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能提现六脉神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崩陋

我能提现六脉神剑 零零点零一 2176 2020.07.19 21:34

    小黄狗这个表情放在平日里,一定会让人觉得可爱,然而现在这个情景下,惨白的月光,寂静的夜,扑鼻而来的狗屎味道,还有一条会笑的狗,顿时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张璘对小黄狗崩陋说道:“崩陋啊,你还能认得我?”

  崩陋对着张璘使劲嗅了嗅,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下,然后亲昵地用脑袋蹭了蹭张璘的裤脚。

  张璘微微皱眉,看来崩陋是认识自己的,某些地方说不通,但或许也说得通。

  张璘没有继续去考虑这些东西,总之现在他认识崩陋,崩陋也认识他。

  元来蹑手蹑脚的走到张林身边,他问道:“狗狗和你很熟吗?”

  “应该是吧,”张璘转头看向小黄狗问道:“是不是啊,崩陋?”

  小黄狗收起笑容,“汪”地叫了一声,当作回应。

  “这狗成精了啊!”元滚滚惊讶地说道。

  “本来呢,崩陋是进不了内庄的,现在既然元大小姐待见它,它也就有了进内庄的机会,有我在,你们不需要抓它,它会跟我们走。”

  “你早说啊!”元滚滚抬着自己的右手,满脸无奈。

  “你们也没问我啊。”张璘一脸狡谐。

  元来翻了个白眼儿,她猛然往前一扑,想要在小黄狗猝不及防的时候把它抓住。

  然而崩陋依然机灵地躲开了。

  元来很不服气,心中痒得很,她觉得不能够亲手抓住崩陋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这就好比男生玩游戏、追女生,小孩子买玩具是一个道理,没有得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并不代表他们的目标有多么完美、伟大。

  元来和崩陋开始围绕着张璘追逐起来,尽管元来几乎施展了平生全部所学,再怎么追得花样百出,也没办法把崩陋给抓到手。

  元滚滚惆怅地问道:“张璘,能不能给我找点水?手上这玩意儿快干了。”

  快干了……

  张璘憋笑憋到内伤,但又怕手握生化武器的元滚滚做出什么极端的动作来,所以不敢爆发。

  正在因追不到崩陋而懊恼的元来听到元滚滚的话后,放声狂笑起来,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等到……等到完全干了,就……就……它自己就掉了……哈哈哈……哎呦我不行了……”

  张璘赶忙转身,一边抽动着肩膀,一边赶忙说道:“我去给你找水……”

  过了不久,张璘从水井里打来半桶水,提到元滚滚的面前说道:“本来是一桶水的,桶有点漏,你赶紧洗,不然漏玩了。”

  “这桶还用吗?”元滚滚问道。

  “不用了,我都进内庄了,这破桶还能有什么用。”

  元滚滚赶紧清洗起来,手上那股酸爽味简直辣眼睛。

  元来还是没能抓到小黄狗崩陋,她最终还是放弃了,坐在张璘身边问道:“它为什么叫崩陋?”

  张璘回答道:“我给它起的名字,因为他的脑瓜崩长得这么大,感觉挺丑的,所以就叫它崩陋。”

  张璘想起了什么,他问道:“你爹是元歌山庄的副庄主之一,要什么样的宠物没有,你怎么就相中了它这只小黄狗呢?”

  元来抹了把额头的汗说道:“之前我跑出外庄来玩嘛,就看到了它,一时兴起,就想抓住它,结果它太机灵了,怎么也抓不到,我这个人吧,越抓不到它,就越不服气,越不服气,就越想要抓到它,所以啊……”

  元来耸了耸肩,叹了口气。

  张璘微微一笑,说道:“其实崩陋和别的狗非常不同,长得是有些不起眼,但它很通人性,你说什么,他基本上都能懂得。”

  “是吗?”元来看向崩陋说道:“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想要把你带回去内庄养,不会伤害你,你懂吗?”

  “汪!”崩陋仰天叫了一声,以示回应。

  “那你过来,咱们拉钩,冰释前嫌。”元来对崩陋伸出了小拇指。

  崩陋抬起自己的前蹄看了看,而后似乎是感受到了侮辱,它冲着元来不友好地叫了两声。

  “真的好聪明唉!”元来惊喜地说道。

  张璘干脆躺在地上,望着满天繁星,回忆着说道:“记得我刚见到它的时候,它就是这么大,体型比其他的狗小了很多,一身毛脏得看不下去,起初我都以为它是一条黑狗,给它打了桶水放它面前,它进去扑腾了一会儿,才发现是条黄狗。”

  张璘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当时看到它,就想起了自己,在外庄苟活的自己何尝不是一条流浪狗,它从远方流浪到了元歌山庄,而我,只是在原地一直流浪罢了。”

  “后来我把自己存起来的干粮拿出来分给它些,它也不挑食,狼吞虎咽,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在它的脖子上有一条勒痕,勒痕被毛发挡住,不容易被发现。所以我就仔细检查了一下那道勒痕,勒出的伤口很深,竟然可以看到咽喉。”

  元来听着揪心,她问道:“那崩陋不疼吗?”

  “那么深的伤口怎么可能不疼,伤口因为没有伤到咽喉,没怎么出血,也不致命,但伤口周围的肉已经开始腐烂,有的地方化脓,有的地方甚至已经生蛆。”(注:作者曾养的猫和狗都经历过,这是抓狗人下的套绳勒住的结果,猫狗会用力挣脱套绳,挣脱后不伤咽喉可以救活。)

  “我从脏老头儿那里要了些清洗伤口的药水给他清洗勒痕,这种药水撒在伤口上会让人痛不欲生,但洒在它的伤口上却像是没有什么反应,它就那样静静地立在那里,让我给它治疗。”

  元来神色凝重,她说道:“是因为伤口已经疼到没有知觉了吧。”

  张璘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好在是救回了它的命。”

  “是谁把崩陋伤得这么重,等本姑娘找到他,一定也让他尝尝被勒咽喉的滋味!”元来气氛地说道。

  “好了,”张璘说道:“我们把崩陋接回内庄,一起给他垒一个窝,让它也有一个像样的家,怎么样?”

  “好啊!”元来第一个同意。

  元滚滚一边搓着自己的右手,一边斜瞥着小黄狗说道:“这泡屎的仇该怎么算?”

  “呃……”张璘挠了挠头,“要不,你也拉一泡屎,让它上去踩踩?”

  “你这不就是变相骂我?这做法和狗咬了我我要再咬回去有什么区别?”

  “那区别大了,起码不会咬一嘴毛。”张璘挑了挑眉毛说道。

  元滚滚举起了自己的右手,“我们是时候该来一个友好的拥抱了。”

  ……

  张璘落荒而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