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常九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不得不管

常九娘 千岛女妖 2074 2020.10.10 15:25

  可是,常小九记得阿顺说过,今晚的航程沿江两岸并没有什么大的州镇。

  所以,就算想停船靠岸去寻医也并不一定就稳妥的。

  自己是大夫,难道真的就眼瞅着不管么?

  算了,豁出去了,真若是被认出来,到时候再说吧!

  想到这,常小九开门走了出去。

  只见对面的门开着,那个小厮正苦苦祈求船上管事帮忙想办法救他家公子。

  两边其他甲等舱的门也都打开了,有人探头张望,有人不满的嘀咕被吵到。

  “这位小哥,不是我不帮你啊,已经去其他舱问过了,并没有大夫啊。”船管事被小桐拉扯的有些不耐烦了,不是因为他们是甲等舱船客的话,真想让艄公随便靠了岸,让他们下去。

  “我略懂医术,你若是放心的话,带我过去看看吧。”常小九对小桐说到。

  不是因为小桐现在有些失去失去理智的乱求,常小九就不理会他直接进去了。

  闻听此言,拽着船管事袖子的小桐立马转过身来,看清楚是常小九后:“你真的懂医么?”

  还不等常小九开口,边上另一间舱内的船客,听不过的就开口了:“你这小子还真是不知道好歹,先前求着找大夫,现在有懂医的愿意帮着看看了,却还在这罗里吧嗦的,不放心,就让你家公子硬挺着好了。”

  “那,那就劳烦公子了。”小桐被骂的顾不上脸红反驳,赶紧的请常小九进舱。

  这个时间,这个热闹没人愿意跟着进去看,但是船管事却不能离开,披着衣袍的他就站在舱门外。

  他要等着听常小九怎么说,那位客人病情很是凶险的话,还是赶紧找个地方靠岸让他们下去的好,不然的话,人真死在客船上,晦气。

  常小九到了床榻前,看着萧君仪额头都是汗,很是痛苦的蜷曲着身体。

  一头乌发散乱,文气俊俏的脸也因为痛苦而扭曲着。

  不是小桐的话,常小九都几乎认不出这就是萧君仪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开始的时候他可有说哪里不适?”常小九一边俯身查看,把脉,一边询问边上只穿着汗衫长裤的小桐。

  “晚饭后,公子就有些不舒服,捂着这里,后来喝了杯茶水,说好些了,就让我去睡了。后来,后来我醒过来,公子就这样了,开始恶心,还吐了。”小桐带着哭腔说到。

  “睡前都吃了什么?”常小九看清小桐刚刚捂着的位置,又问。

  “我家公子睡前都不会吃什么的。”小桐老实的告诉着。

  “晚饭呢?”常小九又问。

  “晚饭,红烧鱼,腌肉炖笋,蛋羹、糯米团子……。”小桐一样一样的说到。

  听到这里,常小九皱皱眉:“腌肉炖笋还有糯米团子他吃了很多么?”

  “糯米团子公子就吃了俩,但是腌肉炖笋那么一罐的笋,公子说好吃,里面的笋他都吃完了。叶公子,你的意思是,这个腌肉炖笋有毒么?”小桐忽然紧张的问。

  “我说小哥你别胡说,我家行船多少年了,厨子也是多年的老人,腌肉炖笋是我家客船上的特色菜,怎么可能有毒?何况,今晚甲等客舱的客人,有好几位点了这道菜,怎别人吃了都没事?”门口的船管事原本就是竖起耳朵听着的,一听到这就不乐意了,冲进来了。

  常小九白了小桐一眼;“问题不在菜上,应该是你家公子自己身体的缘故,他不适应吃这个菜。”

  船管事一听,瞪了小桐一眼,想着这大半夜的,也不想跟他争执吵别的船客。

  又感激的看了常小九一眼,又往外走去。

  客舱里有呕吐的气息,他可没办法待下去。

  常小九起身往外走,袖子忽然被扯住,扭头一看是小桐:“公子你干嘛去?

  “我回去取点东西,就回来。”看着小桐紧张的模样,常小九也不忍心对他凶。

  哦,小桐闻言赶紧松开了手。

  “船管事,劳烦您给送些热水来。”常小九对还站在门外的船管事说到。

  “公子,里面那位没大碍吧?”船管事压低声音,打听到。

  常小九明白他担心什么,点点头:“放心,没有性命之忧的。”

  船管事一听,放心的点头有心喊小桐跟着去取热水,可是想到里面那位可能离不开人,万一身边没人出点什么意外,那就更不好了。

  常小九找出自己的银针,回手关好门,又进了萧君仪的舱内。

  “你应该是胃炎,我身边没带药,这船上也没有,所以我只能用别的办法给你缓解一下。”常小九轻声的说道。

  说给萧君仪听,也是说给小桐听的。

  “劳烦叶公子了。”萧君仪虚弱的说到。

  对方的感谢话,常小九没有客套的做回应,能少说话就尽量的少说。

  把针灸包在床头几上展开,然后伸手拍拍萧君仪的胳膊,示意他躺平。

  到底是大人,还挺听话配合的平躺好了。

  常小九解开他的中衣,热水也送来了,却不是船管事。

  常小九让小桐把棉巾用热水浸过绞干,接过来先帮萧君仪擦拭了脸上的汗,又擦拭了露出的上身。

  “我给你家公子施针,你把这个再用热水泡过,绞干敷在他这里,常换换一定要棉巾是热的。”常小九指着萧君仪的腹部,交代着小桐,自己卷起袖子开始给萧君仪针灸。

  边施针边想着,当初跟爷爷学针灸的时候,爷爷曾经说过一句话,多学一样总没坏处,学会了都是自己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理作用,打从常小九坐在床边后,萧君仪就觉得自己疼痛轻了很多。

  躺着静静的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位年纪看上去比自己要小的公子,认真的给自己施针。

  “这次出行运气真好,刚巧叶公子是大夫,还就住在对门。”疼痛得到缓解后的萧君仪,看着常小九开口道。

  “嗯,可我觉得运气不好,睡得正香就被吵醒。”常小九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竟然会做回应。

  听上去,像是俩人在开玩笑。

  “叶公子,请问你是哪里人士?咱们之前是不是见过?”萧君仪忽然问到。

  常小九正在施最后一枚针,闻言手就是一顿,差点扎错位置……

  

举报

作者感言

千岛女妖

千岛女妖

女妖感谢小伙伴们的投票打赏支持哈,你们都是可爱的小仙女,爱你们

2020-10-10 15:2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