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侯总是被打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君侯的八卦

君侯总是被打脸 细雨鱼儿出 2093 2020.08.27 23:22

  凌放还是最快回过神来的,他收回了看向陈歌的复杂眼神,朝张景作了个揖,道:“如此,某也放心了!劳烦张大夫了。”

  张景连忙还了一礼,道:“这是某该做的,凌管家不必如此多礼,何况……”

  他抬起头来,眼睛亮晶晶地看向一直没说话的陈歌,道:“这位夫人竟如此理解身为一位医者的抱负,某真的很欢喜,请问这位夫人是……”

  陈歌瞥了凌放一眼,凌放虽然不太情愿,还是道:“这是我们君侯昨日迎娶的夫人。”

  “竟然是君侯的夫人?”张景微微一愣,笑呵呵地道:“君侯真是好福气,竟然有幸迎娶了这么一位心地善良的娘子,听闻君侯夫人也看出了那侍卫患的不是尸疰,若是有机会,某真希望跟夫人交流一下医术……”

  “咳,”熟悉这张大夫性子的凌放连忙咳嗽了一声,道:“张大夫一会儿写好药方,交给带你进来的小厮便是,某一会儿还有点事情。”

  若是他不开口阻止,只怕这张大夫永远不会发现四周围那越蔓越开的尴尬气氛。

  “哦,既然如此,某便不打扰了。”张景不觉有异,只是有些可惜刚刚的话没说完。

  临走前,他还特意眼睛亮闪闪地朝陈歌作了一个揖,才脚步轻快地跟着刚刚领他进来的小厮走了。

  陈歌:“……”

  怎么办,欺负老实人的愧疚感越发强烈了。

  但要是现在跑上去跟他说我刚刚说那番话不是为了抒发医者心得,只是不信任你敲打敲打你,又不太好……

  突然,陈歌感觉有一道视线一直凝聚在自己身上,不由得转头,却见是还没离开的凌放。

  “倒是没想到,夫人还会医术,这回是小人鲁莽,让夫人见笑了。”他说完,朝陈歌作了个揖,便带着那一群主管和侍卫呼啦啦地离开了。

  只是,他离开前那充满了复杂含义的眼神,让陈歌微微皱起眉头,心头有些不安。

  原主只是礼部尚书家一个小小的庶女,在出嫁前一直被养在深闺里,她其实并没有学过医术这点,只要他们一查很容易便能查出来!

  虽然这回情况紧急,她不得已暴露了自己的医术,但这善后之事,也是让人头疼。

  晚上,陈歌深思熟虑后,把蓝衣和钟娘都叫了过来,严肃道:“我昨天晚上做梦遇仙人指点,突然便通了医术。

  但这件事万万不可被外人知道,以后若是有人问起,你们就说我自幼喜爱看医书,虽然没有什么给人看诊的实际经验,但该知道的事情都在书上得知了,否则后果可能会不堪设想,知道了吗?”

  钟娘和蓝衣都是原主身边的人,她瞒着谁都不可能瞒过她们,陈歌干脆假借鬼神之说编了个理由。

  也幸好这里本来便是还没开化的古代,钟娘和蓝衣这种家奴又自小没什么学识,虽然一脸震惊愕然,但也很快接受了这种说法。

  钟娘早就在蓝衣那里听说了她们白天的经历,本来就满心后怕,这时候忍不住哀哀低泣道:“也算上天开眼了,若不是夫人通医术,那张大夫又及时赶到,我们……我们还不知道会被怎么处置!夫人以后有这门技术,多少也能保护自己罢!”

  陈歌默默地瞥了不停抹眼泪的她一眼:“那你为什么还哭?”

  “奴……奴是喜极而泣!”

  好吧……

  陈歌有些无语,干脆让她哭个够,自己倒了杯茶水,边喝边寻思,光是看医书这个借口可能还不太够,若是她以后还要继续施展医术,还得找一个更靠得住的借口……

  “对了,夫人。”钟娘好不容易想起了正事,连忙擦干净眼角的泪水道:“你早上不是叫奴去打探府里的情况吗?没想到还真的有收获。

  奴听说,早上那女子确实是君侯的表妹,名叫林婉儿,在君侯被先帝封为燕侯后,林家就把林婉儿送了过来,据说君侯小时候跟这林娘子青梅竹马长大的,感情很是要好。

  而且,而且……”

  钟娘一脸为难,又是怜惜又是愤然地看了陈歌一眼,陈歌立刻了然,单手托腮闲闲地道:“你不会想说,他们之前曾有过婚约什么的吧?”

  她似乎天生对这种八卦不感兴趣,唯一能挑动她神经的或许只有秘而不传的医术或者世间罕见的药材。

  但如果她猜的是真的,她算不算才是他们之间那个第三者?

  “不是,”钟娘却摇了摇头,一脸愁苦道:“他们应该只是表兄妹的关系,但……那林娘子据说跟君侯已经过世的母亲长得有七八分像。

  奴也不知道君侯对这林娘子有没有男女之情,但至少对她是十分包容的,夫人没嫁过来前,她在这府里的地位堪比主母!”

  陈歌微微一愣,林家竟然给魏远送了个跟他母亲有七八分像的还未出阁的表妹过来,这用意有点明显啊。

  难怪她会那么嚣张,她实在很想跟钟娘说,自信点,就算是现在,侯府里认可的主母也是她。

  钟娘还在愤愤不平地道:“君侯身边一向没有女人,这就导致一直没有人能敲打那林娘子的气焰。

  不过,夫人,你说是不是奇怪,君侯如今都二十有六了,旁的郎君这个年纪孩子都满地跑了,君侯后院竟然还一个女人都没有。

  听闻平日里君侯也甚是厌恶女子,除了林娘子,身边一个女子都没有的,便是之前那三任夫人,也是去世前都没见过君侯几面,甚至……甚至听说她们和君侯从没有圆过房!”

  陈歌听着听着,不禁有些纠结地皱起眉头。

  奇怪,自然大大的奇怪。

  一个成熟健康的大男人,长这么大竟还没有过一个女人?这种情况,她从医学的角度出发,不是不行,就是他有什么特殊的性取向……

  ……

  此时,离冀州不远的平洲,一个坐在军营里正在看军报的玄衣男子突然一手捂唇,打了个喷嚏。

  刚掀开帘子走了进来的一个白衣老者哈哈一笑,摇着手中的蒲扇道:“想不到一向铜墙铁壁的主公也有像尔等凡人一样打喷嚏的一天,最近入秋,天气转凉,主公身边无人照顾,确是要注意一下身体啊!”

举报

作者感言

细雨鱼儿出

细雨鱼儿出

求票票啦~喜欢的亲也可以加一下收藏哦~

2020-08-27 23: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