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侯总是被打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内宅妇人

君侯总是被打脸 细雨鱼儿出 2591 2020.08.25 21:31

  陈歌刚走出去,便见到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一大步,一脸警惕不安地看着她,不由在心里嗤笑一声。

  想了想,她有些恶趣味地对准吴大夫所在的方向又朝他们走近了两步,顿时又有一部分人针扎一般急急往后退,吴大夫更是因为退得太急,不小心绊到石头,哎哟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禁心情畅快,只觉得心里头憋着的那股气终于舒坦了。

  其他人便是没有退后,也一脸慌张地瞪着她。

  其中,还能保持姿态得体沉稳的,只有凌放了。

  不愧是能做到燕侯府大管家的人。

  陈歌收起小心思,径直转向凌放,嗓音如常却斩钉截铁地道:“我的侍卫患的不是尸疰,不过是普通的风热之疾!”

  风热之疾,便是现代常说的风热感冒。

  陈歌说完后,细细观察其他人的脸色,见他们脸上有惊讶有质疑有不屑,但没有迷茫,才继续说了下去,“我看他身体发热、汗泄不畅、恶风恶寒、咳嗽有痰,痰液稠浊呈黄色,舌苔薄而微黄,这些都是风热之疾的症状,虽然跟尸疰有几分相似,但……”

  “不可能!”

  陈歌话音未落,一个微微沙哑的嗓音就迫不及待地打断了她的话,却是急急忙忙从地上爬了起来的吴大夫。

  “老夫从医数十载,从没见过患有风热之疾的人咯血!你……你是不是不想被牵连,故意这样说的!即便你是君侯的夫人,也不可以做出这种视冀州城百姓性命于无物的事情!”

  他虽然忌惮这女子燕侯府主母的身份,但又怎么能容忍被一个女人这般质疑自己?!

  而且他刚刚可是偷听到了,燕侯府里的人显然没把她当一回事!

  这样想着,吴大夫的胸脯不禁又挺了些许,吹胡子瞪眼地看着陈歌。

  “是啊!凌管事,这件事影响重大,不可随意听从一个内宅妇人的话!”

  一个脸跟身材一样圆润的男子转向凌放,嘴角紧抿道:“君侯现在外出,我们肩负着整个冀州城的安全,如果因为一时疏忽导致冀州城遭遇无妄之灾,那可真是……”

  “哦?你说的内宅妇人可是我,你若是对我不满,直接对我说便是,何必这般拐弯抹角?”陈歌嘴角微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老实不客气地打断了那男人的话。

  男人微微皱了皱眉,脸上有丝不满一闪而过,转过来对她作了个揖,道:“小人不敢。”

  表面上恭恭敬敬,却由始至终没有拿正眼瞧她,说出口的话也阴阳怪气得紧。

  他话音刚落,周围便暗搓搓地响起了一连串的嗤笑之声,却是其他几个主管。

  他们看着她的眼神,仿佛她是什么不知好歹的无知妇人一般。

  陈歌眼神微沉,伸手阻止了气红了眼要上前跟他们理论的蓝衣,看向那一脸得意洋洋的吴大夫冷声道:“并非只有尸疰之疾会咯血,也并非所有风热之疾都不会咯血,风热之疾本来便会引起喉咙红肿疼痛,若是咳得太厉害,又得不到及时的医治,咯血也是可能的!

  先生不必急着否定我,你说你从医数十载,可知道尸疰之疾的脉象是怎样的?”

  比起那些人的冷嘲热讽,她更无法忍受因为狗屎的诊断错误让一个无辜的人白白送命!

  吴大夫原本听她说得头头是道,正一脸震惊不可思议,这时候突然听她发问,不由又惊又疑,警惕不安地看了她好几眼,才道:“自然,医书有言,患有尸疰者脉细或兼注……”

  “哦?脉细或兼注,可我刚刚把脉,把到的脉却是浮而紧,是风热之疾的脉象!先生认为,这又该如何解释?”

  见吴大夫一愣,身子似乎僵了一瞬,陈歌紧盯着他,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冷声追问道:“先生认为,是我把的脉出了问题,亦或是……这里面有别的什么原因呢!”

  那吴大夫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倏然发白,眼神中竟透出了一丝慌乱。

  陈歌眼神微闪。

  这反应,倒是有些意思。

  她本来以为这只是一个空有其名的蒙古大夫,但他刚刚又准确说出了尸疰的脉象,瞧着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他既然连尸疰的脉象都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种病不是所有人都会轻易感染上的,刚刚他面对她的质问时反驳说他知道,她还以为他只是心虚嘴硬,现在看来,他很可能是真的知道!那他那时候为什么那么慌乱?

  再观察他现在这反应,不像是心虚,更不像他刚刚面对她时的不屑轻视,倒像是……恐慌。

  脑中忽地灵光一闪,陈歌有些荒谬地看着他,道:“该不会是先生惧怕那尸疰之疾,光看我的侍卫咯血便下了判断,连诊脉都不敢吧!”

  也是因为害怕,方才见到她时,才会一时忘了尸疰传播的规律,反应那么大吧!

  她话音刚落,便见面前的老者忽地脸色越发发白,仿佛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虚虚地瞪大一双眼睛退后一步。

  所有人见状,都又是震惊又是不敢置信,吴大夫这是被区区一个女人……震慑住了?!

  凌放看看吴大夫,又看看那咄咄逼人的女子,惊讶得嘴巴不自觉张大,只是眉头依然深深皱起,眼里闪过一抹动摇和沉思。

  那身材圆润的主管心里暗道不好,连忙站出来沉声道:“夫人,于看诊一事上我们是门外汉,不好干涉大夫的决定,若是有什么闪失,便是您是君侯的夫人,也是担不起这个责的!”

  陈歌看了看他,只见他满脸不耐烦,就差把你没有逼数写在脑门上了,不由嘴角一弯,眼神微凉。

  “确实,这件事可不是玩笑,谁也担不起一城百姓的性命。”

  那主管有些讶异地看了陈歌一眼,却很快恢复为不屑鄙夷,这无知妇人,倒是还知道一些道理!

  刚想说什么,却听她又紧接着道:“可是,若是当真诊断错误,误杀了一条无辜生命,这个责又该谁去担?满城百姓的命是命,我侍卫的命就不是命不成?!

  医者都知道学无止境,就算是偶尔诊断错误也正常,我看吴大夫本人还没反驳我,你却这般急着替他反驳,莫非,你想担下这个责?日后,若是发现当真诊断错误,你是不是要给我的侍卫赔上一条命啊!”

  女子的声音婉转动听,出口的话却一句比一句凌厉,那主管瞪大双眸,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听到她说是不是要他给那侍卫赔上一条命时,只觉得心头猛地一跳,竟是出了一身冷汗。

  “放……”

  还没出口的半截话在看到女子微冷的眼神后,咕嘟一声又吞了下去,死活出不了口。

  便是她这个主母的身份再怎么尴尬,他也没资格像喝令手下的奴仆那样喝令她啊!

  这……这混账女人!还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

  他不由得咬牙切齿,表情微微扭曲,那死女人竟然还一直死死地盯着她,一副他不回答就绝不善罢甘休的模样。

  这是完全不给他台阶下的意思!

  所有人都尴尬地看看那主管,又看看陈歌。

  “凌管事!”

  就在这让人窒息的气氛中,一个小厮突然匆匆跑了过来,在那圆润主管瞬间绽放的感激眼神下,对着凌放一脸惊喜道:

  “张大夫回城了!此时正在门外求见!”

  

举报

作者感言

细雨鱼儿出

细雨鱼儿出

看到几个熟面孔了,爱你们哦~继续求票票啦~

2020-08-25 21: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