介绍:【若于本回合未使用或打出过{杀},在回合结束时可以保留所有卡牌,无需销毁。】也就是说他要想保证回合结算时候不弃牌,那就不能主动或者被动出{杀},但他又想要试探一下郭嘉,让其掉血,来观察他会给谁分配卡牌,所以巴不得和郭嘉决斗一下。

  其二,张璘能够抵消{决斗}的只有一张{无懈可击},但张璘认为{无懈可击}比较重要,还是留在以后再用,没必要为一张{决斗}浪费。

  【决斗生效:郭嘉<->吕蒙】

  箭头是双向的,表明两人可以互相攻击。

  {决斗}这张卡牌同样是一张双刃剑,完全比的是双方战斗实力高低,实力强大的人自然可以胜出。

  张璘看着营地内的郭嘉,猛然一夹马腹,策马冲出!

  赤红大马轻松跃过半人多高的拒马,进入营地后再次向着郭嘉发起冲锋,以这样远距离的冲锋,其形成的冲击力也是一般人难以抵挡的。

  郭嘉站在原地,不闪不避,他只是在战马撞到自己之前,向张璘扔出了手中的一只长矛。

  长矛的矛头呈蛇形,不难猜测,这应该是{丈八蛇矛}。

  张璘侧身躲开,长矛从他身边擦过,十分惊险。

  与此同时,战马也将郭嘉撞飞,郭嘉化作一道白光消失。

  不一会儿,郭嘉在原地复活,他原本三滴血的血量减少一滴,变为两滴。

  因为受到一滴伤害,触发了郭嘉的技能,所以有两张牌随机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两张牌郭嘉可以交给场上的任何角色,包括他自己。

  郭嘉丝毫没有犹豫,他将两张卡牌尽数收入自己囊中。

  张璘微微皱眉,看来郭嘉对自己使用{决斗},目的就是想要掉血拿牌,通过掉血的方式增加自己的手牌数量。

  手牌数量一旦增加,无论是防御能力还是进攻能力,都会相应增加。

  郭嘉看着张璘,捏碎手中的一张卡牌。

  张璘看到系统提示信息:

  【郭嘉对你使用了{过河拆桥},是否使用卡牌?是/否】

  【过河拆桥:指定一名视野范围内的角色,销毁其一张卡牌,包括已装备的武器、坐骑、防具等。】

  看到郭嘉对自己用{过河拆桥},张璘果断点了“是”,这一回他要用手牌了。

  【请选择一张卡牌,并捏碎。】

  张璘果断捏碎了手中的{无懈可击}。

  【{无懈可击}生效,{过河拆桥}效果被抵消。】

  【郭嘉对你使用了{顺手牵羊},是否使用卡牌?是/否】

  顺手牵羊?原来郭嘉真正的目的是用{过河拆桥}来消耗张璘的{无懈可击},然后实现其{顺手牵羊}的目的。

  【顺手牵羊:指定一名视野范围内的角色,偷盗其一张卡牌,包括已装备的武器、坐骑、防具等。】

  张璘点手上是一张{杀},三张{闪},一张{酒},一张{藤甲},没有任何一张可以抵消{顺手牵羊}的效果。

  无奈之下,张璘只能选择“否”。

  张璘胯下的名马瞬间消失,化作一张卡牌飞入郭嘉的手中,郭嘉选择了窃取张璘的{名马}。

  郭嘉接到{名马}卡牌后直接捏碎,骑上名马,迅速离开了营垒。

  张璘又从一个有车的人变成了大头步兵。

  显然郭嘉不想和张璘这个内奸继续消耗手牌,所以选择离开。

  郭嘉这一次获得的牌和消耗的牌几乎等量,但血量却降了一滴,如果没有{桃}的话,对于满血只有三滴的郭嘉来说,已经算是吃亏了。

  失去了胯下坐骑,张璘无奈只得先返回大营,继续去猥琐蛰伏,等待机会。

  当张璘来到自己大营前的时候,大营的景象却让他当场愣住。

  就在这段时间里,不知是谁偷袭了他的大营,大营里到处都是己方士卒的尸体,他走时一座四百人的营帐,回来的时候却变成了一座空营。

  地上,一个还剩一口气的士兵努力抬着手,想要对张璘说些什么。

  张璘俯下身去,从气绝前的士兵口中听到两个字,“孙权”。

  孙权灭了张璘的兵马,让他失去了兵马保护,等于变相削弱了张璘的依托,只要那边反贼一干掉,就可以立刻调转枪头对准没有兵马保护的张璘。

  张璘叹了口气,他只不过才攒了两轮的牌,就已经让这个主公不放心了,倘若再来几轮,剩余几个人还不得合起伙来干他?

  张璘快速思考后作出一个决定,他必须要先干掉一个人,不管那个人是什么身份,只要先杀一个,平衡的天平就会向自己这边倾斜。

  试想,如果他杀的是反贼,那么另一个反贼就会向他寻求合作,如果杀的是忠臣,那主公就会来和自己合作,所以只能是先打破对自己不利的局面,而不能继续考虑场上势力是否均衡。

  张璘通过自己初步的判断,他准备对郭嘉下手。

  郭嘉的血量虽然少,但他却是这个场上防御最强智商最高的武将,和黄盖还有吕布这两个弱智角色比起来,还是先杀掉郭嘉比较好。

  张璘再次向着西北方向出发,他失去了战马,只能靠着双腿快速奔跑。

  等到张璘到达西北战场的时候,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场景。

  郭嘉、吕布、黄盖、孙权四人在一起混战,孙权的兵马将黄盖和吕布包围了起来,郭嘉和孙权则在找空隙对吕布和黄盖发起进攻。

  形式很明显,郭嘉是忠臣,吕布和黄盖是反贼。

  不妙的是,吕布和黄盖都只剩下一血,场上实力严重失衡,反贼岌岌可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