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侯总是被打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猿粪啊……

君侯总是被打脸 细雨鱼儿出 2375 2020.08.29 22:13

  当晚,白术是逃也似地离开主帅营帐的。

  针落可闻的营帐里,魏远还在一脸荒谬地想着白术刚刚的问题,他竟然认为他喜欢男人?!

  他虽然十分厌恶女人,但喜欢男人……怎么可能!

  脑海中,突然就涌起了一幕又一幕他费尽心思想忘记却忘不了的画面。

  紧锁的房间,被紧紧绑在了椅子上的他,以及……满脸皱褶一脸淫笑朝他伸手的老太婆……

  魏远忽地眼眸发红,猛地站起把矮几上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听到外头匆匆响起的脚步声,目眦欲裂地低吼一声,“都不许进来!”

  外头的脚步声停了,魏远双手撑在几面,眼眸充血,全身肌肉紧绷,牙关紧咬,嘴里悄然漫开一片血腥味。

  那是他此生最不愿记起,最屈辱的时刻,虽然最后他像发狂的野兽一般扑过去把那老女人咬死了,但那种恐惧、屈辱和无助已经深深刻进了他的血液里。

  女人,便是这天底下最丑陋、最恶心的物种!

  慢慢地,魏远冷静下来,坐回了座位上,嘴角微抿,眼神阴翳,俊脸上现出一抹沉思。

  莫非,他确实如白先生所说,有喜爱男子的潜质?

  ……

  尸疰的事情解决了,陈歌当晚终于得以睡了个尚算安稳的觉。

  第二天,她起来梳妆打扮完,便转向钟娘和蓝衣道:“今天,我们到城里转转吧!”

  钟娘一听,吓得连连摆手,“不可啊,夫人,不可啊,听闻这冀州城外就是胡人出没的地方,街上还不知道会不会有胡人出现呢!”

  她一想到君侯有一任夫人就是被胡人掳去的,就吓得脚软,被那些野蛮残暴的胡人抓去是什么下场,谁不知道?特别是女子,那可真是生不如死!

  陈歌默默地望了望天,道:“冀州可是魏远所辖领域的军事重镇,如果他还能让胡人像自己家一样出入自己的地盘,他就不用混了。”

  钟娘一听,顿时脸色发白,连忙捂住陈歌的嘴道:“夫人,休要乱说!还有,便是你,也不好直呼君侯的名字的!”

  但听陈歌这么一说,又见她没有要听自己话的意思,钟娘也只得由她去了。

  只是在临出门前,还在伤心地自言自语:“夫人现在主意可大了,都不把奴的话放在心上了……”

  陈歌有些失笑,她可不是柔弱温驯的原主,要她像原主一样只做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后宅女子,她光是想想都受不了。

  而且,她在这府里一点地位都没有,压根调查不出什么东西来,昨天她让钟娘去打听消息,也只是打听到了一些边角料,关于前三任夫人的死到底有没有别的原因,那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也许,去城里看看还能有转机,毕竟君侯的夫人在这城里也算大新闻了,老百姓最爱听八卦,说不准会打听到些什么小道消息。

  她跟钟娘和蓝衣走出燕侯府时,门口的侍卫看都没有看她们一眼,陈歌暗暗撇了撇嘴,虽然早有预料,但她这个透明人也透明得太彻底了。

  其实陈歌这次出府,还抱着一个还没有非常清晰的想法。

  她不可能一辈子都这样待在燕侯府,等熟悉了这个世界,她还是要想办法脱离这里,过自己的生活的。

  到时候找机会逃跑,隐姓埋名到另一个地方生活也好,假死也罢,首当其要的是有自己生活的资本,也就是——钱和谋生的手段。

  昨天她把原主这次出嫁带来的嫁妆细细清点了一遍,最后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看来陈家人当真是觉得她来送死的,嫁妆敷衍得可以,没多少值钱的东西,就那些小钱,估计她离开燕侯府后,连温饱都顾不上。

  她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到时候她完全可以靠替人治病谋生,但在那之前,她还得有一笔足够安顿好自己生活的银子。

  在这种乱世,对于她一个女子来说,银子自然是越多越好,多多益善。

  但这银子,又要怎么赚呢……

  陈歌正沉思着,突然钟娘递了顶帷帽给她,小声道:“夫人,还是带着吧,你这模样,不好太惹眼。”

  陈歌微微一愣,只觉得更愁苦了。

  她都差点忘了,原主还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皓齿蛾眉,肌肤胜雪,一双美目仿佛含着春水,流转间勾魂摄魄,是个看一眼就能让男人心生保护欲的柔美女子。

  她以前也是个公认的美人,但那种美跟原主的美却几乎是两个极端,她以前的美是一种明艳自信的美,这让她第一次看到镜中的原主时,着实恍惚了好一阵子。

  但在这样的乱世,美貌就是个无用的甚至会带来麻烦的东西,倒不如长得普通一些。

  她轻叹一口气,接过帷帽,乖乖戴上了,这才继续迈动脚步。

  冀州是北方边境最大的一个城,虽然因为地处偏僻,比不上大楚其他一些城镇繁荣,但大街上该有的店铺都有。

  能看出来,在这里生活的人都一派安乐富足,街上行人的表情中透着只有过着太平日子才有的轻松和乐,街上逛街的行人、吆喝的商贩、走南闯北的商人,一起组成了一副纯朴平和的景象。

  陈歌不禁有些怔然,在这样朝不保夕的乱世,以及城外就有胡人出没的威胁下,这里的人竟然过出了只有太平盛世才有的模样。

  这一切都是因为魏远吗?他们相信魏远能保护他们?

  她不禁想起前天早上,魏远率兵出征时,街上百姓翻滚如热浪般的欢呼声。

  也就只有这样的乱世,才能出英雄啊。

  陈歌走在这样的街道上,心情莫名地有些感慨。

  突然……

  “来人!给老子把这块匾给砸了!”

  陈歌微微一愣,抬头,就见不远处,一个人高马大的粗壮汉子领着一群人,怒气冲冲地走到了一个药房前,手臂一抬,指着店铺上挂着的“普济堂”大喝道。

  街上的人都被这忽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不由得看向那男人,见他一副不好惹的样子,都不敢上前去看热闹,只是很多人都走不动道了,暗暗交头接耳起来。

  那汉子带来的人立刻气势汹汹地上前,手里都拿着棍子锅铲一类的东西,一些人不停拿棍子捅那个牌匾,一些人搭成了人梯,直接就把人送了上去噼里啪啦地敲打着那块可怜的牌匾。

  钟娘连忙扯了扯陈歌,有些慌乱道:“夫人,我们快走吧。”

  陈歌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虽然朝代不一样,但这情景,她一点也不陌生,能带人到药房门前闹事的,十有八九是医闹!

  也不知道是哪个蒙古大夫这么倒霉……

  就在这时,一个个子不高的灰衣老者慌慌张张地从药房里跑了出来,看着这群男人急得直跳脚。

  “住手!你们快住手!这块牌匾可是老夫太祖爷爷那一代传下来的!你们把这匾拆了,老夫还有什么颜面去见太祖爷爷!!!”

  陈歌不禁眯眼细细地看了那老者一眼,看清他的模样后,她嘴角微微一抽。

  猿粪啊……

  这人,不就是昨天才见过的半吊子吴大夫么!

  

举报

作者感言

细雨鱼儿出

细雨鱼儿出

一把扯住某男人:你没有你不是别乱想!(超大声)继续求票票么么哒~

2020-08-29 22:1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