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侯总是被打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陈歌的请求

君侯总是被打脸 细雨鱼儿出 2794 2020.09.13 20:48

  魏远的营帐跟她的营帐隔得不远,陈歌没几步便走到了。

  门口守卫的兵士见到她,立刻恭敬地行了个礼,上前替她掀开了帘子。

  陈歌暗暗吸了口气,走了进去。

  营帐里,魏远依旧坐在主座,眸色幽深,气质冷沉。

  身旁站着吕闻,白术坐在他的左下角。

  随着她走进来,三人的目光顿时都汇聚在了她身上。

  她脚步微微一顿,只是很快便恢复了原样,走到营帐正中央,朝魏远行了个礼。

  “见过君侯,白先生,吕副将。”

  这般恭敬守礼的态度,却是跟她君侯夫人这个身份完全不相符了,与其说她是他们的夫人,倒不如说,她只是外头一个普通女子。

  吕闻微微一愣,不禁满脸困惑地看了白术一眼。

  其实这些天,他也察觉到了夫人对他的客气疏远,但他只以为夫人初来乍到不习惯,加上他军务繁忙,跟夫人见面的机会不多,于是虽然隐隐有所感觉,但没放在心上。

  如今夫人这么正儿八经地跟他们行礼,着实把他吓到了,也一下子印证了他这些天来的疑虑。

  她可是他们的主母,别说应该是他们给她行礼了,便是夫人指使他们做事,理论上也是使得的!

  他满腹疑惑,只能求教在他看来天底下顶顶聪明的白军师。

  然而,这回天底下顶顶聪明的白军师也回答不了他了,他自己也困惑着呢!

  他细细查看了那女子的神态一番,只觉得她这样做并没有任何意气用事的成分在里头,相反,她很冷静,很坦荡,显然是通过深思熟虑才做出这个举动的!

  那她的用意,是什么?

  便是白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才智闻名于世,也觉得,这些小娘子的心思,他是完全猜不透啊!

  魏远也微微皱了眉头,只是,他前些天才跟这女子对峙了一番,倒是隐约知晓她这样做的原因,薄唇微微一抿,道:“坐罢。”

  这女子说不指望他像寻常夫妻那样待她,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这便是她过好自己日子的态度?

  哼,真是自欺欺人。

  不管她怎么把自己看做一个寻常女子,她身上已是冠了魏侯夫人这个名头,就像这场婚事即便不是他所愿,他也不可能对外宣称她不是他的夫人一般。

  陈歌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在他右下首的位置坐了。

  白术忽地站了起来,朝陈歌拱了拱手,笑呵呵道:“夫人方才那般倒是折煞老夫了,本该是老夫给夫人行礼才是。”

  吕闻也赶紧朝陈歌拱了拱手,道:“吕闻见过夫人。”

  陈歌有些窘,但也知道按照他们的尊卑观念,这样才是常理。

  想起自己今天的打算,她连忙站起来,道:“白先生和吕副将请赶紧坐下罢,方才陶大夫已是跟我说了君侯唤我过来的原因,我虽只是一介女流,但若能帮到君侯,也是在所不惜的!

  这个药方是我从一本偶然找到的医书中看回来的,我自己对它进行了一些改良,也算不得什么秘密,只是,我同时,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她边说,边不忘巩固了一下自己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爱医学医好青年形象。

  白术和吕闻皆是微微一愣。

  魏远眸色清淡,倒没有多少讶异之色,道:“说罢。”

  若她的药膏当真有治疗外伤的奇效,那是多少银钱都没法买过来的。

  毕竟一支军队的战斗力取决于军队里的兵士,若她的药膏能减少战争期间的兵士折损,让他们快速恢复战斗力,那相当于直接提高了整支军队的实力。

  只是,魏远也没有因此便一口应下她的请求,是否应下,得先听听她的请求是什么。

  陈歌自然知道这男人的心思,不禁暗暗地撇了撇嘴。

  这家伙虽性子不怎么好,但一点也不笨啊。

  她斟酌了一下语句,道:“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请求,我相信对于君侯来说不是一件难事。我希望回到冀州后,君侯能寻一个机会,让我脱离君侯夫人这个身份!”

  她这话一出,不止白术和吕闻,连魏远脸上都闪过一抹讶异,随即一张脸沉了下来。

  “为何?”

  陈歌立刻便察觉到这男人生气了,不禁微微一愣。

  他不是也不喜这场婚事么?她主动请离,他该高兴才对。

  只是,她现在算有求于人,不好跟他对着干,想了想,软声道:“我先前不是跟君侯说了么?我知晓这场婚事并不是君侯所期待的,我虽然心里头有些不甘,却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也不奢望君侯能把我当做自己的夫人。

  只是,我也不可能这样有名无分地在燕侯府待一辈子,我先前说,我有自己想过的生活,是真的。

  我不求大富大贵,也不求锦衣玉食,我就想过得自由自在一些,自己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也不必天天提心吊胆。

  我知道我身份特殊,便是不再是君侯的夫人了,也不可能回到浔阳的陈家。

  或许……或许到时候需得改名换姓,作为另一个人活着,这样也没关系,本来我对陈家便没多少血缘亲情,唯一放不下的,只有我娘。

  然而,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娘若是知道我过得好,定然也会开心的,到那时,我只求君侯能帮我给我娘报一个平安!”

  她先前满怀自信,觉得凭借自己的努力能过上想过的生活,但在经历了这一场劫难后,她对这个世界和自己的身份有了新的认知。

  这天底下盯着她的人太多,想利用她的人也比比皆是,她孤身一人,却是如何能跟这些权势争斗?一个不注意,可能又会发生一回这次的事情。

  何况她还有个便宜娘亲,虽然她对她没有多少情谊,但她现在占据了她女儿的身体,自然不可能完全不管她。

  但若是她都自身难保了,又如何照顾自己的便宜娘亲?

  思来想去,陈歌觉得,若是能得到魏远的协助,她所有的烦恼便能迎刃而解。

  与其单打独斗,不如找个可靠的靠山。

  恰好魏远其实也不喜这场婚事,也恰好当下有这么个好机会,这不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情么?

  只是,魏远如今的态度,让她有些困惑了。

  白术回过神来,连忙道:“夫人,可是主公哪里惹恼了您?若是如此,您便是打他骂他,也万万不可说这种傻话啊!”

  魏远:“……”

  白术已经没心思顾及从主座上散发过来的阴冷气息了,继续道:“何况,您跟主公之间的婚事是圣上御赐的,若是主公当真对您不好,圣上第一个不同意,所以,夫人万万要三思呐!”

  白术苦口婆心地劝着,拼命向陈歌传递自家主公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这个信息。

  陈歌却忽地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她竟然忘了这点,她可是谢兴以圣上的名义赐婚给魏远的,而谢兴这么做的目的,一是拉拢魏远,二是验证魏远的忠心。

  前三任赐婚的女子都出意外去世了,如果她是谢兴,定然也会怀疑是魏远故意的吧!若是这当口,她也出事了,会引起什么后果,便是她一个外人都能想象出来。

  难怪魏远会生气,她这个请求是显得有些任性了。

  她咬了咬唇,用商量的语气道:“我知晓这是圣上御赐的婚事,意义自是不同,我也不是非要现在脱离君侯夫人这个身份,我可以等,等到君侯觉得时机成熟了,再离开燕侯府。”

  白术:“……”

  所以他说了这么多,夫人的理解就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

  主公到底是讨人嫌到了什么地步,才会让夫人连一点留恋都没有?!

  他只好转换劝说对象,拼命朝自家主公使眼色。

  以主公如今的身份,他的妻子说受到了全天下的关注都不为过。

  因此他一直以来,不求他们的未来主母能对主公有什么助益,不拖后腿已是万幸。

  只是这陈家娘子,远远超过他的想象了,不仅有一手超凡的医术,能在危难中冷静救人的气魄,还有着一种超越了地位和权势的亲和力。

  这样的女子,他不敢说世间没有比她更优秀的,却是无比适合如今的主公。

  这时候还不想办法把人留下,是等着下一年新年夫人携着她的新夫君来跟他们庆贺吗?

举报

作者感言

细雨鱼儿出

细雨鱼儿出

感谢蝶豆花的打赏,么么哒,破费了!

2020-09-13 20: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