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是谁在诵我真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突变

是谁在诵我真名 余梦者 3735 2020.12.01 23:06

  雪静拉着叶辰站在地瓜摊前面,小眼睛认真的看着炉子里的地瓜,微微皱眉,显得是那么可爱。

  良久之后终于得出结论,一脸认真又担心选错的样子,小心翼翼的点了炉子里的地瓜。

  “老板,我就要这几个,不准拿其他的来凑数哦”

  老板有些小心,又不失礼貌的笑呵呵伸出手,示意先付钱。毕竟对面两人衣服破的跟乞丐一样,他小本生意也不容易,担心被人吃白食。

  “好的客官,一共是六个铜板”

  听到这句话雪静两眼稍微白眼一翻,故作生气哼了一声。

  “我们还会赊账嘛,真是的”

  但是手里的动作却不减,小心的从腰上接下一个打满补丁的小袋子。

  轻轻的将口打开,小心的倒出几枚铜钱到手掌上。又认真的稍微数了一下,确认无误,才有些心疼的交给老板。

  “给”

  “好的客官,请稍等下,这边马上给您拿过去”

  老板收了钱之后,一脸笑呵呵的,一比手示意他们两先坐在后面的桌子那边先等会,自己马上拿出钳子开始夹了起来。

  地瓜摊虽然不大,但是平时却有放置一些座椅,方便有的客人现吃。

  点完之后雪静才心满意足的拉着叶辰,走到摊子后面的桌子坐下,开始整理一些餐具准备美美的吃上一顿。

  叶辰则是全程任雪静发挥,自己在一旁默默的看着,那边老板的地瓜也夹好了,熟练的放在盆子上端过来。

  “客官来了,这是您点的六个地瓜”

  老板一把将布甩到肩膀上,笑呵呵的将地瓜放在桌子上,便转头继续去忙活了。

  自从地瓜刚放上来,叶辰明显感觉雪静有些心动了,但还是表现的很矜持了,便笑着开口道。

  “吃吧,趁热吃才好吃”

  听到叶辰的声音,雪静有些脸红的笑了一下,直接伸手拿了一个稍微噎了一口水,开始去皮。

  这么多年了,终于可以稍微奢侈了一把,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的了,当然有些心动了。

  叶辰看着前面雪静一脸认真,在那边扒着地瓜皮,又小心翼翼咬吃起来,一种难言的感情升起。

  “我愧对你啊”

  那边大口大口啃着地瓜的雪静,突然注意到了什么,一脸不明白的抬头看这叶辰。

  “你怎么不吃啊,凉了就不好吃了,要不要我帮你扒皮”

  随即伸手又抓向一个,轻轻的将自己的放下,准备帮他扒好皮在给他吃。

  叶辰看到后笑着连忙制止,自己伸手拿了一个,动手拔了起来。

  “我自己会拔,你好好吃”

  雪静听到后,这才拿起自己的那个继续认真吃了起来。

  但是此时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段美好的时光即将被打破了。

  前方大街上一个一眼看过去就像富家公子的人,带着几个根本,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离叶辰这边很近了。

  这个人就是陈家少爷,和他几个小跟班,还有一个家族中刚派给他的护卫,以他张扬的个性。

  “家族好不容易才派给我的侍卫,难道,不该出来炫耀一番”

  此刻陈大少爷正鼻孔朝天的走在路上,两旁的行人如同看到老虎一般纷纷让路开来,毕竟陈家可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家族。

  而且陈大少爷平时作风几乎整个小镇都知道,不折不扣的恶霸,平时坏事没少干。

  突然眼尖的狗腿子一号,一眯眼仿佛看到了什么,一脸谄媚的走过去,对着陈少爷说起来。

  “少爷,你看,嘿嘿嘿这不是那个叶杂碎吗”

  陈少爷听见狗腿子的话,顺着他指着方向看了过去,小眼一咪,有些阴森的笑了起来。

  他此时刚好想找个人炫耀下他护卫的武力,刚好就撞见了最佳人选,心里都快乐开了花,大手一摆。

  “走,咱们去看看他伤好了没,哈哈哈哈”

  一行人立马加快脚步走向摊子,此时叶辰和雪静还浑然不知,吃着地瓜,就听远远的一声大喊。

  “叶杂碎,你不是腿受伤了啊,还能出来吃地瓜啊”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叶辰整个人一愣,但是随即又是无尽的怒火生气,拳头紧紧握住,向前面看去。

  对面一行人几个呼吸的时候就快步走到叶辰前方了,正满脸不坏好意的笑着看着他。

  叶辰强忍住怒火,咬着牙说道。

  “承蒙陈少爷关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脚就好了”

  说完后就不管其他的了,抓着地瓜继续啃了起来,把前面的几人当做了空气。

  陈少爷对着叶辰突然转变的态度很是不满意,他就不怕自己把他开了吗,让他吃西北风去,心中一股无名火烧起。

  “喂,叶杂碎啊,既然腿好了还不快去抗米”

  陈少爷双手抱胸,一脸玩味的看着叶辰,等着他回话,眼里的折辱之意不言而喻。

  听到这句话的叶辰,内心的怒火快喷射出来一般,对方还当着静儿的面折辱他,拳头握紧,指甲都深深入肉。

  “这!么!多!年!承蒙,陈少爷关爱,叶辰不忍在受“恩情”原本就打算这一两日去请辞”

  这句话几乎是他咬着牙,一字一顿说出来,内心早已怒火葱烧,旁边的雪静见状连忙伸手放在他手上,安抚他。

  陈少爷给叶辰这句话搞的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内心极度不舒服,在他眼中,他怎敢这样对待自己。

  “叶辰!如不是这么多年我陈府给你工作,你早如路边的野狗饿死了”

  陈府给他工作,但是给的是什么,是折辱,是强迫,是压榨,中途原本想走人,还被对方毒打一顿。

  拿着最低的工钱干着最多的活,陈少爷平时稍有不顺心,就找借口对着他非打即骂。

  等等等

  拜他所赐,这么多年,如同生不如死。但是为了静儿,叶辰只能忍泪。

  她将一切托付与我,我怎敢,怎敢薄待卿。

  叶辰咬着牙,强压怒火笑道

  “那叶某真的要谢谢你了”

  听着叶辰那别有所指的话,陈公子别提多腻味了,脸上逐渐泛起狞笑,阴冷的看着他。

  “我刚刚看了一会,你未婚妻,好像挺不错的,就把她赔给我做暖床丫鬟吧”

  “来人!把她给我拿下,脸给我擦干净了,让本大爷好好看看,哈哈哈哈”

  陈少爷狞笑着大手一挥,两旁的狗腿子也跟着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快步冲上前,想抓住雪静。

  这一幕把雪静吓得花枝乱撞,连忙往叶辰身边靠,叶辰看到这一幕也是目欲欲裂。

  “你敢!”

  直接起身,快步走向前,狠狠握着拳头,对着冲过来的狗腿子打过去。

  拳头眨眼间直接击中了最近的那个狗腿子的胸口,当场一股巨力传了过去,让他整个人弯的如同虾米一般。

  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路上还将两张桌子撞得直接炸开,最终躺在七八米外,一口鲜血喷出,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第二狗腿子就在这个时候也到了,一脚对着叶辰狠狠踢过去,但是这速度在叶辰眼中如同慢放一般。

  一个侧身,快速抽出手,直接握在踢过来的腿上,那腿被一握如同被钳子夹住了一般,瞬间动弹不得。

  叶辰见状,直接两手都握上腿,直接抓住然后一个转身丢了出去,当场二号狗腿子倒飞出去,撞到在墙上,流下一片血迹在墙上,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前面两个狗腿子的惨状,可吓坏了其他人,都纷纷楞在当场,不敢上去。

  “我看谁还敢上前!”

  叶辰大吼道,此时他如同困兽一般,但是对此陈公子只是眼睛一咪。

  “你竟然!真的给你踏入了武途的门槛了”

  “怎么可能!哼!但是那又如何”

  “武奎!打死他”

  陈公子阴冷的看着前方,大手一挥,从一开始就站在他身旁的侍卫,直接冲向前去。

  这个人速度明显比其他狗腿子快上非常多,叶辰内心一阵小心,对方很可能也是搬血境的修士,而且境界比自己高上不少。

  果然叶辰猜的不错,这个几个呼吸间就冲到他前面,双眼如同毒蛇一般盯着他。

  “虎掌”

  那个人喝道,抽出手,对着叶辰一掌拍过去,如果说之前狗腿子的动作在叶辰眼中如同慢放一般。

  那么这个人的动作就是快进,快到叶辰刚看到,手掌就结结实实的盖在自己胸口上,一股巨力也同时传入胸口。

  叶辰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肋骨当场断了数根,直接将他打的一口血沫吐了出来,两眼一翻整个人都快昏死过去了。

  身体也是腾空而起,倒飞数十米出去,直接狠狠的砸在后面的墙上,都快镶进去了。

  叶辰当场浑身是血,顺着重力从墙上滑落,两只脚强承着站在地上,但是整个人却有些摇摇晃晃了,大脑开始不清醒了。

  迷迷糊糊中他好像听到了雪静撕心裂肺的呐喊。

  “叶子!”

  等他强忍的疼痛,迷迷糊糊向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了一幕让他心裂的场景。

  雪静痛哭着对着他跑过来,但是刚走没两步,就被陈少爷一脚踢倒在地,浑身是泥,脸上还沾满了泪水。

  但是她还是痛哭着,强忍着疼痛,摇摇摆摆的从地上爬起来,想继续往这边跑,但是直接被陈少爷狞笑着,一手握在头上。

  直接用力一摁,将她整个头扣在桌子上,动弹不得。

  “静儿!”

  叶辰撕心裂肺,死死盯着前面目欲欲裂,对着雪静大吼道,但是回应他的只有一句冰冷冷的话。

  “你在看哪里!”

  话音刚落,叶辰摇摇欲坠的身体前,就出现了一团黑影,是那个侍卫到了,一如既往的阴冷,对着他又是一拳打出。

  叶辰的脸上当场受到的巨力,整个头都一歪,牙齿随着血沫喷射而出,这次整个人直接被砸进墙里。

  墙上一下子就出现了一个巨洞,灰尘纷飞漫天,偶尔还有一两块砖头落下,叶辰依然生死不知。

  而实际上,叶辰已经受了重伤,躺在地面上,身上被砖头掩埋住,满脸都是血。

  听到外面雪静的哭喊声,想动身,却发现自己压根没有一点力气了,就连挪动手指都很费力。

  “静儿.......”

  外面的侍卫了,等了一会,确认没动静也转身离去,在他看来,就算修炼到这个境界,这两下也应该死了。

  正常的情况下,第一掌叶辰就应该死了,没想到还能强撑着战立,这让他很是吃惊。

  “总不能撑过第二击,还活着吧。呵呵,别说你刚踏入搬血境,就算踏入中层很久了,也必死无疑”

  那个护卫阴森森的自嘲道,快步走向陈公子,没过一会,叶辰就听到外面雪静的苦哭喊声更响了,还有陈公子狰狞的声音。

  “哈哈哈哈,把她给我拖走,今晚本公子就勉为其难将就下了”

  陈公子的狞笑声,还有身边狗腿子的不怀好意的冷笑声,不断攻击着叶辰的内心。

  “静儿!.............”

  但是此时他连出声都是如同蚊子一般喃喃,根本无能为力,随着时间的流逝,雪静的哭喊声逐渐远去,而这一切他根本无力阻止。

  “我......咳咳,不甘心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