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谈笑看吴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竹林较艺(一)

谈笑看吴钩 听风观云278 3072 2018.10.13 23:10

  三十、竹林较艺(一)

  小候爷银枪斜横胸前,凝目注视着面前将自己掷入湖中的青衣小厮,目光中神情变幻,嘴角微微牵动,蹙眉不语。

  叶天涯见他虽换了一身干衣,但头发兀自湿漉漉的,显然来不及擦干便即匆匆赶至,又见那柄长枪通体雪白,寒光流动,端的是烂银打就,心下微觉讶异:“好一杆烂银枪!难怪此人绰号叫做‘银枪公子’,却不知他枪法如何?”

  两人面对面而立,一时间均不说话。

  胡师爷突然叫道:“大家小心了,保护小候爷!”

  话声未毕,但听得刷刷、呛啷一阵乱响,诸般兵刃纷纷展动,阳光下耀眼生花,杀气腾腾。

  一众官兵、衙役、伴当在小候爷身周一围,团团护卫,如临大敌。

  小候爷一顿足,喝道:“混账!谁要你们保护?都给小爷滚开,滚开!”

  众人面面相觑,过了片晌,缓缓退开。

  贺参将、赵捕头早已同时下马,分站两旁,对望一眼,齐问:“小候爷,要不要先拿下这俩小鬼?”

  小候爷哼了一声,阴沉沉的道:“贺大参将,赵大捕头,胡师爷是个腐儒酸丁,不懂武功,倒也罢了。难道你们俩也没瞧出来么?”他说话之时,目光仍是停留在对面的叶天涯脸上。

  贺参将问道:“小候爷此话怎讲?”

  小候爷又哼了一声,说道:“适才我让老胡知会你二人不可轻动,小爷要亲自来会会这小子。难道你们还没弄明白么?”

  赵捕头插口问道:“弄明白什么?莫非这对少年男女当真是马鞍山来的江洋大盗?还是另有什么天大的来头?”

  小候爷摇头不答,向叶天涯端相半晌,缓缓说道:“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好小子,适才只怪本公子看走了眼,一时大意,害得自己喝饱了湖水,差点淹死。”顿了一顿,又道:“以你的本领,明明可以一走了之,却偏偏还留在这儿。哼哼,难道你是在专门等候公子爷?”

  叶天涯微微一笑,拱手说道:“原来你当真是一位小候爷,这可失敬了。只不过我兄妹都是里巷小民,适才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冒犯。说将起来,其实也是一场误会而已。还请恕罪则个。”

  小候爷冷冷一笑,森然道:“你害得公子爷生平第一遭吃这么大的亏,而且还是当众出丑。这等奇耻大辱,除非让我一枪在你这小厮身上戳一个透明窟窿,方消心头之恨。哼,你居然轻描淡写的说是‘一场误会而已’,难道便想就此作罢?”

  叶天涯皱眉道:“小候爷,你待怎地?”

  小候爷左手摩挲着枪杆,沉吟道:“我来问你:你姓甚么?你师父是谁?属于何门何派?为何要出手暗算你家公子爷?”

  叶天涯尚未答言,牛真儿一直躲在他身后,听了小候爷这一连串的问话,忍不住探头出来,刮脸羞他道:“羞啊,羞啊,你这人脸皮当真厚得可以。刚才明明是你偷袭我天涯哥在先,反说是他暗算你。天下有没这个道理?”

  小候爷见这少女一副嗔容憨态,明***人,不觉神为之夺,一颗心突突乱跳,随即脸上一红,将头转开了,不再瞧她,右手银枪一起,向叶天涯道:“废话少说,你既不肯说出姓名来历,想必是仗着自己有两下子。这样罢,咱们便单打独斗,手底下见真章。公子爷使枪,你用何兵刃,尽可自己选一件。无论如何,今日定要你这小厮死在这杆银枪之下!”

  叶天涯一呆,没料到小候爷竟尔当众向自己挑战。

  牛真儿怒道:“小候爷,我天涯哥已向你赔礼道歉了,你干吗还这般不依不饶?你们这么多官差军爷在这里,人多势众,就算你打赢了也不光彩!”

  小候爷眼角一横,脸色阴晴不定,缓缓的道:“这些官兵在此,只是作个见证而已。公子爷也只有当着众人之面亲手杀了这小子,方可一雪今日被投进西湖的奇耻大辱。”顿了一顿,又向叶天涯道:“小子,有种的快挑兵器吧。公子爷说过,咱们一对一的比武,决计不占你半点儿便宜。”

  贺参将在旁愈听愈奇,忽道:“小候爷,你当真要和这乡下小子一对一的比武?小将只怕兵器无眼,还望三思!”

  小候爷摇一摇头,淡然道:“我意已决。还是依着武林规矩,贺参将不必多言。”

  赵捕头接口道:“这可奇了,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嗯,小候爷既然不愿以多欺少,定要单打独斗,倒也使得。这样罢,便由属下代劳如何?”

  小候爷左手一摆,懒得多说,右手银枪斜斜举起,枪尖朝着叶天涯虚点了两下。显是问他敢不敢应战。

  叶天涯环顾四周,微微一笑,向贺参将、赵捕头等人一努嘴,大声道:“小候爷,你想跟我比武却有何难?只不过适才这些军爷、官差大爷们一路大声嚷嚷的,说要捉拿江洋大盗。小民也很感好奇,想要瞧瞧‘江洋大盗’在哪里?哪知这么多人不由分说的将我二人给围了个水泄不通,妄图诬良为盗,陷害无辜,压根儿便是借口而已。小候爷,请您先替小民做主哪!”

  小候爷嘴角微撇,懒洋洋的道:“地方官府鱼肉百姓,欺压良善,诬良为盗,本是自来皆然,还须什么借口?再说,适才你若出手,区区官兵又奈你何?这件事,还是你自行解决的好。哼,公子爷暂且在旁边等你片刻便是!”

  说着将银枪提在背后,施施然退在一旁。

  叶天涯双手一摊,苦笑道:“既是如此,且请稍待!”

  于是一转身,对牛真儿道:“师妹,你先到竹林之中去找师父罢。待我办完事后,便即回山喝你泡的普洱香茶。赶紧,赶紧!”

  牛真儿见他说话之际,不住的向自己使眼色,一怔之下,随口应道:“是,师兄!”却不举步。

  叶天涯拍拍她肩膀,一本正经的道:“师妹你本门神功尚未大成,倘若留在这里,反倒使我分心。师兄便有天大的本领,也使不出来啦。”

  牛真儿恍然大悟,点头道:“那我先走了。天涯哥……师兄,你自个儿小心了!”伸手推开身前各人,向竹林中飞奔而去。

  一众军士、衙役未得命令,自也无人阻拦这个娇弱少女。

  胡师爷暗中向外围两名身穿便装的汉子使个眼色。那二人会意,当即悄悄向竹林钻了进去。

  叶天涯眼观六路,早已将这一切瞧在眼里,当下哈哈一笑,转头向贺参将道:“军爷,借你的腰刀一用!”

  贺参将一呆,手按刀柄,摇头道:“不借!”

  蓦地里叶天涯纵身而起,从半空中向他扑将下来。贺参将左手曲肘竖肱,反手一掌,一招“霸王举鼎”,向他小腹拍去。叶天涯转身闪过,右手探出,勾腕拿肘,一带一扣,已抓住了他右腕脉门。

  贺参将陡觉手腕一紧,右臂酸麻,虎口剧痛,一惊之下,急忙运劲挣卸,脱出了叶天涯的掌握。怕他顺势再攻,疾向后跃。

  叶天涯闪身欺近,右手倏地翻出,疾伸而前,在贺参将手腕轻轻一拗,已将他佩刀挟手夺过,叫道:“多谢了!”

  贺参将蓦觉右臂一股大力袭来,身不由主的退了三步,一震之下,惊觉右手空空,佩刀已失。霎时之间,他呆立当地,满脸胀得通红。

  叶天涯顺手一抖,刷的一声响,一柄钢刀脱鞘而出。

  但见他一挥手间,呼的一声,那刀鞘掷上半空,激飞而去,夭矫如龙,远远的消失竹林之中。

  众人面面相觑,尽皆错愕之际,小候爷突然失声叫道:“啊哟,不好!胡师爷,你们知府衙门的那两个官差要倒霉啦!”

  胡师爷一愣之下,脸色大变,颤声道:“什么?

  小候爷轻轻吁了口气,摇头不语。

  赵捕头脸色凝重,迟疑道:“小候爷,难道那把刀鞘是……”向旁边两名捕快吩咐道:“你们快去竹林中看看,把赵四、宋六二人带回来!”

  那两名捕快答应了,快步奔向竹林。

  过不多时,便见那二人各自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便装汉子从竹林中气急败坏的奔回,满脸惶恐之色。胡师爷、赵捕头等一眼便瞧出正是奉命潜入竹林意图跟踪牛真儿的赵四、宋六。

  众官兵惊呼声中,只听一人冷冷的道:“我‘辣手书生’生平最恨官兵欺压百姓。这两个府衙的家伙居然连一个小姑娘也不肯放过,说不得只好让他们吃些苦头了。”

  赵捕头、胡师爷见说话之人正是横刀而立的青衣少年叶天涯。二人对瞧一眼,又惊又怒,均想:“好一个胆大妄为的小子。”

  赵捕头一拔佩刀,喝道:“大家一起动手,将这贼小子拿下!”

  一众官兵差役轰然答应,一齐挥舞兵刃,向叶天涯扑了过去。

  叶天涯哈哈一声长笑,随手将贺参将的佩刀投在地下,飞身而前,窜入人群之中,东一转,西一晃,双手伸出,自管自的乱抓乱拿,随抓随抛,但听得呛啷啷响声不绝,数十件兵刃纷纷落了一地。

  本章已修订。

举报

作者感言

听风观云278

听风观云278

本章已修订。

2018-10-13 23:10

作家是赛车狂人?看视频送Q币点币!

荣小荣、八匹、朵颜涯、真愚老人、巫马行、汉家枫竹携手斗鱼主播再掀QQ飞车狂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