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谈笑看吴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五、辣手书生(二)

谈笑看吴钩 听风观云278 3092 2017.09.13 00:40

  十五、辣手书生(二)

  他一转头间,却见那衣铺老板和牛真儿一个灰须白发,一个红颜绿鬓,一老一少,并肩而立,一齐怔怔的望着自己,均各呆了。

  叶天涯被二人目不转睛的瞧得不好意思,伸手搔搔头皮,问道:“怎么?这身衣服有甚么不妥?”

  牛真儿神色间颇为异样,俏脸生霞,低声道:“没甚么。”

  衣铺老板却是没口子的啧啧赞叹,大声说道:“漂亮,漂亮!我老裁缝自十六岁起,替人做了一辈子的衣服,形形色色的人见得多了。可是,老汉从未见过似这般齐整的漂亮哥儿。唉,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小哥儿脸蛋生得这般俊,换成这身文士打扮之后,看上去更加的英俊潇洒,风流儒雅,端的是潘安宋玉一般的美男子哪。哈哈!”

  叶天涯没料到这老裁缝竟会称赞自己生得俊俏,而且翻来覆去的赞不绝口,不免又是好笑,又感羞涩,伸伸舌头,做个鬼脸,摇头说道:“好了,好了!老板,你别净夸我了,这衣服我买就是了。”

  一瞥眼间,只见牛真儿星目流波,如醉如痴的望着自己。

  牛真儿见叶天涯目光盯在自己脸上,忙即眼光转开,却已晕生双颊,眼中微带娇羞。

  衣铺老板又笑道:“两位一个是英俊少年,一个是美貌佳人,当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哪。哈哈!”

  叶天涯脸上一红,分辩道:“老板,你误会了。我和这个妹子并非,并非,并非……”连说三个“并非”,却说不下去了。

  牛真儿低下头去,默默的替他选了些替换衣服,连同旧衣一起打了个包裹,负在肩上。两人付帐出门。

  这时已是掌灯时分。叶天涯微一沉吟,说道:“世妹,牛叔叔让我晚上陪他老人家喝几杯。咱们要不要去买些酒菜?”

  牛真儿抿嘴微笑,摇头道:“不用了。我爹娘一定已经准备好了酒菜,咱们快回去罢。”

  回到“牛记茶馆”之时,果如牛真儿所言,牛朴老两口已备好了酒食。叶天涯尚在茶馆门外,便已远远的闻到饭菜香味。

  只见牛朴站在茶馆门口,一面咬着一根旱烟管,吞烟吐雾,一面笑眯眯的望着自己和牛真儿。

  牛真儿轻轻叫了声:“爹!”头一低,红着脸跨进门去,快步向厨房去帮母亲。

  叶天涯见地下碎木瓷片,兀自狼藉一片,便道:“牛叔叔,要不要找出铁锹扫帚,待会儿让小侄先将茶馆好好收拾一下?”

  牛朴收了烟袋,自行上了一块门板,说道:“这里不用打扫了。我已将茶叶都包好了,明儿装车带走。别的都不要了。”

  叶天涯见了,帮着一齐关上了门板。

  牛朴点起烛火,拿着烛台凑近他一照,叹道:“难怪听人提及光武镇苑家牧童是个少年才子,现下一看,活脱脱便是个小秀才模样。小重,看来你这孩子倒是文武双全哪。”

  叶天涯颇感不好意思,嘻嘻一笑,装个鬼脸,问道:“牛叔叔,适才你说将这些茶叶装车带走,怎么啦?”

  牛朴叹了口气,道:“贤侄,其实我也是刚从外面回来。我在这儿等你们,便是想跟你商量一下。现下你婶的弟弟一家人都在颖州城,也是做小买卖的。明儿一早,我和你婶打算带着你真儿妹子离开这里,去投靠她舅舅。至不济,我想在那里重开茶馆,现下有了五百两银子作本钱,料来也够了。”

  叶天涯点点头道:“这样也好。颖州府是个大城市,料来诸般生意会更好做一些。牛叔叔重操旧业,经营起来,想来也很熟悉。”

  牛朴微一迟疑,缓缓道:“小重,不如你跟我们一起走罢。到了颖州,我便做主为你和真儿完婚。你俩原本便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妻,那份婚约,自然还算数。咱们有茶馆生意经营,决计不愁讨生活。从此一家四口,其乐融融。不知你意如何?”

  叶天涯一呆之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料到牛朴竟尔亲口许婚。他想起牛真儿的丽色,当真是千般袅娜,万般旖旎,任何男子得有如此娇妻,人生复有何求?

  霎时之间,他心头不禁怦然而动,待要点头答应,但一转念间,脑海中又涌起父母村民大仇,想起苑良姝之死,脸上不自禁的露出凄然之色。

  牛朴兀自未觉,低声道:“有一件事情,我得和你说实话,以免你心存芥蒂。但是,你不可告诉真儿,免得她心中难过。”

  叶天涯心头疑惑,转头瞧着牛朴。

  牛朴皱眉道:“今日之事,那熊坚固然可恨,更加该死的,其实是庄桐那个小畜生!”

  叶天涯闻言一惊,随即想起熊坚立誓之时,曾有“今日之事,皆因我熊坚见色起意在先,利用庄桐于后,贪图牛家茶馆而起”之言,一加回想,登时恍然大悟:“原来是庄桐出卖了牛世妹。却不知他为甚么这样?”

  牛朴满脸怒色,低声道:“今儿你婶子将庄桐拉到东屋里商量,便是劝他不要再来找真儿了。后来这小畜生顾忌你,这才勉强同意的。”

  他顿了一顿,又道:“说来惭愧,只因这小子自从前年偶然见到真儿,便对她动了心,多次托媒人前来。去年他又听说我要开茶馆,银子不够,便即送了八十两来。你婶子又禁不住媒人王婆的花言巧语,因此便动了向你退婚之念。现下想想,真是妇人之见,唉!”

  叶天涯听到这里,仍是低头不语。

  牛朴又叹了口气,接着道:“小重,这件事我和你婶子确是对不起你。不过,你真儿妹妹却是被逼的,你别怪她。”

  叶天涯点头道:“适才牛世妹已经跟我说过了。我都知道啦。”

  牛朴一笑,道:“我跟你啰里啰唆的,净扯些不相干的闲话,还没说到正题。”一咬牙,恨恨的道:“我今日才知道,先前庄桐多次讨好真儿,却见她始终冷冰冰的没半分好颜色。这小子失望之下,恼羞成怒,便起了歹心。也是机缘巧合,他因欠下三百多两的赌债,被人追打,凑巧这事让熊坚知道了。他二人这才勾结在一起,打起我家茶馆和真儿的主意来。熊坚亲口答应这小畜生,事成之后,赌债一笔勾销。还说甚么‘等他玩厌了,再将真儿送给这小畜生。’哼,简直是混帐王八蛋!”

  叶天涯听到这里,也是又惊又怒,哼的一声,冷笑道:“原来如此!想必今日之事,是这姓庄的引狼入室,事先早已知晓。”略一凝思,又问:“牛叔叔,这个庄桐现在哪里,待会儿我要去好好教训他一番,也好替你老人家出这口恶气!”

  牛朴摇头笑道:“不必了!已经有人替我们出气啦。”

  叶天涯奇道:“怎么回事?”

  牛朴道:“适才我带了八十两银子去庄家布店,本来是想还了钱,从此两无亏欠来着。哪知刚到庄家门口,便听见庄掌柜老两口鬼哭神嚎,原来他家宝贝儿子正在被赌场的几个人上门追打。说来也怪,今儿那赌场几个家伙也不要银子,只是狠狠的毒打。现下这小畜生的两条腿已被打断了,成了残疾,也算是得到教训啦。”

  叶天涯稍加思索,问道:“想来那个赌场多半也与熊坚有关系罢?”

  牛朴道:“是啊!”叹了口气,续道:“适才我混在庄家门外瞧热闹的人群之中。这些消息,也是从赌场的人打骂庄桐之时听来的。想不到这小子实在太不成器。我真是后悔,当初不该听从你婶子之言,险些害了自家闺女。”

  叶天涯默然,暗想:“看来定是熊坚在我手里吃了大亏,这才迁怒于庄桐。”

  牛朴脸上掠过一丝尴尬之色,讪讪的道:“小重,不管怎样,那姓庄的小子与真儿压根儿便没甚么。你可别多心哪。适才我重提你和真儿婚约之事,你怎么说?”

  叶天涯沉吟片刻,摇头道:“牛叔叔,您老人家这番话我已听明白了。世叔美意,小侄衷心感激,却不敢奉命!实不相瞒,我确是另有要事,儿女婚约之事,暂时无法顾及。嗯,其实以牛世妹这等出色的美人儿,到了颖州之后,说不定过不多时,自然便会有了归宿。”

  烛光之下,牛朴向他深深瞧了一眼,目光中露出诧异的神色,隔了一会,问道:“你真的要走?”

  叶天涯点了点头,道:“是。”

  牛朴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叶天涯想了想,说道:“牛叔叔,小侄已在镇上要了一间客房。明早你们启程之时,不必管我了。”

  牛朴听了这话,脸现失望之色,手持烛台,淡淡的道:“走罢。咱爷儿俩喝上几杯!”

  当天晚上,牛朴一家三口和叶天涯同桌共餐,果然有鸡有肉,更有好酒。

  牛朴似乎心绪不佳,与叶天涯对饮数杯,不再多言,低头吃饭。

  牛夫人却没口子的夸赞叶天涯,不住挟菜劝酒。

  牛真儿在旁替叶天涯斟了酒,微笑道:“天涯哥,今日多谢你了。来,小妹敬你三杯!”

  她恭恭敬敬的敬了三杯酒,叶天涯接过来都喝干了。

  牛真儿又道:“好,好!说不定还有一件事,少不得也得麻烦到天涯哥身上。咱们共饮一杯如何?”

  本章已修订。

举报

作者感言

听风观云278

听风观云278

本章已修订。

2017-09-13 00:4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