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谈笑看吴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苑府烈火(一)

谈笑看吴钩 听风观云278 3009 2017.07.21 00:24

  六、苑府烈火(一)

  这一下变故突兀之极,屋中众人尽皆惊得呆了。苑大小姐胸口要害被十余枚细小的银针射中,惨遭不测,仅是瞬息间之事。

  适才叶天涯背心中掌,但觉眼前金星乱冒,头脑中一阵晕眩,不提防苑良玉闪电般一击之后,乘势从自己手底将苑文正救了去,随即又听见苑良姝一声娇呼,亦已离开自己怀抱。

  他一凝神间,只见苑小姐的娇躯一晃,倒地不起。

  叶天涯大骇之下,忙即弯腰俯身,伸臂抱起,却见苑小姐容色僵滞,一动不动,再一探她鼻息,早已气绝而死。

  霎时之间,叶天涯如遭雷轰电掣,心胆俱裂,全身发颤,眼泪夺眶而出,大叫:“大小姐!大小姐!”但任凭他又哭又叫,不住摇晃,苑良姝却是再也不能回答了。

  苑文正呆呆站着,不言不动,只是目不转睛的瞪视着女儿的尸体,烛光摇曳之下,脸色阴晴不定,身子簌簌颤抖。

  苑良玉浑没料到父亲竟尔冷不防的突施暗器,以致失手错杀了姊姊,一时间也不禁呆呆的怔住了,待听见叶天涯哭叫之声,这才冲了过来,一把抢过苑良姝尸身,悲声大叫:“阿姊,阿姊!”放声号哭。

  叶天涯在旁怆然饮泣,泪如泉涌。

  正自伤心恸哭,忽听得屋角一人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正是“虎啸中州”宋玉福。他缓缓站起身来,冷笑道:“苑老爷,你好生歹毒,居然连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使出‘九星笛针’这等见血封喉的阴毒暗器!佩服,佩服!”

  苑文正脸如死灰,嘶声道:“宋玉福,你,你居然还没毒发身亡!这怎么可能?”

  宋玉福踏上两步,两只眼睛中鲜血涔涔而下,烛光之下更加狰狞可怖,冷笑道:“好教老爷得知,适才趁着叶重老弟出手之际,宋某已自行将毒针取出来啦。虽然俺被苑老爷的毒针打伤了双眼,但在被你手下捉来之前,宋某已暗中服了本门解药,现下又用内力将毒血逼出了大半。算是托了你老人家的福,宋某虽变成了瞎子,一时半会却还死不了!哈哈!”

  他一面说,一面撕下一块衣襟,将受伤的双眼层层包住,又在脑后打了个结。

  苑文正脸上充满又惊又怒、又怕又恨的神色,面颊肌肉不住抽搐,哼了一声,悻悻的道:“姓宋的,你、你待怎地?”

  他说话声音嘶哑,嘴角不住牵动,掩不住内心恐慌之情。

  宋玉福仰天一声长啸,声音凄厉之极,只震得屋瓦俱响,房顶泥灰簌簌而落,连桌上蜡烛亦随之暗了下来,一刹那间,直如地动山摇,风云变色,屋中众人尽皆身上骤感一阵寒意。

  苑文正惊呼一声,双腿一软,委顿在地。

  宋玉福啸声止歇,森然道:“废话少说。姓苑的,你杀了我徒弟,毁了我双目,害得我差点便丢了性命。此仇不能不报。不过,大小姐平素待宋某不薄,令人好生相敬。今日便瞧在你刚死了闺女的份上,暂且饶过你。三日之后,这笔帐再来慢慢给你算个清楚,后会有期!哈哈!”

  长笑声中,背负双手,转身扬长而去。

  黑夜中只听得门外一阵衣襟带风之声掠过空际,随即屋顶响起脚步之声,由近而远,却是宋玉福犹如一阵风般去了。

  叶天涯伤心欲绝,于宋玉福的言行恍若不闻不见,直是对着苑良姝的尸身抽抽噎噎,低声哭泣。

  突然间拍的一声,他脸上热辣辣的挨了个耳光,只听苑良玉嘶声叫道:“叶天涯,都是你这混蛋害死了我姊姊。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叶天涯伸袖拭泪,哽咽道:“小少爷,你……”

  苑良玉将姊姊的尸身轻轻放在地下,自行擦去眼泪,环顾屋内或死或伤、或坐或躺的邓杰等一干人,脸色铁青,点一点头,对叶天涯道:“我只道这些年来,只有我自个儿在偷偷练功,想不到你叶天涯也没闲着。更加想不到,你居然还有本事能打败‘四象刀阵’,想必武功不弱。是也不是?”

  叶天涯一呆,问道:“小少爷,你想干什么?”

  苑良玉目光中尽是怒火,冷冷一笑,指着姊姊的尸身道:“叶天涯,枉我一直将你当作好兄弟,阿姊也一直视你为亲人,对你爱护有加。想不到你这小子竟然恩将仇报,还害死了我世上最亲之人。你,你为何不连我也一块儿杀了?”

  他顿了一顿,又道:“适才你不是很想杀我爹么?单凭那姓宋的一面之辞,无凭无据,你便要我爹爹为你家人陪葬。这样罢,既然你也学过功夫,也算是武林中人。按照武林中的规矩,这件事既然说不明白,只好手底下见真章。你敢不敢武力解决,胜死各安天命?”

  叶天涯一怔,摇头道:“我不要跟你比武。”

  他望望躺在地下的苑良姝尸身,心中一恸,又望望颓然而坐的苑文正,怒气又生,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苑老爷,当年叶家村闹瘟疫之事,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说,你说!”

  苑老爷低垂了头,仍是不言不动,神色漠然,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苑良玉突然顺手一记巴掌,拍的一声,又掴在叶天涯脸上,随即一把抓住他衣领,吼道:“叶天涯,我姊姊已被你害死啦,你还乱问甚么?你给我听清楚了,自今而后,我苑家跟你姓叶的恩断义绝,一刀两断!”

  叶天涯自从惊闻家人罹难噩耗、又见苑小姐宛转惨死,心中愤怨纠结,悲恸莫可抑制,这当儿接连吃了两个耳光,听了苑良玉之言,登时激起了少年人的刚强之气,随即反手抓住,怒道:“苑良玉,你发疯了么?你爹若是心里没鬼,适才干吗会出手暗算我,这才害死大小姐。你姊姊是因我而死,只不过,她是被你爹害死的!”

  两人互扭衣襟,相推相撞,拉扯角力,突然间一齐撤手跃开,握紧了拳头,怒目相向而立,便要拚斗。

  苑文正忽然站直身子,脸色苍白异常,有气无力的说道:“良玉,别动手。你不是这小子的敌手。”

  苑良玉脸现不屑之色,冷笑一声,左掌虚晃,随即右腿一抬,一招“横江踢斗”,径往叶天涯的胸口踢去。

  叶天涯见他飞足踢到,就势一缩,挥掌往他足背斫将下去。啪的一响,苑良玉哼了一声,捧住右脚,左足单脚而跳,向后急退。

  叶天涯见他咬牙切齿,满脸痛苦与惊惶之色,心中一软,不再进击,双掌一拍,叹了口长气。

  苑文正嘶声叫道:“叶重,我已失去了女儿,难道你还想要我儿子性命?你别忘了,你俩可是多年同窗!”

  叶天涯心头一凛,转过头来,冷冷的道:“苑老爷,大小姐不幸亡故,还是料理丧事要紧。至于叶家村之事,日后我会再来,务须向你讨还个公道。”

  苑文正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点头不语。

  苑良玉已知自己与叶天涯武功强弱悬殊,一张脸涨得通红,戟指喝道:“姓叶的,你有种便杀了本少爷。要不然,马上便离开我家。我不想再见到你,给我滚!快滚!”

  叶天涯脸色苍白,一言不发,向苑良姝的遗体注目凝视,深深一揖,恭恭敬敬的磕了四个头,这才站起,头也不回的走出房去。

  这时东厢院中已聚集了不少苑府的家丁婢仆,灯笼光下,见到叶天涯出来,纷纷旁退躲避,让开一条道路。

  叶天涯心下黯然,情知这些人显已将自己当成苑家的仇敌了。

  他向众人环视一眼,强颜欢笑,昂首挺胸,大踏步的去了。

  他想起苑良姝惨死,心如刀割,失魂落魄,泪眼模糊之中,直欲放声一哭,实不愿被人见到,愈走愈快,甫到中庭,迅即飞身上屋,越墙而去。

  黑沉沉的夜色之中,他一口气奔到镇外无人之处,心中百感交集,一忽儿想到苑氏父子,一忽儿想到慧空师父、曾泰、夏正礼,一忽儿想到亡故的爹爹、妈妈和两个姐姐,尤其是苑大小姐,再也忍耐不住,扑倒在一片积雪之上,抱头痛哭起来。

  这番放声大哭,抑且是没有任何顾忌的号啕大哭,哭得十分伤心,哭得天愁地惨,哭得筋疲力尽。

  他先前后心被苑良玉打了一掌,受伤不轻,伤痛难禁之下,又大放悲声,哭到后来,已然心力交瘁,昏昏沉沉。

  也不知过了多久,朔风阵阵吹来,耳畔隐隐听得远处传来铜锣当当、喧哗叫嚷之声。

  叶天涯伤痛之下,不以为意,只是自顾自的哭泣,突然一阵猛烈的大风吹来,却听得那叫声中夹杂着“救火”之声。他一回头间,不禁眼前一亮,一惊而醒,跳起身来。

  原来这时他回首远眺,但见镇东苑府大院上空烈焰冲天,红红的火光照亮了半边天空。

  他一怔之下,惊疑交集,忖道:“怎么苑家会发生大火,遮莫是那宋玉福干的好事?”

  本章已修订。

举报

作者感言

听风观云278

听风观云278

本章已修订。

2017-07-21 00: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