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侯总是被打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这臭男人!

君侯总是被打脸 细雨鱼儿出 2741 2020.09.15 17:45

  自那天得了魏远的承诺,陈歌是既兴奋又不安。

  兴奋的点自然是自由的日子就在眼前,不安的点则是,自那之后,魏远每每见到她都没什么好脸色。

  许是她心理作用,其实魏远先前便不怎么待见她,但如今她有求于魏远,也心知这男人心高气傲惯了,上回被她主动说出请离的事,心里估摸还是有几分不痛快的,便总觉得他随时会反悔。

  陈歌琢磨着要不要再找他谈一谈,然而魏远好歹是一军主帅,基本的信义是有的,这样再三找他确认,反而会惹他烦吧,万一让他觉得自己是在找机会纠缠他,便是天大的乌龙了!

  而且那男人天天忙得神龙见首不见尾,偶尔在营中见到,她也只来得及匆匆跟他行个礼,还多半是没有回应那种,更别说找他说话了。

  陈歌试了几回都是这样的结果后,也只能先把这件事放到了一边。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很快,就到了要回冀州的时候了。

  魏远这回接管莱阳多少带了点匆忙,到最后几天的时候,连他身边的人都忙得不见人影,最后在郑宏忠的协助下,终于得以在八天内完成了所有的交接之事,开始启程回冀州。

  他们这么急的原因,一是这场战争本就突如其来。

  大军前不久才平复了平洲的战乱,这气还没喘上几口呢,就连夜奔波来到莱阳,半途还遇到了滚石滑落,死伤了不少兵士,虽然攻打莱阳的过程还算顺利,但也足以让大军疲惫不堪,士气衰微,急于休整一番了。

  这二嘛,则是——代表着阖家团圆的中秋佳节,就快到了。

  虽然这些远离家乡投身军中的兵士是没机会回家跟家人共度佳节了,但现在既然有条件,魏远他们还是希望能让他们安安心心地过上一个节日。

  而对于客居异乡的他们来说,在已经生活了好几年的冀州过节,总还是比在莱阳过节来得熟悉热闹的。

  于是,在来到莱阳的第八天,大军整军出发,浩浩荡荡地回冀州去了。

  陈歌作为魏远唯一的女眷,一大早便被安排在了一辆宽敞舒适的马车里。

  这些天一直负责照料她的小兵张果儿跑上跑下的,一会儿问她马车里的垫子可舒适,一会儿问她可要带点点心路上吃,一会儿又忧心她路上苦闷,可要寻些解闷的玩意儿。

  不知道的,还以为陈歌是什么刁钻任性的大小姐。

  在张果儿又一次隔着车帘问她,马车里会不会冷,可需要为她添条毯子的时候,陈歌终是忍不住掀开帘子,好笑地看着那张憨厚的脸道:“你家里可是娶媳妇了?”

  张果儿一愣,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拼命摇头摆手。

  “夫……夫人,小的还没弱冠呢!”

  陈歌被他的反应逗笑了,忍不住呵呵笑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家也是这样疼媳妇的呢!”

  女子笑靥如花,笑声清脆轻软,彷如江南地区那挂在窗边被温暖的风轻轻吹动的风铃,让张果儿一下子看痴了。

  连带着周围一圈兵士,都看痴了。

  陈歌一下子反应过来,顿时暗道不好,她就是不想被冠上一个扰乱军心的罪名,这些天才低调又低调,几乎除了自己的营帐和安置伤患的营帐,哪里都没去。

  这回真是失策。

  她想着,连忙就要放下帘子,却忽地,一道阴沉冷冽的视线带着不容被忽视的存在感,直直地投到了她身上。

  陈歌微微一愣,下意识地顺着视线看过去,却见身披一身银色甲衣、气宇轩昂的男人正在一群将士的跟随下,大步朝她这边走来。

  一双如古井般幽深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内里显然带着几分不悦。

  陈歌心里一咯噔,下意识要转开视线,忽地却想起自己未来的谋划来,连忙忍住了,转而朝他扬起一个笑容,白皙柔嫩的脸颊上泛起两个小小的梨涡,清雅甜美得仿佛飘扬在北方干冷秋风中的一朵小花。

  魏远的步子微不可察地一顿,却几乎瞬间便恢复了原样,一双眼眸更显冷沉,别开了看向她的视线,只是在经过马车时,冷冷地道了句:“笑得那么怪异,可是脸抽筋了?”

  陈歌:“……”

  顿时又是羞窘又是愤怒地放下帘子,坐回了马车里。

  这臭男人!

  在魏远身旁全程吃瓜的吕闻顿时一脸操心地看着自家主公。

  唉!主公这熊样,活该留不住夫人啊!

  边唉声叹气着,吕闻边狠狠地瞪了周围那群还恋恋不舍地偷瞧夫人马车的兵蛋子们一眼。

  看什么看,若是胆敢觊觎夫人,便是自己人他也不会手软!

  因为启程前的这个小插曲,陈歌一路上都乖乖地坐在马车里,连车帘都没有再掀过一回。

  只是听着外头的动静,她知道,魏远一直骑马跟在她的马车旁边,因为她总是时不时听到有人上来找魏远说事的声音。

  陈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掀开帘子跟他说什么,在这种身前身后都跟着无数将士的情况下,也不适合说什么。

  只是她莫名地感觉到了一阵心安。

  自那天被沈禹辰出其不意地掳走后,她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心里到底留了阴影。

  这几晚,每到晚上她一个人在营帐里的时候,心底就会滋生出几分不安,不算强烈,却如影随形,让她总是睡不好,有时候入睡了,还会被恶梦惊醒。

  这时候,听着外头带着某种节奏的、沉稳有力的马蹄声,以及偶而响起的那男人跟别人交谈时的低沉嗓音,她莫名地一阵心安,竟不知不觉地靠着软枕睡了过去。

  这在颠簸马车上的一觉,竟是比她前几晚都要踏实。

  最后,她是被淅淅沥沥的雨声吵醒的,有湿冷刺人的寒气透过窗帘的缝隙钻进来,如灵蛇般缠上她的身子,让她不禁打了个哆嗦,彻底醒了过来。

  摸了摸自己的手,果然已经冷成了两截冰棍儿,她连忙拉起滑到了腰间的芙蓉绣花毛毯,嗅着空气里湿冷的水汽,想了想,这一路上头一回掀开了马车的帘子。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在她周围连绵一片的身穿灰色铠甲的兵士们,和在空中飘扬的写着龙飞凤舞的魏字的红底黄边军旗。

  天上,不断有细细密密的雨点子飘落,如烟似雾,映衬着已经显出了几分暮色的天空,让人无端地心生愁绪。

  “秋雨寒凉,把帘子放下吧。”

  一个熟悉的沉冷嗓音响起,陈歌微微一愣,视线上移,投到了身旁骑着高大骏马的俊朗男人身上。

  他的银色甲衣上已是布上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水珠,英气的脸上也带着几分水汽,那双乌黑幽亮的眼眸没有看她,只是抬头看了一下远方,淡淡道:“冀州,到了。”

  莱阳离冀州不远,他们先前接近凌晨出发,路上遇滚石滑落,尤能在正午前到达。

  这回他们一大早出发,以不快不慢的速度走着,终于在天大黑前,回到了冀州。

  冀州。

  陈歌心里忽地生出了几分感慨。

  明明那个地方她待了也不过十日,这会儿回到这里,她竟然生出了一种宛如回到家了的感觉。

  魏远把安顿军士的事务交给了手下的人,便携着她先回了燕侯府。

  下了马后,他把马鞭随意地抛给了一旁的仆役,刚往前走了两步,便顿了顿,转头眸色幽深地看着她。

  陈歌有些意外,这男人竟然会等她?

  在激动得快要哭了的钟娘和蓝衣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后,她正想走向那一直看着她的男人。

  却忽地,感觉到了一道视线,阴冷彷如滑溜溜的毒蛇,悄然侵袭上她的四肢百骸。

  陈歌眉角微微一跳,转头看向站在侯府大门处的一个美丽女子,此时她正透过朦朦胧胧的雨雾,狠狠地、带着一丝不敢置信和阴冷看着她。

  陈歌的眼神微微一沉,在心里念出了她的名字——林婉儿。

  这个府中最希望她这回被掳走后便不再回来的人,也许便是她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细雨鱼儿出

细雨鱼儿出

还是字数挺多的一章~

2020-09-15 17: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