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常九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太守父亲动怒

常九娘 千岛女妖 2085 2020.09.25 06:30

  晌午,没人过来喊常小九用午饭。

  她去沈氏院子,想看看母亲怎么样了,结果一进去,院子的人看她的眼神儿都像是在看怪物。

  俩个姨娘生的妹妹也都躲着她,连招呼都不跟她打。

  想进沈氏的屋子,一直没离开的庞氏也没让她进,常小九没有从出门前听婢女小桃的劝,跪在母亲门前认错,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天擦黑的时候,总算有人过来了,是过来传话,说老爷回来了,让她去书房。

  家中子女的亲事,都是沈氏操办,父亲常古明只负责点头,就算常小九的亲事几次出事故,常古明都不曾指责她,训斥她。

  今个却叫她去书房,可想而知这次父亲是真生气了。

  “父亲。”常小九进了书房,才发现就真的只有父亲一个人在。

  “跪下。”这是常古明第一次用如此严厉的语气对常小九。

  常小九一听立马就老实的跪了,站在对方的立场,的确是自己太过分了,一次又一次的让常家蒙羞,动怒也是正常。

  这位父亲对她是真的好,所以常小九就算抵触下跪这种事,还是跪了。

  “今个这书房就为父与你,老实的交代吧。”家里的女孩子比男孩更乖巧,眼前这个女儿,又是常年卧病在床好不容易病好了,怜惜都来不及的。

  此时还是头一次这样呵斥女儿,他也是有些不忍,但是这次是真的不能再纵容她了。

  交代?常小九心虚的抬头朝父亲看了看。

  交代自己屡次搅局的缘由?那个真的是不能说啊!

  “父,父亲,您让女儿交代什么。”常小九仍旧是决定,打死也不能说实话。

  不说实话,顶多他们觉得自己这个女儿不懂事。

  但是真若是老实的交代了缘由,只怕他们会觉得她这个女儿,得了失心疯,又或者是中邪了,那后果就更无法想象了。

  见常小九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竟然还不肯说实话,身为理州太守的常古明深呼吸后,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冷静。

  自己乃堂堂太守,除治民、进贤、决讼、检奸外,还可以自行任免所属掾史。现在虽说是处理家务事,是小事,那也要理智分析处理。

  女儿肯定是有难言之隐的,得给她解释的机会。

  “这半年来你屡次三番的破坏上门提亲,是不是你早就心有所属?又或者已经与人私定终身了?”常古明压抑着心底的怒火,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的问道。

  其实这两种可能性,在之前小九捣乱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不但安排人暗中盯着小九,还曾派人去调查过。

  小九病愈前,都是卧床闺房中,难得有精神头好的时候,也不过是在婢女的搀扶下在她自己的小院子中走一圈儿,稍远点的地方都吃不消走。

  她能接触到的异性,也就是她的几个兄弟,还有就是来探望她的叔伯。

  给她诊治的大夫,都是年纪一大把的。家中小厮,和成年的男性下人是进不了那个院子的。

  若是真的心有所属,与人私定终身,那应该就是她身子好了之后的事。

  时常的出门去街上,有时能在外面一整天。

  之所以没有管着她,是因为想着她多年卧病在床,无法到外面,为实是可怜啊。好不容易身子康复了,能到外面走走逛逛了。

  常古明命自家府上的人,暗中跟了她几次。

  女儿外出的轨迹也很简单,去街上点心铺子买几样小点心,在点心铺子逗留的时候,跟点心铺子家的小女儿聊聊天,再去对面的茶楼里听书,位置也是固定的事临街靠窗的,午饭也都是在茶楼用的。

  说书的最年轻的也有五十多岁了,可以排除。

  男性小伙计那就更不可能了,因为小九是茶楼的常客,又是他这个太守的女儿,茶楼东家都是安排自己的女儿和儿媳,招待她的。

  在点心铺的时间稍微长久一点,已经查实过,是她跟那掌柜的女儿问点心小食的做法。

  回到府中,就会去厨房自己鼓捣做给家人品尝。

  女儿喜欢戚那茶楼听书,每次哪位哥哥在家,就会缠着哥哥同去,不然就是身边的俩婢女,从来不曾跟外人一起过,更不要说什么异性男子了。

  她身边的婢女,也不曾单独出去过。

  她需要的东西,也都是跟家中的管事报备,让人采买回来的。

  所以,这两种可能性,也就不存在了。

  但是,这次她又是如此,常古明实在想不出其他的什么解释了。

  此刻,常小九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说是?那就要说出对方的姓氏名谁,不然父亲既然开口问了,得不到他满意的答复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不用怕,只要你实话实说,为父会斟酌处理的,如果对方真是可以值得你托付终身的人,就算嫁过去是做小的,只要你自己不觉得委屈,为父会放下脸面同意亦会帮你的。”常古明见女儿纠结的模样,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却也很是懊恼,若真是自己猜测那样,可怎么就查不出半点蛛丝马迹?

  听了这番话,常小九感动的眼圈都红了。

  在封建社会的古代,能有这样一位开明的,真正为子女幸福考虑的父亲,真的是幸运的事。

  “父亲,并不是您想的这样。婚姻大事是关乎于女儿一辈子幸福的事,女儿对您发誓,女儿嫁人绝对不与人为妻做小,就算是做正室,女儿未来的夫君,一辈子只能有女儿一个,女儿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就,就因为这个?”常古明一脸惊愕,不敢相信的问。

  闹了一大圈儿,这就是答案?

  常小九想点头,又想起不对。

  自己刚刚之所以说,嫁人不做小,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那是因为听到父亲的疑问,跟他解释自己不是那样的人,强调自己的态度而已。

  并不是自己屡次亲事上搅局的主要原因,可是,这又该如何解释?

  万一这父亲听了之后,交代媒人找愿意今生只娶她一人的呢,万一真的有人会同意呢,毕竟是做太守的女婿啊,别说常小九现在已经痊愈了,就是病没好,照样有人愿意娶她这个病秧子,药罐子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