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侯总是被打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夫妻对峙

君侯总是被打脸 细雨鱼儿出 2974 2020.09.08 19:14

  陈歌在过来的路上,便知道这男人生气了,而他生气的点,她也大概能猜到。

  饶是如此,此时被这样一双眸子盯着,她依然忍不住心头微颤,

  这个男人,绝对是越愤怒,面上越冷静的类型。

  她拼命稳住心神,强迫自己直视他的眼睛,道:“我没有与沈三郎私通。”

  她暂时还无法离开燕侯府,因此涉及底线的问题,是一定要说清楚的!

  魏远微微皱起眉,脸色冷沉地看着她。

  这女人明明害怕,却依然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以至于那双清透若琉璃的眸子在隐忍地、倔强地微微颤抖着。

  她虽形容狼狈,但她那毫不退缩的气度和挺直的腰背,却让人一时忘了她的外貌。

  见魏远一声不吭,显然给了她机会解释,陈歌暗暗松了口气,快速道:“我跟沈三郎先前确实有婚约,但这一切,都在圣上赐婚之后结束了!

  我便是对这桩婚事心生惶恐过,甚至……甚至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偏偏是我要嫁到这异乡来,也绝不是那等水性杨花的女子!

  何况,我知晓魏侯夫人这个身份意味着什么,这绝不是一桩简单的婚事那般简单!

  这回沈三郎突然出现,我也十分惊讶,绝不是先前跟他有所约定!若我所言有半点虚构,我愿永世不再为人!”

  陈歌虽不清楚魏远的为人,但能做到一方枭雄的人,绝不是没有脑子的。

  要想让他相信自己的话,陈歌只能说得一半真,一半假。

  至于她跟原主性情有所差异之事,在她发现自己成了原主后,便没想过去伪装,伪装这种事,若没有自信做一辈子,倒不如坦荡一些。

  何况方才她救助那婴孩的事情,他都看到了,先前她在燕侯府时做的事,他也会知道,这时候伪装一点意义也没有。

  而会让人一夕之间性情大变的缘由,也不是没有,信的人自然信,怀疑的人,也会一直怀疑,总归他们也没法掏出她内里的灵魂看个真切。

  魏远一直紧紧盯着她,神情阴蛰,冷冷道:“哦,听你这说法,这桩婚事却是委屈你了。”

  陈歌脸色不变,坦然地看着他道:“君侯何必这般阴阳怪气,我知晓君侯对这桩婚事也是十分不满,我从来不奢求君侯履行作为夫君的职责,君侯又何必介意我承认这并不是一桩良缘?”

  魏远微微一愣,脸色越发暗沉,看着女子的眼神,带上了一丝微不可察的讶异。

  这女子,竟胆大包天至此!

  然而,他不得不承认,这女子的所作所为,他竟一时有些看不透。

  陈歌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微微垂眸低声道:“只是,这件事虽不是我所愿,但确实因为我的缘故,害你无端折损了不少军士,还有……”

  让城里的百姓无端迎来了这场灾难。

  她虽然是被无辜牵连的,但事情发展到这地步,她还是有点不是滋味。

  这件事中,要是非说她有错,可能就是她没有认清魏侯夫人这个身份那沉甸甸的重量,这场婚事,远不止是一场婚事那么简单,更是夹杂着无数政治的博弈。

  她生长于和平的年代,这样的战争也是头一次经历,事实上,直到方才听到沈禹辰和他手下的对话,她才猛然意识到,她此时不只是代表着她自己一个人,更是代表着魏远一方的利益,更有甚者,比这更复杂。

  猝然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她心里没底,自己便随身备了一些自保的药粉,只要朝着对方的脸撒上一把,便是对方是西天来的齐天大圣,眼睛也至少有一刻钟无法睁开。

  如果早点意识到这点,她在被沈禹辰第二次迷晕前,拼尽全力,还是有机会逃走的。

  魏远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一双阴沉的眸子定定地看着面前的女子。

  她的头微微低着,嘴角倔强地轻抿,那双如水的眸子微微垂着让人看不真切。

  只是那两排小扇子似的睫毛如蝴蝶的翅膀一般敏感地颤动着,隐隐透出了一丝低落,竟像是在真情实感地愧疚一般。

  他心头不由得闪过一丝怪异之色,难道旁的女子,也这么会装可怜?

  陈歌边说,边偷偷打量魏远,见他的脸部线条有松弛的迹象,一颗心才慢慢放了下来。

  方才那些话,她固然带着几分真心,只是也确实存了装可怜让这男人心软的想法。

  这件事,她自己虽然缺了点心眼,但魏远本来也没把她这个夫人放在眼中,才会被人钻了空子。

  说他自己活该也不为过!

  但这些话,陈歌自然不会说。

  这种常年刀口舔血带兵征战沙场的男人,早已习惯了敏锐多疑、自大狠戾的行事作风,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

  这时候,她只管一个劲地自责便是了。

  何况他能走到这地步,这点事情也不需要她跟他点明,想来早应该心里有数。

  然而,她的心才放下不到片刻,便听那男人忽地嗤笑一声,又冷声道:“你不必在我面前装可怜,你同那沈禹辰青梅竹马,定然早便是郎情妾意,两情相悦。

  如你所说,这场婚事只是圣上强塞于我,若你没有给我闹出麻烦,我自是会好吃好喝地供着你。

  便是沈禹辰这次的行动你不知情,但你看到他来了,心里定是很欢喜,迫不及待便跟着他走了罢!

  我魏远便是一辈子不娶妻,也不可能容忍一个有二心的女人在我身边!是什么让你觉得,我能忍受这样的羞辱和隐患?!”

  陈歌一怔,抬眸有些讶异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咬了咬唇,竟像是有些恼怒地道:“我确实自小便跟沈三郎相识,但我小时候与我相识,又岂是我能决定的?

  君侯怪我跟沈三郎青梅竹马,倒不如怪你小时候为何不来到我跟前,让我有机会与你熟识!”

  魏远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这是什么话?所以还是他的错不成?

  然而,不待他说什么,那女子已是噼里啪啦地说了下去。

  “何况,自我逐渐年长,因为男女有别,跟沈三郎早便疏了联系!他来我家向我提亲时,我也很是讶异。

  我与他本来便没多少情分,现在不过是缘分断了!对我而言,嫁与他和嫁与君侯,唯一的区别只是儿时那点微薄的情分罢了!

  若我当真对他有情,迫不及待要跟他走,城破之时,我便会想方设法找到他,最不济的,想办法从君侯口中打听他的下落,而不是在街上叫住君侯,请求君侯帮忙。

  你看我与你相见至今,可有提过他一个字,可有流露出半点担忧的情绪?

  君侯说,这场婚事是圣上强塞与你,我……我又何尝不是?!哪个女儿家不想嫁到一个好夫君,从此有枝可依,不必四下流离。

  我已是死了君侯会像平常夫妻那般待我的心,现下我只想好好地过自己的生活,能得三餐温饱,做自己想做的事。

  然而,我没想到,君侯是这般想我的!”

  陈歌说着说着,鼻子竟是真的酸了起来,心中涌起了一股委屈。

  不是因为他这般恶意地猜度自己而委屈,更不是因为他没有把自己当做他的妻子而委屈。

  而是这些天那种孤立无援的心情,加上方才被战争冲击后的余韵交织在一起,竟都在此时不知不觉爆发了出来。

  明明她这样说,只是想打消他的疑虑啊……

  她别开眼睛,低声狠狠道:“君侯若是不信我,便不信罢。

  反正经过这回,君侯定是会加强对我的监控,想来以后这种事情也不会发生了,只是这点,我便安心了!”

  她也不怕魏远去查。

  原主在年长后,确实很少跟沈禹辰见面了,虽然两人一直有暗中联系,但这种私密事只有钟娘和蓝衣知道,原主连自己亲娘都不敢说。

  而钟娘和蓝衣是绝不可能跟旁人说这种事的。

  女子眼圈红红的,仿佛受了无限的委屈一般,一直盯着旁边的地面,仿佛能把地面看出一朵花来,那本来便倔强的嘴角更是抿成了一条直线。

  魏远沉默了片刻。

  他发现这女子的所作所为,总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他带着想杀人的怒火赶来,却没想到看到的是一心救助婴孩的她。

  那时候,他已经察觉到了事情有异,只是,终究压不下心头的火气罢了。

  此时看到她这模样,他竟有种自己不是人欺负了她的感觉,不由得心情烦躁,猛地转身往主座上走去,冷冷道:“算了,你出去罢,臭死了。”

  陈歌微愣,抬头,却见男人已经坐进了主座里,随手拿起一卷军报,一副要认真工作的模样。

  那紧皱的眉眼间,透出一丝显而易见的不耐烦。

  不禁有些讶然,她猜到这男人会吃装可怜装柔弱这一套,但没想到,会那么吃……

  这完全就是一副不知道如何应对的模样啊……

  她不过是迟疑了一会,那男人已是抬眸,不耐烦地道:“还不出去?要我恭送你不成?”

  陈歌连忙道了句:“不敢劳驾君侯。”

  便转身掀起帘子走了出去。

  直到走到了外头,陈歌才想起了魏远对她的评价,抬起手臂闻了闻,顿时苦了一张小脸。

  噫——真的好臭。

  这样想着,她不禁有些羞恼。

  那臭男人,她还没嫌他身上的血腥味熏人呢!

  

举报

作者感言

细雨鱼儿出

细雨鱼儿出

互相嫌弃的夫妻俩哈哈。能求一张推荐票么?没收藏的亲们也希望点一点收藏啊么么~

2020-09-08 19: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