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侯总是被打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魏远的承诺

君侯总是被打脸 细雨鱼儿出 3471 2020.09.14 17:41

  魏远眉头紧皱,沉沉地看着面前的女子,她那双灵动的眸子忽闪忽闪的,透出几分紧张来,显然也知道自己提了个了不得的请求!

  然而,那里面带着的期盼和渴望骗不了人,魏远心里头忽地一阵不悦。

  他觉得自己这忽如其来的不悦定然是因为这女人太不知好歹了,他还没嫌弃她呢,她倒嫌弃起他来了!

  竟然还想出了假死脱离魏侯夫人身份这种主意,她这胆子不仅能上天了,只怕下一刻便敢站到玉皇大帝头顶上撒野了罢!

  他不禁拳头紧握,冷冷地看着她,一字一字道:“做我的夫人,便这般委屈你?”

  话里的阴冷气息,让陈歌微微一愣。

  莫非她刚刚的话,还不小心戳到了这男人的自尊心?

  这是什么鬼大男子主义?就许他对她不理不睬,不许她自动请离不成?

  陈歌抿了抿唇,道:“自然不是,但君侯明明知道我在燕候府里位置尴尬,又为何问我这个问题?

  既然这不是一段良缘,就该趁早将它斩断,这样对君侯对我,都是好事不是吗?

  虽然我已经嫁给了君侯,但所幸成亲至今,跟君侯也没多少情分,若是君侯以后遇到真正喜爱的女子,也不必担心妻位被人霸占。

  若是君侯觉得这件事由我来说不妥,君侯也大可主动跟我提,只是我着实想不通君侯不同意的原因。”

  “你!”

  魏远听着她的话,莫名地一阵气闷。

  然而下方那女子微微仰头看着他,一张柔美至极的脸庞上,偏偏嵌了双跟柔美一点也不沾边的眼睛,就这样定定地、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生生地把他看烦躁了。

  说实话,自经历了年少那件不堪回首的事后,他便从没想过娶妻之事,圣上的赐婚并不在他的计划当中。

  这女子说的话虽然让人生气,但确实,他没有不同意的理由。

  如果是因为忌惮谢兴,暂时不能让她出事,她也说了愿意等到时机成熟才离开。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她愿意跑来请求他这件事,而不是自己瞎折腾离开,已是给他省了不少麻烦。

  他可是相信,她能做出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这种事。

  魏远气到某个程度,忽然便冷静了下来,只是脸色依然沉冷,看着下方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冷冷道:“你也不必过于抬举自己,我没说不同意,纵然你说那药方只是你从某本医书上看来的,那也是你的东西,我不会那般厚颜白要。

  既然你的要求是这个,等时机成熟,我便会安排你离开。”

  白术:“!!!”

  主公到底在说什么傻话!

  这……这……真是气煞他也!方才他说错了,主公是没救了,就让他孤家寡人一辈子吧!

  陈歌微愣过后,顿时一脸惊喜地看着他。

  若不是还在这里,她都想狠狠掐自己一把,看是不是在做梦了。

  “谢过君侯,君侯如此宽厚仁义,定是会有福报的!

  以后若是君侯还有能用到我的地方,我定鞠躬尽瘁!”

  魏远看着她这极力压抑着喜悦的模样,忍不住轻哼一声,别开了眼睛。

  方才还说什么这场婚事不是他所期待的,她心头有些不甘,他瞧她哪有半点不甘,明明甘得很。

  不过,这是头一回有人用宽厚仁义形容他,倒是新鲜。

  这样想着,他心头那丝气闷,便被他忽略过去了。

  陈歌承诺待会便写好药膏的调配法子遣人送过来后,便离开了。

  魏远解决完了这桩事情,正想继续批阅军报。

  还是军报这东西让人省心。

  忽地,却感觉身旁传来两道幽怨的视线,不禁抬头,黑眸沉沉地看了面前两人一眼道:“你们两个可是很闲?要我给你们找点事儿做?”

  吕闻身子一抖,连忙别开了视线。

  开玩笑,别说他其实一点也不闲,单说主公亲自给人找的活,就不是人干的!

  可是,心里头还是无法相信!他好不容易承认的主母,就这样没了?没了?

  白术这一回却是颇有气节地没有移开视线,幽幽地看着魏远,道:“主公,您就这样放走夫人,属下只怕您将来会后悔!”

  魏远眉头紧皱,冷冷道:“与其有心思去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倒不如想想司徒群义那老匹夫突然设下这般阴险的局,到底意欲为何!”

  他会后悔?

  简直开玩笑。

  白术见自家主公是听不进自己的话了,只能放弃,摇头叹气地离开了。

  以后主公若是后悔了,他可绝对不会同情,还要在一旁嘲笑他!

  唉,他心心念念的小少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啊!

  ……

  白术走出主帅营帐后,吕闻也紧跟着走了出来,追上白术唤了他一声。

  “军师。”

  见白术停下脚步看向他,吕闻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那个困扰他至今的谜题。

  “主公为何总是避女子如蛇蝎?我一开始以为主公只是心存抱负,不屑于儿女情长之事,然而……”

  然而跟在主公身边的时日久了,他只觉得越发怪异。

  主公何止是不近女色,他每每看向女人的眼神,都会让他觉得那是什么肮脏至极的事物,这对于一个身体健康的年轻男人来说,不妥,太不妥了!

  同为男人,他很清楚,男人都会有某种需求,这跟你是什么出身、性情为何、有什么抱负都无关,那只是一种最原始的,到了某个时段便无法抑制的冲动。

  何况,以主公的权势,他完全没有抑制自己的必要,只要他愿意,他便是夜夜笙歌、娶上几十甚至上百房美妾,在旁人看来也并无不可。

  吕闻越想越是担忧,不由得道:“您看,是否要暗中请个医者……”

  他说得隐晦,白术却哪里不明白,不禁苦笑一声。

  “你信不信,若是真的把医者请来了,你的下场便不止是围着军营跑一百圈那么简单了。”

  吕闻面无表情。

  他信!所以纵使他早已有了这个心思,也是万万不敢在主公面前提起啊!

  白术摇了摇头,道:“这件事老夫也委实担心,老夫先前听闻过一件事,虽不知真假,但若是真的,主公这情况,确实不容乐观。”

  见吕闻一脸困惑地看了过来,白术摸了摸胡须,道:“总之,这件事大抵跟主公的身体关系不大。

  你可知,老夫为何一心想撮合主公跟夫人?”

  吕闻一愣,下意识地顺着他的话问:“为何?”

  白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可曾见过,主公能容忍一个女子在他面前那么久,便是口出狂言,也没有暴怒,甚至还顺了她的意,确确就像夫人说的,那样的主公跟以往相比,宽厚仁义至极啊!”

  吕闻一愣,却越是回想,越是怔愣。

  可不是如此嘛!

  以往主公别说让女人在他面前晃悠了,便是哪个女子起了什么心思故意在他面前多逗留一会儿,也会惹得主公暴怒。

  只是让人把她拖出去便算好了,有一回有个舞姬意图勾引主公,便被主公下令狠狠打了三十板子,至此连舞都跳不了,只能草草嫁了个商户了事。

  这样的主公,在夫人面前,真真算得上宽厚仁义了!

  白术见吕闻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得眯了眯眸子道:“吕闻啊,主公是这天底下真正的大英雄、大丈夫,但性子同样自负自我,便是他再不喜夫人,听到夫人主动说出请离的话,少不了是要恼怒的。”

  然而,出乎白术意料的是,主公是有一瞬间的气愤,但那气愤,竟被夫人三言两语便化解了。

  这让先前总是战战兢兢地劝导主公的他实在不服,不服得很哪!

  “老夫知晓你一直忧心夫人是否谢兴的人,然而,这恰恰是老夫最不忧心的。

  谢兴这个人,老夫再理解不过,他生性敏感多疑,谨小慎微,做事情喜欢直击要害,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人心最难掌握,与其派一个随时可能生出异心的人到主公身边,他宁愿直接派去一个刺客。

  夫人这回如此坦然地主动请离,更是印证了老夫的想法。

  比起忧心她是否谢兴的人,老夫更好奇一个深闺女子是如何养成这般胆大果断的性子。

  退一万步来说,即便夫人真的是谢兴的人,跟可能治好主公厌恶女子的怪癖相比,这些都不值一提。”

  要知道,自己追随的主公是否有后,牵动着万千军士的心。他们来追随主公,打的是生生世世追随的念头,所谓千秋霸业,也非一代人可以完成。

  若是主公一直无后,短时间内可能不会有什么影响,久了,恐会动摇军心啊!

  至于那莱阳城守沈禹辰,白术是一直没把他放在眼中,别说他根本没资格跟主公相提并论,便是夫人的表现也是有目共睹,夫人跟他之间是什么情形,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吕闻越听,眼睛不禁越亮,连忙追问道:“可是,如果主公当真心悦夫人,他又怎么会答应夫人那般荒唐的请求?”

  一说到这个,白术就来气,忍不住轻哼一声道:“就老夫来看,主公还没对夫人产生那般心思,但夫人对主公来说,意义定然是不同的。”

  吕闻不由得忧心忡忡。

  “那怎么办才好?”

  主公一时糊涂答应了夫人的请求,若是夫人真的跑了,或是被人拐跑了怎么办?

  白术微微挑眉,意味深长道:“有一个不省心的主公,苦的是我们这些部下罢了。你也不用太忧心,只是,这段时间,要劳烦你替主公好好看牢夫人了。”

  吕闻一愣,顿时悟到了什么,眼神一下子肃穆起来。

  “是!”

  白军师的心思他懒得猜,也猜不透,他只需要知道,这段时间要是有谁胆敢觊觎夫人,他便把他的腿打断丢出去喂狗便是了!

  哼,胆敢对他们夫人起心思,便要做好承受他们五十万魏家军怒火的准备!

举报

作者感言

细雨鱼儿出

细雨鱼儿出

白术:我是没有感情的小少主催生机器。吕闻:我是没有感情的夫人看门犬!   嘿嘿,三千多字的大章,算小小的加更吧。

2020-09-14 17:4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