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是谁在诵我真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升华

是谁在诵我真名 余梦者 2363 2020.12.01 00:47

  “不甘”

  “屈辱”

  “愤怒”

  “无能为力”

  .....

  随着水波荡漾,身上的污秽逐渐退去。

  过往的十数年的岁月,所有的苦痛与屈辱,如同大江东流一般,逐渐被洗去。

  坐在木桶内,洗尽污秽的叶辰,在这一刻,缓缓睁开了眼睛,眼内流转的是坚定与不屈之意。

  “这一次,我,不会在低头了”

  “既然成功踏入这条道路,那么我此生将贯彻此路”

  “直至,此身终结”

  “直至,身死神灭”

  随着不朽经的运转,周身血气进一步复苏,在各条经脉中不断穿梭,附近的天地灵气也不断被吸收进来。

  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此经的不凡,周围一缕缕灵气之雾不断凝聚,融入自身。

  原本刚突破的修为,竟然又一丝丝的不断上涨,虽然大部分都滋润肉身去了,但是这个效果简直令人不敢置信。

  正常的功法听说要数天,才能明显感受到修为的一丝松动,而才刚修炼此经竟然立马见效。

  “这到底是什么经文,这个效果未免也太好了”

  叶辰有些汗颜,从未听过速度之快的功法,想必非常不凡。内心暗自下定决心,不能让别人发现。

  毕竟这种功法要是被人知道,肯定血流成河,无数人争抢,十分危险。

  但是此时并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坐在木桶中的叶辰又一次闭上眼睛,不断巩固境界。

  与此同时肉体也不断升华,将原本未排净的杂质进一步排出,越来越晶莹,如同宝玉雕琢的一般。

  这次升华的好处是母庸质疑的,原本连抗两袋米都很吃力的身体,不断恢复了伤口,甚至还能一拳锤爆墙壁。

  至于升华到什么程度,由于没有具体测试过,叶辰也不是很清楚,只感觉身体内血气狂涌,如同使不完的力气一般。

  搬血境,这个境界跟他的名字一样,运转全身血气,滋润己身,使根骨更加坚固,乃是一切的根基。

  练至圆满,刀兵之伤转瞬即可复原。

  当然,这是普通刀剑,并不是加持了灵力的兵器

  这个世界体系乃是以自身为基,以法为辅。

  有大成者,仅肉身血气涌动,便可举手摘星与日月,一拳之下山河破碎

  有大成者,光以法术,抬手遮天,轻轻一摁,即是万物凋零。

  这一代代传承下来的故事与传说,曾让叶辰心动不已,虽然他并未见过这种存在,但是内心还是十分向往,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映照诸天。

  “他憧憬着,渴望着,躁动着,虽然遇到了太多辛酸的故事,几乎将他磨灭”

  “但是他依旧不曾放弃着”

  木桶内,叶辰随着一缕缕血气的收拢,没入皮肤,一股老血不断凝聚于心中。

  “噗”

  最终叶辰将这口老血吐了出来,境界也随之巩固完成,彻底的踏入了搬血境。

  “好了吗”

  旁边雪静从开始都默默的站在后面,不敢打扰他,等彻底巩固后,才有些担忧的问道。

  “嗯,彻底升华了,真正的踏入了这条道路”

  他闭着眼睛,微笑着轻轻开口说道,一股难言的气质升起,和曾经的自己如同判若两人,虽然这才是第一步。

  但是迈过去便是仙凡之差,多少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踏入。

  叶辰带着一身轻松,缓缓从木桶站起来,擦拭身体准备穿衣服,突然想到了什么,笑的转头向后望去。

  “静儿,要不要去街上逛逛,我们好多年没一起上街玩了”

  后面的欧阳的雪静,原本看到他起身,连忙红着脸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虽然在一起很多年了,但是最多也就同床共枕,其他事情完全不敢想,或者说,害羞。

  听到叶辰的声音,雪静红着脸有些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最后才羞涩的点了点头,用着蚊子般的声音回道

  “嗯”

  从逃亡后,这么多年了,她们都忙着生活,根本不曾像当初手拉着手,悠闲的看哪日出日落,现在都不太好意思。

  如同向路上的所有人宣告他是她的,自卑的她微微有些害羞,

  这么多年了,生活彻底把她的自信和骄傲碾为粉末。

  现在的她不过是一个为了生活,朝九晚五,无论是酷夏,还是寒冬,用着那布满伤痕的双手,编着竹篮的少女。

  早已不是当初的千金了,生活的残酷,在她的内心刻下了满满的自卑。

  当年衣来伸手,锦衣玉食的她,早已消散在风中。

  只剩下,一个经常去那午后的市场,捡那满地无人要的烂菜叶的少女。

  而这边,叶辰如同完全没听到一般,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笑着继续问道。

  “你说什么,大点声”

  给雪静气的都有些跺脚,更加害羞,两只手紧紧抓着衣角,更加大声的“嗯”一声。

  但是叶辰好像还是听不见,衣服都快穿好了,一只手系者腰带,一只手贴在耳边,比了一个还是听不清楚的手势。

  “你说啥”

  差点没给雪静气的冒烟,两只手抓着衣角,有些急了,双脸更加泛红,大声吼道。

  “我说”

  “嗯!”

  “啊”

  听到后面非常大的声音,乐的叶辰笑了出来,他一开始就有听到了,只不过想逗逗她。

  “哈哈哈,好多年了,我从未向现在这般轻松”

  “走吧,静儿”

  叶辰带着满脸笑意缓缓转身,前面雪静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但是他直接拉过她的手直接向着门口走去。

  雪静着前面自信的叶辰,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内心更加安心了一点,嘴角微微笑起,任由着他拉同他出去。

  “好多年没逛街了,嘻嘻,今天我也要稍微奢侈一把”

  快步走着的叶辰听着后面的笑声,转头笑着看向后面,开口道。

  “怎么个奢侈法”

  这句话可难倒了雪静,皱着眉头摸着下巴,有些不知道选啥,好一会儿才一拍手,一脸认真的看着叶辰笑着说道。

  “那就!”

  “两个~烤地瓜!”

  “又能饱,又好吃!”

  听到这句话的叶辰,鼻子一酸,一只手拉着她快步漫步在街上,一只手稍微刮了刮鼻子,有些辛酸的笑着看着她。

  “我....”

  “拒绝”

  后面的雪静满脸问号,不明白为啥自己这么好的提议也要拒绝,但是叶辰仿佛看出了她的疑问。

  抽出手,放在她的眼前,比了一个三的手势,一脸深奥的笑着开口道。

  “一人,三个!”

  原本愣住有些不明所以的雪静,给他唬的一愣一愣,醒转过来,眼睛都快弯成月牙了,笑了起来。

  “那就三个!”

  看着前面的雪静,叶辰笑着拉着她加快脚步,往摊子走去。

  这一幕远远就被一对人注意到了,在街道中心处的茶楼,二楼又两个人正倚在窗口品茶。

  原本只是随意一扫人群,却突然眼睛一咪,如同发现了什么,眼中微微露出一缕精光,盯着雪静看了许久。

  稍后才笑着缓缓转过头,将桌子上的茶碗端起来,一饮而尽。

  “有意思”

  殊不知只是这一会儿工夫,这个人就记住了雪静的气息,只要距离不是太远,只要稍微感应下就能找到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