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侯总是被打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活的神医

君侯总是被打脸 细雨鱼儿出 2567 2020.08.31 11:33

  看到两人投过来的又惊又疑的眼神,陈歌淡定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放心,我拿君侯夫人的名声跟你们担保,我有信心帮你们解决外头的问题。

  我向你们提出刚刚那个要求,只是不希望我通医术这件事让旁人知晓。

  我的医术是一个世外高人所授,他现在已经隐姓埋名,我不希望我的所作所为给我师父带来任何麻烦。”

  吴燕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女子,她的脸掩盖在帷帽后面看不真切,但她的气度又是那般自信从容。

  不过一瞬,她便下了决心,点了点头道:“夫人愿意拜我爹为师,是我爹的荣幸!

  这件事我和我爹绝不会说出去,否则……否则我们全家就五雷轰顶,永世不得超生!”

  吴大夫这回是真的急了,连忙道:“燕儿!”

  随即慌里慌张地包着自己的头朝屋顶张望了好几下,仿佛下一瞬那雷就要劈下来了。

  眼前的女子如此果断坚决,倒是有点出乎陈歌意料,但听她这般郑重其事地发了毒誓,还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毕竟是才刚认识的人,陈歌也拿不准他们会不会同意,甚至会不会刚好遇到个人品不好的,把她的话拿到外面到处说。

  所以她在刚刚提要求的时候就想好了最糟糕的后果,如果他们当真是那样的小人,她也没什么好怕的,到时候就直接说,她真的有那么一个世外高人师父好了。

  只是要圆这个谎又要另外想一个故事,麻烦一点罢了。

  陈歌嘴角微微一扬,点了点头道:“我信你,你会医术吗?”

  吴燕微微一愣,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从小跟着爹学医术,但学得不好。”

  “没关系,会最基本的望闻问切就行。

  待会你去跟外面的汉子说,你们可以再替他的儿子诊治一回,这回如果还治不好他儿子,这块牌匾不用他们拆,你们亲自拆下来劈了送到他家门口,并永世不再行医。”

  陈歌话音未落,吴大夫就激动地一跃而起,大叫道:“放……放肆!你有什么资格决定我普济堂的命运!这可是老夫太祖爷爷那一代传下来的药房!”

  吴燕也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眼神中出现了一抹迟疑。

  陈歌也不逼她,只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道:“你可以不信我,大不了咱们刚刚说的交易一笔勾销,我也不是那种闲着没事非要介入别人家纠纷的人。”

  吴燕顿时心头微乱,咬了咬牙,点头道:“我相信夫人,请夫人告诉我具体怎么做!”

  陈歌微微挑眉,看着吴燕的眼神倒是真情实感地赞赏起来了,细细嘱咐她要怎么做后,道:“去吧,如果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你就说……”

  陈歌想了想,抬出了一个足以给他们背书的人物。

  “这小孩儿的症状你爹前几天跟有杏林圣手之称的张大夫探讨过,张大夫给了一些建议,若是再没有起色,我们可以给他请来张大夫亲自诊治。”

  昨天陈歌也打探了一番那张大夫的情况,知道他在这冀州城确实名声显赫,在老百姓心里就是活的神医,每天上他那里求医的人能排到城门口。

  像那汉子那样的普通人家,就算耐着性子去排队,恐怕他孩儿的病情也等不到他排到的那一天了。

  更别说排队的人里,有不少随时随地插队的豪门显贵。

  吴燕也明白她这么说的用意,点了点头有些紧张道:“好,我……我试试。”

  说着,就转身往门外走。

  知道事已成定局的吴大夫也不试着阻止吴燕了,只是摇了摇头,悲伤地叹气道:“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若你是个男儿就好了,爹也不用一把老骨头了还要出来撑着这个药房。”

  吴燕的动作微微顿了顿,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快步走了出去。

  陈歌瞥了蹲在角落里生闷气的老头一眼,朝钟娘招了招手道:“钟娘,你出去看着,若情况不对,可以适时地亮出我们的身份。

  侯府的门牌,你有罢?”

  吴燕说请来张景,那汉子不一定相信,但如果是君侯夫人说的,就不一样了。

  钟娘不禁敬佩又感慨地看了陈歌一眼,现在的夫人竟思维缜密到这个地步!

  要是夫人早点开窍,也不至于被陈家人推进这个火坑。

  “有的,在夫人到侯府的第二天,凌管事就遣人给奴送来了侯府的门牌。”

  说完,她就依言走到外头看情况去了。

  药房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能隐约听到外面传来争吵的声音。

  蓝衣一直朝着门口张望,恨不得自己立刻长出一双透视眼,可以看到外头的情景。

  角落里的吴大夫也眼巴巴地看着门口的方向,不时转头看一眼悠悠然地在药堂里转悠的陈歌。

  最终有些按捺不住地站起来,吹着胡子粗声粗气道:“老夫去看看情况……”

  就在这时,一阵喧哗声传来,门口的帘子被掀开,一脸掩不住笑意的吴燕带头走了进来,欢喜道:“梁郎君答应让我们再替他孩儿诊断一回了!”

  抱着孩子跟在吴燕身后的汉子依然铁青着脸色,咬牙道:“我这回是看在张大夫的面子上!如果你们治不好,真的能帮我请到张大夫吗?”

  后一句话,他是一脸急切地说出来的,吴燕连忙点头,“我不会骗你的!请坐,我来替孩子看看情况。”

  陈歌在汉子进来后,就坐到了靠墙专门让等候诊治的客人休息的椅子上,看着吴燕忙活。

  吴燕偷偷瞥了她一眼,按照她说的,先问了那汉子一些情况。

  “你说孩子吃了我爹的药后,病情更严重了,能具体说一下吗?”

  那汉子不禁又狠狠地瞪了旁边的吴大夫一眼,才脸色难看道:“我儿前几个月开始突然天天喊饿,肚子就像个无底洞似的怎么吃都吃不饱,人却越发消瘦了,我才把他送来城里看诊!

  谁知道吃了你们普济堂的药,他还是跟没吃药前一个样,拉出来的大便还变得又干又硬的!

  从前可不是这样的,你说这不是更严重了是什么!”

  吴燕细细地把他的话记录在本子上了,才接着问:“你说你孩儿的大便又干又硬,可有留意过是什么形状的?”

  那汉子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还是道:“我看是一粒一粒的,像咱们常吃的栗!”

  蓝衣到底年纪小,很少听到这么详细的问诊,不禁有点犯恶心地捂了捂嘴。

  钟娘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吴燕继续问:“除此之外,孩子还有什么异样吗?不一定是这次吃药之后,他犯病之后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都可以跟我说说。”

  那汉子皱眉,想了想道:“我孩儿以前性子可宽厚温训了,自从犯病后性子越来越急躁易怒不说,晚上睡觉还老翻来覆去的,我问他,他说晚上老做恶梦,睡不好。

  还有,他现在时常口渴,怎么喝水都不够,还老爱喝井里刚打上来的水!”

  吴燕点了点头,随即又看了一下孩子的舌苔,替孩子诊了一下脉,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

  这怎么看都是阴虚火旺,爹的诊断没错啊!

  不禁侧眸看了一旁的陈歌一眼,却见她这时候抬起手,轻轻掀起帷帽上的纱帘。

  顿时,一张清丽雅致得仿佛夏日荷花的脸出现在吴燕面前,让吴燕猛地怔了怔。

  随即,就见她笑了笑,笑容说不出的明艳自信,倒是跟她这柔弱可人的模样有点不相符了。

  笑完后,就放下纱帘,站起身道:“掌柜的,刚刚你说我的药还没配好,让我在这里稍等片刻,不知道现在配好了吗?”

  

举报

作者感言

细雨鱼儿出

细雨鱼儿出

啦啦啦,又来求票票求收藏了,希望亲们不要嫌我啰嗦啊~

2020-08-31 11: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