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侯总是被打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这女人还能看

君侯总是被打脸 细雨鱼儿出 2500 2020.09.10 19:34

  陈歌看了一眼,便走了进去,一个身穿灰袍的中年医者恰好抬头见了她,微微一惊,连忙走上前去道:“你是……您难道是君侯夫人?!”

  君侯担心女人会扰乱军心,早早便定下了军营中不得出现女子的军规。

  这时候,能在军营里自由来去的,只有引起了这场战争的君侯夫人了!

  陈歌点了点头,道:“我瞧这里伤患众多,你们人手不足,我恰好懂一些医术,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协助你们。”

  那医者不由得更是惊讶了,转头看了看旁边另一个更年长一些的医者,有些为难地道:“陶大夫,您看?”

  那陶大夫显然是管事的,他走上前,恭恭敬敬地朝陈歌施了一礼,道:“夫人身份高贵,这种事万万不可劳烦夫人啊!”

  陈歌看了看这满地的伤患,心里头又开始有点不是滋味了。

  她想了想,问:“你可是不相信我有能力医治这些病患?”

  陶大夫:“小的万万不敢……”

  虽然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话音未落,他就见面前的女子低头看了看身旁一个手臂骨折了的伤患,竟就这样蹲下,在那病患一脸震惊惶恐的注视下,伸手轻轻捏了捏他断掉的关节处,忽地眼神一凛,一个用力!

  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那侍卫甚至没来得及叫出声来,他原本歪了的手臂便已经恢复了原位!

  陶大夫:(」゜ロ゜)」

  所有人都一副见了鬼的神情看着那蹲在地上的女子。

  卧槽,夫人真猛!

  那陶大夫回过神来,立刻蹲下,摸了摸他方才骨折的部位,一时激动得脸都红了。

  “骨头完全复位,患者也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这手法完美,太完美了!”

  要知道,这正骨的手法,虽不是什么独门绝学,但要做到又快又准又好,没有一定的功力是万万不可能的!

  陈歌站了起来,掏出手帕擦了擦手,仿佛这只是什么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一般,道:“准备上小夹板吧。”

  于是,当白术来到这营帐时,见到的便是一个容貌柔美眼神却专注认真的女子穿梭在病患间,干净利落地帮他们处理伤口。

  那处理的速度以及手法,甚至比一些医者还要好!

  虽然她在这满是大男人的营帐里,突兀得仿佛一个九天外的仙女坠入了凡尘,然而她身上那股子认真严肃的劲头,却莫名地让人起不了任何旖旎的心思。

  白术不禁抚了抚胡须,心里一阵欣慰。

  看来正如吕副将所言,主公这一回的夫人是个不可多得的奇女子!

  然而,一想到自家主公那犟得像头驴一样的脾性,他就忍不住轻哼一声。

  这样好的一个女子,罢了,自家主公的眼睛在女人方面一向有点瞎。

  他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才出声唤道:“夫人。”

  陈歌恰好处理完了一个患者的伤处,闻言抬头看了白术一眼,因为她整个人还处在工作的状态中,那双眼睛尤带着一丝犀利和专注,额头上出了密密的一层汗珠,在烛光的映照下,竟透出一丝英气来。

  白术不禁又暗暗赞叹了一番,走过去恭敬地行了个礼,道:“夫人,老夫名唤白术,有贵客上门,主公请您过去一趟。”

  陈歌一愣,听到旁边人跟他行礼时唤他军师,立刻便知晓了他的身份,站起来,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劳烦先生特意过来一趟了。”

  白术不禁暗道,这女子倒是聪慧!

  原本这种事确实不需要他亲自跑一趟。

  只是他今天下午听吕闻说了夫人当街救下一个婴孩的奇妙事迹,又听了跟随主公去接夫人那群小子的一番添油加醋,什么夫人真乃勇者也!夫人简直就是传说中那活死人、生白骨的神医!心里头早便痒得不行,只恨自己当时怎么没有跟着一起去看个热闹!

  于是,听闻主公要找人去请夫人,他立刻自告奋勇抢了这差事。

  只是他自然不能说实话,只朝陈歌笑笑道:“不是什么事,主公有令,便是刀山火海属下也得去。”

  他边说,边带着已经简单清理了一番的陈歌往主帅营帐走去。

  营帐里,魏远脸色淡然地坐于主座。

  旁边,站着白天时过来帮她制着那女子的年轻军士,见到她,那军士立刻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

  右下方,坐着一男一女,远远的,便能看到他们背脊挺直,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

  陈歌很快便认出了那女子——这不是早上那个孩子的母亲么?

  白术领着陈歌走到了营帐的正中央,笑着朝魏远行了个礼,“主公,属下把夫人带来了。”

  魏远看了陈歌一眼,墨玉般的眼眸凝滞了一瞬,便快速移了开去。

  白天时那女子像个乞丐似的,没想到收拾过后,还能看。

  不过现在回想,成亲那天他匆匆见了她一面,也隐约记得,这女人并不难看。

  白术随即看了一眼旁边见了陈歌后一脸急切的女子,笑着道:“夫人,这是郑夫人,她说今日是为了白天之事,特意来向你道谢的。”

  那郑夫人闻言,连忙站起身,走到陈歌面前,噗通一声跪下,重重地朝她磕了三个头,哽咽着道:

  “夫人,今天多亏您救了我儿,我不知道您身份尊贵,今天竟那般放肆,还……还不知道可有抓伤您。

  您今天走得匆忙,我连道谢的机会都没有,又因着我对您的态度一直耿耿于怀,无法释然,便央求我夫君,随我一同来拜访夫人,向夫人表达我的歉意以及谢意!

  请夫人原谅我的愚昧无知!往后夫人便是让我做牛做马,我也觉不会有丝毫怨言!”

  陈歌早在她跪下的时候便知道她想做什么,也没阻止她。

  这种被患者感谢的情况多了,她便知道,这时候阻止她,她只会心里不安,可能会想到其他更奇葩的方式来表达那无处安放的感激之情。

  先前有病患也要给她磕头,陈歌阻止了,他第二天就带着家人在她的医馆前拉了条大红横幅,上写“救苦救难陈大夫”,拉了一整天……

  何况,在街上时她被他们那般对待,也是有点脾气的好么!

  她磕完头后,陈歌才道:“夫人快起吧,我不过做了件所有大夫都会做的事情。”

  郑夫人满脸感激感动地看了她一眼,慢慢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她那个一直没说话的夫君忽地站了起来,转向她下跪行了个大礼,又转向魏远,双膝下跪,额头伏地道:“小人没想到,莱阳城城守沈禹辰那般不顾夫人意愿把夫人掳了来,夫人还能以德报怨,救了我儿。

  夫人的良善,让小人触动良多,无地自容。

  小人以莱阳都尉长郑宏忠的名义,向君侯保证,小人麾下的五千军士,将自愿归附君侯,往后愿随侍君侯左右,听任君侯差遣!”

  他的话中,带着一丝隐忍的哽咽。

  沈禹辰说得对,他不喜欢无谓的流血和战争,在这样的乱世,他只想保护这座城里的百姓免受战争之苦,然而这种乌龟般的想法,确实太天真。

  既然战争无可避免,与其效忠于一个不择手段的主公,不如效忠于自己的恩人。

  虽然有传闻说魏侯残暴狠厉,但他有这么一个仁厚良善的夫人,他觉得,这样的主公,还是值得期待的罢。

  

举报

作者感言

细雨鱼儿出

细雨鱼儿出

未来的某一天。白术:“主公,你觉得夫人容貌如何?”某人(傲娇的):“就……还能看。”陈歌(气恼):“那你别看了!”某人:“……夫人,我错了。”哈哈,继续求收藏求票票呀~

2020-09-10 19:3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