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侯总是被打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传尸之症

君侯总是被打脸 细雨鱼儿出 2101 2020.08.23 16:59

  尸疰?!

  陈歌脸色一变,猛地站了起来。

  她是中医世家出身,怎么可能不知道尸疰在古代意味着什么!

  尸疰,即现在常说的肺结核,然而在医疗水平落后的古代,它是一种让人闻之色变的不治之症,也是传播最厉害的一种传染病!

  尸疰还有个别名,叫传尸,传尸传尸,即即便那人已经成为了一具白骨,也有让别人也成为尸体的能力!

  放在古代,那是宁可错杀一百,也不会放过一个的!

  如果那些送嫁的侍卫中当真有人得了尸疰,即便她侥幸没有被传染,也肯定要被隔离到某个地方去。

  而以她这尴尬的身份,一旦被隔离了,再出来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

  陈歌深呼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转向蓝衣道:“凌管事在哪里,立刻带我过去!”

  ……

  陈歌跟着蓝衣,快速地穿过燕侯府,一直走到了一个不大的简朴院子外头。

  她不禁有些讶异地看了蓝衣一眼。

  这丫头到底是什么时候探明这府里的地形的?

  蓝衣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扁了扁嘴角道:“刚刚那林娘子那般欺负夫人,奴婢气不过,就悄悄跟在了凌管事身后,想瞧瞧有没有机会跟凌管事说说林娘子是怎么对夫人的,却没想到,被奴婢偷听到了尸疰的事。”

  看着面前一脸愤愤不平的小丫头,陈歌不禁失笑。

  就在这时,有几个人快速地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带头的那个一脸严肃的年轻男人,可不就是刚刚才见过的凌管事!

  陈歌立刻收了其他心思,快步走了上去,看着见到她一脸惊讶的凌管事,道:“我听闻随我过来的侍卫有人染病了,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凌放没想到这女人消息这么灵通,更没想到她竟然敢直接过来找他!不禁微微沉了脸色,道:“这件事小人会处理好,夫人请回。”

  嘴里喊着她夫人,那语气却丝毫不客气,带着一种不容置喙的强硬。

  “不行,那是我带过来的人!”陈歌嘴角微抿,丝毫不退让,“而且,如果他患的当真是尸疰,我也有知道的权利!”

  这时候绝不能退让,否则只怕还没查明那男人前三任夫人去世的真相,她这条小命就没了。

  凌放不禁更为讶异了,面对如此强硬的女子,他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做。

  毕竟再怎么说,她也是君侯名义上的夫人。

  “你……你说那厮是你带过来的人?!”

  一个带着一丝慌乱的沙哑嗓音响起,却是跟在凌放身后的一个老者。

  只见他双鬓发白,穿着一身灰袍,身上背着一个箱子,手指着她,脸色苍白慌乱地道:“凌管事,速速离那女子远点,若她一直跟那郭二在一起,很可能已经染上尸疰了,只是还没发作!”

  其他人闻言,都脸色一变,一脸惊慌地看着陈歌,齐齐往后退了好几步。

  陈歌却是眉头微皱,眼中有丝讶异和疑惑一闪而过。

  “请夫人回去!”凌放这次的语气更强硬了,一双眼眸沉沉地看着她,道:“待会我会派人把夫人安置到别处。”

  他这话一出,其他人都是一愣。

  凌管事叫这女子夫人,莫非这女子就是君侯昨天迎娶的夫人?

  然而,这个夫人对君侯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这些常年待在燕侯府的人自然清楚,看到凌管事这般毫不尊重的态度,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也许除了刚刚开口说话的吴大夫。

  凌放虽不善武艺,但他常年替魏远管家,也练出了一身逼人的气势,刚刚他那般跟人说话,寻常人早就不敢正眼看他了。

  然而,他惊讶地发现,面前的女子不但神色不变,反而还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忽然低低地笑了一声。

  他眉头微皱,脸色有些不善。

  陈歌却是忍不住笑得更欢了,眼光直直地射向那满脸警惕地瞪着她的吴大夫,摇了摇头道:“你便是帮我的侍卫诊断的大夫?

  恕我直言,先生何必如此慌张,尸疰虽然恐怖,但它往往感染的都是本来便体虚羸弱的人,像凌管事这样年轻力壮的大丈夫,被感染的几率少之又少,先生虽说上年纪了,但瞧着也精神得很,又何必担心被传染呢?”

  肺结核虽然传染性强,但容易传染的一般都是抵抗力差的人,例如小孩、孕妇或本来就患病的人,抵抗力强的人,感染的几率并不高!

  见到那吴大夫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陈歌看着他的眼神中,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冷意。

  她最无法容忍的,便是这种拿行医救人开玩笑的人!

  “先生为何这样看着我?难不成这种常识,先生……不知道?”

  现如今的人,虽然没有现代发达的医学知识,但他们善于从发生过的事情中总结经验,特别是他们这些走南闯北的军人,最怕疫情爆发,自然会更注重这方面的知识。

  因此,他们自然知道,就如这女子说的,尸疰虽然恐怖,但也不是所有人都会轻易被传染的!

  凌放惊讶过后,不禁皱眉看着那个笔直而立的清丽女子。

  他觉得主公这一回的夫人,真的越来越怪异了,不仅胆大包天,竟然还对尸疰这种恐怖的疾病了解甚深。

  “你……你……休要胡说八道,老夫当然知道!”

  那吴大夫被陈歌的眼神激到了,忍不住脸色涨红,大声道。

  “哦?”陈歌却忽地,收了眼神里的那一抹冷意,歪了歪头,一派天真地看着他,“我相信能被燕侯府请进来的大夫,自然不是什么寻常大夫,这种小事自然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那吴大夫见陈歌立刻就信了他,也不觉有异,得意洋洋道:“那是自然,老夫自幼学习医术,师门乃是扁鹊一派!在这冀州,老夫排第三,无人敢排第二……”

  陈歌眸中霎时闪过一抹精光,果断地打断他道:“这样说来,先生的医术在这里只能排行第二,一不小心诊断错误,也是可能的!”

  猝不及防被她堵住了话头的吴大夫嘴巴大张地看着她,竟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陈歌却已经把他无视了过去,转向凌放气势凛然道:“凌管事,燕侯府地位特殊,如果府里有人患了尸疰这件事传出去,定然会造成恐慌!

  这件事不能妄加定论,我的侍卫到底有没有患上尸疰,应进一步核查清楚!”

  

举报

作者感言

细雨鱼儿出

细雨鱼儿出

继续求票票啦啦啦~新书投资期,有喜欢本书的亲也可以动一下手指头哦,鱼儿不会让你失望的(๑>؂<๑)

2020-08-23 16: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