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谈笑看吴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南海门下(二)

谈笑看吴钩 听风观云278 3045 2017.08.17 06:10

  十、南海门下(二)

  白芷脸上一红,自头至脚地向他打量一遍,忽然低下了头,嗤的一声笑,摇头道:“什么‘白马书生’,亏你想得出?这身白衣乃是前日小弟自颖州城西一间衣铺之中所购。布料还差不多,只是式样有些不入时了。”

  叶天涯见他双颊绯红,神态忸怩,奇道:“你怎么啦?看上去有些怪怪的。”

  白芷转头避开他目光,四下打量,笑了笑道:“没什么。我……小弟只不过有些奇怪,在这等穷乡僻壤的小镇,居然也会有叶大哥这等少年俊彦?”

  叶天涯哑然失笑,道:“我叶天涯又算甚么‘少年俊彦’,这话若是让旁人听见,岂非笑歪了嘴巴?白兄弟,你忒也太抬举我啦。走吧,请你吃早点,顺便送行,预祝兄弟你一路顺风!”

  白芷摇头叹道:“叶大哥,不,不对,该当叫你‘远房表哥’才是。咱俩总算是亲戚一场,你便这么急着赶我走啊?还不如老天爷有情呢?”

  叶天涯一怔,呆呆的瞧着他,不明所以。

  白芷笑而不言,将一只白玉般的左手竖起食指,向天上一指,口中哼着小曲儿,头也不回的转身便行。

  叶天涯初尚不解,抬头望时,眼见铅云低垂,已遮没了半爿天,又觉阴风阵阵,吹得衣袖猎猎作响,心下恍然:“原来天要下雨啦,说不定还会下雪呢。如此一来,今儿白兄弟自是走不了了。”

  当下发足追上,和白芷并肩而行,笑道:“白兄弟,我请你吃烧饼罢。”白芷向他瞧也不瞧一眼,懒懒的道:“说好是你请客的,自然客随主便了。”

  两人相偕来到不远处的那间烧饼油条店,叶天涯照例向赵婶要了四个烧饼。

  白芷吃得津津有味,连呼:“好吃,好吃!”叹道:“在南……家里哪能吃到这等美食?”

  叶天涯微笑道:“要不要再来两个?”

  白芷向他白了一眼,道:“当然了!那还用问?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叶天涯一笑,起身走到门口,说道:“赵婶,给加两个饼。”

  赵婶尚未答应,忽听得店外脚步声响,一人笑道:“啊哟,叶大秀才,哥儿几个到处找你不见,原来你小子在这儿吃饭呢。出来,出来!”

  叶天涯一转头,见是镇上有名的破落户头儿曹六。曹六身后还跟着五六个小无赖。

  这几人多年来在光武镇一带横行霸道,勒索敲诈,甚少有人敢惹。

  叶天涯心里嘀咕,口中却对赵婶道:“先把饼给我朋友送过去。”这才拔步而出,走到曹六面前,微笑道:“六哥,你找我有甚么事?”

  曹六笑嘻嘻的道:“叶重,你小子还知道叫我一声‘六哥’啊?这几年来,你仗着苑老爷一家人关照你,大鱼大肉,可比哥哥我快活得了。我来问你,是不是觉得有人替自个儿撑腰,你这堂堂的苑家牧童、叶大秀才,便可对我曹六爷爱理不理的,老大瞧不在眼里啊。你且说说,是不是太不成话啦?”

  叶天涯自幼与曹六等无赖打交道,颇受欺压,这时倒也不以为意,微微一笑,拱手道:“六哥,大家都是多年熟人。你有甚么话,不妨直说。”

  曹六脸色一肃,哼的一声,道:“好,好!你小子果然是长成大人了,这话说得倒也痛快。”顿了一顿,续道:“不妨跟你说老实话,近来哥哥我手头缺钱,想开一间茶馆。这样罢,你那个狗窝倒是现成的好地方,咱们合伙经营,一起发财。怎么样?”

  叶天涯一听之下,又惊又怒,没料到曹六竟会谋夺自己的房子,一转念间,明白自从苑家付之一炬后,镇上的一干无赖见自己“失势”,无依无靠,又即欺上门来。

  曹六见他沉吟不答,伸手过去,重重拍拍他肩膀,哈哈一笑,说道:“叶重啊叶重,其实哥哥可是为了你好。你倒是想想,现下没有了苑家,你可是孤苦无依,光棍儿一条。说不定过不了几天,你便又成为原先那个可怜巴巴的小乞丐啦。依我说啊,索性和八年前一样,仍然跟着哥哥混饭吃。怎么样?”

  叶天涯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摇头道:“六哥,全镇的人都知道,这房子是先父留给我长大娶媳妇儿的。怎么可能交给别人开茶馆呢?你若是不信,随便问问别个儿!”

  曹六勃然大怒,脸一沉,阴森森的道:“是么?我倒要打听一下,镇上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知道,这房子是你叶重的么?”

  他说到这里,东张西望,突然伸手指着赵婶,问道:“喂,赵家婆娘,你且说说,前面那几间房子是姓曹的,还是姓叶的?”

  赵婶自管自的低头做饼,不敢接腔。

  曹六双手一拍,向身旁几个无赖问道:“你们几个倒是说说,那几间房子,是曹家的,还是叶家的?”

  那几人异口同声的道:“当然是曹家的!”随即哄笑起来。

  这时本来有几个买饼的客人,见势头不对,纷纷退得远远的,哪敢近前?

  一众无赖见了,更加轰然大笑起来。

  曹六得意洋洋的向叶天涯斜睨了一眼,冷笑道:“叶重,是你自己定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可怪不得别个儿……”

  他一句话尚未完,忽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混蛋,混蛋!连人家唯一的房子也不肯放过,不仅是混蛋,抑且是畜牲,甚至连畜牲都不如!”

  曹六循声瞧去,只见烧饼店内施施然的走出一个美貌少年,一面斯斯文文的咬着半块烧饼,一面笑吟吟的望着自己。

  曹六等人从未见过这等富贵都雅、粉装玉琢般的美男子,霎时间直瞧得目瞪口呆,做声不得。

  只见那少年扶着叶天涯的手臂,轻声道:“表哥,咱们还是离开这儿吧,别耽误赵婶做生意。”自然是白芷了。

  叶天涯心下思量:“看来今日之事,非得动武不可。虽然当年慧空老师父要我守秘,却也没让我被坏人欺侮而不加还手。只是如若当着这么多人施展武功,总不免有违师训。倒不如找个僻静无人之处,好好教训一下这伙恶霸,也算是为镇上百姓除一大害!”

  言念及此,点头一笑,向曹六道:“六哥,还是别耽误赵婶做生意了。要不然,索性咱们到镇外去,好好儿商量商量?”

  曹六虽然逞凶使狠惯了,却也不是全无脑筋,此刻见镇上已有不少人远远的围观议论,情知众目睽睽之下行凶,逼人就范,终究不妥,一旦有人报知地保,少不得麻烦。因之一听叶天涯之言,实是求之不得,点头道:“不错,不错!到镇外商量商量,确是个好主意。这样罢,我在苑老爷家的废墟等你!”

  说罢一挥手,率同众泼皮一窝蜂般向东而去。

  叶天涯生怕动手之际伤及白芷,一沉吟间,将他拉到一边,低声道:“白兄弟,这伙人是本地恶霸,不好惹。你还是赶紧回客栈歇息罢。我有事得跟他们商量,就不陪你了。”

  他情急之下,紧紧握着白芷的小手,只觉他手掌软绵绵的,柔腻无比。

  白芷轻轻挣脱了手,笑道:“书呆子,现下都被人家欺上门来了,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对付这些无法无天,横行乡里的强盗贼骨头,‘子曰诗云’只怕不成。还好小弟自幼练得几手粗浅功夫,这件事还是让我来吧!”

  说着一面吃着半块烧饼,一面施施然的迳自向曹六一行人追去。

  叶天涯见白芷神情举止之间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心中一凛:“难道真如宋掌门所说,白兄弟竟是南海‘玄蛟岛’的子弟?”呆立当地,惊疑不定,又想:“倘若宋掌门所料不错,昨天杀害官差的那两名白衣人,多半也是白兄弟一伙人了。他既是武林世家子弟,昨天与我结识,难道并非偶然巧合?”

  一霎时间,心中转过了无数疑端。

  眼见白芷越走越远,只好拔步跟上。

  赵婶、牛掌柜、铁匠铺师父等一众邻居见了,纷纷劝道:“小重,算了,你惹不起他们的。”

  “是啊,是啊!镇上的人,哪个没有吃过他们的亏?”

  “不错,还是忍一忍吧!”

  “苑老爷死了,你一个人,怎能争得过他们?”

  ……

  白芷听到这里,摇了摇头,吁了口长气,喃喃自语:“看来这次打抱不平,可不止是为了你叶大秀才了。”

  叶天涯问道:“什么?”

  白芷侧头向他横了一眼,笑而不答。

  叶白二人刚到镇东梢头的苑宅废墟,斜风细雨,奄然扑面而至。

  曹六等一行人正自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叶天涯放眼望去,但见昔日高墙朱门、屋宇连绵的苑家大院,这当儿已变成焦土残垣,不成模样。一时间不由得呆了。

  白芷不待曹六说话,将最后一口烧饼咽下,双掌一拍,说道:“喂,姓曹的,听说这些年来,你可是干了不少坏事。对不对?”

  曹六一愣之下,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本章已修订。本来已有93条评论,不是为啥给人删除了,还剩下85条。新评论也不见,奇怪。

举报

作者感言

听风观云278

听风观云278

本章已修订。本来已有93条评论,不是为啥给人删除了,还剩下85条。新评论也不见,奇怪。

2017-08-17 06: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