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侯总是被打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嫌绿帽子戴得太舒服?

君侯总是被打脸 细雨鱼儿出 2324 2020.09.05 08:21

  厅堂里的人一时有些沉默。

  吕闻微微皱眉道:“主公,这可怎么办才好?莱阳离冀州不远,快马加鞭的话,半天就能到了,只是……”

  莱阳是司徒家的地盘和魏远的地盘相交的一座城,外头便是层峦叠嶂的峡谷和山脉,地势十分险要,是典型的易守难攻之地。

  便是各个势力之间常年有争斗,也从没有人起过攻打莱阳的心思,它就像一座屹立于乱世中的孤城,遗世而独立!

  “主公,事情不对。”白术突然肃然道:“既然莱阳城守这次劫走夫人,早便备好了替身用的女子尸体,打算使那金蝉脱壳之计,这便应是机密中的机密,又怎么会让出任务的手下身上带着有莱阳城守印章的密信!

  何况,莱阳城是什么地势天下人皆知,这……只怕是个局啊!”

  所有人一听,脸上的神情皆是一惊。

  却越想越是那么一回事,兵书有言,引君入瓮,瓮中捉鳖,这莱阳城,不就是天底下最理想的瓮之一么!

  吕闻连忙道:“难不成……就这样算了?”

  他小心翼翼地道,边查看魏远的脸色。

  既然知道这是个陷阱,便没必要跳下去。

  大军才长途跋涉回到冀州,他们不一定扛得住!

  他长期跟在主公身边,自然知道主公对这个圣上赐婚的夫人是什么态度。

  何况谢兴赐婚的女子,他们本便担心会不会有异心,以这种方式来摆脱也未尝不好。

  不是他无情,只是在这样的乱世,有太多的不得已。

  白术连忙道:“不可啊!先前的三任夫人是意外去世,这一回夫人却是被敌人抓去的,谁也不知道对方存的是个什么心。

  他能让我们知道是谁劫走了夫人,也能让天下人都知道夫人被劫走了。

  若是天下人都知道那莱阳城守竟公然从主公手下劫走了夫人,主公脸面何在,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更别说若是让谢兴知道,他会怎么想,只怕他会认为主公有反心啊!”

  本来圣上赐给主公的前三任夫人意外去世,浔阳那边早便不满了。

  如果这第四任夫人也出事了,还是他们明知道被人劫走,也无动于衷的,谢兴那老狐狸不一定能坐得住。

  到时候他一纸圣旨下来,直接把主公定为反贼,他们便被动了,到时候其他人只需高举清君侧的大旗,便可光明正大地攻打他们。

  要知道,现在各个势力之间虽一直在明争暗斗,但都是披着一张忠君护君的皮的。

  一嘛,名头好听一些,理由正当一些。

  二嘛,也确实没有人敢先掀开这张皮,作为皇族的姬家统治了大楚三百余年,天下大多数文人士子忠于的还是大楚的皇室,何况大楚皇室亲封的同姓诸侯虽力量分散,但对大楚还是很忠诚的,要是惹到他们,也讨不了什么好。

  便是谢兴,也只敢挟天子以令诸侯,是万万不敢自己称帝的。

  在场的人自然都听明白了白术话里的意思,不禁脸色难看,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脸色阴晴不定的男人。

  “我说,这还需要犹豫吗?”

  一个粗犷豪放的声音突然响起,魏远身旁一个一直没说话的皮肤黝黑的高大个抓了抓头发,一脸不解道:“自家婆娘被抓走了,不赶紧去救回来顺便把那个淫贼千刀万剐,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嫌头上的绿帽子戴得太舒服?”

  众人:“……”

  “关二!你闭嘴!”

  吕闻赶紧呵斥了一句,转向魏远道:“主公,关二那小子就是嘴臭,您别放在心上。”

  魏远一张俊脸却已彻底黑沉了下来,忽地一个转身,鲜红色的披风迎风飘扬,沉声厉喝道:“吕闻,燕回,整军出发,明日月亮升起前,给我攻下莱阳!”

  吕闻一愣,还没回过神来,一旁的关燕回已是精神抖擞地应了一声,随即一边跟上已经走远的魏远,一边暗自嘟囔道:“早该如此了嘛,也就主公跟吕闻那小子磨磨蹭蹭跟个娘们似的!”

  吕闻:“……”

  这家伙!他的人头现在还好好地在他脖子上绝对是上天的恩赐!

  ……

  陈歌一路上迷迷糊糊的,只知道自己被马车在天亮之前载到了一座城里。

  马车停下的时候,她其实已经完全清醒了,但她生怕被沈禹辰发现,又把自己迷晕一次,便闭着眼睛装死。

  很快,她就感觉马车车帘被掀开,有人走了进来,轻轻唤了她两声,那声音,是沈禹辰。

  见她还没醒,沈禹辰动作轻柔地把她打横抱了出来,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歌就感觉自己被轻轻放到了一张柔软的床上。

  不禁暗叹,这沈禹辰,是真的喜欢原来的陈歌。

  但他可知道,原来的陈歌很可能便是误以为他放弃她了,一直郁郁寡欢心力交瘁,最后力竭而死的?

  “城主!”

  突然,大门被猛然推开的声音传来,随即响起的是一个慌慌张张的男子声音。

  “安静!”

  沈禹辰立刻低声喝令道。

  然而,那闯进来的男子显然早已失去了冷静,闻言声音不但半点没低,还越发高扬。

  “城主,不好了!不好了!我们……我们留在冀州的人刚刚传信回来,说魏侯方才突然整军出动,显然……显然是冲着咱们莱阳而来!”

  “什么!”

  这回,沈禹辰也不禁低叫出声,“不可能!我明明……嘶!”

  他忽地像想到了什么,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敢置信又震怒道:“司徒群义!那老匹夫竟敢设计我!

  我就说,他怎么会那么大方,想也不想就让我做了莱阳城守,还赐了三千精兵与我,谁都知道司徒群义出了名的自私多疑,显少会用司徒家以外的人守城,他这是要借我的手灭了魏远啊!

  也怪我,太过于心急,才明知有诈,也想着先救出央央再说……”

  “城主,这怎么办才好,按照那魏侯的行军速度,只怕中午左右就要到莱阳了!”

  那人显然已经六神无主了,想到那魏侯在沙场上让人闻风丧胆的手段,声音就不直觉颤抖起来。

  这一回,沈禹辰沉默了很久,才声音紧绷道:“司徒群义那老匹夫一心灭了魏远,他心知我便是带着三千精兵,也不可能是那厮的对手,定然还有其他招数!

  但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传令下去,带领大军陈兵于野!我要让那家伙站着过来,躺着回去!”

  “是!”

  那人的脚步声渐渐远了,沈禹辰侧头看向床上的女子,走过去坐在床边,伸手轻抚她的脸颊。

  “央央,不用怕,我会保护好你……”

  陈歌终是无法忍受心底的煎熬,猛地睁开了眼睛,眼见着沈禹辰微微一愣,一脸讶异地看着她。

  她坐起来,一把拍开他的手,咬牙道:“沈禹辰,快放我离开!我不想因为我引起一场无谓的战争!”

  刚刚他们的对话,着实惊到她了,这竟然是一个局,而这个局造成的后果,很可能是她无法承受的!

举报

作者感言

细雨鱼儿出

细雨鱼儿出

晚上有点事,提早更新,继续求票票呀~

2020-09-05 08: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