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侯总是被打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不仅是他的夫人

君侯总是被打脸 细雨鱼儿出 2338 2020.09.17 19:01

  陈歌微微一愣,想了想,站起身披上一件外衣,走了出去。

  此时,外头的雨已是停了。

  凌放依然是先前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穿着一身青袍,面容清秀,就这样身姿笔挺地伫立在微凉的月色下,双手作揖,头深深地低着,声音低沉道:“夫人,小的是来请罪的,正是因为小的疏忽,才让夫人遭此劫难。”

  陈歌微微挑眉,道:“也不能把这一切都怪在凌管事头上,毕竟谁也没想到,竟然会有如此胆大包天、并对燕侯府内的侍卫调动时间如此熟悉的贼人。”

  她语气淡然,说出口的话却让凌放眉头微蹙。

  夫人说这话,可是有别的意思?

  诚然,这回确实是他有所疏忽,但燕侯府内的侍卫都训练有素,即便会在调动时生出几处防守的破绽,但那破绽持续的时间也不过几息!

  但这回那莱阳城守沈禹辰竟如此完美地利用了这几息的破绽,把夫人劫走,凌放在知道事情发生那瞬间,脑中便闪过了一个念头——

  燕侯府里,有内鬼!

  他微微抬头,眸色有些沉地看了面前的女子一眼,忽地道:“夫人这回能平安归来,小的十分欣喜,主公为了解救夫人,折损了不少宝贵的兵士,只盼夫人能记着主公这份好,便是跟主公之间没有多少夫妻情分,也谨记自己的身份,不要给主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才好。”

  陈歌微微一愣,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收了起来。

  原来他来跟她赔罪是假,借机敲打她是真啊。

  也是,在他们这些知道她和沈禹辰内情的人看来,她十有八九是自愿跟着沈禹辰走的罢。

  她跟沈禹辰间曾有过婚约这件事很明显被魏远压了下来,她在军营里没听到有人说。

  但从有些人偶尔看她的眼神来看,他们或多或少有所听闻,只是军中军规严明,对那些中下阶层的兵士来说,便是借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说自家主公的闲话。

  而且他们对她的态度其实取决于魏远,在他们看来,她心里装着谁不重要,魏远认不认她这个夫人才是最重要的。

  在这样的乱世,女人的地位本就低下,很多时候女人就跟财富一样,成了某些权贵的附属品。

  即便她心里真的装着沈禹辰,大抵也没人会在意,也许还会觉得她不知好歹。

  而魏远这回带兵将她救回,不管他实际上是怎么想的,在他那些兵看来,便是魏远对她身份的认可罢。

  唯一让陈歌觉得安慰的是,这些天她在军营中跟他们朝夕相处了几天,到后头,她能感觉到,那些军士待她的态度是发自真心的,而不仅仅因为她是他们主公的夫人。

  即便她知道在那些军士心中,他们待她如何的前提依然是魏远,陈歌也满足了,至少在他们眼中,她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只是一个符号,一样物品。

  但眼前这个男人不同,他没有跟她相处过,对她的印象,只怕停留在了刚被掳走那会儿。

  也许还会觉得,她这回被魏远带回来,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吧。

  陈歌眯了眯眸,淡淡道:“你的意思是,不管我在这府里的地位多么尴尬,旁人待我的态度如何不好,我都不能有任何怨言,只需要规规矩矩地扮演好魏侯夫人这个身份便可。

  而君侯为了救我大动干戈,甚至折损了宝贵的兵士,我便需要感激涕零,为他肝胆涂地,是吗?”

  凌放的身形似乎微微一僵,出口的话依然冷沉。

  “小的不敢,然而,小的命是主公捡回来的,若是有任何人敢对主公不利,不管对方是谁,便是拼上小的性命,小的也会阻止。”

  其实陈歌也不想跟他对着干,只是他的话实在让她不舒坦。

  他一切从魏远的角度出发,很正常,但他持着这种不把别人当人看的态度,也别怪她态度好不起来。

  陈歌抿了抿唇,道:“那我最后说一遍,我跟沈禹辰之间一点关系也没有,这回他突然出现我也不知情,我没那么闲,天天想着如何对你家主公不利。”

  凌放沉默了一会儿,又拱手弯了弯腰道:“如此,小的便放心了。”

  说完,道了声告退,便离开了陈歌的院子。

  陈歌看着他离开,暗哼一声,回到了房间里。

  这也是她如此决绝地要离开燕侯府的原因,她独立自主惯了,受不了总是被人看做某个男人的附属品。

  另一边,凌放走到外头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那散发着暖融融灯光的屋子一眼,一双年少沉稳的眸子里,带着一丝暗沉。

  自从十年前,主公把他从死人堆里捞出来后,他便发誓会一辈子追随主公,把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这个男人。

  主公的利益便是他的利益,主公的意愿便是他的意愿。

  但凡有要对主公不利的人,他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而但凡是主公的意愿,他便是背叛全天下,也会为他达成。

  ……

  钟娘和蓝衣方才一直跟在她左右,全程听了她跟凌放的对话,此时,钟娘便忍不住担忧道:“夫人,凌管事这可是……可是怀疑这一回是夫人跟沈三郎串通私逃的?这……这怎么可以!这是在污蔑夫人的名声啊!”

  只是,这一段为夫人打抱不平的话,她说得显然没有先前抱怨君侯时那般理直气壮,也是因为她着实不清楚,夫人是不是真的自愿跟沈三郎走的啊!

  在夫人被拐走那段时间,她甚至想过,若这是夫人自己的选择,便这样吧,她只盼夫人能安好,便是她永远见不到夫人了,心里也是欢喜的。

  何况,经过这一遭,夫人便是回来也落不得什么好,君侯本就不喜夫人,这下子只怕对夫人更加疏远淡漠了。

  所以,方才她看到夫人起了褶子的手,才会那般心疼难耐。

  陈歌看了钟娘一眼,见她脸上的神情万分纠结,心疼之余还有着几分不确定,立刻便明白了她的想法,不禁暗叹一口气,道:“钟娘,这一回确实是沈三郎强掳的我,我没有一点要跟他离开的心。”

  钟娘微微一愣,抬眸看着自家夫人,忽地左右看了一眼,低声道:“夫人,您不必介意奴,奴是站在您这一边的,奴……奴现在什么也不想了,只要夫人幸福安康便好。”

  陈歌有些无语,这是明摆着不相信她啊。

  只是她有这份心,她还是开心的,至少钟娘是一心为她。

  想了想,陈歌道:“钟娘,我已经对沈三郎没有感情了,我也并不想依靠君侯,这日子总归是自己过的,会过成怎样,只能看自己的造化。

  我已是跟君侯说了,待时机成熟,便会离开燕侯府,到那时,我不是君侯夫人,也不是陈家的娘子,我只是我,一个生而自由的人。

  不靠任何人,我们也能过得很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