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侯总是被打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魏远,你这混蛋

君侯总是被打脸 细雨鱼儿出 2793 2020.09.07 17:18

  街上的人,顿时都一脸又惊又疑地看着陈歌,却也真的不敢再乱动。

  魏远隔着小半条街的距离,看着那个坐在地上的女子。

  她此时狼狈得不像样,头上的发髻都散落了,身上的衣服皱巴巴脏兮兮的,仿佛刚从哪个难民窟里跑出来一般,一张素白的小脸微微仰着,嘴角微抿,紧紧地盯着他。

  不禁眉头微蹙,心头升起一丝怪异的、类似于无法看透敌人行动的阴沉情绪。

  这一时仿佛凝固住了的气氛,是被一个女子失去理智的尖叫声打破的——

  “你这骗子!快把孩儿还给我!!!”

  陈歌心头猛地一跳,便见那女子厉鬼一般朝她扑了过来。

  她这般不知轻重的样子,只怕会伤了孩子,陈歌连忙一边避着那女子,一边转头瞪向魏远大喝:

  “魏远,你这混蛋,快来帮忙啊!”

  就像她在自己的医馆里遇到紧急情况,大声呼喝自己的助理一般。

  跟着魏远来的其他军士都微微张大嘴巴,简直以为自己产生幻听了。

  反应过来后,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奶奶的,他们这夫人好猛,竟然敢当街呼喝君侯是混蛋!

  她是真的不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哦,不对,只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的是他们!他们知道了这么多,不会被君侯杀人灭口吧!

  一时都瑟瑟发抖起来,心惊肉跳地看向仿佛被层层乌云笼罩住了的男人。

  “吕闻!”

  魏远脸色黑沉地看着那胆大包天的女人,低喝一声,“上去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

  吕闻反应过来,连忙应了一声“是”,翻身下马跑了过去。

  陈歌一边避着那女子近乎疯狂的攻击,一边还要担忧孩子的情况,见到吕闻跑了过来,立刻低喝道:“把这位夫人拉走!”

  吕闻下意识应了声是,上前轻轻松松地便制住了那女子,把她拖到了一边。

  其他人见到这情况,都震惊不已,却也着实不敢再去招惹陈歌了。

  陈歌暗暗松了一口气,然而看着女子绝望凄厉的神情,她恍惚了一瞬。

  以往的医生生涯中,她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患者情况凶险,然而他的家属因为种种原因,不同意她施救。

  行医,远远不止救人治病那么简单,因为她救的是有七情六欲的人,是人,就必定会有各种情绪和心思。

  陈歌快速地看了一眼怀里的小婴儿,抬眸直视着那女子,提高声音快速道:“夫人,我在救你的孩儿。再拖下去,孩子便要不行了。

  他还那么小,连这个世界都没来得及好好感受,如果他知道你连最后救治的机会都不给他,他会不会怨你?

  作为大夫,我希望你相信我,我会尽我所能救你的孩子!”

  她直直地看着那女子,心里却已经决定了,她就给她三秒钟的时间,三秒一过,不管她愿不愿意,她都会继续施救。

  跟其他因为各种原因不希望患者继续活下去的家属不同,她是希望孩子活的啊,她只是在害怕,在惶恐。

  随着陈歌的话落下,那女子从最开始的又哭又闹到最后的呆滞,忽然便瘫倒在了地上,无声无息地流着泪。

  陈歌立刻便明白了她的意思,深吸一口气,低头继续刚才的急救,把小婴儿面朝上放在自己的手臂上,用食指和中指在婴儿胸骨中央用力快速地挤压五次,然后再把婴儿反过来脸朝下放在自己的前臂上,快速地拍打五次。

  街上的人一时都忘了当下的处境,一脸茫然地看着这一幕。

  这女子……到底想做什么?这样对待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是想杀了他吗?!

  陈歌却已经完全进入了急救状态,身上所有感官都汇聚在了手上这个小小的孩子身上,不停轮流交替做着刚才的两个动作。

  见小婴儿始终没有反应,她也急出了一额头的汗,但依然嘴角紧抿,镇定地、快速地做着急救的动作。

  就这样重复了方才的动作三次后,她怀里的小婴儿忽地呛咳了两声,陈歌眼睛一亮,快速地从怀里掏出了一条干净的手帕,包住手指,轻轻地撬开婴儿的小嘴,从他的嘴里,拿出了一块食指指甲大小的肉块。

  做完这一切后,她整个人陡然放松下来,竟就这样毫无仪态地瘫坐在了地上,长长地舒了口气。

  小婴儿喉咙里的异物被取出来后,慢慢恢复了生机,逐渐发出了微弱的、委屈的啼哭声。

  那哭声,竟仿佛上天赐下的神迹,带着一种重获新生的生命力,冲击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那被吕闻制住的女子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忽地大哭道:“我的孩儿!我的孩儿!”

  也许是吕闻也在愣然中,竟然就让那突然爆发出了无穷力量的女子挣脱了钳制,踉踉跄跄地跑到了陈歌面前。

  陈歌看了她一眼,把孩子小心翼翼地递给她,道:“夫人,孩子已经没事了,但他现在还是很虚弱,你们需得小心护理,尽量把他的衣领松开,还有不要把他抱得太紧,让他呼吸更顺畅些,再有什么情况,要立刻找大夫。”

  刚刚孩子的情况虽然很危急,但幸好及时把异物取出来了,瞧他现在的精神状况,也不算非常糟糕,小心护理应该就会没事。

  那女子宝珠似地抱着那孩子,见他虽然哭声微弱,但确实不像方才那般呈现出让人心惊的死寂了,脸上的青紫色也在慢慢退去,眼泪一下子流得更凶了。

  但听了陈歌的话,也不敢把他抱得太紧,只是这样傻傻呆呆地看着孩子,任由眼泪不停地落下来。

  陈歌看着这一幕,身上忽然便涌起了一股神经紧绷过后的疲累。

  忽地……

  一阵沉稳有力的马蹄声划破空气传进了她的耳中,听声音,正是朝着她的方向。

  陈歌没来得及转头看一眼是谁,就忽地感觉自己的细腰被一只铁臂搂住,她下意识地惊呼一声,就这样被人一提,便轻而易举地提到了马背上!

  直到已经在马背上坐稳,她的心脏还在不停地快速律动,方才那男人提起她,就像提起一块抹布一样简单!

  然而那男人虽然把她提到了自己马前,却分明不想碰触她,一手拉着缰绳,一手狠狠地抽着马鞭。

  随着身下骏马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仿佛要飞起来一般,陈歌又一次怂得不敢睁开眼睛,紧紧地抱着马脖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匹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陈歌也慢慢睁开了眼睛,却见他们已是到了一处正在结营的军营中。

  军营里不停有忙碌的士兵来来去去,见到魏远,都立刻停下手中的活,朝他恭敬地行礼。

  “君侯!”

  除了正在忙碌的士兵,还有数不清的受了伤的士兵在她面前经过。

  他们或是自己抱着伤口走得艰难,或是被人扶着,更有甚者有许多人是躺在担架上被抬进来的,身上皆是血和汗,八尺男儿都忍不住痛得不住呻吟。

  陈歌不禁脸色微白。

  身后的男人始终没说话,最后来到了一处显然比旁的营帐更大更精致的营帐前,利落地下了马。

  陈歌正不知所措之时,忽地手腕一热,竟就这样被那男人扯了下去。

  因为发生得太突然,她差点摔倒在地,却在堪堪要摔倒之时,被一只炙热的手掌在细腰上随意地一扶,就稳住了她的动作。

  随即,男人不给陈歌半点缓和的时间,粗暴地把她扯进了帐中。

  一进到营帐,便猛地甩开她的手,转身脸色阴沉地看着她,咬牙一字一字道:“方才,你用魏侯夫人这个名头用得可称心?

  然而,你可知,为了把你救出,我损失了多少将士?你挂着魏侯夫人这个名头,竟还敢跟你那情郎私通,你便那么笃定,我不会把你杀了?!”

  在他带兵赶往莱阳路上,忽然听到探子说那莱阳城守先前跟这女人有过婚约,他当场勃然大怒。

  那时候,他是真真确确地起了杀人的心思。

  

举报

作者感言

细雨鱼儿出

细雨鱼儿出

其实我一直觉得,做医生最麻烦的是处理各种医患关系,情商低一点都做不了医生。喜欢本文的小主记得加一下收藏哦,么么哒~

2020-09-07 17:1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